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t id="lfruo"><noscript id="lfruo"><label id="lfruo"></label></noscript></tt>
      飛天文學網,筆下文學,你永遠的心靈家園! 繁體中文 網站地圖

      您現在的位置:筆下文學 >> 大家讀文 >> 外國名著 >> 內容

      麥田里的守望者(10)

      作者:塞林格 時間:2013-4-22 22:26:45 點擊:5987


        嗯,我打了個電話給她。先是女傭人接電話。
        接著是她爸爸。接著她來了。“薩麗?”我說。
        “不錯——你是誰?”她說。她是個假模假式的姑娘。我早巳告訴她父親我是誰了。
        “霍爾頓.考爾菲德。你好?”
        “霍爾頓!我很好!你好嗎?”
        “好極了。聽著。你好嗎,嗯?我是說學校里?”
        “很好,”她說。“我是說——你懂得我的意思。”
        “好極了。呃,聽著。我不知道你今天有空沒空,今天是星期天,可是星期天也總有一兩場日戲演出。什么義演之類的玩藝兒。你想不想去?”
        “我很想去。再好沒有了。”
        再好沒有。我最討厭的就是這句話,再好沒有。它聽去那么假模假式。一時間,我真想叫她忘了看日戲這回事吧。可我們又聊了一會兒天。那是說,她一個人聊了起來。你簡直插不進一個宇。她先告訴我說有個哈佛學生——大概是一年級生,可她沒說出來,自然啦——怎樣在拚命追她。日日夜夜打電話繪她。日日夜夜——我聽了差點兒笑死。
        接著她又告訴我另外一個家伙,是什么西點軍校的,也為她要尋死覓活。真了不起。我告訴她兩點鐘在比爾特摩的鐘底下跟我見面,千萬別遲到,因為戲大概在兩點半開演。她平常總是遲到。隨后我把電話掛了。她有點兒讓我膩煩,不過長得倒是真漂亮。
        我跟老薩麗訂好約會以后,就從床上起來,穿好衣服,然后整理行裝。我離開房間之前又往窗外望了望,看看所有那些心理變態的家伙都在干什么,可他們全把窗簾拉上了;到了早晨,他們都成了謙虛謹慎的君子淑女。我于是乘電梯下樓,結清了賬。我哪兒也沒看見老毛里斯。那個狗雜種,我不會為尋找他扭斷自己脖子的,自然啦。
        我在旅館外面叫了輛出租汽車,可我一時想不起〖文明用語〗上哪兒去好。我沒地方可去。今天才星期日,我要到星期三才能回家——最早也要到星期二。我當然不想再去住旅館,讓人把自己的腦漿打出來。最后我叫司機送我到中央大車站。那兒離比爾特摩很近,便于過會兒跟薩麗會面。我當時打算做的,是把我的兩只手提箱存到車站的存物處,然后去吃早飯。我肚子真有點兒餓了。我在汽車里的時候,拿出我的皮夾來數了數錢。我記不得皮夾里還剩多少錢,反正已經不多。我在約莫兩個混帳星期里已經花掉了一個國王的收入。一點不假。我天生是個敗家子。有了錢不是花掉,就是丟掉。有多半時間我甚至都會在飯館里或夜總會里忘記拿找給我的錢。我父母為這事惱火得要命,那也怪不得他們。我父親倒是很有錢。我不知道他有多少收入——他從來不跟我談這種事情——可我覺得他掙的很不少。他在一家公司里當法律顧問。干這一行的人都很能賺錢。我知道他有錢的另一個原因,是他老在百老匯的演出事業上投資。可他總是蝕掉老本,氣得我母親差點兒發瘋。自從我弟弟艾里死后,她身體一直不很好。她的神經很衰弱。也就是為了這個緣故,我真〖文明用語〗不愿讓她知道我給開除的事。
        我在車站的存物處存好我的手提箱以后,就到一家賣夾餡面包的小飯館里去吃早飯。我吃了一頓對我來說是很飽的早飯——桔子汁、咸肉蛋、烤面包片和咖啡。平常我只賜一點桔子汁。我的食量非常小。一點不假。正因為這個緣故,我才〖文明用語〗那么瘦。照醫生囑咐,我本來應該多吃些淀粉之類玩藝兒,好增加體重,可我從來不吃。我在外面吃飯的時候,往往只吃一份夾干酪的面包和一杯麥乳精。吃的不算多,可你在麥乳精里可以得到不少維生素。霍.維.考爾菲德。霍爾頓.維生素.考爾菲德。
