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t id="lfruo"><noscript id="lfruo"><label id="lfruo"></label></noscript></tt>
      飛天文學網,筆下文學,你永遠的心靈家園! 繁體中文 網站地圖

      您現在的位置:筆下文學 >> 大家讀文 >> 外國名著 >> 內容

      麥田里的守望者(15)

      作者:塞林格 時間:2013-4-22 22:26:45 點擊:5986


        “不,可每次我到公園里,我走到哪兒他總是跟到哪兒。他老是跟著我。他真讓我受不了。”
        “也許他喜歡你。你不能因此就把墨水什么的——”“我不要他喜歡我,”她說。接著她開始用一種異樣的目光瞅著我。“霍爾頓,”她說,“你怎么不等到星期三就回家了?”
        “什么?”
        嘿,你得時刻留心她。你要是不把她看成機靈鬼,那你準是個瘋子。
        “你怎么不等到星期三就回家了?”她問我。
        “你不要是給開除了吧,是不是呢?”
        “我剛才已經跟你說啦。學校提前放假,他們讓全體——”“你真的給開除了!真的!”老菲芘說著,還在我的腿上打了一拳。她只要一時高興,就會拿拳頭打人。“你真的給開除了!哦,霍爾頓!”她用一只手捂住了嘴。她的感情非常容易激動,我可以對天發誓。
        “誰說我給開除了?誰也沒說我——”“你真的給開除了。真的,”她說。接著又打了我一拳。你要是認為這一拳打著不疼,那你準是瘋子。“爸爸會要你的命!”她說著,就啪的一下子合撲著躺在床上,還把那個混帳枕頭蓋在頭上。
        她常常愛這樣做。有時候,她確確實實是個瘋子。
        “別鬧啦,喂,”我說。“誰也不會要我的命。
        誰也不會——好啦,菲芘,把那混帳玩藝兒打你頭上拿掉。誰也不會要我的命。”
        可她不肯把枕頭拿掉。你沒法讓她做一件她自己不愿做的事。她只是口口聲聲說:“爸爸會要你的命。”她頭上蓋了那么個混帳枕頭,你簡直聽不出她說的什么。
        “誰也不會要我的命。你好好想想吧。尤其是,我就要走了。我也許先在農場之類的地方找個工作。我認識個家伙,他爺爺在科羅拉多有一個農場。我也許就在那兒找個工作,”我說。“我要是真的走,那我走了以后會跟你們聯系的。好啦。把那玩藝兒打你頭上拿掉。好啦,嗨,菲芘。勞駕啦。
        勞駕啦,成不成?”
        可她怎么也不肯拿掉。我想把枕頭拉掉,可她的勁兒大得要命。你簡直沒法跟她打架。嘿,她要是想把一個枕頭蓋在頭上,那她死也不肯松手。
        “菲芘,勞駕啦。好啦,松手吧,”我不住地說。
        “好啦,嗨……嗨,威塞菲爾。松手吧。”
        她怎么也不肯松手。有時候她簡直不可理喻。
        最后,我起身出去到客廳里;從桌上的煙盒里拿了些香煙放進我的衣袋。我的煙一支也不剩了。
        
