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t id="lfruo"><noscript id="lfruo"><label id="lfruo"></label></noscript></tt>
      飛天文學網,筆下文學,你永遠的心靈家園! 繁體中文 網站地圖

      您現在的位置:筆下文學 >> 大家讀文 >> 外國名著 >> 內容

      雪國(9)

      作者:川端康成 時間:2013-4-22 22:26:45 點擊:8029


        筆直的長長的市街,很像當年旅館區的街道。這大概是從溫泉鄉直通過來的一條舊街吧。木板葺的屋頂上的橫木條和鋪石,同溫泉鄉也沒有什么不同。
        房檐的柱子投下了淡淡的影子,不知不覺地已近黃昏。沒有什么可觀賞的,于是島村又乘火車來到了另一個鎮子。那里也和先前那個鎮子不相上下。島村在那里也只是悠然漫步,然后吃了一碗面條,暖和暖和身子而已。
        面食店在河岸上。這條河大概也是從溫泉浴場流過來的。可以看到尼姑三三兩兩地先后走過橋去。她們穿著草鞋,其中有的背著圓頂草帽,像是化緣回來的樣子,給人一種小鳥急于歸巢的感覺。
        “有不少尼姑打這兒路過吧?”島村問面食店的女人。“是啊。這山里有尼姑庵。過些時候一下雪,從山里出來,路就不好走了。”
        在薄暮中,橋那邊的山巒已經是一片白茫茫的景色。在這北國,每到落葉飄零、寒風蕭瑟的時節,天空老是冷颼颼,陰沉沉的。那就是快要下雪了。遠近的高山都變成一片茫茫的白色,這叫做“云霧環岳”。另外,近海處可以聽見海在呼嘯,深山中可以聽到山在嗚咽,這自然的交響猶如遠處傳來的悶雷,這叫做“海吼山鳴”。看到“云霧環岳”,聽見“海吼山鳴”,就知道快要下雪了。島村想起古書上有過這樣的記載。
        島村晚起,躺在床上聽那賞楓游客唱謠曲[謠曲,日本古典戲曲“能樂”的歌詞]的那天,下了第一場雪。不知今年是否已經海吼山鳴過了?也許由于島村一個人旅行,在溫泉鄉同駒子接連幽會,不覺間聽覺變得特別敏銳起來,只要想起海吼山鳴,耳邊就仿佛回蕩著這種遠處的悶雷聲。
        “尼姑們這就要深居過冬了。她們有多少人呢?”
        “哦,大概很多吧。”
        “這么多尼姑聚到一塊,在冰天雪地里呆幾個月,不知都在干些什么呢?這一帶舊時織縐紗,她們在尼姑庵里要是也織織就好啦。”
        面食店的女人對島村這席好奇的話,只是報以微笑。島村在車站等了將近兩個小時回程的火車。微弱的陽光沉下去了,一股寒意襲來,猶如星星的寒光,冷颼颼的。腳板也覺得透心涼。
        漫無目的地跑了一趟,島村又回到了溫泉浴場。車子駛過那個岔口,一直開到守護神的杉林邊上,眼前出現一間透著亮光的房子,島村不禁松了一口氣。這是“菊村”小飯館。三四個藝〖妓〗站在門前閑聊天。
        他剛想不知駒子在不在,駒子就出現了。
        車子突然放慢了速度。顯然是司機早已了解島村和駒子的關系,有意無意地把車子放慢了。
        島村無端回過頭,朝著與駒子相反的方向望去。島村坐來的那輛汽車的車轍,清晰地留在雪地上,在星光下,意外地拖到很遠的地方。
        車子來到了駒子跟前。只見駒子剛閉了閉眼睛,冷不防地向汽車撲上來。車子沒有停下,仍按原先的慢速爬上了坡道。駒子弓著腰,抓住車門上的把手,跳到車門外的踏板上。
        駒子就像被吸引住似地猛撲了上來,島村覺得仿佛有一種溫暖的東西輕輕地貼近過來,因而他對駒子的這種舉動并沒有感到不自然或者危險。駒子像要抱住車窗,舉起了一只胳膊。袖口滑落下來,露出了長襯衣的顏色。那色彩透過厚厚的窗玻璃,沁入島村凍僵了的眼瞼。
        駒子把額頭緊貼在窗玻璃上,尖聲喊道:
        “到哪兒去了?喂,你到哪兒去了?”
        “多危險呀,簡直是胡鬧!”島村雖也高聲回答,但卻是一種甜蜜的戲謔。
        駒子打開車門,側身倒了進去。但是,這時車子已經停住,來到山腳下了。
        “我說,你到哪兒去了啊?”
        “嗯,這個……”
        “哪兒?”
