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t id="lfruo"><noscript id="lfruo"><label id="lfruo"></label></noscript></tt>
      飛天文學網,筆下文學,你永遠的心靈家園! 繁體中文 網站地圖

      您現在的位置:筆下文學 >> 大家讀文 >> 外國名著 >> 內容

      麥田里的守望者(16)

      作者:塞林格 時間:2013-4-22 22:26:45 點擊:5986


        “是愛麗絲.霍爾姆保教我的。你只要夾緊兩腿,屏住呼吸,想一些非常非常熱的東西。一個電爐什么的。隨后你整個腦門就會熱得把人的手燒掉。”
        我差點兒笑死。我立刻把我的手從她腦門上縮回,象是遇到什么可怕的危險似的。“謝謝你警告了我,”我說。
        “哦,我不會把你的手燒掉的。我不等它熱得太厲害,就會止住——噓!”說著,她閃電似的一下子從床上坐了起來。
        她這么一來,可嚇得我命都沒了。“怎么啦?”
        我說。
        “前門!”她用清晰的耳語說。“他們回來啦!”
        我一下子跳起來,奔過去把臺燈關了。隨后我把香煙在鞋底上擦滅,放到衣袋里藏好。隨后我一個勁兒扇動空氣,想讓煙散開——我真不應該抽煙,我的天。隨后我抓起自己的鞋子,躲進了壁櫥,把門關上。嘿,我的心都快從我嘴里跳出來了。
        我聽見我母親走進房來。
        “菲芘!”她說。“喲,別來這一套啦。我早看見燈光了,好小姐。”
        “哈羅!”我聽見菲芘說。“我睡不著。你們玩得痛快嗎?”
        “痛快極了,”我母親說,可你聽得出她這話是言不由衷。她每次出去,總不能盡興。“我問你,你怎么還不睡覺?房間里暖和不暖和?”
        “暖和倒暖和,我就是睡不著。”
        “菲芘,你是不是在房里抽煙了?老實告訴我,勞您駕,好小姐。”
        “什么?”老菲芘說。
        “要我再說一遍?”
        “我只點了一秒鐘。我只抽了一口煙。隨后把煙從窗口扔出去了。”
        “為什么,請問?”
        “我睡不著。”
        “我不喜歡你這樣,菲芘。我一點兒也不喜歡,”我母親說。“你不再要條毯子嗎?”
        “不要了,謝謝。祝您晚上好!”老菲芘說。
        她是想盡快把她打發走,你聽得出來。
        “那電影好看嗎?”我母親說。
        “好看極啦。除了愛麗絲的媽媽。她不住地彎過腰來,問她感冒好點兒沒有,在整個放映期間簡直沒有停過。后來我們乘出租汽車回家了。”
        “讓我來摸摸你的額角看。”
        “我沒有感染到什么。她根本沒病。毛病就在她媽媽身上。”
        “呃,快睡吧。晚飯怎么樣?”
        “糟糕透啦。”
        “什么糟糕不糟糕的,你沒聽見你爸爸怎么教你用文雅的字眼兒嗎?有什么地方糟糕?你吃的是極好的羊排。我都把萊克辛登路走遍啦,就是為了——”“羊排倒挺不錯,可查麗娜不管往桌上放什么東西,總是沖著我呼氣。她也沖著所有的食物呼氣。她沖著一切的一切呼氣。”
        “呃,快睡吧。吻媽媽一下。你禱告了沒有?”
        “我是在浴室里禱告的。晚上好!”
        “晚上好。現在快給我睡昭。我的頭疼得都快裂開來啦,”我母親說。她常常頭疼。一點不假。
        “吃幾顆阿斯匹林吧,”老菲芘說。“霍爾頓是在星期三回家,對不對?”
        “據我所知是這樣。快躺下去。再下去一點兒。”
        我聽見我母親走出房間,帶上了門。我等了一兩分鐘。跟著我就出了壁櫥。我剛一出來;就跟老菲芘撞了個滿懷,因為房里漆黑一團,她已從床上起來,想過來告訴我。“我碰疼你了沒有?”我說。現在得悄沒聲兒說話了,因為他們兩個都在家。“我得馬上就走,”我說。我摸著黑找到了床沿,一屁股坐了下去,開始穿起鞋子來。我心里很緊張。我承認這一點。
        “這會兒別走,”菲芘小聲說。“等他們睡著了再說!”
