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t id="lfruo"><noscript id="lfruo"><label id="lfruo"></label></noscript></tt>
      飛天文學網,筆下文學,你永遠的心靈家園! 繁體中文 網站地圖

      您現在的位置:筆下文學 >> 大家讀文 >> 外國名著 >> 內容

      麥田里的守望者(8)

      作者:塞林格 時間:2013-4-22 22:26:45 點擊:5987


        “嗨,霍維茲,”我說。“你到中央公園淺水溯一帶去過沒有?就在中央公園南頭?”
        “去過哪兒?”
        “淺水湖。那個小湖。里邊有鴨子。你知道。”
        “不錯,怎么回事?”
        “呃,你知道在湖里游著的那些鴨子嗎?在春天和別的時候?可是到了冬天,你知道它們都到哪兒去了?”
        “誰到哪兒去了?”
        “那些鴨子,你知道嗎?我問你。我是說到底是有人開來卡車把它們運走了呢,還是它們自己飛走了——飛到南方或者什么地方去了?”
        老霍細茲把整個的身子都轉了過來,直望著我。他是那種沉不住氣的家伙。可他為人倒不壞。
        “〖文明用語〗我怎么知道?”他說。“〖文明用語〗我怎么知道象這樣的傻事?”
        “呃,別為這個生氣,”我說。看樣子他好象有點兒生氣了。
        “誰生氣了?沒人生氣。”
        我看他為一點小事〖文明用語〗那么容易生氣,就不再跟他說話。可他自己又跟我搭訕了。他又把整個身子轉過來,說道:“那些魚哪兒都不去,它們就呆在原來的地方,那些魚。就呆在那個混帳湖里。”
        “那些魚——那不一樣。那些魚不一樣。我講的是鴨子,”我說。
        “那有什么不一樣?沒什么不一樣,”霍維茲說。他不管說什么話,總好象憋著一肚子氣似的。
        “在冬天,魚比雞子還要難過呢,老天爺。用你的腦子吧,老天爺。”
        約莫一分鐘工夫,我什么話也沒說。接著我說:“好吧。要是那個小湖整個兒結成一塊嚴實的冰,人們都在上面溜冰什么的,那么那些魚什么的,它們怎么辦呢?”
        老霍維茲又轉過身來。“它們怎么辦呢,你〖文明用語〗這話是什么意思?”他向我晚喝說。“它們就呆在原來的地方,老天爺。”
        “它們可不能不管冰。它們可不能不管。”
        “誰不管冰?沒有人不管!”霍維茲說。他變得〖文明用語〗那么激動,我真怕他會把汽車撞到電線桿或者別的什么東西上去。“它們就住在混帳的冰里面。這是它們的本性,老天爺。它們就那么一動不動整整凍住一個冬天。”
        “是嗎?那么它們吃什么呢?我是說,它們要是凍嚴實了,就不可能游來游去尋找食物什么的。”
        “它們的身體,老天爺——你這是怎么啦?它們的身體能吸收養料,就從冰里混帳的水草之類玩藝兒里吸收,整個時間它們的毛孔全都張著。這是它們的本性,老天爺。懂得我的意思嗎?”他又〖文明用語〗把整個身子轉過來看著我。
        “哦,”我說。我不再往下說了。我生怕他會把這輛混帳汽車撞得粉碎。再說,他又是那么個容易為小事生氣的家伙,跟他討論什么事情可不是件愉快事兒。“你能不能在哪兒停一下,跟我喝一杯?”我說。
        他并沒回答我。我揣摩他還在思索。我又問了他一遍。他是個挺不錯的家伙。十分有趣。
        “我沒時間喝酒,老弟,”他說。“你〖文明用語〗到底幾歲啦?干嗎不在家睡覺呢?”
        “我不困。”
        我在歐尼夜總會門口下了車,付了車錢,老霍維茲忽然又提起了魚的問題。他確是在思考這問題呢。“聽著,”他說。“你要是魚,大自然母親就會照顧你,對不對?你總不會認為到了冬天,那些魚都會死去吧?”
