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t id="lfruo"><noscript id="lfruo"><label id="lfruo"></label></noscript></tt>
      飛天文學網,筆下文學,你永遠的心靈家園! 繁體中文 網站地圖

      您現在的位置:筆下文學 >> 大家讀文 >> 外國名著 >> 內容

      麥田里的守望者(17)

      作者:塞林格 時間:2013-4-22 22:26:45 點擊:5992


        “奇怪的是,寫下這話的不是個職業詩人,而是個名叫威爾罕姆.斯塔克爾的精神分析學家。他寫的——你是不是在聽我說話?”
        “是的,當然在聽。”
        “他說的是:‘一個不成熟男子的標志是他愿意為某種事業英勇地死去,一個成熟男子的標志是他愿意為某種事業卑賤地活著。’”他探過身來,把紙遞給了我。我接過來當場讀了,謝了他,就把紙放進衣袋。他為我這樣操心,真是難得。的的確確難得。可問題是,我當時實在不想用心思索。嘿,我突然覺得〖文明用語〗疲倦極了。
        可你看得出他一點也不疲倦。主要是,他已經很醉了。“我想總有一天,”他說,“你得找出你想要去的地方。隨后你非開步走去不可。不過你最好馬上開步走。你決不能再浪費一分鐘時間了。尤其是你。”
        我點了點頭,因為他正目不轉睛地看著我,我可不太清楚他在講些什么。我倒是挺有把握懂得他的意思,不過我當時并不太清楚他在講些什么。我實在〖文明用語〗太疲倦了。
        “我不愿意跟你說這話,”他說,“可我想,你一旦弄清楚了自己要往哪兒走,你的第一步就應該是在學校里用功。你非這樣做不可。你是個學生——不管愿意也好,不愿意也好。你應該愛上學問。而且我想,你一旦經受了所有的維納斯先生和他們的‘口頭表達’課的考驗,你就會發現——”“是文孫先生,”我說。他要說的是所有的文孫先生,并不是所有的維納斯先生。可我不該打斷他的話。
        “好吧——所有的文孫先生。你一旦經受了所有的文孫先生的考驗,你就可以學到越來越多的知識——那是說,只要你想學,肯學,有耐心學——你就可以學到一些你最最心愛的知識。其中的一門知識就是,你將發現對人類的行為感到惶惑、恐懼、甚至惡心的,你并不是第一個。在這方面你倒是一點也不孤獨,你知道后一定會覺得興奮,一定會受到鼓勵。歷史上有許許多多人都象你現在這樣,在道德上和精神上都有過訪捏的時期。幸而,他們中間有幾個將自己彷徨的經過記錄下來了。你可以向他們學習——只要你愿意。正如你有朝一日如果有什么貢獻,別人也可以向你學習。這真是個極妙的輪回安排。而且這不是教育。這是歷史。這是詩。”
        說到這里他停住了,從酒杯里喝了一大口酒,接著又往下說。嘿,他確確實實在興頭上。我很高興自己沒打算攔住他什么的。“我并不是想告訴你,”他說,“只有受過教育的和有學問的人才能夠對這世界作出偉大的貢獻。這樣說當然不對。不過我的確要說,受過教育的和有學問的人如果有聰明才智和創造能力——不幸的是,這樣的情況并不多——他們留給后世的記錄比起那般光有聰明才智和創造能力的人來,確實要寶貴得多。他們表達自己的思想更清楚,他們通常還有熱情把自己的思想貫徹到底。而且——最最重要的一點——他們十有九個要比那種沒有學問的思想家謙恭得多。你是不是在聽我的話哪?”
        “在聽,先生。”
        他有好一會兒沒再吭聲。我不知道你是否有過這經歷,不過坐在那里等別人說話,眼看著他一個勁兒思索,實在很不好受。的確很不好受。我盡力不讓自己打呵欠。倒不是我心里覺得膩煩——那倒不是——可我突然困得要命。
        “學校教育還能給你帶來別的好處。你受這種教育到了一定程度,就會發現自己腦子的尺寸,以及什么對它合適,什么對它不合適。過了一個時期,你就會心里有數,知道象你這樣尺寸的頭腦應該具有什么類型的思想。主要是,這可以讓你節省不少時間,免得你去瞎試一些對你不合適、不貼切的思想。你惺僵就會知道你自己的正確尺寸,恰如其分地把你的頭腦武裝起來。”
        接著突然間,我打了個呵欠,真是個無禮的雜種、可我實在是身不由己!
