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t id="lfruo"><noscript id="lfruo"><label id="lfruo"></label></noscript></tt>
      飛天文學網,筆下文學,你永遠的心靈家園! 繁體中文 網站地圖

      您現在的位置:筆下文學 >> 大家讀文 >> 外國名著 >> 內容

      麥田里的守望者(13)

      作者:塞林格 時間:2013-4-22 22:26:45 點擊:5984


        我實在不了解db一方面那么痛恨軍隊和戰爭,一方面卻能喜歡這樣一個假模假式的人。我的意思是,比方說,我不了解他怎么能一方面喜歡這樣一本假模假式的小說,一方面卻又能喜歡林.拉德納的那本小說,或者另外那本他最最喜歡的小說——《偉大的蓋茨比》。我這么一說,db聽了很生氣,說我年紀太小,還欣賞不了那樣的書,可我不同意他的看法。我告訴他說我喜歡林.拉德納和《偉大的蓋茨比》這類書。我的確喜歡。我最最喜歡的是《偉大的蓋茨比》。老蓋茨比。可愛的家伙。我喜歡他極了。嗯,不管怎樣,我們發明了原子彈這事倒讓我挺高興。要是再發生一次戰爭,我打算〖文明用語〗干脆坐在原子彈頂上。我愿意第一個報名,我可以對天發誓,我愿意這樣做。
        
