1. <tt id="lfruo"><noscript id="lfruo"><label id="lfruo"></label></noscript></tt>
      飛天文學網,筆下文學,你永遠的心靈家園! 繁體中文 網站地圖

      您現在的位置:筆下文學 >> 大家讀文 >> 外國名著 >> 內容

      麥田里的守望者(9)

      作者:塞林格 時間:2013-4-22 22:26:45 點擊:5992


        我不在乎自己在這玩藝兒上成為老手。如果你真要我說老實話,我可以告訴你說當我跟一個女人一起胡搞的時候,有多半時間我都〖文明用語〗找不到我所尋找的東西,要是你懂得我意思的話。就拿剛才我說的那個差點兒跟我發生關系的姑娘來說吧。我差不多花了一個小時才把她的奶罩脫掉。到了我真正把它脫掉的時候,她都準備往我的臉上吐唾沫了。
        嗯,我不住地在房間里踱來踱去,等那〖妓〗女來。我真希望她長得漂亮。不過我對這個也不十分在乎。我很愿意這事能快點兒過去。最后,有人敲門了,我去開門的時候,在手提箱上絆了一交,差點兒摔壞了我的膝蓋。我總是選擇這種緊要時刻絆倒在手提箱之類的東西上。
        我開了門,看見那〖妓〗女正站在門外。她穿了件駝毛絨大衣,沒戴帽子。她有一頭金發,不過你看得出是染過的。可她倒不是個老太婆。“您好,”我說。溫柔得要命,嘿。
        “你就是毛里斯說的那位?”她問我,看樣子并不太〖文明用語〗客氣。
        “毛里斯是不是那個開電梯的?”
        “是的,”她說。
        “晤,是我。請進來,好不好?”我說。說著說著我變得越來越涼了。一點不假。
        她進房后馬上脫下大衣,往床上一扔。她里面穿著件綠衣服。她斜坐在那把跟房間里的書桌配成一套的椅子上,開始顛動她的一只腳。她把一條腿擱在另一條腿上,開始顛動擱在上面的那只腳。對一個〖妓〗女來說,她的舉止似乎過于緊張。她確實緊張。我想那是因為她年輕得要命的緣故。她跟我差不多年紀。我在她旁邊的一把大椅子上坐下,遞給她一支香煙。“我不抽煙,”她說。她說起話來哼哼卿卿的,聲音很小。你甚至都聽不見她說的什么。你請她抽煙什么的,她也從來不說聲謝謝。她完全是出于無知。
        “讓我來自我介紹吧。我的名字叫吉姆.斯梯爾,”我說。’“你有手表嗎?”她說。她并不在乎我〖文明用語〗叫什么名字,自然啦。“嗨,你到底多大啦?”
        “我?二十二。”
        “別逗人啦。”
        這話的確可笑。聽去真象個孩子。你總以為一個〖妓〗女會說“別見鬼啦”或者“別胡扯啦”,不會說“別逗人啦”這類話。
        “你多大啦?”我問她。
        “反正比你更懂事,”她說。她倒是真鬼。
        “你有手表嗎?”她又問了我一遍,隨即站起來,從頭頂上脫下衣服。
        她脫衣服的時候,我的確有一種奇特的感覺。
        我是說她脫得那么突然。我想,你要是看見過女人站起來從頭頂上脫衣服,總難免要動情,可我當時并沒有。〖屏蔽***〗我倒是真的沒有。我并沒動情,只覺得十分沮喪。
        “你有手表嗎,嗨?”
        “不。不,我沒有,”我說,嘿,我倒真有一種奇特的感覺。“你叫什么名字?”我問她。她現在只穿著一件粉紅色套裙,看了真讓人窘得很。一點不假。
        “孫妮,”她說。“咱們來吧,嗨。”
        “你想不想再談一會兒?”我問她。這話說得很孩子氣,可我當時的心境真是〖文明用語〗奇特。“你是不是有什么非常要緊的事?”
        她望著我,好象我是個瘋子似的。“你有什么話要跟我談的?”她說。
        “我不知道。沒什么特別的話,我只是想,你或許愿意聊一會兒天。”
        她又在書桌邊的椅子上坐下。可她心里并不高興,你看得出來。她又開始顛動她的一只腳——嘿,她真是個容易緊張的姑娘。
        “你想抽支煙嗎?”我說。我忘了她不抽煙。
        “我不抽煙。聽著,你要是想聊天,就聊吧。
        我還有事呢。”
        可我想不出有什么話可聊。我本想問問她怎么會當〖妓〗女的,可我又怕問她。看樣子她也不會告訴我。
        “你不是打紐約來的吧,是不是?”我最后說。我只想出了這么句話。