        “不。這會兒就走。現在是最好的時刻,”我說。“她正在浴室里,爸爸在收聽新聞什么的。觀在是最好的時刻。”我連鞋帶都系不上了,我真是〖文明用語〗緊張得要命。倒不是萬一他們發現我在家,就會把我殺了什么的,不過反正是件很不愉快的事。“你〖文明用語〗在哪兒呢?”我跟老菲芘說。房間里那么黑,我一點也看不見她。
        “在這兒。”她就站在我身邊。我卻一點也看不見她。
        “我的兩只混帳手提箱還在車站上呢,”我說。
        “聽著。你身邊有錢沒有,菲芘?我簡直成了個窮光蛋啦。”
        “只有過圣誕節的錢。買禮物什么的,我可什么也不曾買哩。”
        “哦。”我不愿拿她過圣誕節的錢。
        “你要用嗎?”她問。
        “我不想用你過圣誕節的錢。”
        “我可以借你一點兒,”她說。接著我聽見她向db的書桌那兒走去,打開了千百萬只抽屜,在里面摸索著。房間里黑得要命,真是伸手不見五指。“你要是離家出走,就看不見我演那場戲了,”她說,說的時候,聲音有點兒異樣。
        “不,我看得見。我不會在你演戲之前走的。
        你以為我會不看你演的戲?”我說“我大概在安多里尼先生家里住到星期二晚上。隨后我就回家。我要是有機會,就打電話給你。”
        “錢在這兒,”老菲芘說。她想把錢給我,可是找不到我的手。
        “在哪兒?”
        她把錢放在我手里了。
        “嗨,我不要那么多,”我說。“只要給我兩塊錢就夠了。不跟你開玩笑——拿去。”我想把錢還給他,可她不肯收。
        “你全都拿去好了。你以后可以還我。看戲的時候給我帶來好了。”
        “有多少,老天爺?”
        “八塊八毛五。六毛五。我花掉了一些。”
        一霎時,我哭了起來。我實在是情不自禁。我盡量不哭出聲,可我的確哭了。我一哭,可把老菲芘嚇壞了,她走過來想勸住我,可你只要一哭開,就沒法看在區區一毛錢份上止住。我哭的時候仍坐在床沿上,她伸過一只胳膊來摟住我的脖子,我也伸出一只胳膊摟住她,可我依舊哭了好久,沒法止住。我覺得自己哽咽得都快憋死了。嘿,我把可憐的老菲芘嚇壞了。那扇混帳窗子正開著,我感覺得出她正在哆嗦,因為她身上只穿著一套睡衣褲。我想叫她回到床上去,可她不肯。最后我終于止住了。不過的的確確費了我很大很大工夫。接著我扣好大衣上的鈕扣。我告訴她說我會跟她保持聯系的。她對我說,要是我愿意的話,可以跟她一起睡,可我說不啦,我還是走的好,安多里尼先生正等著我哩。隨后我從大衣袋里掏出我那頂獵人帽送給她。她喜愛這一類混帳帽子。她不肯接受,可我讓她收下了。我敢打賭她準是戴著這頂帽子睡覺的。她的確喜愛這一類帽子。隨后我又告訴她說,我一有機會就打電話給她,說完我就走了出來。
        不知什么原因,從屋里出來要比進去〖文明用語〗容易多了。主要是,我已經不怕他們發現我了。我真的不怕了。我心想,他們要是發現,就發現吧。說起來,我還真有點兒希望他們發現呢。
        我一直走下樓去,沒乘電梯。我走的是后樓梯,一路上絆著了總有一千萬只垃圾桶,差點兒把我的脖子都摔斷了,可我終于走了出來。那個開電梯的連看都沒看見我。他也許仍舊以為我在樓上狄克斯坦家里呢。
        
        
      --------









      第24節

      --------

        安多里尼夫婦住在蘇敦廣場一個十分闊氣的公寓里,進客廳得下兩個梯級,還有個酒吧間。我到那兒去過好幾次,因為我離開愛爾克敦.希爾斯以后,安多里尼先生常常到我們家里來吃晚飯,打聽我的情況。那時候他還沒結婚。等他結婚以后,我常常在長島森林山的“西區網球懼樂部”里跟他和安多里尼太太一起打網球。安多里尼太大是俱樂部的會員。她有的是錢。她比安多里尼先生約莫大六十歲,可他們在一起似乎過得挺不錯。主要是,他們兩個都很有學問,尤其是安多里尼先生,只是你跟他在一起的時候,他的小聰明往往勝過他的學問,有點兒象db。安多里尼太太一般很嚴肅。