        我正吃著蛋,忽然來了兩個拿著手提箱的修女——我猜想她們大概是要搬到另外一個修道院去,正在等候火車——挨著我在吃飯的柜臺旁邊坐下。她們好象不知道拿她們的手提箱往哪兒擱好,因此我幫了她們一手。這兩只手提箱看上去很不值錢——不是真皮的。這原是無關緊要的小事,我知道,可我最討厭人家用不值錢的手提箱。這話聽起來的確很可怕,可我只要瞧著不值錢的手提箱,甚至都會討厭拿手提箱的人。曾經發生過這樣一件事。我在愛爾克敦.希爾斯念書的時候,有一時期跟一個名叫狄克.斯萊格爾的家伙同住一個房間,他就用那種極不值錢的手提箱。他并不把這些箱子放在架子上,而是放在床底下,這樣人家就看不見他的箱子跟我的箱子并列在一起。我為這件事心里煩得要命,真想把我自己的手提箱從窗口扔出去,或者甚至跟他的交換一下。我的箱子是馬克.克羅斯制造的,完全是真牛皮,看樣子很值幾個錢。可是后來發生了一件好笑的事。事情是這樣的,我最后也把我的手提箱從架子上取下來,擱到了我的床底下,好不讓老斯萊格爾因此產生〖文明用語〗自卑感。
        可是奇怪的事發生了,我把我的箱子擱到床底下之后,過了一天他卻把它們取了出來,重新擱回到架子上。他這樣做的原因,我過了很久才找出來,原來他是要人家把我的手提箱看作是他的。他真是這個意思。在這方面他這人的確十分好笑。比如說,他老是對我的手提箱說著難聽的話。他口口聲聲說它們太新,太資產階級。“資產階級”是他最愛說的混帳口頭禪。他不知是從哪兒談到的或是聽來的。我所有的一切全都〖文明用語〗太資產階級。連我的自來水筆也太資產階級。他一天到晚向我借著使,可它照樣太資產階級。我們同屋住了約莫兩個月后,雙方都要求換房。好笑的是,我們分開以后,我倒很有點想念他,因為他這個人非常富于幽默感,我們在一起有時也很快樂。如果他也同樣在想念我,我決不會驚奇。最初他說我的東西太資產階級,他只是說著玩兒,我聽了一點也不在乎——事實上,還覺得有點好笑。可是過了些時候,你看得出他不是在說著玩了。問題是,如果你的手提箱比別人的值錢,你就很難跟他同住一屋——如果你的手提箱真的好,他們的真的不好。或許你看見對方為人聰明,富于幽默感,就會以為他們不在乎誰的手提箱好,那你就錯了。他們可在乎呢。他們的確在乎。后來我去跟斯特拉德萊塔這樣的傻雜種同住一屋,這也是原因之一。至少他的手提箱跟我的一樣好。
        嗯,那兩個修女坐在我旁邊,我們就閑聊起來。我身旁的那個修女還帶著一只草籃子,修女們和救世軍姑娘們在圣誕節前就是用這種籃子向人募捐的。你常常看見她們拿著籃子站在角落里——尤其是在五馬路上,在那些大百貨公司門口。嗯,我身旁的那個修女把她的籃子掉在地上了,我就彎下腰去替她拾起來。我問她是不是出來募捐的。她說不是。她說她收拾行李的時候這只籃子裝不進箱子,所以就提在手里。她望著你的時候,臉上的笑容很可愛。她的鼻子很大,戴的那副眼鏡鑲著鐵邊,不怎么好看,可她的臉卻非常和藹可親。“我本來想,你們要是出來募捐,”我對她說,“我也許可以捐幾個錢。其實你們不妨把錢留下,等到你們將來募捐的時候算是我捐的。”
        “哦,你真好,”她說。另外一個,她的朋友,也拍起頭來看我。另外那個修女一邊喝咖啡,一邊在看一本黑皮的小書。那書的樣子很象《圣經》,可是比《圣經》要薄得多。不過那是本屬于《圣經》一類的書。她們兩個都只吃烤面包片和咖啡當早點。我一見,心里就沮喪起來。我最討厭我自己吃著咸肉蛋什么的,別人卻只吃烤面包片和咖啡。
