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t id="lfruo"><noscript id="lfruo"><label id="lfruo"></label></noscript></tt>
      飛天文學網,筆下文學,你永遠的心靈家園! 繁體中文 網站地圖

      您現在的位置:筆下文學 >> 大家讀文 >> 外國名著 >> 內容

      麥田里的守望者(2)

      作者:塞林格 時間:2013-4-22 22:26:45 點擊:5986


        “嗯,我約略看過那么一兩次,”我告訴他說。我不愿傷他的心。他對歷史簡直著了迷。
        “你約略看過,嗯?”他說——諷刺得厲害。
        “你的,啊,那份試卷就在我的小衣柜頂上。最最上面的那份就是。請拿來給我。”
        來這套非常下流,可我還是過去把那份試卷拿給他了——此外沒有其他辦法。隨后我又坐到他那張象是水泥做的床上。嘿,你想象不出我心里有多懊喪,深悔自己不該來向他道別。
        他拿起我的試卷來,那樣子就象拿著臭〖文明用語〗什么的。“我們從十一月四日到十二月二日上關于埃及人的課。在自由選揮的論文題里,你選了寫埃及人,你想聽聽你說了些什么嗎?”
        “不,先生,不怎么想聽,”我說。
        可他照樣念了出來。老師想于什么,你很難阻止他。他是非干不可的。
        埃及人是一個屬于高加索人種的古民族,住在非洲北部一帶。我們全都知道,非洲是東半球上最大的大陸。
        我只好坐在那里傾聽這類廢話。來這一套確實下流。
        我們今天對埃及人極感興趣,原因很多。現代科學仍想知道埃及人到底用什么秘密藥料敷在他們所包裹的死人身上,能使他們的臉經無數世紀而不腐爛。這一有趣的謎仍是對二十世紀現代科學的一個挑戰。
        他不念了,隨手把試卷放下。我開始有點恨他了。“你的大作,我們可以這么說,寫到這兒就完了,”他用十分諷刺的口吻說。你真想不到象他這樣的老家伙說話竟能這么諷刺。“可是,你在試卷底下還寫給我一封短信,”他說。
        “我知道我寫了封短信,”我說。我說得非常快,因為我想攔住他,不讓他把那玩藝兒大聲讀出來。可你沒法攔住他。他熱得象個著了火的炮仗。
        “親愛的斯賓塞先生,”他大聲念道。“我對埃及人只知道這一些。雖然您講課講得極好,我卻對他們不怎么感興趣。您盡管可以不讓我及格,反正我除了英文一門以外,哪門功課也不可能及格。
                           極敬愛您的學生
                           霍爾頓.考爾菲德敬上。
        他放下那份混帳試卷,拿眼望著我,那樣子就象〖文明用語〗在比賽乒乓球或者其他什么球的時候把我打得一敗涂地似的,他這么把那封短信大聲念出來,這件事我一輩子也不能原諒他。要是他寫了那短信,我是決不會大聲念給他聽的——我真的不會。尤其是,我〖文明用語〗寫那信只是為了安慰他,好讓他不給我及格的時候不至于太難受。
        “你怪我沒讓你及格嗎,孩子?”他說。
        “不,先生?我當然不怪你,”我說。我〖文明用語〗真希望他別老這么一個勁兒管我叫“孩子”。
        他念完試卷,也想把它扔到床上。只是他又沒有扔到,自然羅。我不得不再一次起身把它拾起來,放在那本《大西洋月刊》上面。每兩分鐘起身給他拾一次東西,實在叫人膩煩。
        “你要是在我的地位,會怎么做呢?”他說。
        “老實說吧,孩子。”
        呃,你看得出他給了我不及格,心里確實很不安。我于是信口跟他胡扯起來。我告訴他說我真是個窩囊廢,諸如此類的話。我跟他說我要是換了他的地位,也不得不那么做,還說大多數人都體會不到當老師的處境有多困難。反正是那一套老話。
        但奇怪的是,我一邊在信口開河,一邊卻在想別的事。我住在紐約,當時不知怎的竟想起中央公園靠南邊的那個小湖來了。我在琢磨,到我回家時候,湖里的水大概已經結冰了,要是結了冰,那些野鴨都到哪里去了呢?我一個勁兒琢磨,湖水凍嚴以后,那些野鴨到底上哪兒去了。我在琢磨是不是會有人開了輛卡車來,捉住它們送到動物園里去。或者竟是它們自己飛走了?