        
      --------









      第22節

      --------

        我回來的時候,她倒是把枕頭從頭上拿掉了——我知道她會的——可她盡管仰臥著,卻依舊不肯拿眼看我。等我走到床邊坐下的時候,她竟把她的混帳臉兒轉到另一邊去了。她真跟我〖文明用語〗絕交了。就象潘西擊劍隊那樣對待我,在我把所有那些混帳圓頭劍丟在地鐵上以后。
        “老海士爾.威塞菲爾怎樣啦?”我說。“你寫了什么關于她的新故事沒有?你上次寄給我的那個就放在我的手提箱里。手提箱寄存在車站里。那故事寫的挺不錯。”
        “爸爸會要你的命。”
        嘿,她有了什么念頭,真是念念不忘。
        “不,他不會的。他至多再痛罵我一頓,然后把我送到那個混帳的軍事學校里去。他至多這樣對付我。可是首先,我甚至都不會在家。我早就到外地去了。我會到——我大概到科羅拉多的農場上去了。”
        “別讓我笑你了。你連馬都不會騎。”
        “誰不會?我當然會騎。我確實會騎。他們在約莫兩分鐘之內就可以把你教會,”我說。“別去揭它了。”她還在搞她胳膊上的膠布。“誰給你理的發?”我問她。我剛注意到她理的頭發式樣混帳極了。短得要命。
        “不要你管,”她說。她有時候很能慪人。她的確很能慪人。“我揣摩你又是哪門功課都不及格,”她說——非常慪人。說起來還真有點兒好笑。她有時候說起話來很象個混帳教師,而她還只是個很小的孩子哩。
        “不,不是的,”我說。“我的英文及格了。”
        接著,我一時高興,就用手在她的屁股上戳了一下。她側身躺著,正好把屁股撅得老高。她的屁股還小得很哩。我戳的并不重,可她想要打我的手,只是沒打著。
        接著她突然說:“哦,你干嗎要這樣呢?”她是說我怎么又給開除了。她這么一說,又讓我心里難過起來。
        “哦,天哪,菲芘,別問我了。人人都問我這問題,真讓我煩死啦,”我說。“有一百萬個原因。這是個最最糟糕的學校,里面全是偽君子。還有卑鄙的家伙。你這一輩子再也沒見過那么多卑鄙的家伙。比方說,你要是跟幾個人在誰的房間里聊天,要是又有別的什么人要進來,而來的又是個傻里傻氣的、王八樣的家伙,那就誰也不會給他開門。人人都把自己的房門鎖起來,不讓別人進來。
        他們還有〖文明用語〗那種混帳的秘密團體,我自己也是膽子太小,不敢不加入。有個王八樣的討人厭的家伙,名叫羅伯特.阿克萊的,很想加入。他一直想加入,可他們不讓。只是因為他象個王八,討人厭。
        我甚至都不想談它。那真是個糟糕透頂的學校。你相信我的話好了。”
        老菲芘一聲不響,可她在仔細聽。我一看她的后腦勺就知道她是在仔細聽。只要你跟她說些什么,她總是仔細聽著。好笑的是,有一半時間她都懂得你〖文明用語〗在說些什么。她的確懂得。
        我繼續談老潘西里的事。我不知怎的興致上來了。
        “教職員里雖有那么一兩個好教師,可連他們也都是假模假式的偽君子,”我說。“就拿那個老家伙斯賓塞先生說吧。他太大者請你喝熱巧克力什么的,他們為人的確挺不錯。可他上歷史課的時候,只要校長老綏摩進來在教室后面一坐下,你再瞧瞧他的那副模樣兒。老綏摩總是在上課的時候進來,在教室后面坐那么半個小時左右。他大概算是微行察訪什么的。過了一會兒,他就會坐在那兒打斷者斯賓塞的話,說一些粗俗的笑話。老斯賓塞簡直連命都不要了,馬上露出滿面笑容,吃吃地笑個不停,就好象綏摩是個混帳王子什么的。”
        “別老是咒罵啦。”
        “你見了準會嘔出來,我發誓你一定會,”我說。“還有,在“返校日”那天。他們有那么個日子,叫‘返校日’,那天所有在一七七六年左右打潘西畢業出去的傻瓜蛋全都回到學校來了,在學校里到處走,還帶著自己的老婆孩子什么的。可惜你沒看見那個約莫五十歲的老家伙。你猜他干了什么,他一徑來到我們房間里敲我們的門,問我們是不是能讓他用一下浴室。浴室是在走廊的盡頭——我真〖文明用語〗不知道他干嗎要來問我們。你知道他說了些什么?他說他想看看他自己名字的縮寫是不是還在一扇廁所門上。他約莫在九十年前把〖文明用語〗那個混賬傻名字的縮寫刻在一扇廁所門上,現在他想看看那縮寫是不是還在那兒。因此我跟我的同房間的那位一起陪著他走到浴室里,他就在一扇扇廁所門上找他名字的縮寫,我們不得不站在那兒陪著他。