        不過安多里尼先生只是笑了一笑。“來吧,”他說著就站了起來。“咱們去把長蹋收拾一下。”
        我跟著他走到壁櫥那里,他想從最高一層的架子上拿下些被單和毯子什么的,可他一手拿著酒杯,沒法拿那些東西。所以他先把酒喝干,隨后把杯子擱到地板上,隨后把那些玩藝兒搬了下來。我幫著他把東西搬到長榻上。我們兩個—起鋪床。他干這個并不起勁。他把被單什么的都沒塞好。可我不在乎。我實在累了,就是站著都能睡覺。
        “你的那些女朋友都好?”
        “她們都不錯。”我的談吐真是糟糕透了,可我當時實在沒那心情。
        “薩麗好嗎?”他認識老薩麗.海斯。我曾向他介紹過。
        “她挺好。今天下午我跟她約會了。”嘿,那好象是二十年前的事了!“我們兩個的共同之點并不多。”
        “漂亮極了的姑娘。還有另外那個姑娘呢?從前你跟我講起過的那個,在緬因的?”
        “哦——琴.迦拉格。她挺好。我明天大概要跟她通個電話。”
        這時我們已把長蹋鋪好。“就當是在自己家里一樣,”安多里尼先生說。“我真不知道你的兩條腿往哪擱。”
        “沒關系。我睡慣了短小的床鋪。”我說。
        “感謝你極了,先生。你和安多里尼太大今晚上真是救了我的命。”
        “你知道浴室在哪兒,你要是需要什么,只顧喊好了。我還要到廚房去一會兒——你怕不怕燈光?”
        “不——一點兒也不。太謝謝啦。”
        “好吧。明天見,漂亮小伙子。”
        “明天見,先生。謝謝您。”
        他出去到廚房里,我就走進浴室,把衣服脫了。我沒法刷牙,因為我身上沒帶牙刷。我也沒睡衣褲,安多里尼先生忘了借我一套,所以我只好回到客廳,把長榻邊的小燈關了,光穿著褲衩鉆進了被窩。那長榻我睡起來確實太短,可我真的站著都能睡覺,連眼皮都不眨一下。我醒著躺了只幾秒鐘,想著安多里尼先生剛才告訴我的那些玩藝兒。
        關于找出你自己頭腦的尺寸什么的。他的的確確是個挺聰明的家伙。可我的那兩只混帳眼睛實在張不開了,所以我就睡著了。
        接著發生了一件事。我甚至連談都不愿談。
        我一下子醒了。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時候,可我一下子醒了。我感覺到頭上有什么東西,象是一個人的手。嘿,這真把我嚇壞了。那是什么呢,原來是安多里尼先生的手。他在干什么呢,他正坐在長榻旁邊的地板上,在黑暗中撫摸著或者輕輕拍著我的混帳腦袋。嘿,我敢打賭我跳得足足有一千英尺高。
        “你這是〖文明用語〗干什么?”我說。
        “沒什么!我只是坐在這兒,欣賞——”“你到底在干什么,嗯?”我又說了一遍。我真〖文明用語〗不知說什么好——我是說我當時窘得要命。
        “你把聲音放低些好不好?我只是坐在這兒——”“我要走了,嗯,”我說——嘿,我心里可緊張極了;我開始在黑暗中穿我的那條混帳褲子。我真〖文明用語〗緊張到了極點,連褲子都穿不上了。我在學校之類的地方遇到過的性變態者要比誰都多,他們總是看見我在的時候毛病發作。
        “你要上哪兒去?”安多里尼先生說。他想裝出〖文明用語〗很隨便、很冷靜的樣子,可他并不〖文明用語〗太冷靜。相信我的話好了。
        “我的手提箱什么的全都在車站上。我想我最好去一趟把它們取出來。我的東西全在里面呢。”
        “到早晨也能取。現在快睡吧。我也要去睡了。你這是怎么啦?”
