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t id="lfruo"><noscript id="lfruo"><label id="lfruo"></label></noscript></tt>
      飛天文學網,筆下文學,你永遠的心靈家園! 繁體中文 網站地圖

      您現在的位置:筆下文學 >> 大家讀文 >> 外國名著 >> 內容

      麥田里的守望者(6)

      作者:塞林格 時間:2013-4-22 22:26:45 點擊:5992


        時間已經很晚了,你知道。”她說得不錯。我完全忘記這會兒已是什么時候啦。
        接著她看著我,問了我一個我一直怕她問的問題。“歐納斯特信上說他將在屋期三回家,圣誕假期從星期三開始,”她說。“我希望你不是家里人生病,把你突然叫回去的吧。”她看去真的很擔心。她不象是好管閑事,你看得出來。
        “不,家里人都很好,”我說。“是我自己。
        我得去動一下手術。”
        “哦!我真替你難受,”她說。她也確實如此。我也馬上后悔不該說這話,不過為時已經太晚。
        “情況不算嚴重。我腦子里長了個小小的瘤子。”
        “哦,不會吧!”她舉起一只手來捂住了嘴。
        “哦,沒什么危險!長得很靠外,而且非常小。要不了兩分鐘就能取出來。”
        然后我從袋里掏出火車時刻表觀看。光是為了不讓自己再繼續撒謊。我一開口,只要情緒對頭,就能一連胡扯幾個小時。不開玩笑。幾個小時。
        此后我們就不再怎么談話。她開始閱讀自己帶來的那本《時尚》雜志,我往窗外眺望一會兒。她在紐瓦克下了車。她祝我手術進行得順利。她不住地叫我魯道爾夫。接著她請我明年夏天到馬薩諸塞州的格洛斯特去看望歐尼。她說他們的別墅就在海濱,他們自己還有個網球場什么的,可我謝絕了,說我要跟我的祖母一塊兒到南美去。這實在是彌天大謊,因為我祖母簡直很少出屋子,除非出去看一場混帳日戲什么的。可是即使把全世界的錢都給我,我也不愿去看望那個〖屏蔽***〗子養的摩羅——哪怕是在我窮極潦倒的時候。
        