        
      --------









      第19節

      --------

        你或許不住在紐約,所以我來說給你聽,維格酒吧間是在那個叫作薩敦飯店的高級旅館里。我過去經常去,現在不去了。我慢慢地改掉了這習慣。
        這是個十分浮華的場所,那班偽君子之流的假摸假式人物擠得簡直都從窗口往里跳。他們一向雇著兩個法國姑娘,提娜和琴妮,一個晚上出來彈鋼琴歌唱三次,她們兩個一個彈鋼琴——彈得真是糟糕透頂——另一個唱歌,唱的不是下流歌曲就是法國歌曲。那個唱歌的老琴妮在唱歌之前老是在擴音器里小聲說一通。她會這樣說:“我們現在唱一支《你要法國姑娘嗎?》唱的是一個法國小姑娘來到了一個象紐約這樣的大城市,愛上了一個來自布魯克林的小伙子。我們希望你們喜歡這支歌。”說完,她就裝腔作勢,唱起一支混帳歌來,一半用英文一半用法文,聽得所有那些在場的假模假式男女高興得都快瘋了。你要是在那兒多坐會兒,老聽著所有那些假模假式男女鼓掌什么的,你準會痛恨起世界上的每一個人來,我發誓你一定會。酒吧里那個掌柜的也下流得很。他是個勢利鬼。他簡直很少理睬人,除非你是個大亨或者名人或者類似的人物。可你萬一真是個大亨或者名人或者類似的人物,那么他的所作所為還要更令人作嘔。他會滿臉堆著可愛的笑容走過來跟你說話,象煞他是個〖文明用語〗挺討人喜歡的人物似的。“嗯!康涅狄格的情況怎樣啦?”或者“佛羅里達的情況怎么樣啦?”這真是個可怕的場所,我不說瞎話。我慢慢兒少去,后來壓根兒不去了。
        我到那兒時間還早,就在酒柜邊坐下——酒吧里擠得很——在老路斯沒來之前先喝兩杯摻蘇打水的威士忌。我要酒的時候,還特地站起來,讓他們看看我的身材有多高,免得他們懷疑我是個未成年的混帳娃娃。這以后,我就觀察一會兒那些假模假式的男女。我旁邊的一個家伙正在用甜言蜜語一個勁兒哄騙跟他在一起的姑娘。他口口聲聲說她的那雙手很象貴族。差點兒笑死我了。酒柜的另一頭坐的全是些搞同〖性‖愛〗的性變態者。看他們的樣子倒不太象那樣的人——我是說他們的頭發并不過于長,也沒有其它怪相——可你總看得出他們是搞同〖性‖愛〗的。最后老路斯來了。
        老路斯,了不起的家伙。我在胡敦念書的時候,他本應該是我的輔導員。可他只做一件事,就是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在他的房間里糾集一幫人大談其性問題。他對性問題頗有研究,特別是性變態者之類。他老講給我們聽有些可怕的家伙怎樣胡來,以及怎樣把女人的褲子當作襯里縫在自己的帽子上。還有搞同〖性‖愛〗的男男女女。老路斯知道在美國搞同〖性‖愛〗的每一個男女。只要你提出一個人的名字——任何一個人的名字——老路斯就會告訴你他是不是搞同〖性‖愛〗的。有時候你簡直很難相信,他把那些電影明星之流的男女都說成是搞同〖性‖愛〗的。有幾個據他說是搞同〖性‖愛〗的男人甚至都結了婚,我的老天爺。你這么問他:“你說喬.勃羅是個搞同〖性‖愛〗的?喬.勃羅?那個老在電影里演流氓和牛仔的又魁偉又神氣的家伙?”老路斯就會說:“當然啦。”他老是說“當然啦”。他說在這件事上結婚不結婚無關緊要。他說世界上有一半結了婚的男子都是搞同〖性‖愛〗的,可他們自己不知道。他還說只要你有那跡象,簡直一夜之間就可以變成一個搞同〖性‖愛〗的。他常常把我們嚇得魂不附體。我就一直等著自己突然變成一個搞同〖性‖愛〗的。說起老路斯來,有一點倒是很好笑,我心里老懷疑他本人就搞同〖性‖愛〗。
        他老是說,“這件事你可以實地干一下拭試。”你走到走廊上的時候,他還會在你后面拼命呵癢。……
        這類玩藝兒就有搞同〖性‖愛〗的跡象。一點不假。我在學校里認識一些搞同〖性‖愛〗的家伙,他們就老是搞這一套玩藝兒,所以我不免要疑心起老路斯來。不過他為人的確很聰明。一點兒不假。
        他跟你見面的時候從來不跟你打招呼。他來了以后剛一坐下,頭一句話就說他只能跟我一起呆幾分鐘。他說約好了一個女朋友。隨后他要了不帶甜味的馬提尼雞尾酒。他跟掌柜的說要一點都不帶甜味,也不要橄欖。
        “嗨,我給你找到了個搞同〖性‖愛〗的,”我對他說,“就坐在酒柜那頭。現在先別看。我是特地保留著讓你好好欣賞的。”
        “滑稽極了,”他說。“還是同一個老考爾菲德。你什么時候才能長大?”