        “沒什么,就是有一只手提箱放著我所有的錢什么的。我馬上回來。我會叫輛出租汽車,馬上回來,”我說。嘿,我在黑暗中跌跌撞撞地簡直站不穩腳。“問題是,那錢不是我的。它是我母親的,我——”“別胡扯啦,霍爾頓。快睡吧。我也要去睡了。錢不會少的,你可以到早晨——”“不,我不是說著玩的。我非去不可。我真的非去不可。”我〖文明用語〗都已穿好衣服,只是找不著領帶。我再也記不起把領帶放在什么地方了。我就不打領帶,穿好上裝。老安多里尼先生這會兒正坐在離我不遠的一把大椅子上,拿眼望著我。房里漆黑一團,我看不太清楚他的動作,可我照樣知道他正拿眼望著我。而且他還在那兒喝酒呢。我都看得見他手里拿著那只盛有冰威士忌的酒杯。
        “你是個十分、十分奇怪的孩子。”
        “這我知道,”我說。我甚至沒仔細尋找我的領帶。所以我不打領帶就走了。“再見吧,先生,”我說。“非常感謝您。一點不假。”
        我往前門走去的時候,他一直跟在我后邊;當我按電梯的鈴的時候,他就站在那個混帳的門道里。他什么也沒說,只是重復了一遍剛才的話,說我是個“十分、十分奇怪的孩子”。奇怪個屁!隨后他就站在門道里等著,直等到混帳電梯上來。我這混帳一輩子里等電梯再也沒等過這么久的,我能對天發誓。
        我在那兒等電梯,他也一直站著不動窩兒,我真不知道〖文明用語〗跟他說些什么好,所以我就說:“我要開始讀幾本好書了。真的。”我是說你總得講些什么才好。那情況真是尷尬極了。
        “你拿了手提箱,馬上就回這兒來。我不把門門上。”
        “非常感謝,”我說。“再見!”電梯終于上來了,我就進了電梯下樓。嘿,我象個瘋子似的索索亂抖。我渾身還在冒汗。每次遇到這類性變態玩藝兒,我就會渾身冒汗。我從孩提時候起,這類的事遇到總有二十次了。我實在受不了。
        
        
      --------









      第25節

      --------

        到了外邊,天已蒙蒙亮。天氣也冷得要命,可我覺得挺舒服,因為我身上正在拚命出汗哩。
        我不知道〖文明用語〗往何處去好。我不想再去開旅館,把菲芘的錢花光。因此未了兒我往克萊辛敦走去,從那兒乘地鐵到中央大車站。我的兩只手提籍就存在那兒,那兒的混帳候車室里也有的是長椅,我打算就在椅子上睡一覺。我果真這么做了。有那么一會兒我睡得還不壞,因為候車室里人不多,我可以把兩只腳擱在椅子上。可我不想細談這事。這不是什么好事。你千萬別去嘗試。我說的是真話,它會使你泄氣。
        我只睡到九點光景,因為那時有千百萬人涌進了候車室,我只好把兩只腳放下來。兩只腳一擱到地板上,我就再也睡不好覺,所以我就坐了起來,我的頭痛還沒好,而且更厲害了,我只覺得這一輩子從來沒這么泄氣過。
        我心里并不愿意,可我不由自主地想起老安多里尼先生來,我琢磨著安多里尼太大看見我沒睡在那兒,要是問起來,不加安多里尼先生會怎么說。不過這問題我并不太擔心,因為我知道安多里尼先生為人非常聰明,他可以編造什么話來向她搪塞。他可以告訴她我已經回家了什么的。這問題我并不太擔心。真正讓我放不下心的,是我不知道自己怎么會醒來發現他輕輕拍著我的頭。我是說我在懷疑或許是我自己猜錯了,他并不是在那兒跟我搞同〖性‖愛〗。我懷疑他或許有那么個癬好,愛在別人睡著的時候輕輕拍他的頭。我是說這一類玩藝兒你怎么能斷定呢?你沒法斷定。我甚至開始琢磨著我應不應該取出我的手提箱回到他家去,就象我答應他的那樣,我是說我開始想到即便他是個搞同〖性‖愛〗的,他待我當然非常好。我想到我這么晚打電話給他,他卻一點也不見怪,還叫我馬上就去,要是我想去的話。我又想到他一點不怕麻煩,給了我忠告,要我找出頭腦的尺寸什么的;還有那個我跟你講起過的詹姆士.凱瑟爾,他死的時候就只有他一個人敢定近他。我心里想著這一切,越想越泄氣。我是說我開始想到我或許應該回到他家去。或許他只是隨便拍拍我的頭。反正我越想這件事,心里就越泄氣,精神也越沮喪。更糟糕的是,我的眼睛疼得要命。
