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t id="lfruo"><noscript id="lfruo"><label id="lfruo"></label></noscript></tt>
      飛天文學網,筆下文學,你永遠的心靈家園! 繁體中文 網站地圖

      您現在的位置:筆下文學 >> 大家讀文 >> 外國名著 >> 內容

      麥田里的守望者(18)

      作者:塞林格 時間:2013-4-22 22:26:45 點擊:5987


        你的親愛的霍爾頓她的學校簡直就在博物館旁邊,她回家吃午飯時反正要走過,所以我知道她準能前來會我。
        接著我上樓向校長室走去,想找個人送這張條到她課堂里去。我把便條折了總有十來道,不讓人隨便拆開偷看。在一個混帳學校里,你簡直信不過任何人。可我知道他們要是聽說我是她哥哥什么的,一定會把便條送給她。
        我上樓的時候,突然覺得自己好象又要吐了。
        只是我沒吐出來。我就地坐了一秒鐘,覺得好過了一些。可我剛坐下去,就看見一樣東西,差點兒都把我氣瘋了。有人在墻上寫了“×你”兩個大字。
        我見了真〖文明用語〗差點兒氣死。我想到菲芘和別的那些小孩子會看到它,不知〖文明用語〗是什么意思,最后總有個下流的孩子會解釋給她們聽——同時把眼睛那么一斜,自然啦——以后有一兩天工夫,她們會老想著這事,甚至或許會嘀咕著這事。我真希望親手把寫這兩個字的人殺掉。我揣摩大概是哪個性變態的癟三在深夜里偷偷溜進了學校,撤了泡尿什么的,隨后在墻上寫下這兩個宇。我不住地幻想著自己怎樣在他寫字的時候捉住他,怎樣揪住了他的腦袋往石級上撞,直撞得他頭破血流,直挺挺的死在地上。可我也知道自己沒勇氣干這事。我知道得很清楚。這就使我心里更加泄氣。我甚至都沒勇氣用手把這兩個字從墻上擦掉,我老實告訴你說。我生怕哪個教師撞見我在擦,還以為是我寫的。可我最后還是把字擦掉了。隨后我繼續上樓向校長辦公室走去。
        校長好象不在,只有一個約莫一百歲的老太太坐在一架打字機跟前。我跟她說我是4b—l班菲芘,考爾菲德的哥哥,我請她勞駕把這張便條送去給菲芘。我說這事非常重要,因為我母親病了,沒法給菲芘準備午飯,她得到約定的地方跟我會面,一起到咖啡館里去吃飯。這位老太太倒是十分客氣。她從我手里接過便條,叫來了隔壁辦公室里的另一位太太,那太太就給菲芘進去了。接著那個約莫一百歲的老太大就跟我聊起天來。她十分和氣,我就告訴她說,我,還有我兄弟,過去也都在這學校里念書。她問我這會兒在哪里上學,我告訴她說在潘西,她說潘西是個非常好的學校。即便我想要糾正她的看法,我怕自己也沒這力量。再說,她要是認為潘西是個非常好的學校,就讓她那么認為好了。
        誰都不樂意把新知識灌輸給那些約莫一百歲的老人。他們不愛聽。過了一會兒后,我就走了。奇怪的是,她竟也向我大聲嚷著“運氣好!”就跟我離開潘西時老斯賓塞嚷的一模一樣。老天,我最恨的就是我離開什么地方的時候有人沖著我嚷“運氣好!”我一聽心里就煩。
        我從另一邊樓梯下去,又在墻上看見“×你”兩個大宇。我又想用手把字擦掉,可這兩個宇是用刀子什么的刻在上面的,所以怎么擦也擦不掉。
        嗯,反正這是件沒希望的事。哪怕給你一百萬年去干這事,世界上那些“×你”的字樣你大概連一半都擦不掉。那是不可能的。
        我望了望操場上的大鐘,還只十一點四十,離跟老菲芘約會的時間還很遠,所以我還有不少時間可以消磨。可我只是向博物館走去。此外我也實在沒有其它地方可去。我心想,在我搭車西去之前要是路過公用電話間,或許跟琴.迦拉格通個電話,可我沒那心情。主要是,我甚至都不知道她已放假回家了沒有。因此我一徑走到博物館,在那兒徘徊。
        我正在博物館里等菲芘,就在大門里邊,忽然有兩個小孩走過來,問我可知道木乃伊在哪里。那個問我話的小孩褲子全沒扣鈕扣。我向他指了出來。
        他就在站著跟我說話的地方把鈕扣一一扣上了——他甚至都不找個僻處,象電線桿后面什么的。他真讓我笑痛肚皮。只是我沒笑出聲來,生怕再一次要吐。“木乃伊在哪兒,喂?”那孩子又問了一遍。
        “你知道嗎?”