        “好萊塢,”她說著,起身走到床上她放衣服的地方。“你有衣架嗎?我不想把我這件衣服弄皺。還是嶄新的呢。”
        “當然有,”我馬上說。我能站起來做點兒什么事,真是太高興了。我把她的衣服拿到壁櫥里掛好。說來好笑,我接的時候,心里竟有點難過。我想起她怎樣到鋪子里去買衣服,鋪子里的人誰也不知道她是〖妓〗女。售貨員賣給她衣服的時候,大概還以為她是個普通的姑娘哩。這使我心里難過得要命——我也說不出到底是什么道理。
        我又坐下來,想繼續跟她聊天。她真〖文明用語〗不會聊天。“你每天晚上都工作嗎?”我問她——這話說出口后,聽上去似乎很不象話。
        “是的。”她在房里到處轉悠。她從書桌上拿起菜單來看,“你白天干什么?”
        她端了端肩膀。她的個子很瘦。“睡覺。看電影。”她放下菜單朝我看著。“咱們來吧,嗨。我可沒那么多——”“瞧,”我說。“我今天晚上精神不好。我這一夜過的很糟糕。一點不假。我照樣付你錢,可我們要是不干那事兒,你不會在意吧?你不會很在意吧?”糟糕的是,我真的不想干那事兒。我沒有沖動,只覺得沮喪,我老實告訴你說。她本人很叫人泄氣。還有那掛在壁櫥里的綠衣服什么的。再說,我覺得自己真不能跟一個整天坐在混帳電影院里的姑娘干那事兒。我覺得真的不能。
        她走到我身邊,臉上帶著那種可笑的神情,好象并不相信我的話。“怎么回事?”她說。
        “沒什么。”嘿,我怎么會那么緊張呢!“問題是,我最近剛動過一次手術。”
        “是嗎?哪兒?”
        “在我那——怎么說呢——我的鎖骨上。”
        “是嗎?那玩藝兒是在〖文明用語〗什么地方?”
        “鎖骨!”我說。“呃,真正說來,是在脊椎骨里。我是說在脊椎骨的盡里邊。”
        “是嗎?”她說。“真糟糕。”說著她就坐到我〖文明用語〗懷里來了。“你真漂亮。”
        她真讓我緊張極了,我只好拚命撒謊。“我還沒完全恢復健康呢,”我對她說。
        “你很象電影里的一個家伙。你知道象哪一個。你知道我說的是誰。他叫什么名字來著?”
        “我不知道,”我說。她不肯從我〖文明用語〗懷里下來。
        “你當然知道。他就在那張曼爾一溫.道格拉斯主演的片子里。是不是曼爾一溫.道格拉斯的弟弟?就是打船上掉下來的那個?你知道我說的是推?”
        “不,我不知道。我很少看電影。”
        接著她開始逗起我來。粗野得很。
        “不干那玩藝兒你不會在意吧?”我說。“我精神不好,我剛才已跟你說了。我剛動過手術。”
        她依舊沒從我懷里下來,可是極其鄙夷地望了我一眼。“聽著,”她說。“混帳的毛里斯叫醒我的時候,我睡的真香呢。你要是以為我是——”“我說過照樣付你錢。我說了算數。我有的是錢。唯一的原因是我動了一次大手術,差不多剛剛復——”“那你于嗎告訴混帳的毛里斯說你要個姑娘!
        要是你剛剛在你的什么混帳地方動了一次混帳手術,哼?”
        “我當時以為自己的精神還不錯。我對自己估計過高了。不開玩笑。很抱歉。要是你能起來那么一會兒,我就馬上拿錢給你。我不騙你。”
        她火冒得要命,不過她終于從我的混帳懷里下來了,好讓我過去到五屜柜上取我的皮夾子。我拿出一張五塊的鈔票遞給她。“謝謝,”我對她說。
        “非常謝謝。”
        “這是五塊。要十塊呢。”
        她這是在捉弄我了,我看得出來。我最怕這類事兒——一點不假。
        “毛里斯說五塊,”我告訴她。“他說十五塊到中午,五塊一次。”
        “十塊一次。”
        “他說的是五塊。很抱歉——我真的很抱歉——可我只能給這么些錢。”
        她端了端肩膀,就象剛才那樣。接著她冷冷地說:“勞駕給我拿一下衣服好嗎?是不是太麻煩您了?”她是個十分可怕的小鬼。盡管她說話的聲音那么細小,她卻能嚇得你心驚肉跳。要是她是個經驗豐富的老〖屏蔽***〗婦,臉上滿是脂粉,就不會那么嚇人了。
        我過去給她拿了衣服。她穿好衣服,又從床上拿起她的駝毛絨大衣。“再見,癟三,”她說。
        “再見,”我說。我并沒謝她。我很高興我沒謝她。
        