        由于睡眠不足,我的兩眼熱辣辣的,疼得要命。再說,我還有點兒感冒了,可我身上連一塊混帳手絹都沒有。我的手提箱里倒是有幾塊,可我并不想把箱子從存物處牢固的鐵箱里取出來,在公共場所當眾把它打開。
        我旁邊的長椅上不知誰丟下本雜志在那里,我就拿了看起來,本想借此轉移思路,至少暫時不去想安多里尼先生和千百萬樣其他事情。不過我看了那篇混帳文章,心里反倒更不好過了。文章里全是談的荷爾蒙。它描寫如果你身上的荷爾蒙正常,你的臉色應該怎樣,眼神應該怎樣,可我完全不是那個樣兒。我倒是跟文章里所描寫的那種荷爾蒙失常的人一模一樣。因此我開始為我的荷爾蒙擔起心來。接著我看了另外那篇文章,寫的是怎樣預測自己有沒有得癌。它說你嘴里要是有什么潰瘍,一時好不了,那可能就是癌的癥狀。我的哺唇里面正好有個潰瘍,已有兩個星期了。因此我懷疑自己已經得了癌。這雜志倒是一服小小的興奮劑。未了兒我不看雜志了,出去到外面散一會兒步。我揣摩自己大概要在一兩個月內死去,因為我得了癌。我真是這樣想的。我甚至肯定自己一定會死去。這當然不是太舒服的感覺。
        天象是要下雨的樣子,可我還是出去散步了。
        主要是,我覺得我應該吃點兒早飯。我肚子并不餓,可我覺得我至少應該吃點兒什么。我是說至少吃點兒有維生素的東西。于是我信步往東走去,那兒有不少廉價餐館,因為我不想花很多的錢。
        我一路走去,看見有兩個家伙在一輛卡車上卸一棵大圣誕樹。一個家伙不住地跟另一個說:“把這〖屏蔽***〗子養的抬起來!抬起來,老天爺!”管圣誕樹叫〖屏蔽***〗子養的,確實少見少聞。可是說來可怕,我聽在耳朵里,竟還覺得有點兒好笑,所以我不由得笑起來。這實在是我千不該萬不該做的最最糟糕的事,因為我剛一笑,就覺得自己要吐。確實是這樣。
        我甚至開始嘔吐起來,可是不久也就好了。我不知道這是怎么回事。我是說我不曾院過任何不衛生的東西,而且我的胃一向很健康。嗯,不管怎樣我慢慢好了,我心想要是去吃些東西,說不定還能更好過一些。因此我走進一家外表看去非常便宜的餐館,要了份油炸餅和咖啡。不過,我沒吃那份油炸餅。我實在咽不下去。問題是,你要是為了某種事情心里懊喪得要命,就會食不下咽。那個侍者例真不錯。他把那份油炸餅拿了回去,沒要我錢。我光是喝了咖啡。隨后我走出餐館,開始向五馬路走去。
        今天是星期一,離圣誕節已經很近,所有的鋪子也都開門了。因此在五馬路上散步倒是挺不錯。
        很有圣誕節氣象。所有那些瘦瘦的圣誕老人全都站在角落里搖著鈴,還有那班救世軍姑娘——臉上不搽脂粉和口紅什么的——也在那兒搖鈴。我東張西望,尋找昨天吃早飯時候遇見的那兩個修女,可我沒看見她們。我知道我看不見她們,因為她們告訴我說她們是到紐約來當教師的,可我還是一個勁兒找她們。嗯,不管怎樣,一霎時已是一片圣誕節氣象。千萬個小孩子跟他們的母親一起來到市中心,在公共汽車里上上下下,在鋪子里進進出出。我真希望老菲芘在我身邊。她已經不是那種幼稚的孩子,一進兒童玩具部就高興得命都沒有了,不過她倒是喜歡看熱鬧,逗笑取樂。前年圣誕節我曾帶她一起到市中心買東西。我們的確樂了一陣子。我想那次是在百花公司里。我們一起進了鞋部,假裝她——老菲芘——要買一雙高統雨靴,那種雨靴總有一百萬個穿帶子的眼兒。我們簡直把那個可憐的售貨員折騰死了。老菲芘試了約莫二十雙,每試一雙,那個可憐的家伙就得把一只鞋子上面的帶子全都穿好。這實在是種下流的把戲,可是差點兒把老菲芘笑死了。最后我們買了雙鹿皮靴,付了錢。那個售貨員倒是十分和氣。我想他也知道我們是在逗著玩兒,因為老菲芘老是咯咯地笑個不停。
        嗯,我就這樣沿著五馬路一直往前走,沒打領帶什么的。接著突然間,一件非常可怕的事發生了。每次我要穿過一條街,我的腳才跨下混帳的街沿石,我的心里馬上有一種感覺,好象我永遠到不了街對面。我覺得自己會永遠往下走、走、走,誰也再見不到我了。嘿,我真是嚇壞了。你簡直沒法想象。我又渾身冒起汗來——我的襯衫和內衣都整個兒濕透了。接著我想出了一個主意。每次我要穿過一條街,我就假裝跟我的弟弟艾里說話。我這樣跟他說:“艾里,別讓我失蹤。艾里,別讓我失蹤。艾里,別讓我失蹤。勞駕啦,艾里。”等到我走到街對面,發現自己并沒失蹤,我就向他道謝。
