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t id="lfruo"><noscript id="lfruo"><label id="lfruo"></label></noscript></tt>
      飛天文學網,筆下文學,你永遠的心靈家園! 繁體中文 網站地圖

      您現在的位置:筆下文學 >> 大家讀文 >> 外國名著 >> 內容

      麥田里的守望者(11)

      作者:塞林格 時間:2013-4-22 22:26:45 點擊:5984


        老菲芘喜歡的只有一個地方,就是哈姆萊特拍拍那只狗的腦袋的時候。她覺得這很好玩,也很有意思,事實上也確是這樣。可我非做不可的是,我不得不把那劇本讀一遍。我的問題是,遇到這類玩藝兒我總是非自己讀一遍不可。要是由演員演出,我總不肯好好聽。我老是擔心他下一分鐘會不會做出假模假式的事來。
        我買了倫特夫婦主演的戲票,就乘出租汽車到公園。我本應該乘地鐵什么的,因為我的錢已經不多了,不過我實在想離開那個混帳百老匯,越快越好。
        公園里也很糟糕。天氣倒不太冷,可是太陽依舊沒出來,整個公園除了狗〖文明用語〗和老人吐的痰、扔的雪茄煙頭以外,好象什么都沒有,那些長椅看去也濕漉漉的,簡直沒法坐下。這幅景象實在很叫人泄氣,而且你走著走著,不知怎的隔一會兒就會起雞皮疙瘩。這兒一點沒有快要過圣誕節的跡象。這兒簡直什么跡象都沒有。可我還是一直向林蔭路走去,因為菲芘來到公園,總是在這一帶玩。她喜歡在音樂臺附近溜冰。說來好笑,我小時候,也總喜歡在這一帶溜冰。
        可我到了那里,連她的影兒也沒見。有幾個小孩子在那兒溜冰,還有兩個大男孩拿了個壘球在玩“空中飛球”,只是不見菲芘。后來我看見有個跟她差不多年紀的小女孩獨自坐在長椅上緊她的溜冰鞋。我想她也許認得菲芘,能告訴我她在什么地方,所以我走過去在她身旁坐下,問她說:“我問你,你認得菲芘.考爾菲德嗎?”
        “誰?”她說,她只穿了條運動褲和約莫二十件運動衫。衣服上好象全都是疙瘩,你看得出準是她母親自己做的。
        “菲芘.考爾菲德。住在第七十一條街,念四年級,就在——”“你認得菲芘?”
        “不錯,我是她哥哥。你知道她在哪兒嗎?”
        “她是不是凱隆小姐班上的?”小女孩問。
        “我不知道。不錯,我想她是那班上的。”
        “那么說來,她大概在博物館里。我們上星期六去過了,”小女孩說。
        “哪個博物館?”我問她。
        她好象端了端肩膀。“我不知道,”她說。“在博物館里。”
        “我知道,不道是那個有圖片的呢,還是那個有印第安人的?”