        
      --------









      第14節

      --------

        老孫妮走了以后,我在椅子上坐了一會兒,抽了兩支煙。外面天已慢慢亮了。嘿,我心里很難過,我那時心里有多沮喪,你簡直沒法想象。我當時干了些什么呢,我開始大聲跟艾里講起話來。有時候我心情實在沮喪得厲害,就會這么辦,我口口聲聲叫他回家取自行車去,到鮑比.法隆家門口來找我。我們在緬因的時候,就住在鮑比.法隆家附近——那是幾年前的事了。嗯,那次是這么回事,有一天鮑比和我想騎自行車到塞德比哥湖去。我們自帶午飯,還帶著支汽槍——我們還都很小,以為用我們的汽槍可以打獵。嗯,艾里聽見我們談論這事,也要跟著去,我不肯答應。我告訴他說他還太小。此后每逢我心里十分沮喪,就會口口聲聲跟他說:“好吧。回家取你的自行車去,我在鮑比家門口等你。快去。”那倒不是我出去的時候總不帶他一起去。我是帶的。可是那一天我沒帶他去。他倒沒生氣——他從來不為什么事生氣——可我只要心里十分沮喪,就老會想起這件事。
        最后,我脫掉衣服上床了。上床以后,我倒是想禱告什么的,可我禱告不出來。我真想禱告的時候,卻往往禱告不出來。主要原因是我不信教。我喜歡耶酥什么的,可我對《圣經》里其他那些玩藝兒多半不感興趣。就拿十二門徒來說吧,他們都叫我膩煩得要命,我老實告訴你說。耶穌死后,他們倒是挺不錯,可耶穌活著的時候,他們起的作用,簡直等于是在他的腦袋里打了個窟窿眼兒。他們只會泄他的氣。在我看來《圣經》里的任何人物都要比十二門徒強。你如果要我說老實話,《圣經》里除了耶穌以外,我最最喜歡的要數那個瘋子,就是住在墳墓里不斷地拿石頭砍自己的那個。這個可憐的雜種,我喜歡他要勝過那些門徒十倍。我在胡敦中學的時候,常常為這事跟住在走廊盡頭那個叫作亞瑟.查爾茲的家伙爭論個沒完。老查爾茲是個教友會信徒,一天到晚在讀《圣經》。他是個很不錯的孩子,我很喜歡他,不過關于《圣經》里的許多事物,我始終沒法跟他取得一致看法,尤其是那些門徒。他口口聲聲跟我說,我要是不喜歡那些門徒,也就是不喜歡耶穌本人。他說,既然是耶穌選擇了那些門徒,你就應該喜歡他們。我說,我也知道是他選擇了他們,不過他只是隨便挑選的。我說,他沒時間對每個人作仔細分析。我說,我毫無責備耶穌的意思。他之所以沒時間,那也不能怪他。我記得我還問過老查爾茲,那個出賣耶酥的猶大自殺以后是不是進了地獄。查爾茲說當然啦。我就是在這一點上不能同意他的意見。我說,我可以跟他賭一千塊錢,耶穌并沒有將猶大打入地獄。我現在依舊愿意跟人打這個賭,只要我有一千塊錢。我覺得任何一個門徒都會把猶大打入地獄——而且打得極快——不過我可以拿隨便什么東西打賭,耶穌決不會這樣做。老查爾茲說,我的問題在于從來不上教堂。他這話說的倒是有些對。我的確從來不上教堂。主要是,我父母信不同的教,家里的孩子也就什么教也不信了。你如果要我說實話,我可以老實告訴你說我甚至受不了那些牧師。就拿我念書的那些學校里的牧師來說吧,他們布道的時候,總裝出那么一副神圣的嗓音。天哪,我真討厭這個。我真〖文明用語〗看不出他們為什么不能用原來的嗓音講道。
        她們一講起道來,聽去總是那么假。
        嗯,我上床以后,卻怎么也禱告不出來。我只要一開始禱告,就會想起老孫妮怎樣管我叫癟三。
        最后,我在床上坐起來,又抽了支煙。那煙抽在嘴里一點味道都沒有。我自從離開潘西以后,差不多抽掉兩包煙了。
        我正躺在床上抽煙,忽聽得外面有人敲門。我很希望敲的不是我的房門,可我心里清清楚楚地知道敲的正是我的房門。我不知道自己怎么會知道,可我的確知道得很清楚。我也知道是誰在敲門。我末卜先知。
        “誰敲門?”我說。我心里很害怕。我對這類事情一向很膽小。
        他們光是一個勁兒地敲門。越敲越響。
        最后我從床上起來,穿著睡衣褲去開門。我甚至都用不著開房間里的燈,因為天已經亮了。老孫妮和開電梯的王八毛里斯就站在門外。
        “怎么啦?有什么事?”我說。嘿,我的聲音怎么抖得這樣厲害。
        “沒什么事,”老毛里斯說。“只要五塊錢。”
        兩個人里面只他一個人講話。老孫妮只是張大了嘴站在他旁邊。
        “我已經給她了。我給了她五塊錢。你問她,”我說。嘿,我的聲音直發抖。
        “要十塊,先生。我跟你說好的。十塊一次,十五塊到中午。我跟你說好的。”
        “你不是跟我這么說的。你說五塊一次。你說十五塊到中午,不錯,我清清楚楚地聽你說——”“把門開大點兒,先生。”
        “干嗎?”我說。天哪,我的那顆心差點兒從我嗓子眼里跳出來了。我真希望自己至少穿好了衣服,遇到這樣的事,光穿著睡衣褲真是可怕。
        “咱們進去說,先生,”老毛里斯說著,用他的那只臟手狠狠地推了我一把,我〖文明用語〗差點兒倒栽了個跟斗——他是個魁偉的〖屏蔽***〗子養的。一轉眼,他跟老孫妮兩個都在房里了。瞧他們模樣,就象這混帳地方是屬于他們的。老孫妮坐在窗臺上。老毛里斯就坐在那把大椅子上,解開了衣服領子——他還穿著那套開電梯的制服。嘿,我當時緊張極了。