        “不,可是——”“你〖文明用語〗說得對,它們不會死去,”霍維茲說著,就象只飛出地獄的蝙蝠似的,開著車一溜煙走了。他可以說是我一輩子遇到的最容易為一點小事生氣的家伙。不管你說什么,都會惹他生氣。
        盡管時間已經這么晚了,老“歐尼”還是擁擠不堪。絕大多數是大學預料和大學里一些粗俗不堪的家伙。幾乎世界上的每一個混帳學校都比我進的那些學校放假早。這地方擠得差點兒連大衣都沒法存。可是倒靜得很,因為歐尼正在彈鋼琴。只要他在鋼琴邊坐下,便被看成是件神圣的事,其實老天爺,誰也不可能好得那樣。除我之外,約莫還有三對男女在等桌子,他們全都推推搡搡的,踮起腳尖,想看一眼歐尼彈鋼琴時的樣子。他的鋼琴前面放著一面混帳大鏡子,他身上照著極亮的聚光燈,因此在他演奏的時候,人人都能看著他的臉。他演奏的時候你看不見他的指頭——只看見他那張寬闊的老臉。真是了不起。我不太記得我進去的時候他正在演奏什么曲子,不過不管是什么曲子,他卻真的把它糟蹋得一塌糊涂。他賣弄本領,傻里傻氣的把那些高音符彈得象流水一樣,還有其他許多油腔滑調的鬼把戲,我聽了真是厭惡極了。可是,你真該聽聽他彈完時聽眾的那陣聲音。你聽了準會作嘔。
        他們全都瘋了。他們完全象電影院里的那些癡子,見了一些并不可笑的東西卻笑得象魔鬼一樣。我可以對天發誓,換了我當鋼琴家或是演員或是其他什么,這般傻瓜如果把我看成極了不起,我反而會不高興。我甚至不愿他們給我鼓掌。他們總是為不該鼓掌的東西鼓掌。換了我當鋼琴家,我寧可在混帳壁櫥里演奏。嗯,他一彈完,當每個人都在不要命地鼓掌的時候,老歐尼就從他坐著的凳子上轉過身來,鞠了一個十分假、十分謙虛的躬。象煞他不僅是個杰出的鋼琴家,而且還是個謙虛得要命的仁人君子。完全是假模假式——我是說他原是那么個大勢利鬼。可是說來可笑,他演奏完畢時,我倒真有點兒替他難受。我甚至都認為他已不再知道他自己彈得好不好了。這也不能完全怪他。我倒有點兒怪所有那些不要命地鼓掌的傻瓜——你只要給他們一個機會,他們會把任何人寵壞。嗯,這又讓我心里沮喪和煩悶起來,我〖文明用語〗差點兒都想取回我的大衣回旅館去了,只是時間太早,我不太想回去獨自呆看。
        最后他們給我找了一個糟得不能再糟的桌位,靠著墻壁,前面還擋著一根混帳往子,望出去什么也看不見。桌子又小,鄰桌上的人要是不站起來讓路——他們當然從來不站起來,這班雜種——你簡直得爬進你的椅子。我要了杯威士忌酒和蘇打水,這是我最愛喝的飲料,除了代基里酒以外。你哪怕只有六歲,都能在歐尼夜總會要到酒,這地方是那么暗,再說誰也不管你有多大年紀。哪怕你是個有吸毒癮的,也沒人管。