        我倒是很幸運。我是說我竟能一邊跟老斯賓塞胡扯,一邊想那些鴨子。奇怪的是,你跟老師聊天的時候,竟用不著動什么腦筋。可我正在胡扯的時候,他突然打斷了我的話。他老喜歡打斷別人的話。
        “你對這一切是怎么個感覺呢,孩子?我對這很感興趣。感興趣極了。”
        “您是說我給開除出潘西這件事?”我說,我真希望他能把自己瘦骨磷峋的胸脯遮蓋起來。這可不是太悅目的景色。
        “要是我記得不錯的話,我相信你在胡敦中學和愛爾敦.希爾斯也遇到過困難。”他說這話時不僅帶著諷刺,而且帶著點兒惡意了。
        “我在愛爾敦.希爾斯倒沒什么困難,”我對他說。“我不完全是給開除出來的。我只是自動退學,可以這么說。”
        “為什么呢,請問?”
        “為什么?哎呀,這事說來話長,先生。我是說問題極其復雜。”我不想跟他細談。他聽了也不會理解。這不是他在行的學問。我離開愛爾敦.希爾斯最大的原因之一,是因為我的四周圍全都是偽君子。就是那么回事。到處都是〖文明用語〗偽君子。舉例說,學校里的校長哈斯先生就是我生平見到的最最假仁假義的雜種。比老綏摩還要壞十倍。比如說,到了星期天,有些學生的家長開了汽車來接自己的孩子,老哈斯就跑來跑去跟他們每個人握手。
        還象個〖屏蔽***〗婦似的巴結人。除非見了某些模樣兒有點古怪的家長。你真該看看他怎樣對待跟我同房的那個學生的父母。我是說要是學生的母親顯得太胖或者粗野,或者學生的父親湊巧是那種穿著寬肩膀衣服和粗俗的黑白兩色鞋的人,那時候老哈斯就只跟他們握一下手,假惺惺地朝著他們微微一笑。然后就一徑去跟別的學生的父母講話,一談也許就是半個小時。我受不了這類事情。它會逼得我發瘋,會讓我煩惱得神經錯亂起來。我痛恨那個混帳中學愛爾敦.希爾斯。
        老斯賓塞這時又問了我什么話,可我沒聽清楚。我正在想老哈斯的事呢。“什么,先生?”我說。
        “你離開潘西,有什么特別不安的感覺嗎?”
        “哦,倒是有一些不安的感覺。當然啦……可并不太多。至少現在還沒有。我揣摩這樁事目前還沒真正擊中我的要害。不管什么事,總要過一些時候才能擊中我的要害。我這會兒心里只想著星期三回家的事。我是窩囊廢。”
        “你難道一點也不關心你自己的前途,孩子?”
        “哦,我對自己的前途是關心的,沒錯兒。當然啦。我當然關心。”我約莫考慮了一分鐘。“不過并不太關心,我揣摩。并不太關心,我揣摩。”
        “你會的,”老斯賓塞說。“你會關心的,孩子。到了后悔莫及的時候,你會關心的。”
        我不愛聽他說這樣的話。聽上去好象我就要死了似的,令人十分懊喪。“我揣摩我會這樣的,”我說。
        “我很想讓你的頭腦恢復些理智,孩子。我想給你些幫助。我想給你些幫助,只要我做得到。”
        他倒是的確想給我些幫助。你看得出來。但問題是我們倆一個在南極一個在北極,相距太遠;就是那么回事。“我知道您是想給我幫助,先生。”
        我說。“非常感謝。一點不假。我感謝您的好意。
        我真的感謝。”說著,我就從床邊站起身來。嘿,哪怕要了我的命,也不能讓我在那兒再坐十分鐘了。“問題是,咳,我現在得走了。體育館里還有不少東西等我去收拾,好帶回家去。我真有不少東西得收拾呢。”他抬起頭來望著我,又開始點起頭來,臉上帶著極其嚴肅的神情。突然間,我真為他難受得要命。可我實在沒法再在那兒逗留了,象這樣一個在南極一個在北極,他呢,還不住地往床上扔東西,可又老是半路掉下,他又穿著那件破舊的浴衣,還裸露出他的胸膛,房間里又彌漫著一股象征流行性感冒的維克斯滴鼻藥水氣味——在這情況下,我實在呆不下去了。“聽我說,先生。別為我擔心,”我說。“我是說老實話。我會改過來的。
        我現在只是在過年輕人的一關。誰都有一些關要過的,是不是呢?”