在整個時間里他還滔滔不絕地跟我們講著話,告訴我們說在潘西念書的那段時間怎樣是他一輩子中最快樂的日子,他還給我們許許多多有關未來的忠告。嘿,他真讓我心里煩極了!我倒不是說他是個壞人——他不是壞人。可是不一定是壞人才能讓人心煩——你可以是個好人,卻同時讓人心煩。要人心煩很容易,你只要在哪扇門上找自己名字的縮寫,同時給人許許多多假模假式的忠告——你只要這樣做就成。我不知道。說不定他要不是那么呼嚕呼嚕直喘氣,情形也許會好些。他剛走上樓梯,累得呼嚕呼嚕直喘氣,他一邊在門上找自己名字的縮寫,一邊直喘氣,鼻孔那么一張一合的十分可笑,一邊卻還要跟我和斯特拉德萊塔講話,要我們在潘西學到盡可能多的東西。天哪,菲芘!我解釋不清楚。我就是不喜歡在潘西發生的一切。我解釋不清楚。”
        老菲芘這時說了句什么話,可我聽不清。她把一個嘴角整個兒壓在枕頭上,所以我聽不清她說的話。
        “什么?”我說。“把你的嘴拿開。你這樣把嘴壓在被頭上,我聽不清你說的話。”
        “你不喜歡正在發生的任何事情。”
        她這么一說,我心里不由得更煩了。
        “我喜歡。我喜歡。我當然喜歡。別說這種話。你干嗎要說這種話呢?”
        “因為你不喜歡。你不喜歡任何學校。你不喜歡千百萬樣東西。你不喜歡。”
        “我喜歡!你錯就錯在這里——你完完全全錯在這里!你〖文明用語〗為什么非要說這種話不可?”我說。嘿,她真讓我心里煩極了。
        “因為你不喜歡,”她說。“說一樣東西讓我聽聽。”
        “說一樣東西?一樣我喜歡的東西?”我說。
        “好吧。”
        問題是,我沒法集中思想。有時候簡直很難集中思想。
        “一樣我非常喜歡的東西,你是說?”我問她。
        可她沒回答我。她躺在床的另一邊,斜著眼看我。她離開我總有那么一千英里。“喂,回答我,”我說。“是一樣我非常喜歡的東西呢,還光是我喜歡的東西?”
        “你非常喜歡的。”
        “好吧,”我說。不過問題是,我沒法集中思想。我能想起的只是那兩個拿著破籃子到處募捐的修女。尤其是戴著鐵邊眼鏡的那個。還有我在愛爾克敦.希爾斯念書時認識的那個學生。愛爾克敦.希爾斯的那個學生名叫詹姆士.凱瑟爾,他說了另外一個十分自高自大的、名叫菲爾.斯戴比爾的學生一句不好聽的話,卻不肯收回他的話。詹姆士.凱瑟爾說他這人太自高自大,給斯戴比爾的一個混帳朋友聽見了,就到斯戴比爾跟前去搬弄是非。于是斯戴比爾帶了另外六個下流的雜種,走進詹姆士.凱瑟爾的房間,鎖上那扇混帳房門,想叫他收回他自己所說的話,可他不肯收回。因此他們跟他動起手來。我甚至都不愿告訴你他們怎么對待他的——說出來實在太惡心了——可他依舊不肯收回他的話,那個老詹姆士.凱瑟爾。可惜你沒見過他這個人,他長得又瘦又小,十分衰弱,手腕就跟筆管那么細。最后,他不但不肯收回他的話,反而打窗口跳出去了。我正在洗淋浴什么的,連我也聽見他摔在外面地上的聲音。可我還以為是什么東西掉在窗外了,一架收音機或者一張書桌什么的,沒想到是人。接著我聽見大伙兒全都涌進走廊奔下樓梯,因此我穿好浴衣也奔下樓去,看見老詹姆士.凱瑟爾直挺挺地躺在石級上面。他已經死了,到處都是牙齒和血,沒有一個人甚至敢走近他。他身上還穿著我借給他的那件窄領運動衫。那些到他房間里〖屏蔽***〗他的家伙只是繪開除出學校。他們甚至沒進監牢。
        我當時能想到的就是這一些。那兩個跟我一塊兒吃早飯的修女,還有那個我在愛爾克敦.希爾斯念書時認識的學生詹姆士.凱瑟爾。好笑的是,我跟詹姆士.凱瑟爾甚至都不熟,我老實告訴你說。
        他是那種極沉默的人。他跟我一起上數學課,可他坐在教室的另一頭,平時從來不站起來背書,或者到黑板上去做習題。學校里有些人簡直從來不站起來背書或者到黑板上去做習題。我想我跟他唯一的一次談話,就是他來向我借那件窄領運動衫。他向我開口的時候,我吃驚得差點兒倒在地板上死了。
        我記得我當時正在盥洗室里刷牙,他過來向我開口了。他說他的堂兄要來找他,開汽車帶他出去。我甚至都不知道他知道我有一件窄領運動衫。我只知道點名時候他的名字就在我前面。凱伯爾,羅;凱伯爾,威;凱瑟爾;考爾菲德一—我還記得很清楚。我老實跟你說,我當時差點兒沒肯把我的運動衫借給他。原因是我跟他不太熟。
        “什么?”我跟老菲芘說。她跟我說了些什么,可我沒聽清楚。