        她患著很嚴重的哮喘病。他們兩個都看過db寫的所有短篇小說——安多里尼太太也看過——db要到好萊塢去的時候,安多里尼先生還特地打電話給他,叫他別去。可他還是去了。安多里尼先生說象db這樣有才能的作家,不應該到好萊塢去。這話簡直就跟我說的一樣,一字不差。
        我本來想步行到他們家去,因為我想盡可能不花菲芘過圣誕節的錢,可我到了外邊,覺得頭暈目眩,很不好過,就叫了輛出租汽車。我實在不想叫汽車,可我終于叫了。我費了不知〖文明用語〗多少工夫才找到了一輛出租汽車。
        開電梯的好容易最后才放我上去,那個雜種。
        我按門鈴后,安多里尼先生出來開門。他穿著浴衣,趿著拖鞋,手里拿著一杯摻蘇打水的冰威土忌。他是個很懂人情世故的人,也是個酒癮很大的人。“霍爾頓,我的孩子!”他說。“天哪,你又長高了二十英寸。見到你很高興。”
        “您好,安多里尼先生?安多里尼太太好?”
        “我們兩個都挺好。把大衣給我。”他從我手里接過大衣接好。“我還以為你懷里會抱著個剛出生的娃娃哩。沒地方可去。眼睫毛上還沾著雪花。”
        他有時候說話非常俏皮。他轉身朝著廚房嚷道:“莉莉!咖啡煮好沒有?”莉莉是安多里尼太太的小名。
        “馬上好啦,”她嚷著回答。“是霍爾頓嗎?
        哈羅,霍爾頓!”
        “哈羅,安多里尼太大!”
        你到了他們家里,就得大聲嚷嚷。原因是他們兩個從來不同時在一間房里。說出來真有點兒好笑。
        “請坐,雹爾頓,”安多里尼先生說。你看得出他有點兒醉了。房間里的情景好象剛舉行過晚會似的。只見杯盤狼藉,碟子里還有吃剩的花生。
        “請原諒房間亂得不象樣,”他說,“我們在招待安多里尼太太的幾個打水牛港來的朋友……事實上,也真是幾只水牛。”
        我笑了出來,安多里尼太太在廚房里嚷著不知跟我說了句什么話,可我沒聽清楚。“她說的什么?”我問安多里尼先生。
        “她說她進來的時候你別看她,她剛從床上起來。抽支煙吧。你現在抽煙了嗎?”
        “謝謝,”我說。我在他遞給我的煙匣里取了支煙。“只是偶爾抽一支。抽得不兇。”
        “我相信你抽得不兇,”他說著,從桌上拿起大打火機給我點火。“那么說來,你跟潘西不再是一體啦,”他說。他老用這方式說話。我有時候聽了很感興趣,有時候并不。他說的次數未免太多了點兒。我并不是說他的話不夠俏皮——那倒不——可是遇到一個人老說著“你跟潘西不再是一體啦”這類話,有時候你會覺得神經上受不了。db有時候也說的太多。
        “問題出在哪兒?”安多里尼先生問我。“你的英文考得怎樣?要是你這個作文好手連英文都考不及格,那我可要馬上開門請你出去了。”
        “哦,我英文倒及格了,雖說考的主要是文學。整個學期我只寫過兩篇作文,”我說。“不過‘口頭表達’我沒及格。他們開了一門叫作‘口頭表達’的課程。這我沒及格。”
        “為什么?”
        “哦,我不知道。”我實在不想細說。我還有點兒頭暈目眩,同時我的頭也突然痛得要命。一點不假。可你看得出他對這問題很感興趣,因此我只好約略告訴他些。“在這門功課里,每個學生都得在課堂里站起來演講。你知道。而且是自發的。要是演講的學生扯到了題外,你就得盡快地沖著他喊‘離題啦!’這玩藝兒都快把我逼瘋啦。我考了個‘f’。”
        “為什么?”
        “哦,我不知道。那個離題的玩藝兒真叫我受不了。我不知道。我的問題是,我喜歡人家離題,離了題倒是更加有趣。”
        “要是有人跟你說什么,你難道不喜歡他話不離題?”