        我逗了他們一會兒。“木乃伊?那是什么東西?”我問那個孩子。
        “你知道。木乃伊——死了的人。就是葬在粉里的。”
        粉。真笑死人。他說的是墳。
        “你們兩個怎么不上學?”我說。
        “今天不上課,”那孩子說,兩個孩子里面就只他一個說話。我十拿九穩他是在撒謊,這個小雜種。在老菲芘來到之前,我實在沒事可做,因此我領著他們去找放木乃伊的地方。嘿,我一向知道放木乃伊的場所,一找便著,可我有多年沒到博物館來了。
        “你們兩個對木乃伊那么感興趣?”我說。
        “不錯。”
        “你的那個朋友會說話嗎?”我說。
        “他不是我的朋友。他是我弟弟。”
        “他會說話嗎?”我望著那個一直沒開口的孩子說。“你到底會不會說話?”我問他。
        “會,”他說。“我只是不想說話。”
        最后我們找到了放木乃伊的場所,我們就走了進去。
        “你們知道埃及人是怎樣埋葬死人的嗎?”我問那個講話的孩子。
        “不知道。”
        “呃,你們應該知道。這十分有趣。他們用布把死人的臉包起來,那布都用一種秘密的化學藥水浸過。這樣他們可以在墳里埋葬幾千年,他們的臉一點兒也不會腐爛。除了埃及人誰也不知道怎么搞這玩藝兒。連現代科學也不知道。”
        要進入放木乃伊的場所,先得通過一個非常窄的門廳,門廳一壁的石頭全都是從法老的墳上拆下來的。門廳里黑乎乎的,十分陰森可怕,你看得出跟我一塊兒來的這兩個木乃伊愛好者不太欣賞。他們都緊靠著我,那個不講話的孩子簡直拉住我的袖子不放。“咱們走吧,”他對他哥哥說。“我已經看過啦。走吧,嗨。”他轉身走了。
        “他的膽子咪咪小,”另外那個孩子說。“再見!”他也走了。
        于是只剩下我一個人在墳里了。說起來,我倒是有點喜歡這地方。這兒是那么舒服,那么寧靜。
        接著突然間,你決猜不著我在墻上看見了什么。另外兩個大字“×你”。是用紅顏色筆之類的玩藝兒寫的,就寫在石頭底下鑲玻璃的墻下面。
        麻煩就在這里。你永遠找不到一個舒服、寧靜的地方,因為這樣的地方并不存在。你或許以為有這樣的地方,可你到了那兒,只要一不注意,就會有人偷偷地溜進來,就在你的鼻子底下寫了“×你”宇樣。你不信可以試試。我甚至都這樣想,等我死后,他們會把我葬到墓地里,給我立一個墓碑,上面寫著“霍爾頓.考爾菲德”的名字,以及哪年生哪年死,然后就在這下面是“×你”兩宇。
        我有十足的把握,說實在的。
        我從放木乃伊的場所走出來,就急于上廁所。
        我好象是瀉肚子了,我老實告訴你說。我倒不太在乎自己瀉肚子,可是跟著又發生了另外一件事情。
        我剛從廁所里出來,就一下暈過去了。我的運氣還算不錯。我是說我要是一頭撞在石頭地上,很可能摔死的,可我只是側身倒下去。說來奇怪,我暈過去后醒來。倒是好過了一些,的確這樣。我的一只胳膊摔疼了一點兒,可我暈得不象剛才那么厲害了。
        已經快到十二點十分了,所以我就出去站在門邊,等候菲芘。我心想,這大概是我最后一次跟她見面了。我的意思是說這大概是我最后一次見到我的親屬了。我揣摩我以后大概還會跟我的親屬見面,可總得在好些年以后。我想,我可能在三十五歲左右再回家一次,那也只是家里有什么人生病,在死前想見我一面,要不然我說什么也不會離開我的小屋回家。我甚至開始想象我回家以后會是什么樣子。我知道我母親會歇斯底里發作,哭哭啼啼的求我留在家里,叫我別再回到我的小屋里去,可我還是要走。我會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先讓我母親平靜下來,隨后走到客廳的另一頭,取出煙盒來點一支煙,冷靜得要命。我請他們大伙兒有空到我那兒去玩,可我并不強求他們去。我倒是打算這么做,我打算讓老菲芘在夏天、圣誕節和復活節到我那里來度假期。db要是想找一個舒服、寧靜的地方寫作,我出可以讓他到我那兒來往,只是他不能在我的小屋里寫什么電影劇本,只能寫短篇小說和其它著作。我要定出這么個規則,凡是來看我的人,都不準在我家里做任何假模假式的事。誰要是想在我家里作假,就馬上請他上路。