        “我不知道,孩子。我不知道。”
        我最討厭人家這樣回答問題。“當然啦。當然誰都有關要過,”我說。“我說的是實話,先生。
        請別為我擔心。”我幾乎把我的一只手擱在他的肩膀上了。“成嗎?”我說。
        “你喝杯熱巧克力再走好嗎?斯賓塞太太馬上——”“謝謝,真謝謝,不過問題是,我得走啦。我得馬上到體育館去。謝謝。多謝您啦,先生。”
        于是我們握了手,說了一些廢話。我心里可真難受得要命。
        “我會寫信給您的,先生。注意您的感冒,多多保重身體。”
        “再見吧,孩子。”
        我隨手帶上門,向起居室走去,忽然又聽到他大聲跟我嚷了些什么,可我沒聽清楚。我深信他說的是“運氣好!”我希望不是。我真〖文明用語〗希望不是。我自己從來不跟任何人說“運氣好!”你只要仔細想一想,就會覺得這話真是可怕。
        
        
      --------









      第03節

      --------

        你這一輩子大概沒見過比我更會撤謊的人。說來真是可怕。我哪怕是到鋪子里買一份雜志,有人要是在路上見了我,問我上哪兒去,我也許會說去看歌劇。真是可怕。因此我雖然跟老斯賓塞說了要到體育館去收拾東西,其實完全是撤謊。我甚至并不把我那些混帳體育用具放在體育館里。
        我在潘西的時候,就住在新宿舍的“奧森貝格紀念齋”里。那兒只住初中生和高中生。我是初中生。跟我同房的是一個高中生。這個齋是以一個從潘西畢業的校友奧森貝格為名的。他離開潘西以后,靠做殯儀館生意發了橫財。他在全國各地都沒有殯儀館停尸場,你只要付五塊錢,就可以把你的家屬埋葬掉。你真應該見見老奧森貝格。他或許光是把尸體裝在麻袋里,往河里一扔完事。不管怎樣,他給了潘西一大筆錢,他們就把我們佐的新齋以他的名字命名。今年頭一次舉行橄欖球賽,他坐了他那輛混帳大“凱迪拉克”來到學校里,我們大伙兒還得在看臺上全體肅立,給他來一個“火車頭”——那就是一陣歡呼。第二天早晨,他在小教堂里向我們演講,講了足足有十個鐘頭。他一開始就講了五十來個粗俗的笑話,向我們證明他是個多么有趣的人物。真了不起。接著他告訴我們說,每逢他有什么困難,他從來不怕跪下來向上帝禱告。
        他教我們經常向上帝禱告——跟上帝無話不談——不管我們是在什么地方。他教我們應該把耶酥看作是我們的好朋友。他說他自己就時時刻刻在跟耶穌談話,甚至在他開車的時候。我聽了真笑疼肚皮。
        我可以想象這個假模假式的大雜種怎樣把排檔推到第一檔,同時請求耶穌多開幾張私人小支票給他。
        他演講最精采的部分是在半當中。他正在告訴我們他自己有多么了不起,多么出人頭地,坐在我們前面一排的那個家伙,馬薩拉,突然放了個響屁。于這種事確實很不雅,尤其是在教堂里,可也十分有趣。老馬薩拉,他差點兒沒掀掉屋頂。可以說幾乎沒一個人笑出聲來,老奧森貝格還裝出壓根兒沒聽見的樣子,可是校長老綏摩也在講臺上,正好坐在他旁邊,你看得出他已經聽見了。嘿,他該有多難受。他當時沒說什么,可是第二天晚上他讓我們到辦公大樓上必修課的大教室里集合,他自己就登臺演講。他說那個在教堂里擾亂秩序的學生不配在潘西念書。我們想叫老馬薩拉趁老綏摩正在演講時照樣再來一個響屁,可他當時心境不好,放不出來。嗯,不管怎樣,反正那就是我住的地方。
        老奧森貝格紀念齋,在新宿舍里。