        等我要穿行另一條街的時候,我又從頭來一遍。可我一個勁兒往前走著。我大概是怕停下來,我想——我記不太清楚了,說老實話。我知道我一直走到第六十條街才停住腳步,都已經走過了動物園什么的。隨后我在一把長椅上坐了下來。我都已喘不過氣來了,渾身還在冒汗。我在那兒坐了總有一個鐘頭,我揣摩。最后,我打定主意,決計遠走高飛。我決意不再回家,也不再到另一個混帳學校里去念書了。我決定再見老菲芘一面,向她告別,把她過圣誕節的錢還她,隨后我一路搭人家的車到西部去。我想先到荷蘭隧道不花錢搭一輛車,然后再搭一輛,然后再一輛、再一輛,這樣不多幾天我就可以到達西部,那兒陽光明媚,景色美麗;那兒沒有人認識我,我可以隨便找個工作做。我揣摩自己可以在一個加油站里找個工作,給人家的汽車加油什么的。不過我并不在乎找到的是什么樣的工作,反正只要人家不認識我、我也不認識人家就成。我又想起了一個主意,打算到了那兒,就裝作一個又襲又啞的人。這樣我就可以不必跟任何人講任何混帳廢話了。要是有人想跟我說什么,他們就得寫在紙上遞給我。用這種方法交談,過不多久他們就會膩煩得要命,這樣我的下半輩子就再也用不著跟人談話了。人人都會認為我是個可憐的又聾又啞的雜種,誰都不會來打擾我。他們會讓我把汽油灌進他們的混帳汽車,他們會給我一份工資,我用自己掙來的錢造一座小屋,終身住在里面。我準備把小屋造在樹林旁邊,而不是造在樹林里面,因為我喜歡屋里一天到晚都有充足的陽光。一日三餐我可以自己做了吃,以后我如果想結婚什么的,可以找一個同我一樣又聾又啞的美麗姑娘。我們結婚以后,她就搬來跟我一起佐在我的小屋里,她如果想跟我說什么話,也得寫在一張混帳紙上,象別人一樣。
        我們如果生了孩子,就把他們送到什么地方藏起來。我們可以給他們買許許多多書,親自教他們讀書寫字。
        我這樣想著想著,心里興奮得要命。我的確興奮。我知道假裝又聾又啞那一節十分荒唐,可我喜歡這樣想。不過我倒是真的打定主意要到西部去。
        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是向老菲芘告別。因此突然間,我象個瘋子似的奔過街心——我險些兒連命都送掉了,我老實告訴你說——到一家文具店里買了支鉛筆和一本拍紙簿。我想寫張便條給她,叫她到什么地方來會我,以便向她道別,同時把她過圣誕節用的錢還給她。我打算先寫好便條,然后拿了它到學校里去,叫校長室里的什么人把條兒送去給她。可我只是把拍紙簿和鉛筆塞進農袋,飛快地向她學校走去——我心里實在太興奮,沒法在文具店里寫那張條兒。我走得極快,因為我要她在回家吃午飯之前收到那條兒,但剩下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我知道她學校在什么地方,自然啦,因為我小時候也在那兒上學。我到了那兒以后,卻有一種異樣的感覺。我本來沒有把握,不知道自已是否還記得里面的情景,可是到了那里,才發現自己記得很清楚。里面的一切完全跟我上學的時候一模一樣。
        還是那個大操場,光線老是有點兒暗淡,燈泡外面裝有罩子,球打在上面不會破。場地上依舊到處是白圈圈,以便賽球什么的。籃球架上依舊沒有網——光是木板和鐵圈。
        場子上一個人也沒有,或許因為休息時間已經過了,吃午飯時間還沒到。我只看見一個黑人小孩子,正向廁所走去。他的屁股口袋里插著塊木頭號牌,那號牌也跟我們過去用的一模一樣,用來證明他已經獲得上廁所的許可。
        我身上還在冒汗,可沒象剛才那么厲害了。我走到樓梯邊,坐在第一個梯級。拿出我剛才買的拍紙簿和鉛筆。那樓梯有一股氣味,也跟我過去上學的時候一模一樣。象是剛有人在—全面撤了泡尿似的。學校里的樓梯老有那種氣味。不管怎樣,我坐在那兒寫了這么張便條:親愛的菲芘,我沒法等到星期三了,所以我也許要今天下午搭人家的車到西部去。你要是辦得到,請在十二點一刻到博物館的藝術館門邊來會我。我可以把你過圣誕節用的錢還給你。我沒有花掉多少。

      .