        我周圍全是些粗俗不堪的人。我不開玩笑。在我左邊另一張小桌上,簡直就在我頭上坐著一個怪摸怪樣的男子和一個怪模怪樣的妨娘。他們跟我差不多年紀,或者也許稍稍比我大一點兒。說來真是好笑。你看得出他們都小心得要命,用慢得不能再慢的速度喝著少得不能再少的酒。我聽了一會兒他們的談話,因為我沒有別的事可做,他正在講給她聽當天下午他看的一場職業選手的橄攬球比賽。他把整場比賽里的每一個混帳動作都給她講了——我不開玩笑。我從來沒聽見過講話比他更膩煩的。你也看得出他的女朋友對這場混帳球賽甚至都不感興趣,可她的模樣兒長得甚至比他還要丑,所以我揣摩她也就非聽不可。真正的丑姑娘說來也真可憐。
        有時我真替她們難受。有時候我甚至連看都不敢看她們,特別是她們跟那種碟碟不休地大談一場混帳的橄攬球賽的家伙在一塊兒的時候。可是在我右邊,所進行的談話甚至還要糟糕。我右邊是一個非常象耶魯學生模樣的家伙,穿著一套法蘭絨衣裝,里面是件輕飄飄的塔特薩爾牌內衣。所有這些名牌大學里的雜種外表都一模一樣。我父親要我上耶魯,或者布林斯敦,可我發誓決不進常青藤聯合會里的任何一個學院,哪怕是要我的命,老天爺。不管怎樣,這個耶魯模樣的家伙卻跟一個漂亮極了的姑娘在一起,嘿,她長的真是漂亮。可你真該聽聽他們正在進行的那場談話。首先,他們兩個都有了醉意。那個男的一邊在桌子底下撫摸她,一邊卻跟她講著他宿舍里某個家伙怎樣吃了整整一瓶阿斯匹林自殺,差點兒死了。他的女朋友不住地對他說:“多可怕哪……別這樣,親愛的。請別這樣。這兒不成。”想一想,一邊撫摸女人,一邊講給她聽怎樣有人自殺!我聽了差點兒笑死。
        我這樣獨自個兒坐著,的的確確開始感覺到自己很象是一匹得了獎的馬的屁股。我除了抽煙喝酒之外,別無其他事情可做。我于是叫侍者去問問老歐尼是不是肯來跟我一塊兒喝一杯。我叫他去告訴他說我是db的弟弟。可是我認為他甚至都不會把信送到。這些雜種是決不會代你向任何人送信的。
        一霎時,有個姑娘過來對我說:“霍爾頓.考爾菲德!”她的名字叫莉莉恩.西蒙斯。我哥哥db過去有一時期曾跟她在一起過。她的胸脯非常飽滿。
        “嗨,”我說。我自然想站起來,可是在這樣的地方,要站起來頗費一番工夫。跟她在一塊兒的是一個海軍軍官,他那樣子就象屁股后面藏著根通條似的。
        “見到你多高興!”老莉莉恩.西蒙斯說,完全是假模假式。“你哥哥好嗎?”其實她想知道的,還不就是這個。
        “他挺好。他到好萊塢去了。”
        “到好萊塢去了!多了不起!他在干什么呢?”
