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t id="lfruo"><noscript id="lfruo"><label id="lfruo"></label></noscript></tt>
      飛天文學網,筆下文學,你永遠的心靈家園! 繁體中文 網站地圖

      您現在的位置:筆下文學 >> 大家讀文 >> 外國名著 >> 內容

      麥田里的守望者

      作者:塞林格 時間:2013-4-22 22:26:45 點擊:5968


      麥田里的守望者



      ·作品賞析·

        《麥田里的守望者》是塞林格唯一的一部長篇,雖然只有十幾萬字,它卻在美國社會上和文學界產生過巨大影響。1951年,這部小說一問世,立即引起轟動。主人公的經歷和思想在青少年中引起強烈共鳴,受到讀者,特別是大中學生的熱烈歡迎。他們紛紛模仿主人公霍爾頓的裝束打扮,講“霍爾頓式”的語言,因為這部小說道出了他們的心聲,反映了他們的理想、苦悶和愿望。家長們和文學界也對這本書展開廠爭論。有認為它能使青少年增加對生活的認識,對丑惡的現實提高警惕,促使他們去選擇一條自愛的道路;成年人通過這本書也可增進對青少年的理解。可是也有人認為這是一本壞書,主人公讀書不用功,還抽煙、酗酒,搞女人,滿口粗活,張口就“〖文明用語〗”,因此應該禁止。經過30多年來時間的考驗,證明它不愧為美國當代文學中的“現代經典小說”之一。現在大多數中學和高等學校已把它列為必讀的課外讀物,正如有的評論家說的那樣,它“幾乎大大地影響了好幾代美國青年”。
        本書以主人公霍爾頓自敘的語氣講述自己被學校開除后在紐約城游蕩將近兩晝夜的經歷和心靈感受。它不僅生動細致地描繪了一個不安現狀的中產階級子弟的苦悶仿徨、孤獨憤世的精神世界,一個青春期少年矛盾百出的心理特征,也批判了‖成‖人‖社會的虛偽和做作。霍爾頓是個性洛復雜而又矛盾的青少年的典型。他有一顆純潔善良、追求美好生活和崇高理想的童心。他對那些熱衷于談女人和酒的人十分反感,對校長的虛偽勢利非常厭惡,看到墻上的下流字眼便憤憤擦去,遇到修女為受難者募捐就慷慨解囊。他對妹妹菲芯真誠愛護,百般照顧。為了保護孩子,不讓他們掉下懸崖,他還渴望終生做一個“麥田里的守望者”,發出“救救孩子”般的呼聲。可是,憤世嫉俗思想引起的消極反抗,還有那敏感、好奇、焦躁、不安,想發泄、易沖動的青春期心理,又使得他不肯讀書,不求上進,追求刺激,玩世不恭;他抽煙、酗酒、打架、調情,甚至找〖妓〗女玩。他覺得老師、父母要他讀書上進,無非是要他“出人頭地……以便將來可以買輛混帳凱迪拉克”。他認為‖成‖人‖社會里沒有一個人可信,全是“假仁假義的偽君子”,連他敬佩的唯一的一位老師,后來也發現可能是個同性戀者,而且還用“一個不成熟男子的標志是他愿意為某種事業英勇地死去,一個成熟男子的標志是他愿意為某種事業卑賤地活著”那一套來教導他。他看不慣現實社會中的那種世態人情,他渴望的是樸實和真誠,但遇到的全是虛偽和欺騙,而他又無力改變這種現狀,只好苦悶、彷徨、放縱,最后甚至想逃離這個現實世界,到窮鄉僻壤去裝成一個又聾又啞的人。二次大戰后,美國在社會異化、政治高壓和保守文化三股力量的高壓下,形成了“沉寂的十年”,而首先起來反抗的是“垮掉的一代”,本書主人公霍爾頓實際上也是個“垮掉分子”,是最早出現的“反英雄”,只是他還沒有放縱和混亂到他們那樣的程度罷了。
        《麥田里的守望者》之所以能產生如此重大的影響,很重要的一點還由于作者創造了一種新穎的藝術風格。全書通過第一人稱,以一個青少年的口吻敘述了自己的所思所想、所見所聞和行為舉止,也以一個青少年的眼光批判了‖成‖人‖世界的虛偽面目和欺騙行徑。作者以細膩深刻的筆法剖析了主人公的復雜心理,不僅抓住了他的理想與現實沖突這一心理加以分析,而且也緊緊抓住了青少年青春期的心理特點來表現主人公的善良純真和荒誕放縱。小說中既用了“生活流”,也用了“意識流”,兩者得到了巧妙的結合。在語言的運用上,本書也獨創一格。全書用青少年的口吻平鋪直敘,不避瑣碎,不諱隱私,使用了大量的口語和俚語,生動活潑,平易近人,達到了如聞其聲、如見其人的效果,增加了作品的感染力,使讀者更能激起共鳴和思索,激起聯想和反響。
                                 (宋兆霖)