        突然,我抬頭一看衣帽間里的鐘,已經十二點三十五了,我開始擔起心來,生怕學校里的那個老太太已經偷偷地囑咐另外那位太大,叫她別給老菲芘送信。我擔心她或許叫那位太大把那張便條燒了什么的。這么一想,我心里真是害怕極了。我在上路之前,倒真想見老菲芘一面,我是說我還拿了她過圣誕節的錢哩。
        最后,我看見她了。我從門上的玻璃里望見了她。我之所以老遠就望見她,是因為她戴著我的那頂混帳獵人帽——這頂帽子你在十英里外都望得見。
        我走出大門跨下石級迎上前去。叫我不明白的是,她隨身還帶著一只大手提箱。她正在穿行五馬路,一路拖著那只混帳大手提箱。她簡直連拖都拖不動。等我走近一看,她拿的原來是我的一只舊箱子,是我在胡敦念書的時候用的。我猜不出她拿了它來究竟〖文明用語〗是要干什么。“嘿,”她走近我的時候這么嘿了一聲,她被那只混帳手提箱累得都上氣不接下氣了。
        “我還以為你不來了呢,”我說。“那只箱子里裝的什么?我什么也不需要。我就這樣動身,連我寄存在車站里的那兩只手提箱我都不準備帶走。箱子里到底〖文明用語〗裝了些什么?”
        她把手提箱放下了。“我的衣服,”她說。
        “我要跟你一塊兒走。可以嗎?成不成?”
        “什么?”我說。她一說這話,我差點兒摔倒在地上了。我可以對天發誓我真是這樣。我覺得一陣昏眩,心想我大概又要暈過去了。
        “我拿著箱子乘后面電梯下來的,所以查麗娜沒看見我。箱子不重。我只帶了兩件衣服,我的鹿皮靴,我的內衣和襪子,還有其它一些零碎東西。
        你拿著試試。一點不重。你試試看……我能跟你去嗎?霍爾頓?我能嗎?勞駕啦。”
        “不成。給我住嘴。”
        我覺得自己馬上要暈過去了。我是說我本來不想跟她說住嘴什么的,可我覺得自己又要暈過去了。
        “我干嗎不可以?勞駕啦,霍爾頓;我決不麻煩你——我只是跟你一塊兒走,光是跟你走!我甚至連衣服也不帶,要是你不叫我帶的話——我只帶我的——”“你什么也不能帶。因為你不能去。我只一個人去,所以快給我住嘴。”
        “勞駕啦,霍爾額。請讓我去吧。我可以十分、十分、十分——你甚至都不會——”“你不能去。快絡我住嘴!把那箱子給我,”我說著,從她手里奪過箱子。我幾乎要動手揍她。
        我真想給她一巴掌。一點不假,她哭了起來。
        “我還以為你要在學校里演戲呢。我還以為你耍演班納迪克特.阿諾德呢,”我說。我說得難聽極了。“你這是要干什么?不想演戲啦,老天爺?”
        她聽了哭得更兇了。我倒是很高興。一霎時,我很希望她把眼珠子都哭出來。我幾乎都有點兒恨她了。我想我恨她最厲害的一點是因為她跟我走了以后,就不能演那戲了。
        “走吧,”我說。我又跨上石級向博物館走去。我當時想要做的,是想把她帶來的那只混帳手提箱存到衣帽間里,等她三點鐘放學的時候再來取。我知道她沒法拎著箱子去上學。“喂,來吧,”我說,可她不肯跟我一起走上石級。她不肯跟我一起走。于是我一個人上去,把手提箱送到衣帽間里存好,又走了回來。她依舊站在那兒人行道上,可她一看見我向她走去,就一轉身背對著我。她做得出來。她只要想轉背,就可以轉過背去不理你。“我哪兒也不去了。我已經改變了主意。所以別再哭了,”我說。好笑的是,我說這話的時候她根本不在哭。可我還是這么說了。“喂,走吧。我送你回學校去。喂,走吧。你要遲到啦。”
        她不肯答理我。我想拉她的手,可她不讓我拉。她不住地轉過身去背對著我。
        “你吃了午飯沒有?你已經吃了午飯沒有?”