        “你連一樣東西都想不出來。”
        “嗯,我想得出來。嗯,我想得出來。”
        “呃,那你說出來。”
        “我喜歡艾里,”我說。“我也喜歡我現在所做的事。跟你一起坐在這兒,聊聊天,想著一些玩藝兒——”“艾里已經死啦——你老這么說的!要是一個人死了,進了天堂,那就很難說——”“我知道他已經死啦!你以為我連這個也不知道?可我依舊可以喜歡他,對不對?不可能因為一個人死了,你就從此不再喜歡他,老天爺——尤其是那人比你認識的那些活人要好一千倍。”
        老菲芘什么話也沒說。她要是想不起有什么好說的,就〖文明用語〗一句話也不說。
        “不管怎樣,我喜歡現在這樣,”我說。“我是說就象現在這樣。跟你坐在一塊兒,聊聊天,逗著——”“這不是什么真正的東西1”“這是真正的東西!當然是的!〖文明用語〗為什么不是?人們就是不把真正的東西當東西看待。我〖文明用語〗別這都膩煩透啦。”
        “別咒罵啦。好吧,再說些別的。說說你將來喜歡當個什么。喜歡當一個科學家呢,還是一個律師什么的。”
        “我當不了科學家。我不懂科學。”
        “呃,當個律師———跟爸爸一樣。”
        “律師倒是不錯,我揣摩——可是不合我的胃口,”我說。“我是說他們要是老出去搭救受冤枉的人的性命,那倒是不錯,可你一當了律師,就不干那樣的事了。你只是掙許許多多錢,打高爾夫球,打橋牌,買汽車,喝馬提尼酒,擺臭架子。再說,即便你真的出去救人性命了,你怎么知道這樣做到底是因為你真的要救人性命呢,還是因為你真正的動機是想當一個紅律師,只等審判一結束,那些記者什么的就會全向你涌來,人人在法庭上拍你的背,向你道貿,就象那些下流電影里演出的那樣?你怎么知道自己不是個偽君子?問題是,你不知道。”
        我說的那些話老菲芘到底聽懂了沒有,我不敢十分肯定。我是說她畢竟還是個小孩子。不過她至少在好好聽著。只要對方至少在好好聽著,那就不錯了。
        “爸爸會要你的命。他會要你的命,”她說。
        可我沒在聽她說話。我在想一些別的事一——一些異想天開的事。“你知道我將來喜歡當什么嗎?”
        我說。“你知道我將來喜歡當什么嗎?我是說將來要是能〖文明用語〗讓我自由選擇的話?”
        “什么?別咒罵啦。”
        “你可知道那首歌嗎,‘你要是在麥田里捉到了我’?我將來喜歡——”“是‘你要是在麥因里遇到了我’!”老菲芘說。“是一首詩。羅伯特.彭斯寫的。”
        “我知道那是羅伯特.彭斯寫的一首濤。”
        她說的對。那的確是“你要是在麥田里遇到了我”。可我當時并不知道。
        “我還以為是‘你要是在麥田里捉到了我’呢,”我說。“不管怎樣,我老是在想象,有那么一群小孩子在一大塊麥田里做游戲。幾千幾萬個小孩子,附近沒有一個人——沒有一個大人,我是說——除了我。我呢,就站在那混帳的懸崖邊。我的職務是在那兒守望,要是有哪個孩子往懸崖邊奔來,我就把他捉住——我是說孩子們都在狂奔,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往哪兒跑,我得從什么地方出來,把他們捉住。我整天就干這樣的事。我只想當個麥田里的守望者。我知道這有點異想天開,可我真正喜歡干的就是這個。我知道這不象話。”
        老菲芘有好一會兒沒吭聲。后來她開口了,可她只說了句:“爸爸會要你的命。”
        “他要我的命就讓他要好了,我才〖文明用語〗不在乎呢,”我說著,就從床上起來,因為我想打個電話給我的老師安多里尼先生,他是我在愛爾克敦.希爾斯時候的英文教師,現在已經離開了愛爾克敦.希爾斯,住在紐約,在紐約大學教英文。“我要去打個電話,”我對菲芘說,“馬上就回來。你可別睡著。”我不愿意她在我去客廳的時候睡著。
        我知道她不會,可我還是叮囑了一番,好更放心些。
        我正朝著門邊走去,忽聽得老菲芘喊了聲“霍爾頓!”我馬上轉過身去。
        她直挺挺地躺在床上,看去漂亮極了。“我正在跟那個叫菲麗絲.瑪格里斯的姑娘學打嗝兒,”她說。“聽著。”
        我仔細聽著,好象聽見了什么,可是聽不出什么名堂來。“好,”我說。接著我出去到客廳里,打了個電話給我的老師安多里尼先生。
        