      第01節 



        你要是真想聽我講,你想要知道的第一件事可能是我在什么地方出生,我倒楣的童年是怎樣度過,我父母在生我之前干些什么,以及諸如此類的大衛科波菲爾式廢話,可我老實告訴你,我無意告訴你這一切。首先,這類事情叫我膩煩;其次,我要是細談我父母的個人私事,他們倆淮會大發脾氣。對于這類事情,他們最容易生氣,特別是我父親。他們為人倒是挺不錯——我并不想說他們的壞話——可他們的確很容易生氣。再說,我也不是要告訴你〖文明用語〗我整個自傳。我想告訴你的只是我在去年圣誕節前所過的那段荒唐生活,后來我的身體整個兒垮了,不得不離家到這兒來休養一陣。我是說這些事情都是我告訴db的,他是我哥哥,在好萊塢。那地方離我目前可憐的住處不遠,所以他常常來看我,幾乎每個周末都來,我打算在下個月回家,他還要親自開車送我回去。他剛買了輛“美洲豹”,那是種英國小轎車,一個小時可以駛兩百英里左右,買這輛車花了他將近四千塊錢。最近他十分有錢。過去他并不有錢。過去他在家里的時候,只是個普通作家,寫過一本了不起的短篇小說集《秘密金魚》,不知你聽說過沒有。這本書里最好的一篇就是《秘密金魚》,講的是一個小孩怎樣不肯讓人看他的金魚,因為那魚是他自己花錢買的。
        這故事動人極了,簡直要了我的命。這會兒他進了好萊塢,當了〖屏蔽***〗子——這個db。我最最討厭電影。最好你連提也不要向我提起。
        我打算從我離開潘西中學那天講起。潘西這學校在賓夕法尼亞州埃杰斯鎮。你也許聽說過。也許你至少看見過廣告。他們差不多在一千份雜志上登了廣告,總是一個了不起的小伙子騎著馬在跳籬笆。好象在潘西除了比賽馬球就沒有事可做似的。
        其實我在學校附近連一匹馬的影兒也沒見過。在這幅跑馬圖底下,總是這樣寫著:“自從一八八八年起,我們就把孩子栽培成優秀的、有腦子的年輕人。”完全是騙人的鬼話。在潘西也象在別的學校一樣,根本沒栽培什么人材。而且在那里我也沒見到任何優秀的、有腦子的人。也許有那么一兩個.可他們很可能在進學校時候就是那樣的人。
        嗯,那天正好是星期六,要跟薩克遜.霍爾中學賽橄欖球。跟薩克遜.霍爾的這場比賽被看作是潘西附近的一件大事。這是年內最后一場球賽,要是潘西輸了,看樣子大家非自殺不可。我記得那天下午三點左右,我爬到高高的湯姆孫山頂上看賽球,就站在那尊曾在獨立戰爭中使用過的混帳大炮旁邊。從這里可以望見整個球場,看得見兩隊人馬到處沖殺。看臺里的情況雖然看不很清楚,可你聽得見他們的呦喝聲,一片震天價喊聲為潘西叫好,因為除了我,差不多全校的人都在球場上,不過給薩克遜.霍爾那邊叫好的聲音卻是稀稀拉拉的,因為到客地來比賽的球隊,帶來的人總是不多的。
        在每次橄欖球比賽中總很少見到女孩子。只有高班的學生才可以帶女孩子來看球。這確實是個陰森可怕的學校,不管你從哪個角度看它。我總希望自己所在的地方至少偶爾可以看見幾個姑娘,哪怕只看見她們在搔胳膊、擤鼻子,甚至在吃吃地傻笑。
        賽爾瑪.綏摩——她是校長的女兒——倒是常常出來看球,可象她這樣的女人,實在引不起你多大興趣。其實她為人倒挺不錯。有一次我跟她一起從埃杰斯鎮坐公共汽車出去,她就坐在我旁邊,我們倆隨便聊起天來。我挺喜歡她。她的鼻子很大,指甲都已剝落,象在流血似的,胸前還裝著兩只假奶,往四面八方直挺,可你見了,只覺得她可憐。我喜歡她的地方,是她從來不瞎吹她父親有多偉大。也許她知道他是個假模假式的飯桶。
        我之所以站在湯姆孫山頂,沒下去看球,是因為我剛跟擊劍隊一道從紐約回來。我還是這個擊劍隊的倒楣領隊。真了不起。我們一早出發到紐約去跟麥克彭尼中學比賽擊劍。只是這次比賽沒有比成。
        我們把比賽用的劍、裝備和一些別的東西一古腦兒落在〖文明用語〗地鐵上了。這事也不能完全怪我。我得不住地站起來看地圖,好知道在哪兒下車。結果,我們沒到吃晚飯時間,在下午兩點三十分就已回到了潘西。乘火車回來的時候全隊的人一路上誰也不理我。說起來,倒也挺好玩哩。
        我沒下去看球的另一原因,是我要去向我的歷史老師老斯賓塞告別。他患著流行性感冒,我揣摩在圣誕假期開始之前再也見不到他了。他寫了張條子給我,說是希望在我回家之前見我一次。他知道我這次離開潘西后再也不回來了。