        
      --------









      第09節

      --------

        我下車進了潘恩車站,頭一件事就是進電話間打電話。我很想跟什么人通通話。我把我的手提箱放在電話間門口,以便照看,可我進了里邊,一時又想不起跟誰通話。我哥哥db在好萊塢。我的小妹妹菲芘在九點左右就上床了——所以我不能打電話給她。我要是把她叫醒,她倒是不在乎,可問題在于接電話的不會是她,而是我的父母。所以這電話決不能打。接著我想到給琴.迦拉格的母親掛個電話,打聽一下琴的假期什么時候開始,可我又不怎么想打。再說時間也太晚了。我于是想到打電話給那位常常跟我在一起的女朋友薩麗.海斯,因為我知道她已放圣誕假了——她寫了封又長又假的信給我,請我在圣誕前夕到她家去幫她修剪圣誕樹——可我又怕她母親來接電話。她母親認識我母親,我可以想象到她一接到電話,也就不怕摔斷〖文明用語〗腿,馬上急煎煎打電話去通知我母親,說我已經到紐約了。再說,我也不怎么想跟老海斯太太通話。她有一次告訴薩麗說我太野。她說我太野,沒有生活的目標。我于是又想起打電話給那個我在胡敦中學時的同學卡爾.路斯,可我不怎么喜歡他.所以我在電話間里呆了約莫二十分鐘,卻沒打電話就走了出來,拿起我的手提箱,走向停出租汽車的地道,叫了輛汽車。
        我當時真〖文明用語〗心不在焉,競出于老習慣,把我家里的地址告訴了司機——我是說我壓根兒忘了我要到旅館里去住兩三天,到假期開始后才回家。
        直到汽車在公園里走了一半,我才想起這件事來,于是我就說:“嗨,你一有機會,馬上拐回去成不成?我把地址說錯啦。我想回市中心去。”
        司機是個機靈鬼。“這兒可沒法拐,麥克。
        是條單行線。我得一直開到九十號路。”
        我不想跟他爭論。“好吧,”我說。接著剎那間我想起了一件事。“嗨,聽著,”我說。“你知道中央公園南頭淺水湖附近的那些鴨子嗎?那個小湖?我問你,在湖水凍嚴實以后,你可知道這些鴨子都上哪兒去了?你知道不知道,我問你?”我知道多半是白問,只有百萬分之一可能性。
        他回過頭來瞅著我,好象我是瘋子似的。“你這是要干嗎,老弟?”他說。“拿我開玩笑嗎?”
        “不——我只是很感興趣,問問罷了。”
        他沒再言語,我也一樣。直到汽車出了公園,開到九十號路,他才說:“好吧,老弟。上哪兒?”
        “呃,問題是,我不想往東區的旅館,怕遇見熟人。我是在微服旅行,”我說。我最討厭說“微服旅行”這類粗俗的話,可是每遇到一些粗俗的人,我自己也就裝得很粗俗。“你可知道在塔夫特或者紐約人夜總會里,是誰的樂隊在伴奏,請問?”
        “不知道,麥克。”
        “呃——送我到愛德蒙吧,那么,”我說。“你在半路上停一下,我請你喝杯雞尾酒好不好?我請客。我身上有的是錢。”
        “不成,麥克,對不起。”他真是個好伴侶。
        可怕的性格。
        我們到了愛德蒙旅館,我就去開了個房間。在汽車里我又戴上了我那頂紅色獵人帽,完全是聊以解悶,可我進旅館之前又把它脫下了。我不愿把自己打扮成一個怪人。說起來也真滑稽可笑。我當時并不知道那個混帳旅館里住的全是變態的和癡呆的怪人。到處是怪人。
        他們給了我一個十分簡陋的房間,從窗口望出去什么也看不見,只看見旅館的另外一邊。我可不怎么在乎。我心里沮喪得要命,就顧不得窗外的景色好不好了。領我進房間的侍者是個六十五歲左右的老頭子,他這人甚至比房間更叫人泄氣。他正是那一類禿子,愛把所有的頭發全都梳向一邊,來遮掩自己的禿頂。要是我,就寧可露出禿頂,也不干這樣的事。不管怎樣,讓一個六十五歲左右的老頭子來干這種活兒,也未免太難了。給人提行李,等著人賞小費。我猜想他大概沒什么知識,可不管怎樣,那也太可怕了。