        離開老斯賓塞家回到我自己房里,自另有一種舒服,因為人人都去看球賽了,房里又正好放著暖氣,使人感到十分溫暖適意。我脫下大衣解下領帶,松了衣領上的鈕扣,然后戴上當天早晨在紐約買來的那頂帽子。那是頂紅色獵人帽,有一個很長、很長的鴨舌。我發現自己把所有那些混帳寶劍都丟了之后,剛下了地鐵就在那家體育用品商店櫥窗里看見了這頂帽子,只花一塊錢買了下來。我戴的時候,把鴨舌轉到腦后——這樣戴十分粗俗,我承認,可我喜歡這樣戴。我這么戴了看去挺美。隨后我拿出我正在看的那本書,坐到自己的椅子上。每個房里都有兩把椅子。我坐一把,跟我住一房的華西.斯特拉德萊塔坐另一把。扶手都不象樣子了,因為誰都坐在扶手上,不過這些椅子坐著確很舒服。
        我看的這本書是我從圖書館里誤借來的。他們給錯了書,我回到房里才發現。他們給了我《非洲見聞》。我本以為這是本臭書,其實不是,寫的挺不錯。我這人文化程度不高,不過看書倒不少。我最喜愛的作家是我哥哥db,其次是林.拉德納。在我進潘西前不久,我哥哥送了我一本拉德納寫的書,作為生日禮物。
        書里有幾個十分離奇曲折的短劇,還有一個短篇小說,講的是一個交通‖警‖察‖怎樣愛上了一個非常漂亮的、老是開著快車的姑娘。只是那‖警‖察‖已經結了婚,因此不能再跟她結婚什么的。后來那姑娘撞車死了,原因是她老開著快車。這故事真把我迷住了。我最愛看的書是那種至少有幾處是別出心裁的。我看過不少古典作品,象《還鄉》之類,很喜愛它們;我也看過不少戰爭小說和偵探故事,卻看不出什么名堂來,真正有意思的是那樣一種書,你讀完后,很希望寫這書的作家是你極要好的朋友,你只要高興,隨時都可以打電話給他。可惜這樣的書并不多。我倒不在乎打電話給這位伊薩克.迪納遜。還有林.技德納,不過db告訴我說他已經死了。就拿毛姆著的《人類的枷鎖》說吧。我去年夏天看了這本書。這是本挺不錯的書,可你看了以后決不想打電話給毛姆。我說不出道理來。只是象他這樣的人,我就是不愿打電話找他。我例寧可打電話找托馬斯.哈代。我喜歡那個游苔莎.裴伊。
        嗯,我戴上我那頂新帽子,開始閱讀那本《非洲見聞》。這本書我早巳看完,但我想把某些部分重新看一遍。我還只看了三頁,就聽見有人掀開淋浴室的門簾走來。我用不著抬頭看,就知道來的人是誰。那是羅伯特.阿克萊,住在我隔壁房里的那個家伙。在我們這個齋里,每兩個房間之間就有個淋浴室,老阿克萊一天總要闖進來找我那么八十五回。除了我,整個宿舍里恐怕只有他一個沒去看球。他幾乎哪里都不去。他是個十分古怪的家伙。他是個高中生,在潘西已整整念了四年,可是誰都管他叫“阿克萊”,從不叫他名字。連跟他同屋住的赫伯.蓋爾也從不叫他“鮑伯”甚至“阿克”。他以后萬一結了婚,恐怕連他自己的者婆都要管他叫“阿克萊”。他是那種圓肩膀、個子極高極高的家伙——差不多有六英尺四——牙齒臟得要命。他使在我隔壁那么些時候,我從來沒見他刷過一次牙。
        那副牙齒象是長著苔蘚似的,真是臟得可怕,你要是在飯廳里看見他滿嘴嚼著土豆泥和豌豆什么的,簡直會使你〖文明用語〗惡心得想吐。此外他還長著滿臉的粉刺。不象大多數人那樣,在腦門上或者腮幫上長幾顆,而是滿臉都是。不僅如此,他還有可怕的性格。他為人也近于下流。說句老實話,我對他實在沒什么好感。
        我可以感覺到他正站在我椅子背后的淋浴臺上,偷看斯特拉德萊塔在不在屋里。他把斯特拉德萊塔恨得入骨,只要他在屋里,就從不進屋。他把每個人都恨得入骨,幾乎可以這樣說。
        他從淋浴臺下來,走進我的房里。“唉,”他說。他老是這么唉聲嘆氣的,好象極其膩煩或者極其疲乏似的。他不愿意讓你想到他是來看望你或者拜訪你什么的。他總要讓你以為他是定錯了路撞進來的,天知道!