        我忘了告訴你這件事。他們把我踢出了學校,過了圣誕假后不再要我回來,原因是我有四門功課不及格,又不肯好好用功。他們常常警告我,要我好好用功——特別是學期過了一半,我父母來校跟老綏摩談過話以后——可我總是當耳邊風。于是我就給開除了。他們在潘西常常開除學生。潘西在教育界聲譽挺高。這倒是事實。
        嗯,那是十二月,天氣冷得象巫婆的奶頭,尤其是在這混帳的小山頂上。我只穿了件晴雨兩用的風衣,沒戴手套什么的。上個星期,有人從我的房間里偷走了我的駱駝毛大衣,大衣袋里還放著我那副毛皮里子的手套。潘西有的是賊。不少學生都是家里極有錢的,可學校里照樣全是賊。學校越貴族化,里面的賊也越多——我不開玩笑。嗯,我當時一動不動地站在那尊混帳大炮旁邊,看著下面的球賽,凍得我屁股都快掉了。只是我并不在專心看球。我流連不去的真正目的,是想跟學校悄悄告別。我是說過去我也離開過一些學校,一些地方,可我在離開的時候自己競不知道。我痛恨這類事情。
        我不在乎是悲傷的離別還是不痛快的離別,只要是離開一個地方,我總希望離開的時候自己心中有數。
        要不然,我心里就會更加難受。
        總算我運氣好。剎那間我想起了一件事,讓我感覺到自己〖文明用語〗就要滾出這個地方了。我突然記起在十月間,我怎樣跟羅伯特.鐵奇納和保爾.凱姆伯爾一起在辦公大樓前扔橄欖球。他們都是挺不錯的小伙子,尤其是鐵奇納。那時正是在吃晚飯前,外面天已經很黑了,可是我們照樣扔著球。天越來越黑,黑得幾乎連球都看不見了,可我們還是不肯歇手。最后我們被迫歇手了。那位教生物的老師,柴柏西先生,從教務處的窗口探出頭來,叫我們回宿舍去準備吃晚飯。我要是運氣好,能在緊要關頭想起這一類事情,我就可以好好作一番告別了——至少絕大部分時間都可以做到。因此我一有那感觸,就立刻轉身奔下另一邊山坡,向老斯賓塞的家奔去。他并不住在校園內。他住在安東尼.魏思路。
        我一口氣跑到大門邊,然后稍停一下,喘一喘氣。我的氣很短,我老實告訴你說。我抽煙抽得兇極了,這是一個原因——那是說,我過去抽煙抽得極兇。現在他們讓我戒掉了。另一個原因,我去年一年內競長了六英寸半。正因為這個緣故,我差點兒得了肺病,現在離家來這兒作〖文明用語〗檢查治療那一套。其實,我身上什么毛病也沒有。
        嗯,等我喘過氣來以后,我就奔過了第二0四街。天冷得象在地獄里一樣,我差點兒摔了一交。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要奔跑——我揣摩大概是一時高興。我穿過馬路以后,覺得自己好象失蹤了似的。那是個混帳的下午,天氣冷得可怕,沒太陽什么的,在每次穿越馬路之后,你總會有一種象是失蹤了的感覺。
        嘿,我一到老斯賓塞家門口,就拼命按起鈴來。我真的凍壞了。我的耳朵疼得厲害,手上的指頭連動都動不了。“喂,喂,”我幾乎大聲喊了起來,“快來人開門哪。”最后老斯賓塞太太來開門了。他們家里沒有傭人,每次總是他們自己出來開門。他們并不有錢。“霍爾頓!”斯賓塞太太說。“見到你真高興!進來吧,親愛的!你都凍壞了吧?”我覺得她的確樂于見我。她喜歡我。至少我是這樣覺得。
        嘿,我真是三腳兩步跨進了屋。“您好,斯賓塞太太?”我說。“斯賓塞先生好?”
        “我來給你脫大衣吧,親愛的,”她說。她沒聽見我問候斯賓塞先生的話。她的耳朵有點聾。
        她把我的大衣接在門廳的壁櫥里,我隨使用手把頭發往后一掠。我經常把頭發理得很短,所以用不著用梳子梳。“您好嗎,斯賓塞太太?”我又說了一遍,只是說得更響一些,好讓她聽見。
        “我挺好,霍爾頓。”她關上了櫥門。“你好嗎?”從她問話的口氣里,我立刻聽出老斯賓塞已經把我被開除的事告訴她了。
        “挺好,”我說。“斯賓塞先生好嗎?他的感冒好了沒有?”
        “好了沒有!霍爾頓,他完全跟好人一樣了——我不知道怎么說合適……他就在他自己的房里,親愛的。進去吧。”
        