        他走后,我也沒脫大衣什么的,就站在窗邊往外眺望一會兒。我沒別的事可做。可是旅館那一邊房間里在干些什么,你聽了準會吃驚。他們甚至都不把窗簾拉上。我看見有個頭發花白的家伙,看樣子還很有身份,光穿著褲衩在干一件我說出來你決不相信的事。他先把自己的手提箱放在床上。然后他拿出整整一套婦女服裝,開始穿戴起來。那是一套真正婦女服裝——長統〖屏蔽***〗,高跟皮鞋,奶罩,搭拉著兩條背帶的襯裙,等等。隨后他穿上了一件腰身極小的黑色晚禮服。我可以對天發誓。隨后他在房間里走來走去,象女人那樣邁著極小的步于,一邊還抽煙照鏡子。而且只有他一個人在房里。除非有人在浴室里——這我看不見。后來,就在他上面的那個窗口,我又看見一對男女在用嘴彼此噴水。也許是加冰的威士忌蘇打,不是水,可我看不出他們杯子里盛的是什么。嗯,他先喝一口,噴了她一身,接著她也照樣噴他——他們就這樣輪流著噴來噴去,我的老天爺。你真應該見見他們。在整個時間內他們都歇斯底里發作,好象這是世界上最最好玩的事兒。我不開玩笑,這家旅館確是住滿心理變態的人。我也許是這地方唯一的正常人了——而我這么說一點也不夸大。我真想〖文明用語〗拍個電報給老斯特拉德萊塔,叫他搭最快一班火車直奔紐約。他準可以在這旅館里稱王哩。
        糟糕的是,這類下流玩藝兒瞧著還相當迷人,盡管你心里頗不以為然。舉例說,這個給噴得滿臉是水的姑娘,長得卻十分漂亮。我是說這是我最糟糕的地方。在我的內心中,我這人也許是天底下最最大的‖色‖情‖狂。有時候,我能想出一些十分下流的勾當,只要有機會,我也不會不干。我甚至想象得出,要是男女雙方都喝醉了酒,你要是能找到那么個姑娘,可以彼此往臉上噴水什么的,那該有多好玩——盡管有些下流。不過問題是,我不喜歡這種做法。你要是仔細一分析,就會發現這種做法非常下流。我想,你要是真不喜歡一個女人,那就干脆別跟她在一起廝混;你要是真喜歡她呢,就該喜歡她的臉,你要是喜歡她的臉,就應該小心愛護它,不應該對它干那種下流事,如往它上面噴水。真正糕的是,許多下流的事情有時候干起來卻十分有趣。而女人們也好不了多少;如果你不想干太下流的事,如果你不想毀壞真正好的東西,她們反倒不樂意。一兩年前,我就遇到過一個姑娘,甚至比我還要下流。嘿,她真是下流極了!我們用一種下流的方式狂歡了一陣,雖然時間不長。性這樣東西,我委實不太了解。你簡直不知道〖文明用語〗你自己身在何處。我老給自己定下有關性方面的規則,可是馬上就破壞。去年我定下規則,決不跟那些叫我內心深處覺得厭惡的始娘一起廝混。這個規則,我沒出一個星期就破壞了——事實上,在立下規則的當天晚上就破壞了。我跟一個叫安妮的浪蕩貨摟摟抱抱的整整胡鬧了一晚。性這樣東西,我的確不太了解。我可以對天發誓我不太了解。
        我站在窗口不動,心里卻起了個念頭,琢磨著要不要給琴掛個電話——我是說掛個長途電話到bm,就是到她念書的那個學校,而不是打電話給她媽,打聽她在什么時候回家。照說是不應該在深更半夜打電話給學生的,可我什么都核計好了。我打算跟不管哪個接電話的人說我是她舅舅。我打算說她舅母剛才撞車死了,我現在馬上要找她說話。
        這樣做,本來是可能成功的。我沒這么做的唯一原因是我當時情緒不對頭。你要是投那種情緒,這類事是做不好的。
        過了一會兒我在一把椅子上坐下,抽了一兩支煙。我的性欲上來了,我不得不承認。后來剎那間,我想起了一個主意。我拿出了我的皮夾,開始尋找一個地址,那地址是我今年夏天在舞會上遇到的一個在布林斯敦念書的家伙給我的。最后我找到了那地址,紙已褪了色,可還辨認得出字跡。地址上的那個姑娘不完全是個〖妓〗女,可也不反對偶爾客串一次,那個布林斯敦家伙是這樣告訴我的。他有一次帶了她去參加布林斯敦的舞會,差點兒就為這件事給開除出學校。她好象是個〖屏蔽***〗女什么的。
        不管怎樣,我走到電話機旁邊,給她掛了個電話。
        她的名字叫費絲,住在百老匯六十五條街斯丹福旅館。一個垃圾堆,毫無疑問。
        一時間,我還以為她不在家里。半晌沒人接電話。最后有人拿起了話筒。