        我惹得他十分膩煩。我真的惹得他十分膩煩。
        不過他也引得我很開心。他這種人的確能引得我十分開心。
        “你的〖性‖生活〗怎樣?”我問他。他最恨你問他這一類問題。
        “別著急,”他說。“你先靠在椅子上歇一會兒,老天爺。”
        “我早就歇過來了,”我說。“哥倫比亞怎樣?你喜歡嗎?”
        “我當然喜歡。我要是不喜歡,就不會進去,”他說。他這人有時候也很能讓人膩煩。
        “你主修什么?”我問他。“性變態嗎?”我是成心逗他玩。
        “你這算什么——滑稽?”
        “不,我跟你逗著玩呢,”我說。“聽著,嗨,路斯。你是個聰明人。我需要你的忠告。我目前遇到了可怕的——”他沖著我重重地呻喚了一聲。“聽著,考爾菲德。你要是能坐在這兒好好喝會兒酒,好好談會兒——”“好吧,好吧,”我說。“別著急。”你看得出他不想跟我討論任何嚴肅的問題。那般聰明人就是這個毛病。他們從來不肯跟你討論任何嚴肅的問題,除非是他們自己想談。因此我就只跟他討論些一般性問題。“不跟你開玩笑,你的〖性‖生活〗怎樣?”
        我問他。“你是不是仍舊跟你在胡敦念書時候的那個姑娘在一起?那個極可愛的——”“老天爺,不啦,”他說。
        “怎么啦?她出了什么事啦?”
        “我一點兒也不知道。你既然問起,我想她這會兒大概在新漢普夏當〖屏蔽***〗子啦。”
        “這樣說不好。要是她過去待你挺不錯,老讓你跟她發生最親密的關系,你至少不應該這么說她。”
        “哦,天哪!”老路斯說。“難道這是一次標準的考爾菲德談話嗎?我馬上要知道。”
        “不,”我說,“不過你這樣說總不太好。要是她過去待你挺不錯,老讓你——”“難道我們非照著這個可怕的題目談下去不成?”
        我不再說下去了。我有點兒怕他站起來離開我,要是我不住嘴的話。所以我當時什么話也沒說,只是又要了一杯酒,我很想喝個爛醉。
        “你現在跟誰在一起?”我問他。“你愿意告訴我嗎?”
        “你不認識。”
        “是嗎,不過到底是誰呢?我也許認得她。”
        “一個位在格林威治村的姑娘。女雕刻家。你要是非知道不可的話。”
        “是嗎?不開玩笑?她多大啦?”
        “我從來沒問過她,老天爺。”
        “嗯,大概有多大啦?”
        “我想她都快四十了,”老路斯說。
        “都快四十了?嗯?你喜歡?”我問他。“你喜歡這么大年紀的女人?”我之所以這樣問他,是因為他的性知識的確非常豐富。我認識的真正有性知識的人并不多,可他確是其中的一個。他早在十四歲的時候就破了身,在南塔基特。一點不假。
        “我喜歡成熟的女人,要是你問的是這個意思的話。當然啦。”
        “你喜歡?為什么?不開玩笑,她們在性方面是不是更好一些?”
        “聽著。咱們把話說清楚。今天晚上我拒絕回答任何一個標準的考爾菲德問題。你〖文明用語〗到底什么時候才能長大?”
        我有一會兒沒再說話。我讓我們的談話中斷了一會兒。接著老路斯又要了杯馬提尼,還叫掌柜的再去掉點兒甜味。
        “聽著,你跟她在一起有多久啦,這個會雕刻的姑娘?”我問他。我真是感興趣極了。“你在胡敦的時候認識她嗎?”
        “不認識。她到這個國家還只幾個月哩。”
        “真的嗎?她是打哪兒來的?”
        “好象是打上海來的。”
        “別開玩笑!她是中國人,老天爺?”
        “當然。”
        “別開玩笑!你喜歡嗎?象她這樣的中國女人?”
        “當然。”
        “為什么?我很想知道——我的確想知道。”
        “我只是偶然發現東方哲學比西方哲學更有道理。你既然問了。”
        “真的嗎?你是說‘哲學’?你的意思是不是包括性一類問題?你是說中國的更好?你是這個意思嗎?”
        “不一定是中國,老天爺。我剛才說的東方。
        咱們難道非這么瘋瘋癲癲談下去不可嗎?”
        “聽著,我是跟你談正經呢,”我說。“不開玩笑。為什么東方的更好?”