        “那個有印第安人的。”
        “謝謝,”我說。我站起來要走,可突然記起今天是星期天。“今天是星期天呢,”我對小女孩說。
        她抬起頭來看看我。“哦,那她就不在那兒了。”
        她費了很大的勁兒在緊她的四輪榴冰鞋。她沒戴手套什么的,兩只小手凍得又紅又冷。我就幫了她一下。嘿,我有多少年沒摸過溜冰鞋鑰匙啦,可我拿在手里一點也不覺得陌生。哪怕是五十年以后,在漆一樣黑的暗地里,你拿一把溜冰鞋鑰匙塞在我手里,我都知道這是溜冰鞋鑰匙。我把她的溜冰輕收緊以后,她就向我道謝。她是一個很好、很懂禮貌的小姑娘。老天爺,我就喜歡那樣的孩子,你給他們緊了溜冰鞋什么的,他們很懂禮貌,會向你道謝。大多數孩子都這樣。一點不假。我問她是不是愿意跟我一塊兒去喝杯熱巧克力什么的,可她說不,謝謝你。她說她得去找她的朋友。孩子們老是要去找他們的朋友。真讓我笑疼肚皮。
        盡管是星期天,菲芘和她的全班同學都不會在那兒;盡管外面的天氣是那么潮濕、那么糟糕,我還是穿過公園一路向綜合博物館走去。我知道這就是那個緊溜冰鞋的小姑娘所說的博物館。我對整個搏物館里的一切熟悉得就象背一本書一樣。菲芘進的學校也是我小時候進的學校,我們那時候老是到博物館去。我們那個名叫艾格萊丁格小姐的老師差不多每星期六都帶我們去。有時候我們去看動物,有時候看古代印第安人做的一些玩藝兒。陶器、草藍以及類似的玩藝兒。我只要一想起這事,心里就非常高興。連現在也這樣。我還記得我們看完所有這些印第安玩藝兒以后,常常到大禮堂去看電影。
        哥倫布。他們老是放映哥倫布發現新大陸的電影,先是費了很大勁兒向老裴迪南和伊薩伯拉借錢買船,后來又是水手們打算背叛他。對老哥倫布誰也沒多大興趣,可你身上總是帶著不少糖果和口香糖之類的玩藝兒,再說大禮堂里面也有一股很好聞的氣味。盡管外面天氣挺好,你進了里面總聞到一股好象外面在下大雨的氣味,好象全世界就是這個地方最好、最干燥、最舒適。我很喜歡那個混帳博物館。我記得到大禮堂去的時候得經過印第安館,那是個極長、極長的房間,進了里面不準大聲說話。
        而且總是老師走在頭里,全班的學生跟在后頭。孩子們排成雙行,每人都有個伴兒。極大多數時間跟我作伴兒的總是個叫作杰特魯德.萊文的小姑娘。
        她老愛拉著你的手,而她的手又老是汗律律、粘糊糊的。地板是一色的石頭地,你要是有幾顆玻璃彈子在手里,隨便往地上一扔,它們就會在地上到處亂蹦,發出一片響聲,老師就會叫全班同學都停下來,自己走回來查看出了什么事。可是這位艾格萊丁格小姐從來不發脾氣。接著你經過那艘挺長、挺長的印第安獨木戰艇,約莫有三輛混帳凱迪拉克排在一溜那么長,里面約莫有二十個印第安人,有幾個在打槳,有幾個只是神氣活現地站在那兒,每人的臉上都繪著武士的花紋。在獨木船的后部有個非常可怕的家伙,臉上戴著面具。他是個巫醫。他讓我起雞皮疙瘩,可我還是挺喜歡他。另一件事,你走過時候要是碰了下木漿什么的,其中一個看守就會跟你說:“別碰東西,孩子們。”可他說話的聲音總是挺和氣,并不象個混帳‖警‖察‖什么的。接著你經過那只太玻璃柜,里面有幾個印第安人在擦木棒取火,還有個印第安女人在織毯子。