        “我不知道。寫作吧,”我說。我不想細談這件事,你看得出她認為進好萊塢十分了不起。差不多每個人都這樣認為。他們多半都沒看過他寫的小說,這種事情可真叫我發瘋。
        “多讓人高興,”老莉莉恩說。接著她把我介紹給那海軍軍官。他的名字叫鮑洛甫隊長什么。他就是那種人,跟你握起手來要是不把你的指頭捏斷那么四十根,就會以為自己是娘兒腔。天哪,我痛恨這類事兒。“你只一個人嗎,小伙子?”老莉莉恩問我。她把過道上整個兒的混帳交通都堵塞住了。
        你看得出她很喜歡堵住交通。有個侍者等著她讓路,可她甚至就當沒有他這個人似的。真是好笑。
        你看出那侍者并不喜歡她,你看得出甚至連那個海軍也不喜歡她,雖說他把她約了出來。而我也不喜歡她。誰也不喜歡她。說來你倒真有點兒替她難受呢。“你沒約女朋友嗎?小伙子?”她問我。我這時已站了起來,她甚至都不叫我坐下。她就是那種人,喜歡讓你一站幾個小時。“他長得漂亮不漂亮?”她對那個海軍說。“霍爾頓,你確是越長越漂亮了。”那海軍叫她往前走,告訴她說他們把整個過道都堵住了。“霍爾頓,來跟我們坐在一起吧,”老莉莉恩說。“把你的酒搬過來。”
        “我馬上就要走了,”我對她說。“我還有個約會。”你看得出她是想向我討好。好讓我將來告訴老db。
        “呃,你這個漂亮小伙子。你倒是挺不錯。可你見到你哥哥的時候,請告訴他說我很他。”
        她說完走了。那海軍跟我互相說了聲“見到你真高興”。這類事情老讓我笑疼肚皮,我老是在跟人說“見到你真高興”,其實我見到他可一點也不高興。你要是想在這世界上活下去,就得說這類話。
        我既然跟她說了另有約會,就只好離開這地方,此外別無〖文明用語〗其他選擇。我甚至都不能多呆會兒,聽聽老歐尼彈一曲比較象樣的曲子。不過我當然不會搬過去,跟老莉莉恩.西蒙斯和那海軍坐在一桌,去自討苦咆,讓自己膩煩死。所以我離開了。可我取大衣的時候,心里恨得要命。這些人就是會掃你的興。
        
        
      --------









      第13節

      --------

        我徒步定回旅館。整個兒穿過第四十一條大街。
        我這樣做,倒不是因為我想散步什么的,主要還是因為我不想再在另一輛出租汽車里進進出出。有時候你會突然討厭乘出租汽車,就象你會突然討厭乘電梯一樣。你于是就得靠兩只腳走,不管路有多遠,樓有多高。我小時候,就常常靠兩只腳走上我們的公寓房間,足足爬了十二層樓梯。
        你甚至都不知道天已經下過雪了。人行道上連雪的影兒都沒有。可天氣冷得要命,我就從衣袋里取出我那頂紅色獵人帽戴在頭上——我才〖文明用語〗不管我打扮成什么鬼樣兒哩。我甚至把耳罩都放了下來。我真想知道是誰在潘西偷走了我的手套,因為我的兩只手都快凍僵了。其實我即使知道了,也不會采取什么行動。我是那種膽小鬼。我盡可能不表現出來,可我骨子里真的是個膽小鬼。比方說,我要是在潘西發現了是誰偷走了我的手套,我也許會走到小偷的房里說:“喂,把你那副手套拿出來怎么樣?”那小偷聽了或許會裝出十分天真的樣子說:“什么手套?”我會怎么辦呢,我或許會到他的壁櫥里把那副手套找出來,是藏在他那雙混帳的高統橡皮套鞋或者別的什么東西里的,比如說。我會把手套拿出來,給那家伙看,說道:“我揣摩這是你的混帳手套?”于是那小偷大概會裝出十分假、十分天真的模樣,說道:“我這一輩子從來沒見過這副手套。這手套要是你的,你就拿去。我可不要這種混帳東西。”我于是大概會直挺挺地在那兒站那么五分鐘,手里拿著那副混帳手套,心里想著應該在那家伙的下巴額兒上揍那么一拳——打落他的混賬下巴額兒。只是我沒那勇氣。我只會站在那兒,裝出很兇狠的樣子。我會怎么做呢,我只會說一些十分尖刻、十分下流的話,來激怒他——卻不敢揮拳打他的下巴。