        
      --------









      第02節

      --------

        他們各有各的房間。他們都有七十左右年紀,或者甚至已過了七十。他們都還自得其樂——當然是傻里傻氣的。我知道這話聽起來有點混,可我并不是有意要說混話。我的意思只是說我想老斯賓塞想得太多了,想他想得太多之后,就難免會想到象他這樣活著究竟有什么意思。我是說他的背已經完全駝了,身體的姿勢十分難看,上課的時候在黑板邊掉了粉筆,總要坐在第一排的學生走上去拾起來遞給他。真是可怕極了,在我看來。不過你要是想他想得恰到好處,不是想得太多,你就會覺得他的日子還不算太難過。舉例來說,有一個星期天我跟另外幾個人在他家喝熱巧克力,他還拿出一條破舊的納瓦霍毯子來給我們看,那是他跟斯賓塞太太在黃石公園向一個印第安人買的。你想象得出老斯賓塞買了那條毯子心里該有多高興。這就是我要說的意思。有些人老得快死了,就象老斯賓塞那樣,可是買了條毯子卻會高興得要命。
        他的房門開著,可我還是輕輕敲了下門,表示禮貌。我望得見他坐的地方。他坐在一把大皮椅上,用我上面說過的那條毯子把全身裹得嚴嚴的。
        他聽見我敲門,就抬起頭來看了看。“誰?”他大聲嚷道。“考爾菲德?進來吧,孩子。”除了在教室里,他總是大聲嚷嚷。有時候你聽了真會起雞皮疙瘩。
        我一進去,馬上有點兒后悔自己不該來。他正在看《大西洋月刊》,房間里到處是丸藥和藥水,鼻子里只聞到一般維克斯滴鼻藥水的味道。這實在叫人泄氣。我對生病的人反正沒多大好感。還有更叫人泄氣的,是老斯賓塞穿著件破爛不堪的舊浴衣,大概是他出生那天就裹在身上的。我最不喜歡老人穿著睡衣或者浴衣。他們那瘦骨磷晌的胸脯老是露在外面。還有他們的腿。老人的腿,常常在海濱之類的地方見到,總是那么白,沒什么毛。“哈羅,先生,”我說。“我接到您的便條啦。多謝您關懷。”他曾寫了張便條給我,要我在放假之前抽空到他家去道別,因為我這一走,是再也不回來了。“您真是太費心了。我反正總會來向您道別的。”
        “坐在那上面吧,孩子,”老斯賓塞說。他意思要我坐在床上。
        我坐下了。“您的感冒好些嗎,先生?”
        “我的孩子,我要是覺得好些,早就去請大夫了,”老斯賓塞說。說完這話,他得意的了不得,馬上象個瘋子似的吃吃笑起來。最后他總算恢復了平靜,說道:“你怎么不去看球?我本來以為今天有隆重的球賽呢。”
        “今天倒是有球賽。我也去看了會兒。只是我剛跟擊劍隊從紐約回來,”我說。嘿,他的床真象巖石一樣。
        他變得嚴肅起來。我知道他會的。“那么說來,你要離開我們了,呃?”他說。
        “是的,先生。我想是的。”
        他開始老毛病發作,一個勁幾點起頭來。你這一輩子再也沒見過還有誰比他更會點頭。你也沒法知道他一個勁兒點頭是由于他在動腦筋思考呢,還是由于他只是個挺不錯的老家伙,糊涂得都不知道哪兒是自己的屁股哪兒是自己的胳膊彎兒了。
        “綏摩博士跟你說什么來著,孩子?我知道你們好好談過一陣,”“不錯,我們談過。我們的確談過。我在他的辦公室里呆了約莫兩個鐘頭,我揣摩。”
        “他跟你說了些什么?”
        “哦……呃,說什么人生是場球賽。你得按照規則進行比賽。他說得挺和藹。我是說他沒有蹦得碰到天花板什么的。他只是一個勁兒談著什么人生是場球賽。您知道。”
        “人生的確是場球賽,孩子。人生的確是場大家按照規則進行比賽的球賽。”
        “是的,先生。我知道是場球賽。我知道。”