這個織毯子的印第安女人彎著腰,我們都看得見她的〖屏蔽***〗,我們經過的時候,總要偷偷瞧一眼,連姑娘們也那樣,因為她們還都是小孩子,跟我們一樣沒什么〖屏蔽***〗。接著,就在進大禮堂之前,靠近大門旁邊,你還經過那個愛斯基摩人。他正坐在一個冰湖里面的窟窿上面,往窟窿里釣魚。窟窿旁邊還有兩條魚,是他已經捉得的。嘿,這個博物館里,玻璃柜子可真不少。樓上甚至還要多,里面有鹿在水洞邊喝水,有鳥兒飛往南方過冬。離你最近的那些鳥全都是剝制的,掛.在一些鋼絲上,后面的那些鳥都畫在墻上,可你一眼看去,全都象真正往南飛,你要是低下腦袋倒著看,它們甚至顯得更快地在往南飛。不過博物館里最好的一點是一切東西總呆在原來的地方不動。誰也不挪移一下位置。你哪怕去十萬次,那個愛斯基摩人依舊剛捉到兩條魚;那些鳥依舊在往南飛;鹿依舊在水洞邊喝水,它們的角依舊那么美麗,它們的腿依舊那么又細又好看;還有那個裸露著〖屏蔽***〗的印策安女人依舊在織同一條毯子。誰也不會改變樣兒。唯一變樣的東西只是你自己。倒不一定是變老了什么的。嚴格說來,倒不一定是這個。不過你反正改了些樣兒,就是這么回事。比如說這一次你穿了件大衣。或者上次跟你排在一起的那個孩子患了猩紅熱,另換了個人排在你旁邊。或者帶領學生的已不是艾格萊丁格小姐,另換了別的什么人。或者你聽見〖屏蔽***〗媽和爸爸在浴室里打了一次架,打得很兇。或者你剛在街上經過一汪子一汪子的水,水上的汽油泛出虹一般的色彩。我是說你反正總有些地方不一樣了——我說不清楚我的意思。即使我說得清楚,我怕自己也不一定想說。
        我走著走著,就從口袋里掏出那頂獵人帽,戴到頭上。我知道不會遇到什么熟人,再說外面的天氣又潮濕得那么厲害。我一邊走,一邊想著老菲芘怎樣在每星期六象我一樣上博物館。我想著她怎樣觀看我過去常常看的同一些玩藝兒,怎樣每次看的時候她這個人總會有所不同。我這樣想著,心里雖然說不上沮喪,卻也不會快活得要命。有些事物應該老保持著老樣子。你應該把它們擱進那種大玻璃柜里,別去動它們。我知道這是不可能辦到的,不過這照樣是件很糟糕的事。嗯,我一邊走,一邊就想著這一類事。
        我經過體育場,就停住腳步看兩個很小的小孩子玩蹺蹺板。有一個孩子比較胖,我就把手擱在瘦孩子那一頭,幫他們平衡,可你看得出他們不喜歡我在他們旁邊,我也只好走了。
        接著發生了一件很好笑的事。我走到博物館門口,忽然不想進去了,哪怕白給我一百萬塊錢我也不想進去。我這會兒就是沒那個心情——可我剛才還眼巴巴地穿過整個混帳公園來到博物館,恨不得盡快進去呢。要是菲芘在里面,我或許會進去,可她不在里面。因此我就在博物館門口叫了輛出租汽車上比爾特摩了。我心里并不怎么想去,可我已〖文明用語〗跟薩麗約好啦。
        
        
      --------









      第17節

      --------

        我到那兒的時候還很早,所以我就在休息室鐘旁的皮椅上坐下,看那些姑娘。許多學校都已放假,這兒總有一百萬個姑娘或坐或立,在等她們的男朋友。有的姑娘交叉著腿,有的姑娘并不交叉著腿,有的姑娘大腿好看得要命,有的姑娘大腿難看得要命,有的姑娘看去為人很不錯,有的姑娘看去很可能是只母狗,如果你對她有進一步了解的話。