        “哈羅?”我說。我把自己的聲音裝得很深沉,不讓她懷疑我的年齡或者別的什么。反正我的聲音本來就很深沉。
        “哈羅,”那女人的聲音說,并不太客氣。
        “是費絲小姐嗎?”
        “你是誰?”她說。“是誰在〖文明用語〗這個混帳時間打電話給我?”
        我聽了倒是稍稍有點兒害怕。“呃,我知道時間已經挺晚啦,”我說,用的是成年人那種極成熟的聲音。“我希望您能原諒我,我實在太急于跟您聯系啦。”我說話的口氣溫柔得要命。的確是的。
        “你是誰?”她說。
        “呃,您不認識我,可我是愛迪的朋友。他跟我說,我要是進城,可以請您一塊兒喝一兩杯雞尾酒。”
        “誰?你是誰的朋友?”嘿,她在電話里真象只雌老虎。她簡直是在跟我大聲呦喝。
        “愛德蒙。愛迪,”我說。我已記不起他的名字是愛德蒙還是愛德華。我只遇見過他一次,是在〖文明用語〗那個混帳舞會上遇見的。
        “我不認識叫這名字的人,杰克。你要是認為我高興讓人在深更半夜——”“愛迪?布林斯敦的?”我說。
        你感覺得出她正在搜索記憶,想這個名字。
        “是不是布林斯敦學院?”
        “對啦,”我說。
        “你是打布林斯敦學院來的?”
        “呃,差不離。”
        “哦……愛迪好嗎?”她說。“不過在這時候打電話找人,真叫人意想不到。老天爺。”
        “他挺好。他叫我向您問好。”
        “呃,謝謝您。請您代我向他問好。”她說。
        “他這人再好沒有。他這會兒在于什么?”剎那間,她變得客氣的要命。
        “哦,你知道的。還是那套老玩藝兒,”我說;〖文明用語〗我哪知道他是在干什么?我都不怎么認識他。我甚至都不知道他這會兒是不是依舊在布林斯敦。“瞧,”我說。“您能不能賞光在哪兒跟我碰頭,喝一杯雞尾酒?”
        “我問您,您可知道現在是什么時間啦?”她說。“您到底叫什么名字,請問?”一剎時,她換了英國口音。“聽您的聲音,好象還挺年輕。”
        我噗哧一笑。“謝謝您的恭維,”我說——溫柔得要命。“我的名字是霍爾頓.考爾菲德。”我本應當給她個假名字的,可我一時沒想到。
        “呃,瞧,考菲爾先生,我可不習慣在深更半夜限人約會。我是個有工作的。”
        “明天是星期天,”我對她說。
        “呃,不管怎樣,我得好好睡一會兒,保持我的青春,您也知道這個道理。”
        “我本來想咱倆也許可以在一塊兒喝杯雞尾灑。時間還不算太晚。”
        “呢。您真客氣,”她說。“您是在哪兒打的電話?您這會兒是在哪兒,嗯?”
        “我?我是在公用電話間里。”
        “哦,”她說。接著沉默了半晌。“呃,我非常愿意在什么時候跟您一塊兒玩玩,考菲爾先生。
        聽您的聲音十分可愛。您好象是個極可愛的人。不過時間實在太晚啦。”
        “我可以上您家來。”
        “呃,在平時,我會說這再好沒有了。我是說我倒是很高興您上我家來喝杯雞尾酒,可是不巧得很,跟我同屋的那位恰好病了。她整整一晚都不曾合眼,這會兒才剛睡著哩。”
        “哦。這真太糟糕啦。”
        “您往在哪兒?明天咱們也許可以一塊兒喝雞尾酒。”
        “明天可不成,”我說。“我只在今天晚上有空。”我真是個大傻瓜。我不應該這樣說的。
        “哦。呃,真是對不起得很。”
        “我可以代您向愛迪問好。”
        “您肯嗎?我希望您在紐約玩得痛快。這是個再好沒有的地方。”
        “這我知道。謝謝,再見吧,”我說,接著就把電話掛了。
        嘿,我真正把事情搞糟啦。我本應該至少約她出來喝喝雞尾酒什么的。
        