        “好吧,先生,拿錢來吧。我還得回去干活兒呢。”
        “我已經跟你說過十遍啦,我不欠你一個子兒。我已經給了她五——”“別說廢話啦,噯。拿錢來吧。”
        “我嘛,干嗎還要給她五塊錢?”我說。我的聲音響徹整個房間。“你這不是在向我勒索!”
        老毛里斯把制服鈕扣全都解開了。里面只有個襯衫假領,沒穿襯衫什么的。他有個毛茸茸的又大又肥的肚子。“誰也不向誰勒索,”他說。“拿錢來吧,先生。”
        “沒有。”
        他聽了這話,就從椅子上起身向我走來。看他的樣子,好象十分、十分疲倦或是十分、十分膩煩。天哪,我心里真是害怕。我好象把兩臂交叉在胸前,我記得。我想,我當時要不是光穿著混帳的睡衣褲,情況怕不至于那么糟。
        “拿錢來吧,先生。”他一直走到我站著的地方。他只會說這么句話。“拿錢來吧,先生。”他真是個窩囊廢。
        “沒有。”
        “先生,你是不是一定要我給你點兒厲害看呢。我不愿那樣做,不道看樣子非那樣做不成了。”
        他說。“你欠我們五塊錢。”
        “我并不欠你們五塊錢。”我說。“你要是動我一根汗毛,我就會大聲叫喊。我會把旅館里的人全都喊醒。我要叫‖警‖察‖。”我聲音抖得象個雜種。
        “嚷吧。把你的混帳喉嚨喊破吧。好極了,”老毛里斯說。“要你的父母知道你跟一個〖妓〗女在外面過夜嗎?象你這樣上等人?”他說話雖然下流,卻很鋒利。一點不假。
        “別搗亂啦。你要是當時說十塊,情況就不同了。可你清清楚楚地——”“你到底給錢不給?”他把我直頂在那扇混帳門上。他簡直是站在我上面,挺著他那個毛茸茸的臟肚子。
        “別搗亂啦。快給我滾出去,”我說。我依舊交叉著兩臂。天哪,我真是個傻瓜蛋。
        這時孫妮頭一次開口說話了。“嗨,毛里斯.要不要把他的皮夾子拿來?”她說。“就在那地方。”
        “好的,拿來吧。”
        “別動我的皮夾子!”
        “我已拿到了,”孫妮說著,拿了五塊錢在我面前一揚。“瞧?我只拿你欠我的五塊。我不是小偷。”
        我突然哭了起來。我真希望自己當時沒哭,可我的確哭了起來。“不,你不是小偷,”我說。
        “你只是偷走了五塊——”“住嘴,”老毛里斯說著,推了我一把。
        “別理他,隨,”孫妮說。“走吧,酶。咱們拿到了他欠我的錢。咱們走吧,嗨。”
        “我來啦,”老毛里斯說,可他沒動窩兒。
        “我要你來,毛里斯,嗨。別理他。”
        “是誰在出口傷人?”他說,裝出極天真的樣子,接著他用手指重重地在我的睡褲上彈了一下,疼得我要命。我對他說他是個混帳下流的窩囊廢。
        “你說什么?”他說。他把手圈在耳后,象是個聾子似的。“你說什么?我是什么?”
        我還在哭。我是〖文明用語〗那么生氣,那么緊張。
        “你是個下流的窩囊廢,”我說。“你是個向人勒索的混帳窩囊廢,再過兩年,你就會成一個叫花子,在街上向人討一毛錢喝咖啡。你那件骯臟破爛的大衣上面全是鼻涕,你還要——”我話沒說完,他就揍了我一拳。我甚至都沒想躲避。我只覺得自己的肚皮上重重挨了一下。
        我并沒給打昏過去,因為我還記得自己怎樣從地板上目送他們兩個一起走出房間,還隨手把門帶上。我在地板上躺了好一會兒,就象我跟斯特拉德萊塔打架時那樣。只是,這一次我以為自己快要死了。我真的這樣以為。我覺得自己好象掉在水里快要淹死似的。問題是,我的呼吸十分困難。最后我好容易站起來,得彎著腰捧著肚子向浴室走去。
        可我真是瘋了。我可以對天發誓我是瘋了。在去浴室的半路上,我開始幻想自己心窩里中了一顆子彈。老毛里斯開槍打了我。我現在是到浴室去喝一大口威士忌什么的,定一定神,好讓自己真正下毒手。我幻想著自己從混帳的浴室里出來,已穿好了衣服,袋里放著一支自動手槍,走起路來還晃晃悠悠的。我并不乘電梯,而是步行下樓。我用手扶住欄桿,嘴角里斷斷續續淌出一點血來。我就這樣走下幾層樓——用手捂著心窩,流得到處是血——隨后我就按鈴叫電梯。老毛里斯一打開電梯的門,看見我手里握著一支自動手槍,就會害怕得朝著我高聲尖叫起來,叫我別拿槍打他。可我還是開了槍。一連六槍打在他那毛茸茸的肚皮上。然后我把那支手槍扔下電梯道——當然先把指印什么的全部擦干凈了。隨后我爬回自己房里,打電話叫琴來給我包扎心窩上的傷口。我想象自己怎樣渾身淌著血,由琴拿著一支煙讓我抽。
        那些混帳電影。它們真能害人。我不說瞎話。
        我在浴室里呆了約莫一個小時,洗了一個澡。
        隨后我回到床上。我過了好一會兒才睡著——我甚至不覺得困——可我終于睡著了。我當時倒是真想自殺。我很想從窗口跳出去。我可能也真會那樣做,要是我確實知道我一律到地上馬上就會有人拿布把我蓋起來。我不希望自己渾身是血的時候有一嘟嚕傻瓜蛋伸長脖子看著我。
        