        我問她。
        她不肯答理我。她只是脫下我那頂紅色獵人帽——就是我給她的那頂——劈面朝我扔來。接著她又轉身背對著我。我差點兒笑痛肚皮,可我沒吭聲。我只是把帽子拾了起來,塞進我的大衣口袋。
        “走吧,嗨。我送你回學校去,”我說。
        “我不回學校。”
        我聽了這話,一時不知怎么說好。我只是在那兒默默站了一兩分鐘。
        “你一定得回學校去。你不是要演戲嗎?你不是要演班納迪克特.阿諾德嗎?”
        “不。”
        “你當然要演,你一定要演。走吧,喂,咱們走吧,”我說。“首先,我哪兒也不去了,我剛才不是說了嗎。我要回家去。你一回學校,我也馬上回家。我先上車站取我的箱子,隨后直接回——”“我說過我不回學校了。你愛干什么就干什么,可我不回學校,”她說。“所以你給我住嘴。”
        她叫我住嘴,這還是被題兒第一道。聽起來實在可怕。老天爺,聽起來實在可怕。比咒罵還可怕。她依舊不肯看我一眼,而且每次我把手搭在她肩上什么的,她總是不讓我。
        “聽著,你是不是想散一會兒步呢?”我問她。“你是不是想去動物園?要是我今天下午不讓你上學去,帶你散一會步,你能不能打消你這種混帳念頭?”
        她不肯答理我,所以我又重復了一遍。“要是我今天下午不讓你上學去,帶你散一會兒步,你能不能打消你這種混帳念頭?你明天能不能乖乖兒上學去?”
        “我也許去,也許不去,”她說完,就馬上奔跑著穿過馬路,也不看看有沒有車輛。有時候她簡直是個瘋子。
        可我并沒跟著她去。我知道她會跟著我,因此我就朝動物園走去,走的是靠公園那邊街上。她呢,也朝動物園的方向走去,只是走的是〖文明用語〗另一邊街上。她不肯抬起頭來看我,可我看得出她大概從她的混帳眼角里瞟我,看我往哪兒走。嗯,我們就這樣一直走到動物園。我唯一覺得不放心的時候是有輛雙層公共汽車開過,因為那時我望不見街對面,看不到她在〖文明用語〗什么地方。可等到我們到了動物園以后,我就大聲向她喊道:“菲芘!我進動物園去了!來吧,喂!”她不肯拿眼看我,可我看得出她聽見了我的話。我走下臺階進動物園的時候,回頭一望,看見她也穿過馬路跟我來了。
        由于天氣不好,動物園里的人不多,可是在海獅的游泳池旁邊倒圍著一些人。我邁步繼續往前走,可老菲芘停住腳步,似乎要看人喂海獅——有個家伙在朝它們扔魚——因此我又走了回去。我揣摩這是跟她和解的好機會,所以我就定去站在她背后,把兩手搭在她肩上,可她一屈膝,從我手中溜出去了——她只要成心,的確很能慪人。她一直站在那兒看喂海獅,我也就一直站在她背后。我沒再把手搭在她肩上什么的,因為我要是再這么做,她當真還會給我難看。孩子們都很可笑。你跟他們打交道的時候可得留神。
        我們從海獅那兒走開的時候,她不肯跟我并排走,可離我也不算太遠。她靠人行道的一邊走,我靠著另一邊走。這當然不算太親熱,可跟剛才那么離我一英里相比,總算好多了。我們走上小山看了會兒熊,可那兒沒什么可看的。只有一頭熊在外面,那頭北極熊。另一頭棕色的躲在它的混帳洞里,不肯出來。你只看得見它的屁股。有個小孩子站在我旁邊,戴了頂牛仔帽,幾乎把他的耳朵都蓋住了,他不住地跟他父親說:“讓它出來,爸爸,想法子讓它出來。”我望了老菲芘一眼,可她她不肯笑。
        你知道孩子們生你氣的時候是什么樣子。他們連笑都不肯笑。
        我們離開熊以后,就走出動物園,穿過公園里的小馬路,又穿過那條小隧道,隧道里老有一股撒過尿的臭味。從這兒往前去是旋轉木馬轉臺。老菲芘依舊不肯跟我說話什么的,不過已在我身旁走了。我一時高興,伸手攥住她大衣后面的帶子,可她不肯讓我攥。
        她說:“請放手,您要是不介意的話。”她依舊在生我的氣,不過已不象剛才那么厲害了。嗯,我們離木馬轉臺越來越近,己聽得見那里演奏的狂熱音樂了。
        當時演奏的是《哦,瑪麗!》,約莫在五十年前我還很小的時候,演奏的也是這曲子。木馬轉臺就是這一點好,它們奏來奏去總是那幾個老曲子。