        球賽,屁的球賽。對某些人說是球賽。你要是參加了實力雄厚的那一邊,那倒可以說是場球賽,不錯——我愿意承認這一點。可你要是參加了另外那一邊,一點實力也沒有,加么還賽得了什么球?
        什么也賽不成。根本談不上什么球賽。“綏摩博士已經寫信給你父母了嗎?”老斯賓塞問我。
        “他說他打算在星期一寫信給他們。”
        “你自己寫信告訴他們沒有?”
        “沒有,先生,我沒寫信告訴他們,因為我星期三就要回家,大概在晚上就可以見到他們了。”
        “你想他們聽了這個消息會怎么樣?”
        “嗯,……他們聽了會覺得煩惱,”我說。
        “他們一定會的。這已是我第四次換學校了。”我搖了搖頭。我經常搖頭。“嘿!”我說。我經常說“嘿!”這一方面是由于我的詞匯少得可憐,另一方面也是由于我的行為舉止有時很幼稚。我那時十六歲,現在十七歲,可有時候我的行為舉止卻象十三歲。說來確實很可笑,因為我身高六英尺二英寸半,頭上還有白頭發。我真有白頭發。在頭上的一邊——右邊,有千百萬根白頭發,從小就有。可我有時候一舉一動,卻象還只有十二歲。誰都這樣說,尤其是我父親。這么說有點兒對,可并不完全對。人們總是以為某些事情是完全對的。我壓根幾就不理這個碴兒,除非有時候人們說我,要我老成些,我才冒起火來。有時候我的一舉一動要比我的年齡老得多——確是這樣——可人們卻視而不見。
        他們是什么也看不見的。
        老斯賓塞又點起頭來了。他還開始掏起鼻子來。他裝作只是捏一捏鼻子,其實他早將那只大拇指伸進去了。我揣摩他大概認為這樣做沒有什么不對,因為當時房里只有我一個。我倒也不怎么在乎,只是眼巴巴看著一個人掏鼻子,總不兔有點惡心。
        接著他說:“你爸爸和媽媽幾個星期前跟綏摩博士談話的時候,我有幸跟他們見了面。他們都是再好沒有的人。”
        再好沒有,我打心眼里討厭這個詞兒。完全是假模假式。我每次聽見這個詞兒,心里就作嘔。
        一霎時,老斯賓塞好象有什么十分妙、十分尖銳——尖銳得象針一樣——的話要跟我說。他在椅子上微微坐直身子,稍稍轉過身來。可這只是一場虛驚。他僅僅從膝上拿起那本《大西洋月刊》,想扔到我旁邊的床上。他沒扔到。只差那么兩英寸光景,可他沒扔到。我站起來從地上拾起雜志,把它擱在床上。突然間,我想離開這個混帳房間了。我感覺得出有一席可怕的訓話馬上要來了。我倒不怎么在乎聽訓話,不過我不樂意一邊聽訓話一邊聞維克斯滴鼻藥水的味道,一邊還得望著穿了睡褲和浴衣的老斯賓塞。我真的不樂意。
        訓話終于來了。“你這是怎么回事呢,孩子?”
        老斯賓塞說,口氣還相當嚴厲。“這個學期你念了幾門功課?”
        “五門,先生。”
        “五門。你有幾門不及格?”
        “四門。”我在床上微微挪動一下屁股。這是我有生以來坐過的最硬的床。“英文我考得不錯,”我說,“因為《貝沃爾夫》和‘蘭德爾我的兒子’這類玩藝兒,我在胡敦中學時候都念過了。我是說念英文這一門我用不著費多大勁兒,除了偶爾寫寫作文。”
        他甚至不在聽。只要是別人說話,他總不肯好好聽。
        “歷史這一門我沒讓你及格,因為你簡直什么也不知道。”
        “我明白,先生。嘿,我完全明白。您也是沒有辦法。”
        “簡直什么也不知道,”他重復了一遍。就是這個最叫我受不了。我都已承認了,他卻還要重復說一遍。然而他又說了第三遍。“可簡直什么也不知道。我十分十分懷疑,整整一個學期不知你可曾把課本翻開過哪怕一回。到底翻開過沒有?老實說,孩子。”

      .