        “唉,”我說,可我還是照樣看我的書,并沒抬起頭來。遇到家阿克萊這樣的家伙,你要是停止看書把頭指起來,那你可就玩兒完了。你反正早晚要玩兒完,可你如果不馬上抬起頭來看,就不會完得那么快。
        他象往常一樣,開始在房間里溜達起來,走得非常慢,隨手從你書桌上或者五屜柜上拿起你的私人東西來看。他老是拿起你私人的東西來看。嘿,他這人有時真能叫你心里發毛。“劍斗得怎么樣?”
        他說。他的目的只是不讓我看書,不讓我自得其樂。對于斗劍,他才〖文明用語〗不感興趣呢。“我們贏了,還是怎么?”他說。
        “誰也沒贏,”我說。可仍沒拾起頭來。
        “什么?”他說。不管什么事,他總要讓你說兩遍。
        “誰也沒贏,”我說。我偷偷地瞟了一眼,看看他在我五屜柜上翻什么東西。他在看一張相片,是一個在紐約時經常跟我一起出去玩的名叫薩麗.海斯的姑娘的相片。自從我拿到那張混帳相片以后,他拿起來看了至少有五千次了。每次看完,他總是不放回原處。他是故意這樣做的。你看得出來。
        “誰也沒贏,”他說。“怎么可能呢?”
        “我把寶劍之類的混帳玩藝兒全都落在地鐵上了。”我還是沒抬起頭來看他。
        “在地鐵上,天哪!你把它們丟了,你是說?”
        “我們坐錯了地鐵。我老得站起來看車廂上的一張混帳地圖。”
        他走過來于脆擋住了我的光線。“嗨,”我說,“你進來以后,我把這同一個句子都看了二十遍啦。”
        除了阿克萊,誰都聽得出我〖文明用語〗這句話里的意思。可他聽不出來。“他們會叫你賠錢嗎?”他說。
        “我不知道,我也〖文明用語〗不在乎。你坐下來或者走開好不好,阿克萊孩子?你〖文明用語〗擋住我的光線啦。”他不喜歡人家叫他“阿克萊孩子”。他老是跟我說我是個〖文明用語〗孩子,因為我只十六歲,他十八歲。我一叫他“阿克萊孩子”,就會氣得他發瘋。
        他依舊站在那里不動。他正是那種人,你越是叫他不要擋住光線,他越是站著不動。他最后倒是會走開的,可你跟他一說,他反倒走得更慢。“你在〖文明用語〗看什么?”他說。
        “一本〖文明用語〗書。”
        他用手把我的書往后一推,看那書名。“好不好?”他說。
        “我正在看的這個句子實在可怕極了。”我只要情緒對頭,也很會說諷刺話。可他一點也聽不出來。他又在房間里溜達起來,拿起我和斯特拉德萊塔的一切私人東西翻看。最后,我把那本書扔在地下了。有阿克萊那樣的家伙在你身旁,你就甭想看書。簡直不可能。
        我往椅背上一靠,看老阿克萊怎樣在我房里自得其樂。我去紐約一趟回來,覺得有點兒累,開始打起呵欠來。接著我就開始逗笑玩兒。我有時候常常逗笑取樂,好讓自己不至于膩煩。我當時于的,是把我的獵人帽鴨舌轉到前面,然后把鴨舌拉下來遮住自己的眼睛。這么一來,我就什么也看不見了。“我想我快要成瞎子啦,”我用一種十分沙啞的聲音說。“親愛的媽媽,這兒的一切怎么都這樣黑啊。”
        “你是瘋子。我可以對天發誓,”阿克萊說。
        “親愛的媽媽,把你的手給我吧。你于嗎不把你的手給我呢!”
        “老天爺,別那么孩子氣了。”
        我開始學瞎子那樣往前瞎摸一氣,可是沒站起身來。我不住地說:“親愛的媽媽,你干嗎不把你的手給我呢?”我只是逗笑取樂。自然啦,這樣做有時候能使我覺得十分決活。再說,我知道這還會讓阿克萊煩惱得要命。他老是引起我的虐待狂。我對他往往很殘忍。可是最后,我終于停止逗趣兒了。我仍將鴨舌轉到腦后,稍稍休息一會兒。
        “這是誰的!”阿克萊說。他拿起我同屋的護膝給我看。阿克萊這家伙什么東西都要拿起來看。
        他甚至連你的下體護身也要拿起來看。我告訴他說這是斯特拉德萊塔的。他于是往斯特拉德萊塔的床上一扔。他從斯特拉德萊塔的五屜柜里拿出來,卻往他的床上扔。
        他過來坐在斯特拉德萊塔的椅子扶手上。他從來不坐在椅子上。老是坐在扶手上。“〖文明用語〗這頂帽于是哪兒弄采購?”他說。
        “紐約。”
        “多少錢?”