        她們同意我捐給她們十塊錢,還不住地問我要不要緊。我對她們說我身邊有不少錢,她們聽了似乎不信。可她們終于把錢收下了。她們兩個都不住口地向我道謝,倒弄得我很不好意思。我于是改換話題,問她們要到哪兒去。她們說她們都是教書的,剛從芝加哥來到這兒,要到第一六八條街或是第一八六條街或是其他任何一條遠離市中心的小街上某個修道院里去教書。坐在我旁邊那個戴眼鏡的修女說她教英文,她朋友教歷史和美國政 . 府。我聽了立刻胡思亂想起來,心想坐在我旁邊那個教英文的院是個修女,在她閱讀某些書備課的時候,不知有何感想。倒不一定是那種有許多‖色‖情‖描寫的淫書,而是那種描寫情人之類的作品。就拿托馬斯。哈代的《還鄉》里的游苔莎.裴伊來說,她并不太〖屏蔽***〗,可你仍不免要暗忖一個修女閱讀老游苔莎這樣的人物,心里不知會有何感想。我嘴里什么也沒說,自然啦,我只說英文是我最好的一門功課。
        “哦,真的嗎?哦,我聽了真高興1”那個戴眼鏡教英文的說。“你今年念了些什么?我很想知道。”她的確和藹可親。
        “呃,我們多一半時間念盎格魯.撤克遜文學。貝沃爾夫,還有格蘭代爾,還有《蘭德爾,我的兒子》,都是這一類的玩藝兒。可我們偶爾也得看些課外讀物。我看過托馬斯.哈代寫的《還鄉》還有《羅密歐與朱麗葉》和《襲力斯——》。”
        “哦,《羅密歐與朱麗葉》!太好啦!你愛看嗎?”聽她的口氣,的確不太象修女。
        “是的。我愛看。我很愛看。里面有些東西我不太喜歡,不過整個說來寫得很動人。”
        “有哪些地方你不喜歡?你還記得嗎?”
        說老實話,跟她討論《羅密歐與未麗葉》,真有點不好意思。我是說這個劇本有些地方寫得很肉麻,她呢,又是個修女什么的。可是她問了我,我也只好跟她討論一會兒。“呃,我對羅密歐和朱麗葉并不太感興趣,”我說。“我是說我喜歡倒是喜歡他們,不過———我不知道怎么說好。他們有時候很讓人心里不安。我是說老茂丘西奧死的時候,倒是比羅密歐和朱麗葉死的時候更讓我傷心。問題是,自從茂丘西奧死后,我就一直不太喜歡羅密歐了。那個刺死茂丘西奧的家伙——朱麗葉的堂兄——他叫什么名字?”
        “提伯爾特。”
        “不錯。提伯爾特,”我說——我老忘掉那家伙的名字。“那全得怪羅密歐。我是說整個劇本里我最喜歡的是老茂丘西奧,我說不出什么道理。所有這些蒙太古和凱普萊特,他們都不錯——特別是朱麗葉——可是茂丘西奧,他真是——簡直很難解釋。他這人十分大方,十分有趣。問題是,只要有人給人殺死,我心里總會難過得要命——特別是死的是個十分大方、十分有趣的人——況且不是他自己不好而是別人不好。至于羅密歐和朱麗葉,他們至少是自己不好。”
        “你在哪個學校念書?”她問我。她大概不想跟我繼續討論羅密歐和朱麗葉,所以改換話題。
        我告訴她說是潘西,她聽說過這學校。她說這是間非常好的學校。我聽了沒吭聲。隨后另外一個,那個教歷史和美國政 . 府的,說她們該走了。我搶過她們的賬單,可她們不肯讓我付。那個戴眼鏡的又從我手里要了回去。
        “你真是太慷概了,”她說。“你真是個非常可愛的孩子。”她這人真是和藹可親。她有點兒讓我想起老歐納斯特.摩羅的母親,就是我在火車上遇見的那位。尤其是她笑的時候。“我們剛才跟你一塊兒聊天,真是愉快極了。”她說。
        我說我跟她們一塊兒聊天,也很愉快。我說的也真是心里話。其實我倒是還能愉快些,我想,要不是在談話中間我老有點兒擔心,生怕她們突然問我是不是天主教徒。那些天主教徒老愛打聽別人是不是天主教徒。我老是遇到這樣的事,那是因為,我知道,我的姓是個愛爾蘭姓,而那些愛爾蘭后裔又多半是天主教徒。事實上,我父親過去也的確入過天主教,但跟我母親結婚后就離開了。不過那般天主教徒老愛打聽你是不是天主教徒,哪怕他連你的姓都不知道。我在胡敦中學的時候,就認識一個天主教學生叫路易.夏尼的,他是我在胡敦時候最先結識的學生。他和我兩個在開學那天同坐在混帳校醫室外面最前頭的兩把椅子上,等候體格檢查,我們兩個開始談起網球來。他對網球非常感興趣,我也一樣。他告訴我說他每年夏天都到森林山去參加聯賽,我告訴他說我也去,于是我們一同聊了會兒某幾個網球健將。他年紀不大,關于網球倒是知道的不少。一點不假。后來,就在〖文明用語〗談話中間,他突然問:“我問你,你可曾注意到鎮上的天主教堂在哪兒?”問題是,你可以從他問話的口氣里聽出,他實在是想要打聽你是不是個天主教徒。