        
      --------









      第23節

      --------

        我三言兩語就把電話打完,因為我很怕電話剛打到一半,我父母就撞了進來。不過他們并沒有撞進來。安多里尼先生非常和氣。他說我要是高興,可以馬上就去。我揣摩我大概把他和他妻子都吵醒了,因為他們過了好半天才來接電話。他第一句話就問我出了什么事沒有,我回答說沒有。我說我倒是給潘西開除了。我覺得還是告訴他好。我說后,他只說了聲“我的天”。他這人很有幽默感。他跟我說我要是愿意,可以馬上就去。
        安多里尼先生可以說是我這輩子有過的最好老師。他很年輕,比我哥哥db大不了多少,你可以跟他一起開玩笑,卻不致于失去對他的尊敬。我前面說過的那個叫詹姆士.凱瑟爾的孩子從窗口跳出來以后,最后就是他把孩子抱起來的。老安多里尼先生摸了摸他的脈搏,隨后脫掉自己的大衣蓋在詹姆士.凱瑟爾身上,把他一直抱到校醫室。他甚至都不在乎自己的大衣上染滿了血。
        我回到db房里的時候,發現老菲芘已經把收音機開了,正播送舞曲。她把聲音開得很低,免得被女傭人聽見。你真該看見她當時的樣子。她直挺挺地坐在床中央,在被褥外面,象印度的修行僧那樣盤著雙腿。她正在欣賞音樂。我見了真把她愛煞。
        “喂,”我說。“你想跳舞嗎?”她還是個很小很小的毛孩子的時候,我就教會了她跳舞什么的。
        她是個了不起的舞蹈家。我是說我只教了她一些基本動作。她主要靠自學。舞要真正跳得好,光靠人教可不成。
        “你穿著鞋呢,”她說。
        “我可以脫掉。來吧。”
        她簡直是從床上跳下來的,然后她等著我把鞋子脫掉,我們就一起跳了會兒舞。她的舞跳得真是好極了。我不喜歡人們跟小孩子一塊兒跳舞,因為十有九次那樣子總是十分難看。我是說,在外面的餐廳里你總看見那么個老家伙帶著自己的小孩子在舞池里跳舞。他們總是牛頭不對馬嘴,老攥住孩子背上的衣服一個勁兒往上拉,那孩子呢,簡直〖文明用語〗不會跳舞,所以那樣子真是難看極了,可我從來不帶菲芘或別的孩子在公共場所跳舞。我們只是在家里跳著玩兒。不過話說回來,她畢竟與別的孩子不同,因為她會跳舞。不管你怎么跳她都跟得上。
        我是說位只要把她摟得緊緊的,那樣一來不管你的腿比她長多少,也就不礙事了。她會緊跟著你。你可以轉身,可以跳些粗俗的花步,甚至還可以跳會兒搖擺舞,她始終緊跟著你。你甚至還可以跳探戈呢,老天爺。
        我們跳了約莫四個曲子。在每個曲子的間歇時間,她的樣子好笑得要命。她擺好了跳舞的姿勢。
        她甚至連話都不說。你得跟她一起擺好姿勢等樂隊再一次開始演奏。我見了差點兒笑死。可你還不準笑哩。
        嗯,我們跳了約莫四個曲子,隨后我把收音機關了。老菲芘一下跳回床上,鉆進了被窩。“我進步了些,是不是?”她問我。
        “怎么進步的?”我說。我又挨著她在床上坐下了。我有點兒喘不過氣來。我抽煙抽得〖文明用語〗太兇了,呼吸短得要命。她卻連氣都沒喘一下。
        “你摸摸我的額角看,”她突然說。
        “干嗎?”
        “摸摸看。光是摸一摸。”
        我摸了一下,卻什么也沒感覺到。
        “是不是燒得厲害?”她說。
        “不,你覺得燒嗎?”
        “是的——是我有意搞出來的。再摸摸看。”
        我又摸了一下,仍沒感覺到什么,可我說:“這回好了,我覺得有點兒燒了。”我可不愿意她產生〖文明用語〗自卑感。
        她點點頭。“我可以搞得燒到比體溫表還高。”
        “體溫表。誰說的?”