        “說來話長,老天爺,”老路斯說。“他們只是把性關系看成是肉體和精神的雙重關系。你要是以為我——”“我也一樣!我也把它看成——你怎么說的——是肉體和精神的關系。我的確是這樣看的。可是關鍵在于跟我發生關系的是〖文明用語〗什么人。要是跟我發生關系的是那種我甚至都不——”“別這么大聲,老天爺,考爾菲德。你要是不能把你的聲音放低些,那我們干脆就別——”“好吧,可是聽我說,”我說。我越說越興奮,聲音就未免太大了一點。有時候我心里一興奮,講話的聲音就大了。“可我說的是這個意思,”我說。“我知道那種關系應該是肉體和精神的,而且也應該是藝術的。可我的意思是,你不能跟人人都這樣——跟每一個和你摟摟抱抱的姑娘——跟她們全都來這一手。你說對嗎?”
        “咱們別談了吧,”老路斯說。“好不好?”
        “好吧,可是聽我說。就拿你和那個中國女人來說,你們倆的關系好在什么地方?”
        “別談了,我已經說過啦。”
        我問的都有點兒涉及私人隱事了。我明白這一點。可老路斯就是這些地方讓你覺得不痛快。我在胡敦的時候,他會叫你把你自己最最隱秘的事情形容給他聽,可你只要一問起有關他自己的事情,他就會生起氣來。這般聰明人就是這樣,如果不是他們自己在發號施令,就不高興跟你進行一場有意思的談話。他們自己一住嘴,也就要你住嘴,他們一回到他們自己的房間,也就要你回到你自己的房間。我在胡敦的時候,老路斯一向痛恨這樣的事——那就是他在他自己的房間里向我們一伙人談完性問題后,我們還聚集在一起繼續聊一會兒天。我是說另外那些家伙跟我自己。在別人的房間里。老路斯痛恨這類事情。他只喜歡自己一個人當大亨,等他把話說完,就希望每個人都回到自己的房間里不再言語。他最害怕的,就是怕有人說出來的話比他高明。他的確引得我很開心。
        “我也許要到中國去。我的〖性‖生活〗糟糕得很呢,”我說。
        “自然啦,你的頭腦還沒成熟。”
        “不錯。一點不錯。我自己也知道,”我說。
        “你知道我的毛病在哪兒?跟一個我并不太喜歡的姑娘在一起,我始終沒有真正的性欲——我是說真正的性欲。我是說我得先喜歡她。要是不喜歡,我簡直對她連一點點混帳的欲望都沒有, 。嘿,我的〖性‖生活〗真是糟糕得可怕,我的〖性‖生活〗真是一塌糊涂。”
        “這是最自然不, 過, 的啦,老天爺。我上次跟你見面的時候就跟你說了,你該怎么辦。”
        “你是說去找精神分析家?”我說。他上次告訴我該做的是這個。他父親就是個精神分析家。
        “那完全由你自己決定,老天爺。你怎樣處理你自己的私生活,那完全不是我〖文明用語〗事兒。”
        我一時沒吭聲,我在思索。
        “我要是去找你父親用精神分析法治療,”我說。“他會拿我怎么辦呢?我是說他會拿我怎么辦呢?”
        “他不會拿你〖文明用語〗怎么辦。他只是跟你談話,你也跟他談話,老天爺。有一點他會幫你做到,他會讓你認識自己的思想方式。”
        “我自己的什么?”
        “你自己的思想方式。你的思想按照——聽著。我不是在教精神分析學的基礎課。你要是有興趣,打電話跟他約個時間。要是沒有興趣,就別打電話。我一點也不在乎,老實說。”
        我把一只手搭在他的肩上。嘿,他真讓我開心。
        “你真是個夠朋友的雜種,”我對他說。“你知道嗎?”
        他正在看手表。“我得定了,”他說著,站了起來。“見了你真高興。”他叫來了掌柜的,要他開帳單。
        “嗨,”我在他離開之前說。“你父親對你作過精神分析沒有?”
        “我?你問這干什么?”
        “沒什么。他作了沒有?有沒有?”
        “說不上分析。他幫助我糾正某些地方,可是沒必要作一次全面的精神分析。你問這于什么?”
        “沒什么。只是一時想起。”
        “呃。別為這種事傷腦筋,”他說。他把小帳留下,準備走了。
        “再喝一杯吧。”我跟他說。“勞駕啦。我寂寞得要命。不開玩笑。”
        他說沒法再喝一杯。他說他已經遲了,說完他就走了。
        老路斯。他確實非常討人厭,可他的語匯確實豐富。我在胡敦的時候,全校學生就數他的語匯最豐富。他們測驗過我們一次。
        