        他真的是在打聽。倒不是他有什么偏見,而是他很想知道。他跟我一起聊著網球聊得挺高興,可你看得出他要是知道我也是個天主教徒什么的,他心里一定會更高興。這類的事兒讓我難受得要命。我不是說會破壞我們談話什么的——那倒不會——可也決不會給談話帶來什么好處,這一點是〖文明用語〗千真萬確的。就是因為這個緣故,我很高興那兩個修女沒問我是不是天主教徒。她們要是問了,倒也不一定會給談話帶來不快,不過整個情況大概會不一樣了。我倒并不是在責怪那般天主教徒。一點也不。
        我自己要是個天主教徒,大概也會這樣做。說起來,倒有點兒跟我剛才講的手提箱情況相同。我只是說它不會給一次愉快的談話帶來好處。這就是我要說的。
        這兩個修女站起來要走的時候,我做了件非常傻、非常不好意思的事情。我正在抽煙,當我站起來跟她們說再見的時候,不知怎的把一些煙吹到她們臉上了。我并不是故意的,可我卻這樣做了。我象個瘋子似的直向她們道歉,她們倒是很和氣很有禮貌,可我卻覺得非常不好意思。
        她們走后,我開始后悔自己只捐給她們十塊錢。不過問題是,我跟老薩麗.海斯約好了要去看日戲,我需要留點兒錢買戲票什么的。可我心里總覺得很不安。〖文明用語〗金錢。到頭來它總會讓你難過得要命。
        
        
      --------









      第16節

      --------

        我吃完早飯,時間還只中午,可我要到兩點才去跟老薩麗.海斯相會,所以我開始了一次漫長的散步。我心里老是想著那兩個修女。我想著她們在不教書的時候怎樣拿了那只破舊的草籃到處募捐。我努力想象我母親或者別的什么人,或者我姑母,或者薩麗.海斯的那個混帳母親,怎樣站在百貨公司門口拿了只破舊的草籃替窮人募捐。這幅圖景簡直很難想象。我母親倒還好,可另外那兩個就不成了。
        我姑母倒是很樂善好施——她做過不少紅十字會工作——可她非常愛打扮,不管她做什么慈善工作,總是打扮得漂漂亮亮,擦著口紅什么的。她要是只穿一套黑衣服,不擦口紅,我簡直沒法想象她怎么還能做慈善工作。至于老薩麗.海斯的母親。老天爺。只有一種情況下她才可能拿著籃子出去募捐,那就是人們捐錢給她的時候個個拍她馬屁。如果他們光是把錢扔進她的籃子,對她不瞅不睬,連話也不跟她說一句就走開了,那么要不了一個鐘頭她自己也會走開。她會覺得膩煩。她會送還那只籃子,然后到一家時髦飯店里去吃午飯。我喜歡那些修女就在這一點上。你看得出她們至少不到時髦地方去吃午飯。我想到這里,不由得難過得要命,她們為什么不到時髦地方去吃午飯什么的呢。我知道這事無關緊要,可我心里很難過。
        我開始向百老匯走去,沒有任何混帳目的,只是因為我有好幾年沒上那一帶去了。再說,我也想找一家在星期天營業的唱片鋪子。我想給菲芘買一張叫什么《小舍麗.賓斯》的唱片。這是張很難買到的唱片,唱的是一個小女孩因為兩顆門牙掉了,覺得害羞,不肯走出屋去。我曾在潘西聽到過。住在我底下一層樓的一個學生有這張唱片,我知道這唱片會讓老菲芘著迷,很想把它買下來,可那學生不肯賣。這是張非常了不起的舊唱片,是黑人姑娘艾絲戴爾.弗萊契在約莫二十年前唱的。她唱的時候完全是狄克西蘭和〖妓〗院的味道,可是聽上去一點也不下流。要換了個白人姑娘唱起來,就會做作得要命,可老艾絲戴爾.弗萊契知道怎么唱。這確是一張很少聽到的好唱片。我揣摩我也許能在哪家星期天營業的鋪于里買到,然后帶著它到公園去。今天是星期天,每到星期天菲移常常到公園溜冰。
        我知道她的一般行蹤。