        “也說不上到哪兒。”
        駒子理了理衣裳下擺,那舉止十足是藝〖妓〗的派頭,島村突然覺得有點新奇。
        司機坐著一動也不動。車子已經走到街的盡頭,停了下來。島村覺得就這樣坐在車上,實在滑稽,于是說道:“下車吧。”
        駒子把手放到島村那只放在膝頭的手上。
        “唉呀,真冷啊!瞧,多冷啊!你為什么不帶我去呢?”“對,應該帶你去……”
        “這時候說帶我去,你這人真有意思。”
        駒子歡快地笑著,爬上了有陡峻石磴的小路。
        “我是看著你出去的。大概是兩三個鐘頭以前,對吧?”“唔。”
        “聽見汽車聲,我就出來看了。到外面來看了。你連頭也沒回,對吧?”
        “嗯。”
        “你沒看后面,為什么不回頭看看呢?”
        島村有點驚訝。
        “真不知道我在送你嗎?”
        “不知道。”
        “瞧你。”駒子還是高興得笑瞇瞇的。然后,她把肩膀靠了過來。“為什么不帶我去?你變得冷淡了。討厭!”報火警的鐘聲突然響了起來。
        兩人回頭望去。
        “著火,著火啦!”
        “著火啦!”
        火勢從下面村子的正中央躥了上來。
        駒子喊了兩三聲什么,一把抓住了島村的手。
        火舌在滾滾上升的濃煙中若隱若現。火勢向旁邊蔓延,吞噬著周圍的房檐。
        “是什么地方?不是在你原來住過的師傅家附近嗎?”“不是。”
        “是在哪一帶呢?”
        “在上頭一點,靠近火車站那邊。”
        火焰沖過屋頂,騰空而起。
        “你瞧,是蠶房呀。是蠶房呀!你瞧,你瞧,蠶房著火了。”駒子把臉頰壓在島村的肩上,接連地說:“是蠶房,是蠶房呀!”
        火勢燃得更旺了。從高處望下去,遼闊的星空下,大火宛如一場游戲,無聲無息。盡管如此,她卻感到恐懼。有如聽見一種猛烈的火焰聲逼將過來。島村抱住了駒子。“沒什么可怕的。”
        “不,不,不!”駒子搖搖頭,哭了起來。她的臉貼在島村掌上,顯得比平時小巧玲瓏。繃緊的太陽穴在忒忒地跳動著。
        看見著火,駒子就哭了起來。可是她哭什么呢?島村并沒懷疑,還是摟抱著她。
        駒子突然不哭了,她把臉從島村肩上抬了起來。
        “哎喲,對了,今晚蠶房放電影,里面擠滿了人,你……”
        “那可就不得了啦!”
        “一定會有人受傷,有人燒死啊!”
        兩人聽見上面傳來一片騷亂聲,就慌慌張張地登上石磴。抬頭一看,高處客棧二三樓房間的拉窗差不多都打開了,人們跑到敞亮的走廊上觀看著火場面。庭院一個角落里,一排菊花的枯枝,說不清是借著客棧的燈光還是星光,浮現出它的輪廓,令人不禁感到那上面映著火光。就在那排菊花后面,也站著一些人。三四個客棧伙計從島村他倆頭頂上跌跌撞撞地滾落下來。駒子提高嗓門問:
        “喂,是蠶房嗎?”
        “是蠶房。”
        “有人受傷嗎?有沒有人受傷?”
        “正一個個地往外救吶。來電話說是電影膠片忽拉一聲燒著了,火勢蔓延得很快。喏,你瞧。”伙計迎頭碰上他們兩人,只揮了揮一只胳臂,就走了。
        “聽說人們正把孩子一個個從二樓往下扔吶。”
        “唉,這可怎么得了。”
        駒子好像追趕著伙計似地走下石磴。后來下樓的人都跑到她的前頭去了。她不由自主地跟著跑了起來。島村也隨后跟上。
        在石磴下面,火場被房子擋住,只能看見火舌。火警聲響徹云霄,令人越發惶恐,四外亂跑。
        “結冰了,請留神,滑啊!”駒子停住了腳步,回頭看了看島村,趁機說:“對了,你就算了,何必一塊去呢。我是擔心村里的人。”
        她這么說,倒也是的。島村感到失望。這時才發現腳底下就是鐵軌,他們已經來到鐵路岔口跟前了。
        “銀河,多美啊!”
        駒子喃喃自語。她仰望著太空,又跑了起來。
        啊,銀河!島村也仰頭嘆了一聲,仿佛自己的身體悠然飄上了銀河當中。銀河的亮光顯得很近,像是要把島村托起來似的。當年漫游各地的芭蕉[芭蕉,即松尾芭蕉(1644—1694),日本著名俳句詩人。他一生在旅行中度過,寫了許多游記和俳句],在波濤洶涌的海上所看見的銀河,也許就像這樣一條明亮的大河吧。茫茫的銀河懸在眼前,仿佛要以它那赤裸裸的身體擁抱夜色蒼茫的大地。真是美得令人驚嘆不已。島村覺得自己那小小的身影,反而從地面上映入了銀河。綴滿銀河的星辰,耀光點點,清晰可見,連一朵朵光亮的云彩,看起來也像粒粒銀砂子,明澈極了。而且,銀河那無底的深邃,把島村的視線吸引過去了。
        “喂,喂。”島村呼喚著駒子,“喂,來呀!”