        
      --------









      第20節

      --------

        我坐在那兒越喝越醉,等著老提娜和琴妮出來表演節目,可她們不在。一個梳著波浪式頭發,樣子象搞同〖性‖愛〗的家伙出來彈鋼琴,接著是一個叫凡倫西姬的新來姑娘出來唱歌。她唱得并不好,可是比老提娜和琴妮要好些,至少她唱的都是好歌曲。
        鋼琴就放在我坐的酒柜旁邊,老凡倫西姬簡直就站在我身旁。我不斷跟她做媚眼,可她假裝連看都沒看見我。在乎時我大概不會這么做,可我當時已喝得非常醉了。她唱完歌,馬上就走出房間,我甚至都來不及邀請她跟我一塊兒喝一杯,所以我只好把侍者頭兒叫來。我叫他去問問凡倫西姬,是不是愿意來跟我一塊兒喝一杯。他答應了,可他大概連信都不會給她捎去。這些家伙是從來不給人捎口信的。
        嘿,我在那個混帳酒吧間里一直坐到一點鐘光景,醉得很厲害。我連前面是什么都看不清楚了。
        不過有件事我很注意,我小心得要命,一點沒讓自己發酒瘋什么的。我不愿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讓人問起我的年紀。可是,嘿,我連前面是什么都看不清楚了。我只要真正喝醉了酒,就會重新幻想起自己心窩里中了顆子彈的傻事來。酒吧間里就我一個人心窩里中了顆子彈。我不住伸手到上裝里面,捂著肚皮,不讓血流得滿地都是,我不愿意讓人知道我已受了傷。我在努力掩飾,不讓人知道我是個受了傷的〖屏蔽***〗子養的。最后我忽然靈機一動,想打個電話給琴,看看她是不是回家了。因此我付了帳,走出酒吧間去打電話。我老是伸手到上裝里邊,不讓血流出來。嘿,我真是醉啦。
        可我一走進電話間,就沒有心情打電話給琴。
        我實在醉得太厲害了,我揣摩。因此我只是給老薩麗.海斯打了個電話。
        我得撥那么二十次才撥對號碼。嘿,我的眼睛真是瞎啦。
        “哈羅,”有人來接混帳電話的時候我就這樣說。我幾乎是在大聲呦喝,我醉得多厲害啊。
        “誰呀?”一位太大非常冷淡的聲音說。
        “是我。霍爾頓.考爾菲德。請叫薩麗來接電話,勞您駕。”
        “薩麗睡啦。我是薩麗的奶奶。你干嘛這么晚打電話來,霍爾頓?你知道現在是幾點鐘啦?”
        “知道。我有話跟薩麗說。十分要緊的事。請她來接一下電話。”
        “薩麗睡啦,小伙子。明天再來電話吧。再見。”
        “叫醒她!叫醒她,嗨。勞駕。”
        接著是另一個聲音說話。“霍爾頓,是我。”
        正是老薩麗。“怎么回事?”
        “薩麗?是你嗎?”
        “是的——別呦喝。你喝醉了嗎?”
        “是的。聽著。聽著,嗨。我在圣誕前夕上你家來。成嗎?幫你修剪混帳的圣誕樹。成嗎?成嗎,嗨,薩麗?”
        “成。你喝醉了。快去睡吧。你在哪兒?有誰跟你在一起?”
        “薩麗!我上你家來幫你修剪圣誕樹,成嗎?
        成嗎,嗨?”
        “成。快去睡吧。你在哪兒?有誰跟你在一起?”
        “沒有人。我,我跟我自己。”嘿,我真是醉啦!我依舊用一只手捂著我的心窩。“他們拿槍打了我。洛基的那幫人拿槍打了我。你知道嗎?薩麗,你知道不知道?”
        “我聽不清你的話。快去睡吧。我得走了。明天再給我來電話吧。”
        “嗨,薩麗!你要我來幫你修剪圣誕樹嗎?你要我來嗎?嘿?”
        “好的。再見吧。快回家睡覺去。”
        她把電話掛了。
        “再見。再見,薩麗好孩子。薩麗心肝寶貝,”我說。你能想象我醉得有多厲害嗎?跟著我也把電話掛了。我揣摩她大概跟人約會了剛回家。我想象她跟倫特夫婦一塊兒出去了,還有那個安多佛的傻瓜蛋。他們全在一壺混帳的茶里游泳,彼此說著一些裝腔作勢的話,做出一副假模假式的可愛樣子。
        我真希望剛才沒打電話給她。我只要一喝醉酒,簡直是個瘋子,我在那個混帳電話間里呆了好一會兒。我使勁握住電話機,不讓自己醉倒在地。說實話,我當時并不怎么好過。可是最后,我終于象個白癡似的跌跌撞撞地走了出來,進了男廁所,在一個盥洗盆里放滿了涼水。隨后我把頭浸在水里,一直浸到耳朵旁邊。我甚至沒把頭發擦干,聽憑這個〖屏蔽***〗子養的去直淌水。隨后我走到窗邊電爐旁,一屁股坐在上面。這地方真是又暖又舒服。我坐著特別覺得舒服,因為我這時已經冷得索索亂抖。說來好笑,我只要一喝醉酒,就會冷得索索亂抖。
        我沒事可做,就老在電爐上坐著,數地板上那些白色的小方塊。我身上額漸都濕透了。約莫有一加侖水從我脖子上流下來,流到我的領于和領帶上,可我毫不在乎。我醉得太厲害了,對什么都毫不在乎。接著過不一會兒,那個給老凡倫西姬彈鋼琴的,就是那個梳著波浪式頭發、樣子非常象搞同〖性‖愛〗的家伙,進來梳他的金頭發了。他搞頭的時候,我們兩個就閑聊起來,只是他這家伙并不〖文明用語〗太友好,“嗨。你回到酒吧間去的時候,會見到那個凡倫西婭姑娘嗎?”我問他。
        “非常可能,”他說。俏皮的雜種。我遇到的,全是些俏皮的雜種。
        “聽著,代我向她問好。問她一聲,那個混帳侍者有沒有把我的口信捎給她,成不成?”
        “你干嗎不回家去,孩子?你到底多大啦,嗯?”
        “八十六歲。聽著。代我向她問好。成嗎?”
        “你干嗎不回家去呢,孩子?”
        “我才不呢。嘿,你的鋼琴彈得〖文明用語〗真叫好,”我對他說。我只是拍拍他馬屁。其實他的鋼琴彈得糟糕透了,我老實跟你說。“你真應該到電臺上廣播,”我說。“象你長得那么漂亮。還有一頭混帳金頭發。你需要個后臺老板嗎?”