        天氣己不象昨天那么冷,可是太陽依舊沒有出來,散起步來并不怎么愉快。可是有一件事很不錯。
        有一家子人就在我面前走著,你看得出他們剛從哪一個教堂里出來。他們一共三人——父親、母親,帶著一個約莫六歲的小孩子——看去好象很窮。那父親戴著一頂銀灰色帽子;一般窮人想要打扮得漂亮,通常都戴這種帽子。他和他妻子一邊講話一邊走,一點也不注意他們的孩子。那孩子卻很有意思。
        他不是在人行道上走,而是緊靠著界沿石在馬路上走。他象一般孩子那樣在走著直線玩,一邊走一邊還哼著歌兒。我走近去聽他唱些什么。他正在唱那支歌:“你要是在麥田里捉到了我。”他的小嗓子還挺不錯。他只是隨便唱著玩,你聽得出來。汽車來去飛馳,剎車聲響成一片,他的父母卻一點也不注意他,他呢,只顧緊靠著界沿石走,嘴里唱著“你要是在麥田里捉到了我。”這使我心情舒暢了不少。我心里不象先前那么沮喪了。
        百老匯熙來攘往,到處是人。今天是星期天,還只十二點左右,可已到處是人。人人在走向電影院——派拉蒙或者阿斯特或者斯特蘭德或者凱比托爾或者任何一個這類混帳地方。人人都穿得很齊整,因為今天是星期天,這就使情況更加糟糕。可最糟糕的是你看得出他們全都想要到電影院去。我沒法拿眼看他們,這叫我心里受不了。我可以理解有些人因為沒事可做而到電影院去,可是如果有人真正想要到電影院去、甚至還加快腳步以便早些到達,我見了就會沮喪得要命。特別是我看見千百萬人排成可怕的長隊站了整整一條街,顯出極大的耐性等候著座位。嘿,我真恨不得插翅飛過這個混帳百老匯。我的運氣很好。我進去的第一家唱片店就有張《小舍麗.賓斯》。他們要我五塊錢,因為這種唱片很難買到,可我不在乎。嘿,我一時變得高興極了。我恨不得馬上趕到公園里,看看老菲芘是不是在,好把唱片給她。
        我從唱片店出來,經過一家藥房,就走了進去。
        我想打一個電話給琴,看看她有沒有放假回家。因此我進了電話間,打了個電話給她,討厭的是,接電話的是她母親,所以我不得不把電話掛了。我不想在電話里跟她進行一次長談。一句話,我不愛在電話里跟女朋友的母親談話。可我至少應該問問她琴回家沒有。那也要不了我的命。不過我當時沒那心情。干這種事,你真得心情對頭才成。
        我還得去買兩張混帳戲票,所以我買了份報紙,看看有些什么戲在上演。今天是星期天,只演出三場日戲。我于是買了兩張《我知道我的愛》的正廳前排票。這是場義演什么的,我自己并不怎么想看,可我知道老薩麗是天底下最最假摸假式的女子,她一聽說我買了這戲票,由倫特夫婦主演,就會高興得要命。她就喜歡看這種戲,既枯燥又俗氣,由倫特夫婦什么的主演。我跟她不一樣。我根本不喜歡看戲,如果你要我說老實話。它們不象電影那么糟糕,可是當然也沒什么可夸獎的。主要是,我討厭那些演員。他們從來不象真人那樣行動。他們只是自以為演得象真人。有幾個好演員演得倒是有點兒象真人,不過并不值得一看。一個演員要是真正演得好,你總是看得出他知道自己演得好,這就糟蹋了一切。拿勞倫斯.奧列維爾爵士來說吧。我看過他主演的《哈姆萊特》,是db去年帶了菲芘和我一起去看的。他先請我們吃了頓午飯,然后請我們去看戲。他自己已經看過了,吃午飯時他把戲說得那么好,連我也根不得馬上就去看。可我看了卻不覺得怎么好。我實在看不出勞倫斯.奧列維爾爵士好在哪里。他有很好的嗓子,是個挺漂亮的家伙,他走路或是斗劍時候很值得一看,可他一點不象db所說的哈姆萊特。他太象個混帳的將軍,而不家個憂郁的、不如意的倒楣蛋。整個戲里演得最好的部分是老奧菲莉姬的哥哥——就是最后跟哈姆萊特斗劍的那個——要動身,他父親給了他許許多多忠告。父親一個勁兒給他許許多多忠告,老奧菲莉姬卻不住地在逗她哥哥玩,把他的匕首從鞘里拔出來,用各種方法逗他,他呢,卻一本正經,假裝對他父親的胡說八道很感興趣。這的確演得不錯,我看了非常高興,可是象這樣的玩藝兒戲里并不多。

      .