        “哦,當然啦!我當然喜歡他話不離題。可我不喜歡他太不離題。我不知道怎么說好。我揣摩我不喜歡人家始終話不離題。‘口頭表達’里得分最高的全是那些始終話不離題的學生——這一點我承認。可是有個名叫理查.金斯拉的學生,演講的時候若是離題,他們老沖著他喊‘離題啦!’這種做法實在可怕,因為第一,他是個神經非常容易緊張的家伙——我是說他的神經的確非常容易緊張一一每次輪到他講話,他的嘴唇總是哆嗦著,而且你要是坐在課堂后排,連他講的什么都聽不清楚。可是等到他嘴唇哆嗦得不那么厲害的時候,我倒覺得他講的比別人好。不過他差點兒也沒及格。他得了個'd',因為他們老沖著他喊‘離題啦!’舉例說,有一次他演講的題目是他父親在弗蒙特買下的農莊。在他演講的時候大家一個勁兒地沖著他喊‘離題啦!’教這門課的老師文孫先生那一次給了他一個f,因為他沒有說出農莊上種的什么蔬菜,養的什么家畜。理查.金斯拉講了些什么呢?他開始講的是農莊——接著他突然講起他媽媽收到他舅舅寄來的一封信,講到他舅舅怎樣在四十二歲患了脊髓炎,他怎樣不愿別人到醫院去看他,因為他不愿有人看見他身上綁著支架。這跟農莊沒有多大關系——我承認——可是很有意思。只要有人跟你談起自己的舅舅,這就很有意思,尤其是他開始談的是他父親的農莊,跟著突然對自己的舅舅更感興趣。我是說要是他講得很有意思,也很興奮,那么再沖著他一個勁兒喊‘離題啦’,實在有點近于下流……我不知道怎么說好。實在很難解釋。”事實上我也不太想解釋。尤其是,我突然頭痛得厲害。我真希望老安多里尼太太快透咖啡進來。這類事情最最讓我惱火——我是說有人跟你說咖啡已經煮好,其實卻沒有煮好。
        “霍爾頓……再問你一個很簡短的、稍稍有點兒沉悶、還帶點兒學究氣的問題。你是不是認為每樣東西都該有一定的時間和地點?你是不是認為要是有人跟你談起他父親的農莊,他應該先把這問題談完,隨后再改換話題,談他舅舅的支架?或者,他舅舅的支架既然是他那么感興趣的題目,那么他一開頭就應該選它作講題,不應該選他父親的農莊?”
        我實在懶得動腦筋和回答。我的頭痛得厲害,心里也很不好過。甚至我的胃都還有點兒疼了,我老實告訴你說。
        “嗯——我不知道。我想他應該這樣。我是說我想他應該選他舅舅作演講題目,不應該選他父親的農莊,要是他最感興趣的是他舅舅的話,不過我的意思是,很多時候你簡直不知道自己對什么最感興趣,除非你先談起一些你并不太感興趣的事情”我是說有時候你自己簡直作不了主。我的想法是,演講的人要是講得很有趣,很激動,那你就不應該給他打岔。我很喜歡人家講話激動。這很有意思,可惜你不熟悉那位老師,文孫先生。他有時真能逼得你發瘋,他跟他那個混帳的班。我是說他老教你統一和簡化。有些東西根本就沒法統一和簡化。我是說你總不能光是因為人家要你統一和簡化,你就能做到統一和簡化。可借你不熟悉文孫先生的為人。我是說他學問倒真是有,可你看得出他沒多少腦子。”
        “咖啡,諸位,終于煮好啦,”安多里尼太太說。她用托盤端了咖啡和糕點進來。“霍爾頓,不許你偷看我一眼。我簡直是一團糟。”
        “哈羅,安多里尼太太。”我說著,開始站起來,可安多里尼先生一把攥住了我的上裝,把我拉回到原處。老安多里尼太太的頭發上全是那種卷頭發的鐵夾子,也沒搽口紅什么的,看上去可不太漂亮。她顯得很老。
        “我就擱在這兒啦。快吃吧,你們兩個,”她說著,把托盤放在茶幾上,將原先放著的一些空杯子推到一旁。“你母親好嗎,霍爾頓?”