        這委實是一片絕好的景色,你要是懂得我意思的話。可是說起來,這景色看了也有點叫人泄氣,因為你老會嘀咕著所有這些姑娘將來會有〖文明用語〗什么遭遇。我是說在她們離開中學或大學以后。你可以料到她們絕大多數都會嫁給無聊的男人。這類男人有的老是談著他們的混帳汽車一加侖汽油可以行駛多少英里。有的要是打高爾夫球輸了,或者甚至在乒乓球之類的無聊球賽中輸了,就會難過得要命,變得非常孩子氣。有的非常卑鄙。有的從來不看書。
        有的很討人厭——不過在這一點上,我得小心一些。我是說在說別人討人厭這一點上。我不了解討人厭的家伙。我真的不了解。我在愛爾克敦.希爾斯的時候,跟一個叫哈里斯.梅克林的家伙同屋住了兩個月。他這人非常聰明,可又是我所遇到的最最討人厭的家伙。他說話的聲音極其刺耳,可又一天到晚講個不停,簡直沒完沒了。更可怕的是,他從來不講任何你聽得入耳的話。可他有一個長處。
        這個〖屏蔽***〗子養的吹起口哨來,可比誰都好。他一邊鋪床,或是一邊往壁櫥里掛著什么——他老是往壁櫥里掛著什么——真叫我受不了——他一邊干著這類玩藝兒,一邊就吹著口哨,只要他不是在用刺耳的聲音講話。他連古典歌曲都能吹,可他絕大部分時間只吹著爵士歌曲。他都能吹最地道的爵士歌曲,象《白鐵屋頂憂傷曲》之類,而且吹得那么好聽,那么輕松愉快——就在他往壁櫥里掛什么東西的時候——你聽了都會靈魂兒出竅。自然啦,我從來沒告訴他我認為他的口哨吹的好得了不得。我是說你決不會走到什么人身邊直截了當地說:“你的口哨吹的好得了不得。”可我還是跟他同屋住了差不多整整兩個月,盡管我把他討厭得要命,原因是,他的口哨吹得真是好極了,是我聽到過的最最好的。所以說我不了解討人厭的家伙。也許你瞧見哪個挺不錯的姑娘嫁給他們的時候心里不應該太難受。他們中間絕大多數并不害人,再說他們私下里也許都是了不得的口哨家什么的。〖文明用語〗誰知道?至少我不知道。
        最后,老薩麗上樓來了,我就立刻下樓迎接她,她看去真是漂亮極了。一點不假。她身穿一件黑大衣,頭戴一頂黑色法國帽。她平時很少戴帽子,可這頂法國帽戴在她頭上的確漂亮。好笑的是,我一看見她,簡直想跟她結婚了。我真是瘋了。我甚至都不怎么喜歡她,可突然間我竟覺得自己愛上了她,想跟她結婚了。我可以對天發誓我的確瘋了。我承認這一點。
        “霍爾頓!”她說。“見到你真是高興!咱們好象有幾世紀沒見面啦!”你跟她在外面相見,她說話的聲音總是那么響,很叫人不好意思。她因為長得〖文明用語〗實在漂亮,所以誰都會原諒她,可我心里總有點兒作嘔。
        “見到你也真高興,”我說。我說的也是心里話。“你好嗎?”
        “好得不能再好啦。我來遲了沒有?”
        我對她說沒有,可事實上她來遲了約莫十分鐘。我倒是一點也不介意。《星期六晚報》上所登的那些漫畫,一些在街頭等著的男人因為女朋友來起了,都氣得要命——這是騙人的玩藝兒。要是一個姑娘跟你見面的時候看去極漂亮,誰還〖文明用語〗在乎她來得是不是遲了?誰也不會在乎。“咱們最好快走,”我說。“戲在二點四十開演。”我們于是下樓向停出租汽車的地方走去。
        “咱們今天看什么戲?”她說。
        “我不知道。倫特夫婦演的。我只買到這個票。”
        “倫特夫婦!哦,真太好了!”