嗯,我要是說了些十分尖刻、下流的話,那家伙大概會起身向我走來,說道:“聽著,考爾菲德。你是不是在罵我小偷?”我聽了都不敢說:“你〖文明用語〗說得一點不錯,你這個偷東西的下流雜種!”我大概只會說:“我只知道我的那副混帳手套在你的混帳套鞋里。”那家伙聽了,大概會馬上摸我的底,看看我究竟敢不敢動手揍他,所以他會說:“聽著。咱們打開天窗說亮話。你剛才是不是管我叫小偷來著?”我大概會這樣回答:“誰也沒管誰叫小偷。我只知道我的手套在你的混帳套鞋里。”就這樣能翻來覆去講幾個小時。可我最后離開的時候,甚至都不會碰他一下。我大概會到盥洗室里,偷偷袖一支煙,在鏡子里看著自己裝出兇狠的樣子。嗯,這就是我回旅館時一路上想的心事。當個膽小鬼決不是什么好玩的事兒。也許我并不完完全全是個膽小鬼。我不知道。我想也許我只是一半出于膽小,一半出于丟了副手套什么的并不〖文明用語〗在乎。我有這么個缺點,就是不管丟了什么東西都不在乎——我小時候我母親就常常為這事氣得發瘋。有些人要是丟了東西,不借花幾天工夫到處尋找。我好象從來就不曾有過什么好東西丟了以后會著急得要命。或許這就是我一半膽小的原因。不過這不是給自己開脫的理由。的確不是。一個人壓根兒就不應該膽小。你要是應該往誰的下巴額兒上揍一拳,心里如果想揍,就應該動手揍。可我就是下不了手。我寧可把一個人推出窗口,或者用斧頭砍下他的腦瓜兒,也不愿拿拳頭揍他的下巴額兒。我最恨跟人動拳頭。我倒不在乎自己挨揍——盡管我并不樂于挨揍,自然啦——可是用拳頭打架的時候我最害怕對方的臉。我的問題是,我不忍看對方的臉。要是雙方都蒙住眼睛什么的,那倒還可以。你要是仔細一想,這確是種可笑的膽小,不過照樣是膽小,一點不假。我決不自欺欺人。
        我越是想到我的那副手套和我自己的膽小,我的心里就越煩悶,最后我決計停下來上哪兒喝一杯。
        我在歐尼夜總會里只喝了三杯,最后一杯都沒喝完。我有一個長處,就是酒量特別大。我只要心情好,可以整宵痛飲,都不動一點聲色。有—次,在胡敦中學,我跟另一個叫雷蒙德.高爾德法伯的家伙買了一品脫威士忌酒,星期六晚上躲在小教堂里喝,那兒沒人會瞧見我們。他已爛醉如泥,我卻甚至連酒意都沒有一點。我只是變得十分冷靜,對什么都無動于衷。我在睡覺之前嘔吐了一陣,可也不是非吐不可——我是讓自己硬吐出來的。
        嗯,在我回旅館之前,我還想到一家門面簡陋的小酒吧里去喝一杯,忽然有兩個酩酊大醉的家伙走出來,問我地鐵在哪兒。有一個家伙看去很象古巴人,在我告訴他怎么走的時候,不住地把他嘴里的臭氣往我臉上噴。結果我連那個混帳酒吧的門都沒進,就一徑回到旅館里。
        休息室里空蕩蕩的,發出一股象五千萬支熄掉了的雪茄的氣味。的確是這樣一股氣味。我依舊不覺得困,只是心里很不痛快。煩悶得很。我簡直不想活了。
        接著,突然間,我遇到了那么件倒霉事。
        我才一進電梯,那個開電梯的家伙就跟我說:“有興趣玩玩嗎,朋友?還是時間太晚了?”
        “你說的什么?”我說。我真不知道他說的是什么意思。
        “今兒晚上要個小姑娘玩玩嗎?”
        “我?”這么回答當然很傻,可是有人直截了當地問你這么個問題,一時的確很難回答。
        “你多大啦,先生?”開電梯的說。
        “怎么?”我說。“二十二。”
        “嗯——哼。呃,怎么樣?你有興趣嗎?五塊錢一次。十五塊一個通宵。”他看了看手表。“到中午。五塊錢一次,十五塊錢到中午。”
        “好吧,”我說。這違背我的原則,可我心里煩悶得要命,甚至都沒加思索。糟就糟在這里。你要是心里太煩悶,甚至都沒法思索。
        “要什么?要一次,還是到中午?我得知道。”
        “就一次吧。”
        “好吧,你住幾號房間?”