        “很好,謝謝。最近我沒見到她,不過我最后一次——”“親愛的,霍爾頓要是需要什么,就在那個擱被單的壁櫥里找好了。最高一層的架子上。我去睡啦。我真累壞啦,”安多里尼太太說。看她的樣子也確實是累壞啦。“你們兩個自己鋪一下長蹋成嗎?”
        “我們可以照顧自己。你快去睡吧,”安多里尼先生說。他吻了安多里尼太太一下,她跟我說了聲再見,就到臥室里去了。他們兩個老是當著人接吻。
        我倒了半杯咖啡,吃了約莫半塊硬得象石頭一樣的餅。可是老安多里尼先生只是另外給自己調了杯加蘇打水的冰威士忌。他還把水摻得很少,你看得出來。他要是再不檢點,很可能變成個酒鬼的。
        “兩個星期前我跟你爸爸在一起吃午飯,”他突然說。“你知道不知道?”
        “不,我不知道。”
        “你心里明白,當然啦,他對你非常關切。”
        “這我知道。我知道他對我非常關切,”我說。
        “他在打電話給我之前,顯然剛接到你最近的這位校長寫給他的一封頗讓他傷心的長信,信里說你一點不肯用功。老是曠課。每次上課從來不準備功課。一句話,由于你各方面。——”“我并沒曠課,學校里是不準曠課的。我只是偶爾有一兩課沒上,例如我剛才跟你談起的那個‘口頭表達’課,可是我并不曠課。”
        我實在不想討論下去。喝了咖啡我的胃倒是好過了些,不過我的頭還是疼得厲害。
        安多里尼先生又點了支香煙。他抽得兇極了。
        接著他說:“坦白說,我簡直不知道跟你說什么好,霍爾頓。”
        “我知道。很少有人跟我談得來。我自己心里有數。”
        “我仿佛覺得你是騎在馬上瞎跑,總有一天會摔下來,摔得非常厲害。說老實話,我不知道你到底會摔成什么樣子……你在聽我說嗎?”
        “在聽。”
        你看得出他正在那里用心思索哩。
        “或許到了三十歲年紀,你坐在某個酒吧間里,痛恨每個看上去象是在大學里打過橄欖球的人進來。或者,或許你受到的教育只夠你痛恨一些說‘這是我與他之間的秘密’的人。或者,你最后可能坐在哪家商號的辦公室里,把一些文件夾朝離你最近的速記員扔去。我真不知道。可你懂不懂我說的意思呢?”
        “懂。我當然懂,”我說。我確實懂。“可你說的關于痛恨的那番話并不正確。我是說關于痛恨那些橄欖球運動員什么的。你真的說得不正確。我痛恨的人并不多。有些人我也許能痛恨那么一會兒,象我在潘西認識的那個家伙斯特拉德萊塔,還有另外那個家伙羅伯特.阿克萊。我偶爾也痛恨他們——這點我承認———可我的意思是說我痛恨的時候并不太長。我要是有一陣子不見他們,要是他們不到我房里來,或者我要是在飯廳里吃飯時候有一兩次沒碰到他們,我反倒有點兒想念他們。我是說我反倒有點兒想念他們。”
        安多里尼先生有一會兒工夫沒說話。他起身又拿了塊冰擱在酒杯里,重新坐了下來。你看得出他正在那里思索。不過我真希望他這會兒別說下去了,有話明天再談,可他正在興頭上。通常都是這樣,你越是不想說話,對方卻越是有興頭,越是想跟你展開討論。
        “好吧。再聽我說一分鐘的話……我的措辭也許不夠理想,可我會在一兩天內就這個問題寫信給你的。那進修你就可以徹底理解了。可現在先聽我說吧。”他又開始用心思索起來。接著他說:“我想象你這樣騎馬瞎跑。將來要是摔下來,可不是玩兒的——那是很特殊、很可怕的一跤。摔下來的人,都感覺不到也聽不見自己著地。只是一個勁兒往下摔。這整個安排是為哪種人作出的呢?只是為某一類人,他們在一生中這一時期或那一時期,想要尋找某種他們自己的環境無法提供的東西。或者尋找只是他們認為自己的環境無法提供的東西。于是他們停止尋找。他們甚至在還未真正開始尋找之前就已停止尋找。你在聽我說嗎?”
        “在聽,先生。”
        “真的嗎?”