        
      --------









      第15節

      --------

        我沒睡多久,因為我記得自己醒來時候還只十點光景。我抽了支煙,立刻覺得肚子餓得厲害。我最后一次吃東西,還是跟勃羅薩德和阿克萊一起到埃杰斯鎮看電影時吃的兩容漢堡牛排。那已很久很久了,好象在五十年以前似的。電話就在我旁邊,我本想打電話叫他們送早點上來,可我又怕他們會派老毛里斯送來早餐。你要是以為我急于再見他一面,那你才有神經病呢。所以我只是在床上躺了會兒,又抽了支煙。我本想打個電話給琴,看看她有沒有回家,可我沒那心情。
        我于是給老薩麗.海斯打了個電話。她在瑪麗.伍德魯夫念書,我知道她已放假回家,因為兩星期之前我曾接到過她的信。我對她并不怎么傾心,可我認識她已有好幾年了。我由于自己愚蠢,一直以為她十分聰明。我之所以這樣想,是因為她對戲劇文學之類的玩藝兒懂得很多。要是一個人對這類玩藝兒懂得很多,那你就要花很大工夫才能發現這人是不是真正愚蠢。拿老薩麗來說,我花了幾年工夫才發現。我想如果我們不老是在一起摟摟抱抱的,我也許能發現得更早一些。我的一個大問題是,只要是跟我在一起摟摟抱抱的姑娘,我總以為她們很聰明。其實這兩件事沒一點兒混帳關系,可我總要那么想。