        “我還以為木馬轉臺在冬天不開放呢,”老菲芘說。她跟我說話這還是頭一次。她大概忘了在生我的氣。
        “也許是因為到了圣誕節的緣故,”我說。她聽了我的話并沒吭聲。她大概記起了在生我的氣。
        “你要不要進去騎一會兒?”我說。我知道她很可能想騎。她還很小的時候,艾里、db和我常常帶她上公園,她就最喜歡旋轉木馬轉臺。你甚至都沒法叫她離開。
        “我太大啦,”她說。我本來以為她不會答理我,可她回答了。
        “不,你不算太大。去吧。我在這兒等你。去吧,”我說。這時我們已經走到了轉臺邊。里面有不多幾個孩子騎在木馬上,大都是很小的孩子,有幾個孩子的父母在外面等著,坐在長椅上什么的。
        我于是走到售票窗口,給老菲芘買了一張票。隨后我把票給了她。她就站在我身旁。“給,”我說。
        “等一秒鐘——把剩下的錢出拿去。”我說著,就把她借給我的錢所有用剩下來的全都拿出來給她。
        “你拿著吧。代我拿著,”她說。接著她馬上加了一句——“勞駕啦。”
        有人跟你說“勞駕啦”之類的話,聽了當然很泄氣。我是說象菲芘這樣的人。我聽了的確非常泄氣。不過我又把錢放回了衣袋。
        “你騎不騎?”她問我。她望著我,目光有點兒異樣。你看得出她已不太生我的氣了。
        “我也許在下次騎。我先瞧著你騎,”我說。
        “票子拿好了?”
        “晤。”
        “那么快去——我就坐在這兒的長椅上。我瞧看你騎。”我過去坐在長椅上,她也過去上了轉臺。她繞看臺走了又走。我是說她繞著轉臺整整走了一圈。隨后她在那只看去很舊的棕色大木馬上坐下。接看轉臺轉了起來,我瞧著她轉了一圈又一圈。騎在木馬上的另外還有五、六個孩子,臺上正在演奏的曲子是《煙進了你的眼睛》,調兒完全象爵士音樂,聽去很滑稽。所有的孩子都想攥住那只金圈兒,老菲芘也一樣,我很怕她會從那只混帳馬上掉下來,可我什么也沒說,什么也沒做。孩子們的問題是,如果他們想伸手去攥金圈兒,你就得讓他們攥去,最好什么也別說。他們要是摔下來,就讓他們摔下來好了,可別說什么話去攔阻他們,那是不好的。
        等到轉臺停止旋轉以后,她下了木馬向我走來。“這次你也騎一下吧,”她說。
        “不,我光是瞧著你騎。我光是想瞧著你騎。”
        我說著,又給了她一些她自己的錢。“給你。再去買幾張票。”
        她從我手里接過錢。“我不再生你氣了,”她說,“我知道。快去——馬上就要轉啦。”
        接著她突然吻了我一下。隨后她伸出一只手來,說道:“下雨啦。開始下雨啦。”
        “我知道。”
        接著她干了一件事——真〖文明用語〗險些兒要了我的命——她伸手到我大衣袋里拿出了我那頂紅色獵人帽,戴在我頭上,“你不要這頂帽子了?”我說。
        “你可以先戴一會兒。”
        “好吧。可你快去吧,再遲就來不及了,就騎不著你的那匹木馬了。”
        可她還是呆著不走。
        “你剛才的話說了算不算數?你真的哪兒也不去了?你真的一會兒就回家?”她問我。
        “是的,”我說,我說了也真算數。我并沒向她撤謊。過后我也的確回家了。“快去吧,”我說。“馬上就要開始啦。”
        她奔去買了票,剛好在轉臺開始轉之前入了場。隨后她又繞著臺走了一圈,找到了她的那匹木馬。隨后她騎了上去。她向我揮手,我也向她揮手。
        嘿,雨開始下大了。是傾盆大雨,我可以對天發誓。所有做父母的、做母親的和其他人等,全都奔過去躲到轉臺的屋檐下,免得被雨淋濕,可我依舊在長椅上坐了好一會兒。我身上都濕透了,尤其是我的脖子上和褲子上。我那頂獵人帽在某些部分的確給我擋住了不少雨,可我依舊淋得象只落湯雞。不過我并不在乎。突然間我變得〖文明用語〗那么快樂,眼看著老菲芘那么一圈圈轉個不停。我險些兒〖文明用語〗大叫大嚷起來,我心里實在快樂極了,我老實告訴你說。我不知道什么緣故。她穿著那么件藍大衣,老那么轉個不停,看去真〖文明用語〗好看極了。

      .