        “一塊。”
        “你上當啦。”他開始用火柴屁股剔起他的混帳指甲來。說來可笑。他的牙齒老是污穢不堪,他的耳朵也臟得要命,可他老是剔著自己的指甲。我揣摩他大概以為這么一來,他就成了個十分干凈利落的小伙子了。他剔著指甲,又望了我的帽子一眼。“在我們家鄉,就戴這樣的帽子打鹿,老天爺,”他說。“這是頂打鹿時候戴的帽子。”

      .

        【申明】飛天文學網,筆下文學,許多資源來自網上,供廣大同好欣賞學習,并不代表本站觀點,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權利,敬請告知。
       內容來自:網絡
    2. 上一篇:雪國
    3. 下一篇:假如給我三天光明
    4. 共有評論 相關評論
      發表我的評論
      • 大名: 登陸后顯示大名
      • 內容:
      • 驗證碼: 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5. 飛天文學網 筆下文學(www.ss-shop.org) ©2004-2021
    6. 本站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長: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備12001531號
    7. 一分快3 www.awakenhaven.com:积石山| www.bunkiecityhall.com:商洛市| www.wwwhg8682.com:乐昌市| www.essenceofmassage.com:镇安县| www.sinchua.com:高台县| www.golddragonrecruiter.com:兴安盟| www.hibibhoora.com:博客| www.hse6.com:静乐县| www.uu-i.com:文登市| www.n7992.com:宜君县| www.chinatourphoto.com:庆元县| www.bo318.com:洪雅县| www.phone-winn4.com:康平县| www.hrp4.com:铁力市| www.szbaled.com:柘荣县| www.oranjebastion.org:孟连| www.cp6783.com:丁青县| www.hstarhu.com:道真| www.otunetwork.com:东乡族自治县| www.fdsqmg.com:拉萨市| www.smilesincovington.com:沭阳县| www.agusrahmat.com:育儿| www.felixcaneinc.com:商洛市| www.howlget.com:宁强县| www.stirling-residences-home.com:巴楚县| www.soulmotivedjs.com:绵竹市| www.bse41.com:马公市| www.pinksterfeest.org:怀化市| www.f5696.com:康乐县| www.mfjqs.com:福清市| www.kagithanecicekci.com:威信县| www.northgateterrace.org:新建县| www.qn556.com:兴宁市| www.toreadmoto.com:敦化市| www.tswtchkviii.net:册亨县| www.hdygl.com:内江市| www.vmorepro.com:蓬溪县| www.ntskala.com:青州市| www.adams-sailing.com:漯河市| www.wisata-batu.net:陆丰市| www.la-esperanca.com:南溪县| www.apjiahaisw.com:佛学| www.tszscl.com:天柱县| www.sxkanghe.com:梅州市| www.krmbw.cn:樟树市| www.kdtlw.cn:措美县| www.kljlw.cn:舞钢市| www.dl235.com:家居| www.5566zy.com:辉县市| www.daxingxiyiji.com:廊坊市| www.hg68345.com:饶平县| www.pieelectronics.com:金寨县| www.zgkzjz.com:林芝县| www.udunuqur.com:囊谦县| www.freebie-host.com:买车| www.misterkiru.com:司法| www.saveattorney.com:四子王旗| www.kufindia.com:东乌珠穆沁旗| www.gxyingjing.com:浮梁县| www.alihybrid.com:水富县| www.hongshunpuyi.com:博乐市| www.checkisautobody.com:邯郸县| www.baliemvalley.com:姚安县| www.specificatii.com:汉源县| www.kctkp.cn:石城县| www.q9878.com:柳林县| www.abouthorses.net:神木县| www.antoniouk.com:揭阳市| www.rwxnw.cn:盘山县| www.cp5579.com:会泽县| www.blackgayamerica.com:蒙城县| www.hsbeads.com:临潭县| www.gear168.com:宁国市| www.77neo.com:宝鸡市| www.344hhgz.com:承德市| www.gibraltarrocktours.com:陆河县| www.well39.com:德阳市| www.2012-oem-software.com:锦州市| www.calendergirlz.com:昌宁县| www.carouselshow.com:晴隆县| www.orchardbeachcarshow.com:大宁县| www.tekirotools.com:吐鲁番市| www.americanbeautiesnationalpageants.com:沙坪坝区| www.wfzfcn.com:广饶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