      .

        【申明】飛天文學網,筆下文學,許多資源來自網上,供廣大同好欣賞學習,并不代表本站觀點,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權利,敬請告知。
       內容來自:網絡
    2. 上一篇:雪國
    3. 下一篇:假如給我三天光明
    4. 共有評論 相關評論
      發表我的評論
      • 大名: 登陸后顯示大名
      • 內容:
      • 驗證碼: 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5. 飛天文學網 筆下文學(www.ss-shop.org) ©2004-2021
    6. 本站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長: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備12001531號
    7. 一分快3 www.happyholiday-gd.com:太保市| www.joannaselby.com:桓仁| www.zgspbw.com:红桥区| www.xinya-painting.com:中牟县| www.cafeavec.com:宜春市| www.bc0010.com:商都县| www.associazionesimbiosigratteri.com:九江市| www.haoxinok.com:湘西| www.aec-avocats.com:乌兰察布市| www.nogoum-b.com:盐池县| www.baike-zhidao-baidu.com:无棣县| www.dickalerts.com:元氏县| www.forfonts.com:林口县| www.philjohannes.com:武安市| www.gxdingyang.cn:扬中市| www.mmbhd.com:闽侯县| www.baraka-ter.com:泰州市| www.q8685.com:股票| www.vibgyorhr.com:孟连| www.copperkidsolo.com:甘谷县| www.rmd988.com:昌都县| www.sjzhshq.com:沈丘县| www.actforourfuture.org:南平市| www.7654666.com:兴海县| www.re-cyclers.com:祁连县| www.chaton-mignon.com:临桂县| www.bleed-x.com:鄂伦春自治旗| www.flex-laser.net:陵川县| www.nord-lefilm.com:广东省| www.karimjavadi.com:维西| www.bvidahealth.com:乌海市| www.gxyingjing.com:佛坪县| www.freeintimo.com:壶关县| www.duhocnamhai.com:尤溪县| www.sihushiping.com:城口县| www.djmix8.com:崇左市| www.bp773.com:广西| www.kinghgw.com:应用必备| www.13539929392.com:合水县| www.guolianmc.com:无锡市| www.jialeiren.com:拜泉县| www.chcdistribution.com:射阳县| www.firmarehberisitesi.com:太仆寺旗| www.actforourfuture.org:肇州县| www.csoam.com:禄丰县| www.northgateterrace.org:四川省| www.egehannakliyat.com:错那县| www.pinksterfeest.org:繁昌县| www.thethirtysix.net:丰台区| www.gymdaisy.com:津市市| www.aggressive-lawyers.com:临西县| www.salesqatar.com:东乡县| www.testingtutorials.net:定日县| www.erausquyn.com:甘孜| www.dropscience.net:铜陵市| www.hghx.org:泸水县| www.ziti1.com:石泉县| www.trade-perfect.com:屏边| www.ddlfantasy.org:哈巴河县| www.sz-jinxuan.com:武乡县| www.opomart.com:施甸县| www.brmqj.com:峨眉山市| www.ffdan.com:东兴市| www.taxisenbarcelona.com:兴山县| www.livinonthehedge.com:长葛市| www.kitagaya.com:清徐县| www.ahmeterozenci.com:军事| www.tagged-login.com:海伦市| www.opomart.com:津南区| www.cp2776.com:青河县| www.ukmagic.net:淮安市| www.cx13800.com:上林县| www.8899touxiang.com:兴安盟| www.sujokcenter.com:光山县| www.mueryoubabing.com:澄城县| www.frizerski-salon.net:阿鲁科尔沁旗| www.motonitro.com:宣恩县| www.wentiangouwu.com:冀州市| www.thewavesmalta.com:三河市| www.ysygs.com:藁城市| www.soccer-cleats-usa.com:开鲁县| www.hdbondagesex.com:长白| www.freeportluxembourg.com:桃园县| www.vip6778.com:宜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