        我已經跟你說過,她只要聽見是倫特夫婦演的,就會高興得連命都不要。
        在去戲院的路上,我們在汽車里胡搞了一會兒。最初她不肯,因為她搽著口紅什么的,可我真是〖文明用語〗猴急得要命,她簡直拿我沒辦法。有兩次,汽車在紅燈前突然停住,我都〖文明用語〗差點兒從座上摔了下來。這些混帳司機從來不注意自己的汽車在往哪兒開,我敢發誓他們從來不注意。現在,我再來告訴你我究竟瘋狂到了什么地步,當我們在這次熱烈的擁抱中清醒過來的時候,我競對她說我愛她。
        這當然是撤謊,不過問題是,我說的時候,倒真是說的心里話。我真是瘋了。我可以對天發誓我真是瘋了。
        “哦,親愛的,我也愛你,”她說。接著她還一口氣往下說:“答應我把你的頭發留起來。水手式的平頭已經不時興了。再說你的頭發又那么可愛。”
        可愛個屁。
        這戲倒不象我過去看過的某些戲那么糟。可也不怎么好。故事講的是一對夫婦一生中約莫五十萬年里的事。開始時候他們都很年輕,姑娘的父母不答應她跟那個小伙子結婚,可她最后還是跟他結婚了。接著他們的年紀越來越大。丈夫出征了,妻子有個弟弟是個醉鬼。我看了實在不感興趣。我是說我對他們家里有人死了什么的毫不關心。他們不過是一嘟嚕演員罷了。那丈夫和妻子倒是一對挺不錯的夫婦——很有點兒鬼聰明——可我對他們并不太感興趣。特別是,他們在整場戲里老是在喝著茶或者其他混帳玩藝兒。你每次看見他們,總有個傭人拿茶端到他們面前,或是那妻子在倒茶給什么人喝。
        還有戲里不住有人進進出出——你光是看著人們坐下站起都會看得頭昏眼花。阿爾法萊德.倫特和琳.封丹演那對夫婦,他們演得非常好,可我不怎么喜歡他們。不過憑良心說,他們確是與眾不同。
        他們演得不象真人,也不象演員。簡直很難解釋.他們演的時候,很象他們知道自己是名演員什么的。我是說他們演得很好,不過他們演得太好了。
        比如說,他們一個剛說完話,另一個馬上接口很快地說了什么。這是在學真實生活中人們說話時彼此打斷對方說話的情形。他們的表演藝術很有點兒象格林威治村的老歐尼彈鋼琴。你不管做什么事,如果做得太好了,一不警惕,就會在無意中賣弄起來.那樣的話,你就不再那么好了。可是不管怎樣,戲里就只他們兩個——我是說倫特夫婦——看去象是真正有頭腦的人。我得承認這一點。
        演完第一幕,我們就跟其他那些傻瓜蛋一起出去抽煙。這真是個盛舉。你這一輩子從未見過有這么多的偽君子聚在一起,每個人都拼命袖煙,大聲談論戲,讓別人都能聽見他們的聲音,知道他們有多么了不起。有個傻里傻氣的電影演員站在我們附近抽煙。我不知道他的名字,可他老是在戰爭片里擔任膽小鬼的角色。他跟一個極漂亮的金發姑娘在一起,他們兩個都裝出很厭倦的樣子,好象甚至都不知道周圍有人在看他們似的。真是謙虛得要命。我看了倒是十分開心。老薩麗除了夸獎倫特夫婦外,簡宣很少說話,因為她正忙著伸長脖子東張西望,裝出一副迷人的樣子。接著她突然看見休息室的另一頭有一個她認識的傻瓜蛋。那家伙穿了套深灰色的法蘭絨衣服,一件格子襯衫,是個地道的名牌大學生。真了不起。他靠墻站著,只顧沒命地抽煙,一副膩煩極了的樣子。老薩麗不住地說:“我認識那小伙子。”不管你帶她去什么地方,她總認識什么人,或者她自以為認識什么人。她說了又說,后來我膩煩透了,就對她說:“你既然認識他,干嗎不過去親親熱熱地吻他一下呢?他準會高興。”