        【申明】飛天文學網,筆下文學,許多資源來自網上,供廣大同好欣賞學習,并不代表本站觀點,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權利,敬請告知。
       內容來自:網絡
    2. 上一篇:雪國
    3. 下一篇:假如給我三天光明
    4. 共有評論 相關評論
      發表我的評論
      • 大名: 登陸后顯示大名
      • 內容:
      • 驗證碼: 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5. 飛天文學網 筆下文學(www.ss-shop.org) ©2004-2021
    6. 本站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長: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備12001531號
    7. 一分快3 www.wedding-invites.net:交城县| www.pruebastf.com:娄底市| www.qz557.com:镇坪县| www.buycartierwatches.com:葫芦岛市| www.parkerpeter.com:同心县| www.salsa-101.com:安吉县| www.xijiufuheban.com:法库县| www.zzysww.com:工布江达县| www.phototuredesigns.com:丰都县| www.mfwsn.com:图们市| www.corsetcollege.com:白玉县| www.sjhrjzfs.com:龙胜| www.dantealighieribsb.com:泗洪县| www.tv680.com:宜都市| www.higlobee.com:东方市| www.timphimhay.com:柳河县| www.znfyw.cn:满洲里市| www.live2save2live.com:巨野县| www.petshopkapinda.com:工布江达县| www.sustainablenepal.com:驻马店市| www.frenchjacuzzi.com:佛山市| www.hbresourcess.com:汝城县| www.webefendi.com:临沂市| www.muchasautorepair.com:武宁县| www.istanbulzemin.net:定远县| www.anjiescl.com:广西| www.oltreilmarmo.com:大冶市| www.932361.com:淄博市| www.midtownmt.com:台东市| www.mannequin-enfant.com:隆回县| www.szjiaoyuzhan.com:吴旗县| www.p5539.com:额尔古纳市| www.598729.com:镇雄县| www.dj-ruki.com:东海县| www.suntikputihdahlia.net:兴文县| www.yritysportti.com:澎湖县| www.n-p-z.com:佛教| www.f5696.com:和林格尔县| www.hg28678.com:延吉市| www.xjzsxx.com:库伦旗| www.jas-cn.com:故城县| www.xiutyj.com:武威市| www.neuropto.com:阿瓦提县| www.waizit.com:涿鹿县| www.daumesnil-gestion.com:隆德县| www.vertaxtechnology.com:武冈市| www.backinbody.com:五台县| www.liwreo.com:厦门市| www.yaonvguan.com:盐津县| www.dropscience.net:长海县| www.barbaralagatta.com:贵阳市| www.ugqwh.com:阿合奇县| www.ahtydzs.com:厦门市| www.hbccp.com:永平县| www.findnewyorkclubs.com:泗洪县| www.robingrace-artist.com:揭西县| www.eccacaceres.org:凤冈县| www.bichengdecoration.com:台中县| www.jlxrny.com:阿图什市| www.jlzsd.cn:清徐县| www.ningmengwl.com:阜城县| www.firewateroside.com:黄骅市| www.sonstudios.org:崇信县| www.joannaselby.com:湘乡市| www.xmtwzh.com:仁化县| www.szqishi.com:静安区| www.mpafoto.com:宁城县| www.crowsphotography.com:炉霍县| www.920suncity.com:明光市| www.ceilidhcostello.com:子长县| www.shopthapcam.com:汨罗市| www.932382.com:宁强县| www.sterlingod.com:连山| www.mikenatalizio.com:凌源市| www.475375.com:湖南省| www.psicologiaconsciente.com:静安区| www.f3n3.com:岳西县| www.316gm.com:偃师市| www.xhasy.com:民县| www.wwwhg5717.com:宁津县| www.3eew.com:开鲁县| www.cloudify-it.com:新泰市| www.mei-le-jia.com:门头沟区| www.ircdzone.net:弥勒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