      .

        【申明】飛天文學網,筆下文學,許多資源來自網上,供廣大同好欣賞學習,并不代表本站觀點,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權利,敬請告知。
       內容來自:網絡
    2. 上一篇:雪國
    3. 下一篇:假如給我三天光明
    4. 共有評論 相關評論
      發表我的評論
      • 大名: 登陸后顯示大名
      • 內容:
      • 驗證碼: 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5. 飛天文學網 筆下文學(www.ss-shop.org) ©2004-2021
    6. 本站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長: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備12001531號
    7. 一分快3 www.tgtxw.com:绥芬河市| www.taxlawobserver.com:凯里市| www.excelsisairways.com:铜山县| www.lenserver.com:巫溪县| www.jsxyybj.com:东乡县| www.fjfl.org:沈阳市| www.lygwqd.com:搜索| www.generofem.com:高唐县| www.nwpglobal.com:安义县| www.906765.com:拜城县| www.mybzw.com:沂水县| www.ng335.com:宣化县| www.lsyqsm.com:年辖:市辖区| www.hg50345.com:崇明县| www.shopthapcam.com:富平县| www.798666x.com:右玉县| www.jsljl.com:樟树市| www.m8667.com:安仁县| www.livinonthehedge.com:吉林市| www.ships4ever.com:翁牛特旗| www.dobene.com:汽车| www.catdossettboudoir.com:宾川县| www.yifanhaigou.com:武强县| www.skatesharks.com:子长县| www.everyounggroup.com:阳江市| www.xizig.com:宁武县| www.homeworkoutsforseniors.com:奉化市| www.total-cover.com:西乌| www.2012-oem-software.com:定安县| www.collumcoal.com:漯河市| www.shfyhg.com:静乐县| www.bulgariatourguide.com:乐昌市| www.waynell.com:合作市| www.liujianshufa.com:明溪县| www.cheabc168.com:毕节市| www.fiveneoi.com:喀什市| www.2dfloorplan.com:疏附县| www.toptuto.com:玉溪市| www.021yhj.com:介休市| www.cp7713.com:乌兰察布市| www.rdzfw.com:闽侯县| www.sifancn.com:舒兰市| www.giatlv.com:怀柔区| www.apexautoleasing.com:横山县| www.bnachamber.com:桂林市| www.elbertcastaneda.com:西贡区| www.cqtmc.com:永宁县| www.bikerzworld.com:滨海县| www.chinazstv.com:上饶县| www.impresacreative.com:承德市| www.galynka.com:遂溪县| www.tech133.com:峨山| www.theconeyisland.com:永春县| www.daggervale.org:德江县| www.boboschinesedeli.com:白山市| www.tssth.org:山东省| www.coocooconcepts.com:汽车| www.fitnessghost.com:屯留县| www.leetbar.com:仙居县| www.r3diamonds.com:富裕县| www.webyinfo.com:马尔康县| www.loupanvip.com:当阳市| www.truboot.com:滦平县| www.zhongyifeedtrade.com:潜山县| www.jangsuchonaronia.com:泾源县| www.blgzs88.com:满洲里市| www.gqfxw.cn:内黄县| www.h3787.com:定结县| www.borrevannet.net:东至县| www.pboworks.com:韩城市| www.zzgezhi.com:景东| www.o8o7.com:锦州市| www.karimjavadi.com:大竹县| www.nigumian.com:沙河市| www.gd5156.com:大连市| www.alongtheway-mdt.com:彭阳县| www.gangtieye.com:清涧县| www.axecue.com:勐海县| www.xisepian.com:揭东县| www.bbcgj.com:临江市| www.simuladorpoupanca.com:绥宁县| www.gztbyf.com:博客| www.torrezanefelipe.com:荆门市| www.pj88851.com:日土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