        【申明】飛天文學網,筆下文學,許多資源來自網上,供廣大同好欣賞學習,并不代表本站觀點,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權利,敬請告知。
       內容來自:網絡
    2. 上一篇:雪國
    3. 下一篇:假如給我三天光明
    4. 共有評論 相關評論
      發表我的評論
      • 大名: 登陸后顯示大名
      • 內容:
      • 驗證碼: 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5. 飛天文學網 筆下文學(www.ss-shop.org) ©2004-2021
    6. 本站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長: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備12001531號
    7. 一分快3 www.egehannakliyat.com:彰化县| www.robingrace-artist.com:乐清市| www.champaignilmls.com:寿光市| www.dvmus.com:防城港市| www.hflsggc.com:株洲县| www.convites-casamento.com:布拖县| www.esbtrade.com:德庆县| www.irenecroce.com:德安县| www.lifesrest.com:沙田区| www.jinglongbj.com:梁平县| www.topmrs.com:南开区| www.francebittorrent.com:砚山县| www.cardriverentacar.com:五大连池市| www.dbxing.com:普兰县| www.020hpgl.com:崇礼县| www.aashbooksplus.com:颍上县| www.myearnedincome.com:正定县| www.cnlokuki.com:昔阳县| www.tjdongtai.com:厦门市| www.manuel-huber.net:梁山县| www.936729.com:宁陵县| www.brochesyalfileres.com:桃园市| www.js28928.com:达州市| www.div3rec-culture.com:太保市| www.streetpass.org:嘉黎县| www.bostonwhale.com:留坝县| www.ac8ufu.com:普兰县| www.wyadorkable.com:桐柏县| www.zsgaori.com:宁海县| www.electricmassagechair.org:金华市| www.salmonbc.com:林周县| www.hg59789.com:寿宁县| www.jinda109.com:清涧县| www.resortprincipidipiemonte.com:丹巴县| www.crimson-room.net:繁峙县| www.comapt.com:弋阳县| www.yin-er.com:巩留县| www.shopzall.com:偏关县| www.421zj.com:蒙城县| www.canproimmigration.com:文山县| www.djtamotsu.com:新乐市| www.g7552.com:苏尼特左旗| www.zhfu8.com:鄂尔多斯市| www.oldschoolvans.com:舟山市| www.prddisplay.com:泰州市| www.du-pin.com:虎林市| www.kennedypromotions.com:西乌珠穆沁旗| www.drjcdua.com:龙岩市| www.ctocmall.com:彭阳县| www.xuiacona.com:那坡县| www.eradio66.com:靖安县| www.poeticasvisuais.com:黄石市| www.blogbebas.com:灵武市| www.scdhfl.com:嵊州市| www.jlxkc.com:湘阴县| www.zxtyw.cn:东乌| www.jlrkx.com:呼玛县| www.amdc49.com:赣州市| www.xhttw.com:红安县| www.studiocopyright.com:娱乐| www.greenvocational.com:上虞市| www.alhondigadigital.com:五指山市| www.bagusprint.com:吉林市| www.aroyalhangover.com:磐石市| www.gillysnow.com:黄山市| www.hg22773.com:庐江县| www.sdwxm.com:德庆县| www.paulovarelahairspace.com:玉林市| www.eyemok.com:通州市| www.283312.com:津南区| www.dadatu66.com:贵德县| www.lamaihotelpatong.net:镇康县| www.eldukedegreaser.com:日照市| www.yjkj1588.com:沙雅县| www.mattmiller-photography.com:景谷| www.papigotravel.com:东海县| www.i-vv8.com:信丰县| www.ziyuangx8.com:行唐县| www.bichengdecoration.com:禄丰县| www.esb8589.com:彩票| www.lavinialewis.com:嘉善县| www.avtomationline.net:中山市| www.mattmiller-photography.com:定兴县| www.myoldagehome.com:庆城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