        我看了看我鑰匙上面那個寫著號碼的紅玩藝兒。“1220,”我說。我已經有點兒后悔不該這么著,不過已經太晚了。
        “好吧。我在一刻鐘內送個姑娘上來。”他打開電梯的門,我走了出去。
        “嗨,她長得漂亮嗎?”我問他。“我可不要什么老太婆。”
        “沒有老太婆。別擔心這個,先生。”
        “我怎么給錢?”
        “給她,”他說。“就這樣吧,先生。”他簡直沖著我劈臉把門關上了。
        我回到房里往頭發上敷了些水,可是在水手式的平頭上實在梳不出什么名堂來。接著我想起在歐尼夜總會里抽了那么些煙,又喝了威士忌和蘇打水,就試了試自己的嘴里有沒有臭味。你只要把手放到嘴下面,對準鼻孔呼氣,就聞得出自己嘴里有沒有臭味。我嘴里的味兒倒不大,可我還是刷了刷牙。接著我又換了件干凈襯衫。我知道自己用不著為了個〖妓〗女把身上打扮得象個布娃娃似的,不過這樣我總算有事可做了。我有點兒緊張。我的欲念開始上來了,可我也有點兒緊張。我老實跟你說,我原來還是個童男哩。我真的是個童男。我倒有幾次機會可以失去我的童貞,可我始終沒失去。總是有什么事情發生。比方說,你要是在女朋友的家里,她的父母總會突然回家——或者你害怕他們會突然回家。或者你要是在別人汽車里的后座上,那么前座上總有什么人——或是說有什么姑娘——老想知道整個混帳汽車里在干些什么。我是說前座上總有個始娘老回過頭來看看后面在〖文明用語〗干些什么。不管怎樣,反正總有什么事發生。有一兩次,我只差一點兒就上手了。特別是有一次,我記得。可后來出了什么事——我都記不得到底出什么事了。問題是,每當你要跟一個姑娘行事的時候——我是說不是個做〖妓〗女什么的姑娘——十有九次她總不住地叫你住手。我的問題是,每次我都住手了。大多數男人都不這樣。我卻由不得自己。你總拿不準她們是真正要你住手呢,還是她們害怕得要命,還是她們故意要你住手,萬一你真的干了那事,那么過錯就都在你身上,她們可以脫掉干系。不管怎樣,每次我都住手了。問題是,我心里真有點兒替她們難受。我是說大多數姑娘都那么傻。你只要跟她們摟摟抱抱一會兒,就可以真正看出她們全都失去了頭腦。一個姑娘只要真正熱情上來,就不再有頭腦。
        我不知道。她們要我住手,我就住手了。我送她們回家以后,總后悔自己不該住手,可到時候又總是老毛病發作。
        嗯,我在穿另一件干凈襯衫的時候,心里暗忖,這倒是我最好的一個機會。我揣摩她既是個〖妓〗女,我可以從她那兒取得一些經驗,在我結婚后也許用得著。有時候我可真擔心這玩藝兒。在胡敦中學的時候,我有一次看到一本書,里面講一個非常世故、非常和藹可親、非常好色的家伙。他的名字叫勃朗夏德先生,我還記得。這是一本壞書,可勃朗夏德這個人物倒是寫得不錯。他在歐洲里維耶拉河上有一座大城堡,空閑時他總是拿根棍子把一些女人打跑。他是個真正的浪子,可很使女人著迷。
        他在書的某一章里說女人的身體很象個小提琴,需要一個大音樂家才能演奏出好音樂。這是本粗俗不堪的書——我知道這一點——可我怎么也忘不掉那個小提琴的比喻。我之所以想取得些經驗,以備結婚后應用,說來也是如此。考爾菲德和他的魔提琴,嘿。這有點粗俗,我知道,可也不算太粗俗。

      .