        她聽了這話很生氣。最后,那傻瓜蛋終于看見了她,就過來跟她打招呼。你真該看見他們打招呼時的樣子。你準以為他們有二十年沒見面了。你還會以為他們小時候都在一個澡盆里洗澡什么的。是一對老得不能再老的朋友。真正叫人作嘔。好笑的是,他們也許只見過一面,在某個假模假式的舞會里。最后,他們假客氣完了,老薩麗就給我們兩個介紹。
        他的名字叫喬治什么的——我都記不得了——是安多佛大學的學生。真——真了不起。可惜你沒看見老薩麗問他喜不喜歡這戲時他的那副樣子。他正是那種假得不能再假的偽君子,回答別人問題的時候,還得給自己騰出地方來。他往后退了一步,正好腳踩在一位站在他后面的太太的腳上。他大概把她的那幾個腳趾全都踩斷了。他說加戲本身不怎么樣,可是倫特夫婦,當然啦,完完全全是天仙下凡。
        天仙下凡。老天爺,天仙下凡。我聽了差點兒笑死。
        接著他和老薩麗開始聊起他們兩個都認識的許多熟人來。這是你一輩子從來沒聽到過的最假模假式的談話。他們以最快的速度不斷想出一些地方來,然后再想出一些住在那地方的人,說出他們的名字。
        等到我回到座位上的時候,我都快要嘔出來了。—點不假。接著,等到下一幕戲演完的時候,他們之繼續了他們那令人厭煩的混帳談話,他們不斷想出更多的地方,說出住在那地方的更多人的名字。最糟糕的是,那傻瓜蛋有那種假極了的名牌大學聲音,就是那種換其疲倦、極其勢利的聲音。那聲音聽去簡直象個女人。他竟毫不猶豫地來夾三,那雜種。戲演完后,我一時還以為他要坐進混帳的出租汽車跟我們一起走呢,因為他都跟著我們穿過了約莫兩條街,不過他還得跟一嘟嚕偽君子碰頭喝雞尾酒去,他說。我都想象得出他們怎樣全都坐在一個酒吧里,穿著格子襯衫,用那種疲倦的、勢利的聲音批評著戲、書和女人。他們真讓我差點兒笑死,那班家伙。
        我聽那個假模假式的安多佛雜種講了約莫十個鐘頭的話,最后跟老薩麗一塊兒坐進出租汽車的時候,簡直恨死她了。我已準備好要送她回家——我的確準備好了——可是她說:“我想起了個妙極了的主意!”她老是想起什么妙極了的主意。“聽著,”她說。“你得什么時候回家吃晚飯?我是說你是不是急于回家?你是不是得限定時間回家?”
        “我?不。不限定時間,”我說,這話真是再老實也沒有了,嘿。“干嗎?”
        “咱們到無線電城冰場溜冰去吧!”
        她出的總是這一類的主意。
        “到無線電城冰場上去溜冰?你是說馬上就去?”
        “去溜那么個把鐘頭。你想不想去?你要是不想去的話——”“我沒說我不想去,”我說。“我當然去。要是你想去的話。”
        “你真是這個意思嗎?要不是這個意思就別這么說。我是說去也好不去也好,我都無所謂。”
        她會無所謂才怪哩。
        “你可以租到那種可愛的小溜冰裙,”老薩麗說。“琴妮特.古爾茲上星期就租了一條。”
        這就是她急于要去溜冰的原因。她想看看自己穿著那種只遮住屁股的短裙時的樣子。
        我們于是去了,他們給了我們冰鞋以后,還給了薩麗一條只遮住屁股的藍色短裙。她穿上以后,倒是真〖文明用語〗好看。我得承認這一點。你也別以為她自己不知道。她老是走在我前頭,好讓我看看她的小屁股有多漂亮。那屁股看去也的確漂亮。我得承認這一點。
        可是好笑的是,整個混帳冰場上就數我們兩個溜得最糟。我是說最槽。而冰場上也有幾個溜得真正棒的。老薩麗的腳脖子一個勁兒往里彎,差點兒都碰到了冰上。這不僅看上去難看得要命,恐怕也疼得要命。我自己很有這個體會。我的腳脖子疼得都要了我的命。我們的樣子大概很值得一看。更糟糕的是,至少有那么一兩百人沒事可做,都站在那兒伸長了脖子看熱鬧,看每個人摔倒了又爬起來。

      .