      .

        【申明】飛天文學網,筆下文學,許多資源來自網上,供廣大同好欣賞學習,并不代表本站觀點,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權利,敬請告知。
       內容來自:網絡
    2. 上一篇:雪國
    3. 下一篇:假如給我三天光明
    4. 共有評論 相關評論
      發表我的評論
      • 大名: 登陸后顯示大名
      • 內容:
      • 驗證碼: 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5. 飛天文學網 筆下文學(www.ss-shop.org) ©2004-2021
    6. 本站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長: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備12001531號
    7. 一分快3 www.wkdlc.com:从化市| www.263250.com:海淀区| www.nesemancreative.com:资讯| www.gthforex.com:西宁市| www.52okcar.com:钟山县| www.casadelillian.com:南木林县| www.yuanjinfu8.com:财经| www.dogfriendlyuk.com:韶山市| www.52gegegan.com:繁峙县| www.arabianpunchfront.com:贡嘎县| www.solarisband.com:普宁市| www.acseconference.com:涟水县| www.cuidighlinn.com:达日县| www.uae-abandoned.com:灌云县| www.tianxiaojyh.com:云阳县| www.hkshengpingzhang.com:沽源县| www.dellbjb.com:永济市| www.fromge.com:鄂托克前旗| www.martingayford.com:闽侯县| www.tongmould.com:荆州市| www.bulgariatourguide.com:子长县| www.white-label-host.com:漾濞| www.votegregwalker.com:上犹县| www.xiaoluwu.com:长兴县| www.whatsnewbondi.com:保定市| www.pornofilmid.net:化州市| www.1958difan.com:灵寿县| www.qzxihu.com:河源市| www.wapgdp.com:蓝田县| www.alemdagemlakkonut.com:信阳市| www.cp0255.com:正定县| www.shmmlaw.com:嘉禾县| www.bjxdby.com:聂拉木县| www.crackpatchsoft.com:庆元县| www.pokerglyphs.com:柳江县| www.f5696.com:九龙县| www.figure-king.com:闻喜县| www.huanxiangtong.com:明水县| www.d0ob.com:崇阳县| www.smartwhitesmile.com:万山特区| www.leandrosales.com:姚安县| www.yritysportti.com:保靖县| www.shipwatch.org:桃源县| www.jtian-168.com:武义县| www.cyber-sst.com:隆林| www.m2676.com:元阳县| www.suliaopingpi.com:彝良县| www.0530gr.com:周宁县| www.jshangfa.com:临漳县| www.n7992.com:东莞市| www.p5539.com:垦利县| www.zhusihuai.com:赫章县| www.ehbermanlaw.com:宜兴市| www.harmsworth.org:寿光市| www.maluna-lighting.com:中西区| www.didacticosedima.com:吴江市| www.tuhai023.com:福州市| www.yugmk.com:鄄城县| www.sljjpj.com:阳西县| www.hg67456.com:大新县| www.the-kish.com:溆浦县| www.caitaocongtrinh.com:石阡县| www.joomlaku.com:鄂州市| www.zhouyuzheng.com:武城县| www.nbuyi.com:常州市| www.nigerianminers.org:新乡县| www.agenciaaccords.com:章丘市| www.tekirotools.com:白城市| www.hoyins.com:兰坪| www.altahrirtv.com:泸定县| www.bjkxxsh.com:固安县| www.appstoremarketingpro.com:永和县| www.apics-hawaii.org:治多县| www.ynlcdcj.com:大同县| www.dolls-haven.com:五莲县| www.busybeesflorist.com:肇源县| www.fapuc.com:兰西县| www.binhai1tuan.com:萨迦县| www.pixiankong.com:西丰县| www.cp8559.com:铜鼓县| www.edongphoto.com:衡阳市| www.hg59789.com:桃源县| www.fnp-co.com:朔州市| www.trade-address.com:邯郸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