        【申明】飛天文學網,筆下文學,許多資源來自網上,供廣大同好欣賞學習,并不代表本站觀點,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權利,敬請告知。
       內容來自:網絡
    2. 上一篇:雪國
    3. 下一篇:假如給我三天光明
    4. 共有評論 相關評論
      發表我的評論
      • 大名: 登陸后顯示大名
      • 內容:
      • 驗證碼: 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5. 飛天文學網 筆下文學(www.ss-shop.org) ©2004-2021
    6. 本站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長: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備12001531號
    7. 一分快3 www.culasse-moteur.com:巴林左旗| www.trinhtuyetlinh.com:共和县| www.hg18456.com:兴海县| www.qdsej.com:迭部县| www.chansamabut.com:甘洛县| www.ccsql.com:闽清县| www.beihaihurong56.com:文山县| www.ramblingabare.com:台山市| www.cp0855.com:孝感市| www.foodtechnologys.com:罗源县| www.010wg.com:英吉沙县| www.muyeyan.com:富裕县| www.savvytravelshop.com:沐川县| www.fzjiulong.com:淮安市| www.927945.com:临颍县| www.yadayang.com:洱源县| www.danangfoundation.org:和顺县| www.alrashidtravels.com:衡南县| www.sandersfieldtrees.org:西乌珠穆沁旗| www.floridahospitaldls.com:南部县| www.mycosworld.com:嵩明县| www.holytemplenc.org:永仁县| www.atarthome.com:历史| www.djtamotsu.com:大关县| www.yijingdec.com:沾益县| www.tanyacha.com:上饶市| www.chilloutcolor.com:安庆市| www.suprasneakersbuy.com:宁城县| www.mfhmn.com:朝阳县| www.vgsscandinaviansig.org:丹东市| www.borrevannet.net:台江县| www.had-printing.com:洪洞县| www.morethanmusichk.org:双流县| www.jjrc8.com:巩留县| www.atanasteodosiev.com:夏邑县| www.slrhfoundation.org:永寿县| www.onetuigongguan.com:锦州市| www.sijitc.com:长海县| www.126youxiang.com:厦门市| www.used-staticcaravans.com:定边县| www.bjaymy.com:泸定县| www.yourhcgcoach.com:东兴市| www.damoa33.com:平邑县| www.xhasy.com:调兵山市| www.nb-xinghai.com:黑龙江省| www.tuhai023.com:石景山区| www.alphaaidtraining.com:崇信县| www.samo-eg.com:兴宁市| www.acmap2019.com:泰和县| www.elusiveo.com:马公市| www.shenqi5150.com:溆浦县| www.mzlfjsh.com:梅河口市| www.forum-hosting.com:宜君县| www.compassionhealing.com:阳新县| www.themufflerhouse.com:高平市| www.mugua668.com:建宁县| www.520lei.com:桑日县| www.ramadawg.com:太谷县| www.yantailantian.com:黄山市| www.52okcar.com:惠东县| www.uae-abandoned.com:壤塘县| www.findadetoxnow.com:前郭尔| www.getallsites.com:丹凤县| www.kaihongmtc.com:彭州市| www.wwwmamma.com:常德市| www.alamat-sekolah.com:桐梓县| www.bluesteelgaming.com:光山县| www.exoovnis.com:本溪市| www.hg85345.com:泾源县| www.panda-host.net:宁都县| www.layersnet.com:乌苏市| www.051b.com:临洮县| www.massage-to-heal.com:仁怀市| www.limonychelo.com:荣成市| www.rlphw.cn:焉耆| www.voltthemes.com:得荣县| www.mikeharris-em.com:义马市| www.yixingjiaoyu.com:佛坪县| www.service-moto.net:黑山县| www.newvilleoutdoor.com:临颍县| www.hzxpp.com:鲁甸县| www.ugqwh.com:贺州市| www.antho-paris.com:新安县| www.my-crusher.com:南澳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