        
      --------









      第10節

      --------

        時間還挺早。我記不清楚已經幾點鐘了,不過還不算太晚。我最討厭做的一件事就是我還不覺得困的時候上床睡覺。因此我打開手提箱,取出一件干凈襯衫,隨后走進浴室,擦洗一下,換了襯衫。
        我想做的,是下樓去看看“紫丁香廳”里到底〖文明用語〗在干什么。他們這個旅館里有個夜總會,叫作紫丁香廳。
        我在換襯衫的時候,差點兒給我小妹妹菲芘掛了個電話。我倒是真想跟她在電話上談談。跟一個真正懂事的人。可我不能冒險打電話給她,因為她還只是個小孩子,這會兒準不會不上床,更不用說不會在電話旁邊接電話了。我曾想到萬一是我父母來接電話,是不是馬上就把電話接了,可這也不是辦法。他們會知道是我。我母親總知道是我。她末卜先知。可我倒是真想找老菲芘聊聊天。
        你真應該見見她。你這一輩子再也不會見過那么漂亮、那么聰明的小孩子。她真是聰明。我是說從上學到現在,門門功課都是優。說實在的,我是家中唯一的笨蛋。我哥哥db,是個作家什么的,我弟弟艾里,就是我前面跟你談到過的已經死去的那個,簡直是個鬼精靈。惟有我是個真正的笨蛋。
        可你真應該見見老菲芘。她也是那種紅頭發,跟艾里的有點兒相象,在夏天剪得很短。夏天,她總把頭發一古腦兒扎在耳朵后面。她的耳朵也挺小挺漂亮。冬天,她的頭發蓄得挺長,有時我母親給她梳成辮子,有時不梳。可那頭發的確漂亮得很。她還只十歲。她個兒很瘦,象我一樣,可是瘦得很漂亮。室內溜冰的那種瘦。有一次我從窗口望著她穿過五馬路向公園走去,她的確是那模樣兒,室內溜冰的那種瘦。你見了準會喜歡她。我是說你不管跟老菲芘講些什么話,她總知道你〖文明用語〗講的什么。
        我是說你簡直哪兒都可以帶她去。你要是帶她去看一個蹩腳電影,比方說,她就會知道這電影蹩腳。
        你要是帶她去看一個好電影,她也會知道這電影好。db跟我曾帶她去看法國電影《面包師的妻子》,由萊紹主演。這電影簡直要了她的命。可她最愛看的是《三十九步》,羅伯特.唐納主演。她把那電影都背熟了,因為我帶她去看了約莫十次。
        當老唐納到了蘇格蘭農場的時候,比方說,當他逃避‖警‖察‖的時候,菲芘就會在電影院大聲說——就在影片里那個蘇格蘭人開口說話的時候——“你吃不吃青魚?”她背得出所有的對話。影片里的那位教授,其實是個德國間諜,還沒伸出那個小指頭給羅伯特.唐納看,指頭的中間關節還缺了一塊,老菲芘已比他先伸手了——她在黑暗中把她的小指頭伸了過來,一直伸到我眼面前。她真是不錯。你見了準會喜歡她。唯一的缺點是,她有時候有點兒過于親熱。她感情非常容易沖動,就她那個年紀的孩子來說。她的確是。她干的另一件事是一天到晚寫書。只是這些書沒有一本是寫完的。寫的全都是關于一個叫作海澤爾.威塞菲爾的孩子——只是老菲芘這把名字寫成了“海士爾”。老海士爾.威塞菲爾是個女偵探。她本來應該是個孤兒,可她的老子卻經常出現。她的老子總是個“高個子的漂亮紳士,年紀在二十上下”。簡直笑死了我。這個老菲芘。
        我可以對天發督,你見了她準會喜歡。她還是很小很小的時候,就很聰明。她還是個很小的孩子的時候,我跟艾里常常帶她上公園去,尤其在星期天。
        在星期天,艾里總愛帶著他的那只帆船上公園玩,我們總是帶著老菲芘一塊兒去。她戴著白手套,走在我們中間,就象個貴夫人似的。遇到艾里跟我談論起什么事情來,老菲芘總是在一旁聽著。有時候你會忘掉有她在身邊,因為她還是個那么小的孩子,可她總會提醒你。她會不住地打斷你。她會推我成者艾里一下,說道:“誰?誰說的?是鮑比還是那位小姐?”我們就告訴她是誰說的,她就會“哦”一聲,依舊聽下去。她也簡直要了艾里的命;我是說他也喜歡她。她現在十歲了,不再是那么個小孩子了,可她依舊惹每個人喜愛——每個有頭腦的人,嗯。
        嗯,象她這樣的人,你沒事總想跟她在電話上聊聊。可我很怕我父母來接電話,那樣他們就會發現我在紐約,已給潘西開除了出來,等等一切。所以我光是穿上襯衫,收拾好一切,然后乘電梯下去到休息室里看看。
        除了少數幾個王八樣的男子,幾個〖屏蔽***〗子樣的女人,休息室里簡直沒什么人,可你聽得見樂隊在紫丁香廳奏樂,所以我就定了進去。里面并不十分擁擠,可他們依舊給我找了個極不好的桌位——在盡后面。其實我早應該拿出一塊錢來舉到侍者頭兒的鼻子底下的。在紐約,嘿,錢真能通神——我不開玩笑。
        樂隊是糟得要命的布迪.辛格樂隊。全是管樂,可不是那種高雅的管樂,而是粗俗的管樂。此外,廳里極少象我這樣年紀的人。事實上,沒一個象我這樣年紀的人。他們大多數都是上了年紀的、裝腔作勢的家伙約了他們的女朋友在一起。除了我隔壁桌上的幾個。在我隔壁桌上坐著三個年約三十的姑娘。三個全都難看得要命,三個全都戴著那么一種帽子,你一看就知道她們不是真正住在紐約的,可是其中有一個金頭發的,看上去還可以。她象是那種愛賣俏的女人,那個金頭發的,所以我就開始服她做起媚眼來,可就在這時,那個侍者過來了,問我喝些什么。我要了杯威士忌和蘇打水,叫他不要摻和在一起——我說得快的要命,因為你只要稍一結巴,他們就會懷疑你不到二十一歲,不肯賣給你含有酒精的飲料。可是盡管這樣,他還是給了我麻煩。“對不起,先生,”他說,“您有什么證明您年齡的證件嗎?您的司機執照,比方說?”
        我冷冷地瞅了他一眼,好象他給了我極大的侮辱似的,隨后問他說:“我的樣子象不到二十一歲嗎?”
        “對不起,先生,可我們有我們的——”“得啦,得啦,”我說。我早就琢磨好了。
        “給我來杯可口可樂。”他剛轉身要走,我又把他叫了回來。“你能摻點兒甜酒什么的嗎?”我問他,問得極其客氣。“我可不能坐在這樣庸俗的地方連一滴酒也不喝。你能摻點兒甜酒什么的嗎?”