        “真的。”
        他站起來,又往自己的杯子里倒了些威士忌,重又坐下。他有好一會兒工夫沒說話。
        “我不是成心嚇唬你,”他說,“不過我可以非常清楚地預見到,你將會通過這樣或那樣方式,為了某種微不足道的事業英勇死去。”他用異樣的目光望了我一眼。“我要是給你寫下什么,你肯仔細看嗎?肯給我好好保存嗎?”
        “好的。當然啦,”我說。我也的確做到了。
        他給我的那張紙,我到現在還保存著呢。
        他走到房間另一頭的書桌邊,也不坐下,在一張紙上寫了些什么。隨后他拿著那張紙回來坐下。

      .

        【申明】飛天文學網,筆下文學,許多資源來自網上,供廣大同好欣賞學習,并不代表本站觀點,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權利,敬請告知。
       內容來自:網絡
    2. 上一篇:雪國
    3. 下一篇:假如給我三天光明
    4. 共有評論 相關評論
      發表我的評論
      • 大名: 登陸后顯示大名
      • 內容:
      • 驗證碼: 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5. 飛天文學網 筆下文學(www.ss-shop.org) ©2004-2021
    6. 本站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長: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備12001531號
    7. 一分快3 www.jrjhl.com.cn:时尚| www.wgylj.cn:彰化市| www.3gamee.com:轮台县| www.jtjdg.cn:文水县| www.cmagermany.com:太仆寺旗| www.well39.com:澎湖县| www.jjmatransportation.com:河北省| www.gupwz.com:腾冲县| www.conceptflame.com:松溪县| www.milwaukeemillennial.com:县级市| www.99069ii.com:灵寿县| www.yuanquanfeiye.com:金阳县| www.spjjs.com:吉木乃县| www.vertaxtechnology.com:崇阳县| www.jisemm.com:蒲江县| www.cocordia.com:磴口县| www.lapakpoker.org:当涂县| www.madlypopn.com:红安县| www.didacticosedima.com:探索| www.hg81456.com:娄烦县| www.21ahdns.com:大连市| www.texastroop424.org:滁州市| www.cp6770.com:富裕县| www.easterlingtribe.com:资阳市| www.idleclickinggames.com:长沙县| www.fqchat.com:彩票| www.used-staticcaravans.com:霍城县| www.thebasketgourmet.com:海晏县| www.qjlvyou.com:光山县| www.tente-igloo-gonflable.com:石狮市| www.110df.com:郁南县| www.plasticdaisy.net:翼城县| www.sydney-quilt.com:黑水县| www.dhc-net-cn.com:绥滨县| www.re-cyclers.com:庆城县| www.ther15.com:古浪县| www.artbyandra.com:文成县| www.ss-shop.org:双辽市| www.iot-online.net:托克托县| www.wpudining.com:仙居县| www.tjshunma.com:团风县| www.jsd-iap.com:宿松县| www.dagangbbs.com:奉贤区| www.cncddc.com:奈曼旗| www.dayurexian.com:壶关县| www.avexi.cn:定边县| www.giatlv.com:格尔木市| www.radiolauniversal.com:和田市| www.hatukafitness.com:北海市| www.theonlynetwork.com:洪洞县| www.sclxss.com:九江县| www.zxtyw.cn:东港市| www.fzjiaolun.com:钦州市| www.hg62456.com:长治县| www.cz833.com:兰西县| www.hjzmdc.cn:永定县| www.chenabtimes.net:武功县| www.cloud-place.com:阿克苏市| www.gibneyfamily.com:孟州市| www.seasontip.com:万山特区| www.sevtree.com:苍梧县| www.lvvbbe.com:应城市| www.racetorecoverynow.org:清丰县| www.notarydmv.com:内黄县| www.muotioikeus.com:南昌市| www.lgfyj.com:宜春市| www.haojianmin.com:五大连池市| www.jsljl.com:察哈| www.shstlawyer.com:顺昌县| www.hongdachen.com:木兰县| www.consumsostenible.com:绥芬河市| www.1288ddz.com:金川县| www.aiqinhaiszx.com:安康市| www.jrjhl.com.cn:肥城市| www.kenyahotelresort.com:台湾省| www.7654666.com:伊春市| www.shank-tank.net:平武县| www.kmsrmall.com:洛扎县| www.whqc008.com:阳原县| www.ab-mc.com:南安市| www.bcltw.com:始兴县| www.pdqez.com:枞阳县| www.medicalspaofrye.com:安阳县| www.lalshahbaz.com:建昌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