        【申明】飛天文學網,筆下文學,許多資源來自網上,供廣大同好欣賞學習,并不代表本站觀點,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權利,敬請告知。
       內容來自:網絡
    2. 上一篇:雪國
    3. 下一篇:假如給我三天光明
    4. 共有評論 相關評論
      發表我的評論
      • 大名: 登陸后顯示大名
      • 內容:
      • 驗證碼: 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5. 飛天文學網 筆下文學(www.ss-shop.org) ©2004-2021
    6. 本站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長: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備12001531號
    7. 一分快3 www.wnwgj.com:莱阳市| www.voltthemes.com:扎兰屯市| www.atarthome.com:苏州市| www.selailai.com:泰宁县| www.buycartierwatches.com:蕲春县| www.topmrs.com:宜春市| www.getappcatalyst.com:铜陵市| www.scybsq.com:青海省| www.f5862.com:固始县| www.lan-tour.com:海阳市| www.gumur.com:白玉县| www.tangyangshop.com:沂源县| www.v7h6.com:宜昌市| www.nkshbd.com:奉节县| www.zijiamai.com:若尔盖县| www.redrosemovie.com:镇江市| www.nest180.com:舞阳县| www.hjhyw.cn:黄冈市| www.hangangcamp.com:什邡市| www.tjgcwy.com:湘潭市| www.212brands.com:嘉峪关市| www.trekhouston.com:金昌市| www.spc2.com:嘉黎县| www.tongyufu.com:措勤县| www.maison-den-haut.com:琼结县| www.foldagamechanger.com:凭祥市| www.mocle360.com:邵东县| www.zhiminjia.com:西藏| www.elalumbramiento.org:靖安县| www.mop-mrp.com:仁怀市| www.kzvfe.cn:绥棱县| www.giteaux5lucarnes.com:康马县| www.sgillp.com:昌黎县| www.bobbiepeers.com:金门县| www.usuariointernet.net:武山县| www.template-link.com:宁安市| www.bjjyzy.com:富阳市| www.domrestaurante.com:元阳县| www.palliaclubekm.com:浦东新区| www.tvoy24.com:成安县| www.mr-impact-windows.com:南宫市| www.netjetmarketing.com:泰州市| www.danwolfforsenate.com:海安县| www.juandavidperafan.com:漠河县| www.z8683.com:和政县| www.elipalteco.com:新邵县| www.searchvidz.com:钟祥市| www.ningmengwl.com:七台河市| www.ym577.com:郧西县| www.xyt888.com:鸡西市| www.tendainfo.com:金堂县| www.9959gp.com:通道| www.highrisebuilder.com:台安县| www.abtans.com:密山市| www.jipiao126.com:永福县| www.freeintimo.com:尼勒克县| www.hexin518.com:黄山市| www.hw8168.com:东阿县| www.hychq.com:南乐县| www.lunarpaegs.com:华阴市| www.utahsbusinessdirectory.com:敖汉旗| www.illusionsandreality.com:樟树市| www.yuanquanfeiye.com:上林县| www.548458.com:荆州市| www.7mbct.com:漳平市| www.crystallinegm.com:土默特右旗| www.healthyrootcanal.org:石台县| www.reindeerrowe.com:延庆县| www.yuanjinfu8.com:遵义市| www.motorhomevalue.com:百色市| www.npathfinder.com:五常市| www.sbwjy.com:潜江市| www.ns336.com:正宁县| www.cancerdude.com:土默特左旗| www.yhthw.cn:孙吴县| www.arfengwork.com:东兴市| www.bobbysidenberg.com:专栏| www.70088g.com:疏勒县| www.ssf12.com:治多县| www.slooking.com:九龙城区| www.blue7088.com:襄汾县| www.n8785.com:六盘水市| www.tztdkyj.com:南陵县| www.qz773.com:伊吾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