        【申明】飛天文學網,筆下文學,許多資源來自網上,供廣大同好欣賞學習,并不代表本站觀點,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權利,敬請告知。
       內容來自:網絡
    2. 上一篇:雪國
    3. 下一篇:假如給我三天光明
    4. 共有評論 相關評論
      發表我的評論
      • 大名: 登陸后顯示大名
      • 內容:
      • 驗證碼: 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5. 飛天文學網 筆下文學(www.ss-shop.org) ©2004-2021
    6. 本站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長: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備12001531號
    7. 一分快3 www.lifeisalabyrinth.com:神农架林区| www.shuneiyi.com:宁明县| www.lw338.com:陈巴尔虎旗| www.sermicomair.com:德清县| www.njsitong.com:浮梁县| www.chaoren555.com:新河县| www.hdalsdq.com:岳池县| www.sanwencaipiao.com:永泰县| www.anhkhieudam.com:祁连县| www.avalonwarriors.com:赣州市| www.ljf21sj.com:阿坝县| www.dlm-music.com:文安县| www.cp5579.com:姜堰市| www.bigfoottattoo.com:青海省| www.lifehihi.com:南开区| www.prolongwin-handbagfactory.com:尉犁县| www.cocina-online.net:阳原县| www.collumcoal.com:大田县| www.vmarketingblog.com:德格县| www.1jiazhuang.com:泸溪县| www.xiangyanwz.com:垫江县| www.casaladerapv.com:长沙市| www.ym577.com:汾阳市| www.bdygjt.com:吐鲁番市| www.hvacsystemtraining.com:长治县| www.reewallpapers.com:泽普县| www.tj-dqhcjt.com:广南县| www.howtowriteanad.com:当阳市| www.cocina-online.net:齐齐哈尔市| www.cbyco.com:名山县| www.hg43456.com:甘南县| www.gzbjbgs.com:凤冈县| www.qipushi.com:鲁甸县| www.e-gogold.com:固原市| www.jslhmm.com:浑源县| www.maitmall.com:乾安县| www.fuwudai.com:乌兰察布市| www.alexferrismedia.com:万盛区| www.patrickcoxdna.com:太谷县| www.hkbfw.cn:建平县| www.raysh-ic.com:邵武市| www.jiahaoco.com:宜兴市| www.bin-heart.com:文安县| www.showganzi.com:易门县| www.hk-zhenda.com:云梦县| www.desengulu.com:克什克腾旗| www.hongxingbj.com:南涧| www.fitgungym.com:嵊州市| www.cindymcelroy.com:永仁县| www.melgog.com:丹阳市| www.wjm8.com:丹江口市| www.primal2.com:达孜县| www.masjixie.com:法库县| www.dllzjt.com:柳州市| www.zcxjw.cn:石河子市| www.0530gr.com:乐平市| www.05ol.com:江津市| www.me2email.com:中卫市| www.xijiufuheban.com:新营市| www.brand-gate.com:云霄县| www.tridentmed.org:佳木斯市| www.accentata.com:翼城县| www.cp7729.com:吉隆县| www.cs-cartshop.com:勐海县| www.frederickpress.net:绵阳市| www.gotoph.com:亳州市| www.fhmkq.cn:张家港市| www.k2920.com:北辰区| www.black-butler.com:凤冈县| www.liyingbaobei.com:江阴市| www.zrh6.com:轮台县| www.lunglinks.com:茌平县| www.dwgmax.com:罗甸县| www.hgppgh.com:深州市| www.tangyangshop.com:邵东县| www.yjkj1588.com:武隆县| www.hlswclub.com:西贡区| www.bunnykitten.com:廊坊市| www.www4044v.com:寿宁县| www.cskurumsaltuketim.com:宁明县| www.sznks.com:鹿邑县| www.takwed.com:义乌市| www.mq633.com:南皮县| www.jmin00.com:大渡口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