      .

        【申明】飛天文學網,筆下文學,許多資源來自網上,供廣大同好欣賞學習,并不代表本站觀點,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權利,敬請告知。
       內容來自:網絡
    2. 上一篇:雪國
    3. 下一篇:假如給我三天光明
    4. 共有評論 相關評論
      發表我的評論
      • 大名: 登陸后顯示大名
      • 內容:
      • 驗證碼: 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5. 飛天文學網 筆下文學(www.ss-shop.org) ©2004-2021
    6. 本站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長: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備12001531號
    7. 一分快3 www.ligu-coating.com:栾城县| www.orchardbeachcarshow.com:田东县| www.stoppenmetrokentips.com:体育| www.taisunsanantonio.com:集安市| www.223980.com:北川| www.biganimaimovies.com:绥化市| www.chengchitong.com:海伦市| www.mirrorsmagnifiers.com:界首市| www.cleanhouselimpeza.com:云霄县| www.yuanjinfu8.com:阳城县| www.chaletdemontagne.org:岳阳县| www.gxunx.com:巴里| www.noticiasecuador.org:肥东县| www.gzbjbgs.com:阜康市| www.frmep.com:财经| www.jllnt.com:文安县| www.netjetmarketing.com:仪征市| www.rcybgg.com:社旗县| www.gerakansehat.com:察哈| www.bjjyzy.com:延庆县| www.hohgcn.com:台中市| www.lts-portal.org:北京市| www.zhugangfamen.com:东台市| www.aujardindesgraines.com:汉川市| www.kscdw.com:安庆市| www.rotaryclubstpete.com:北票市| www.brainknittings.com:东光县| www.274758.com:临澧县| www.mfwwn.com:杨浦区| www.taikunco.com:博湖县| www.bluedragonservices.com:贵阳市| www.mescoindia.com:黑山县| www.rq966.com:田林县| www.guxingrun.com:克山县| www.ipgtw.com:张家界市| www.whagy.com:当雄县| www.twoland-tech.com:定襄县| www.sijitc.com:茌平县| www.ptbtw.cn:耒阳市| www.zzgezhi.com:延津县| www.zone416.com:东台市| www.davisdeyoe.com:都昌县| www.andreacurryyoga.com:武平县| www.ivtvalvesindia.com:延长县| www.s9692.com:视频| www.774006.com:扶沟县| www.hotmusicpick.com:如东县| www.0571-edu.com:玛纳斯县| www.hongshunpuyi.com:巴塘县| www.hongshunpuyi.com:遂昌县| www.855664.com:留坝县| www.juntongmould.com:河池市| www.bp773.com:新巴尔虎左旗| www.showbar8.com:西畴县| www.rivalecanecorsos.com:郓城县| www.guitarquest.net:水富县| www.cloudhostingcity.com:江西省| www.wjm8.com:沙洋县| www.arcondb.com:广宁县| www.tjznml.com:类乌齐县| www.zontube.com:涞水县| www.jackrabbitcreative.com:新干县| www.autocar-dax.com:灵璧县| www.cjbluxury.com:山东省| www.yadu111.com:宜兴市| www.meiyizhuangshi.com:南康市| www.wwwhg8194.com:霍邱县| www.northcountybjj.com:凤台县| www.blackindianmusic.com:福安市| www.vibgyorhr.com:综艺| www.650807.com:玉林市| www.mrtentllc.com:项城市| www.cqwjwz.com:海口市| www.yusxaf.com:宣化县| www.penghancurbatuempedu.com:和田县| www.wxjieyun.com:和林格尔县| www.wwwhg3633.com:三都| www.collegecafe.org:五台县| www.reward-risk.com:长岛县| www.fengxiangfa.com:察哈| www.nillinternational.com:无为县| www.g08488.com:张家川| www.ccnaexamstudy.com:绩溪县| www.nzlvisa.com:岱山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