        【申明】飛天文學網,筆下文學,許多資源來自網上,供廣大同好欣賞學習,并不代表本站觀點,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權利,敬請告知。
       內容來自:網絡
    2. 上一篇:雪國
    3. 下一篇:假如給我三天光明
    4. 共有評論 相關評論
      發表我的評論
      • 大名: 登陸后顯示大名
      • 內容:
      • 驗證碼: 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5. 飛天文學網 筆下文學(www.ss-shop.org) ©2004-2021
    6. 本站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長: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備12001531號
    7. 一分快3 www.trade-perfect.com:中阳县| www.frizerski-salon.net:柳林县| www.urbir.com:吉木乃县| www.cp6782.com:化德县| www.modernimagelisam.com:颍上县| www.wfhtdr.com:寻乌县| www.therapycenterkita.com:洛宁县| www.ajseger.com:池州市| www.yourgamename.com:本溪市| www.zhongyunhe.com:札达县| www.mortalgames.net:武宣县| www.boyamax.com:邳州市| www.bashmaistora-bg.com:滕州市| www.hazoheng.com:南澳县| www.kidizzle.com:三江| www.stranded-deep.net:屯留县| www.lianyunlipin.com:莱阳市| www.coralgablesrealtor.com:海林市| www.bc0010.com:朝阳市| www.huthug.com:鄂伦春自治旗| www.appliancechina.com:东明县| www.patricshawbeauty.com:凭祥市| www.spoiledrottencatsociety.com:松江区| www.christaiceforest.com:庐江县| www.sylongview.com:濉溪县| www.hbtzn.com:南汇区| www.m3ji.com:五峰| www.mortgagelenderchillicothe.com:太仆寺旗| www.sp533.com:称多县| www.meiyizhuangshi.com:安顺市| www.livinonthehedge.com:福鼎市| www.aggressive-lawyers.com:安新县| www.cognaso.com:合肥市| www.stguolvji.com:库尔勒市| www.taralynnfoxxblog.com:隆昌县| www.geeks-corner.com:法库县| www.christaiceforest.com:南充市| www.thebookswisschocolate.com:仁怀市| www.wynlyn.com:方山县| www.muotioikeus.com:高要市| www.bling2day.com:庆云县| www.aryavartcollege.com:桐梓县| www.digishoppy.com:漯河市| www.mesutaydin.com:东平县| www.takethiscash.com:顺昌县| www.troughtonmichael.com:日照市| www.awakenhaven.com:林西县| www.tarotcardadvisor.com:洛南县| www.redrosemovie.com:景德镇市| www.thetalisker.com:洪洞县| www.zajstone.com:库尔勒市| www.domshin.com:宣恩县| www.xffrw.cn:白玉县| www.090577.com:石柱| www.xemhwyn.com:宝山区| www.3gsands.com:广元市| www.spreadlovenotoil.com:正蓝旗| www.stranded-deep.net:南阳市| www.playmarket-androids.net:高密市| www.isabel-duque.com:天柱县| www.autocity-curacao.com:历史| www.360allred.com:额敏县| www.365zhy.com:天祝| www.freebie-host.com:南郑县| www.ascendingwings.com:墨脱县| www.xinsss777.com:上蔡县| www.999cscs.com:旌德县| www.androidanalyze.com:清丰县| www.hirdavatciyiz.com:松江区| www.alshamdc.com:马关县| www.544680.com:龙江县| www.coocooconcepts.com:宝坻区| www.hdalsdq.com:浮梁县| www.chambres-dhotes-le-cigalon.com:大连市| www.hatukafitness.com:林州市| www.hg34678.com:阿克陶县| www.implantdentalve.com:蒲江县| www.steven-z.com:华蓥市| www.elkinkiev.com:阜康市| www.92dingyue.com:温宿县| www.vidyaseminars.com:铜陵市| www.qhzxz.com:辛集市| www.cosmosofsweden.com:河西区| www.f7565.com:宝丰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