        駒子正朝銀河下昏暗的山巒那邊跑去。
        她提著衣襟往前跑,每次揮動臂膀,紅色的下擺時而露出,時而又藏起來,在灑滿星光的雪地上,顯得更加殷紅了。島村飛快地追了上去。
        駒子放慢了腳步,松開衣襟,抓住島村的手。
        “你也要去?”
        “嗯。”
        “真好管閑事啊!”駒子提起拖在雪地上的下擺,“人家會取笑我的,你快回去吧!”
        “唔,我就要到前邊去。”
        “這多不好,連到火場去也要帶著你,在村里人面前怪難為情的。”
        島村點點頭,停了下來。駒子卻輕輕地抓住島村的袖子,慢慢地起步走了。
        “你找個地方等著我,我馬上就回來。找什么地方好呢?”“什么地方都行啊。”
        “是啊。再過去一點吧。”駒子直勾勾地望著島村的臉,突然搖搖頭說:“我不干,我再也不理你了。”
        駒子抽冷子用身子碰了碰島村。島村晃悠了一下。在路旁薄薄的積雪里,立著一排排大蔥。
        “真無情啊!”駒子挑逗說。“喏,你說過我是個好女人的嘛。一個說走就走的人,干嗎還說這些話呢,難道是向我表白?”
        島村想起駒子用發簪哧哧地扎鋪席的事來。
        “我哭了。回家以后還哭了一場。就害怕離開你。不過,你還是早點走吧。你把我說哭了,我是不會忘記這件事的。”
        島村一想起那句雖然引起了駒子的誤會、然而卻深深印在她的心坎上的話,就油然生起一股依戀之情。瞬時間,傳來了火場那邊雜沓的人聲。新的火舌又噴出了火星。
        “你瞧,還燒得那么厲害,火苗又躥上來了。”
        兩人得救似地松了一口氣,又跑了起來。
        駒子跑得很快。她穿著木屐,飛也似地擦過冰面跑著。兩條胳膊與其說前后擺動,不如說是向兩邊伸展,把力量全集中在胸前了。島村覺得她格外小巧玲瓏。發胖的島村一邊瞧著駒子一邊跑,早就感到疲憊不堪了。而駒子突然喘著粗氣,打了個趔趄倒向島村。
        “眼睛凍得快要流出淚水來啦。”
        她臉頰發熱,只有眼睛感到冰冷。島村的眼睛也濕潤了。他眨了眨眼,眸子里映滿了銀河。他控制住晶瑩欲滴的淚珠。“每晚都出現這樣的銀河嗎?”
        “銀河?美極了。可并不是每晚都這樣吧。多明朗啊。”他們兩人跑過來了。銀河好像從他們的后面傾瀉到前面。駒子的臉仿佛映在銀河上。
        但是,她那玲瓏而懸直的鼻梁輪廓模糊,小巧的芳唇也失去了色澤。島村無法相信成弧狀橫跨太空的明亮的光帶竟會如此昏暗。大概是星光比朦朧的月夜更加暗淡的緣故吧。可是,銀河比任何滿月的夜空都要澄澈明亮。地面沒有什么投影。奇怪的是,駒子的臉活像一副舊面具,淡淡地浮現出來,散發出一股女人的芳香。
        島村抬頭仰望,覺得銀河仿佛要把這個大地擁抱過去似的。
        猶如一條大光帶的銀河,使人覺得好像浸泡著島村的身體,漂漂浮浮,然后佇立在天涯海角上。這雖是一種冷冽的孤寂,但也給人以某種神奇的媚惑之感。
        “你走后,我要正經過日子了。”駒子說罷,用手攏了攏松散的發髻,邁步就走。走了五六步,又回頭說:“你怎么啦?別這樣嘛。”
        島村原地站著不動。
        “啊?等我一會兒,回頭一起到你房間去。”
        駒子揚了揚左手就走了。她的背影好像被黑暗的山坳吞噬了。銀河向那山脈盡頭伸張,再返過來從那兒迅速地向太空遠處擴展開去。山巒更加深沉了。
        島村走了不一會兒,駒子的身影就在路旁那戶人家的背后消失了。
        傳來了“嘿嗬,嘿嗬,嘿嗬嗬”的吆喝聲,可以看見消防隊拖著水泵在街上走過。人們前呼后擁地在馬路上奔跑。島村也急匆匆地走到馬路上。他們兩人來時走的那條路的盡頭,和大馬路連成了丁字形。
        消防隊又拖來了水泵。島村讓路,然后跟隨在他們后頭。這是老式手壓木制水泵。一個消防隊員在前頭拉著長長的繩索,另一些消防隊員則圍在水泵周圍。這水泵小得可憐。
        駒子也躲閃一旁,讓這些水泵過去。她找到島村,兩人又一塊走起來。站在路旁躲閃水泵的人,仿佛被水泵所吸引,跟在后面追趕著。如今,他們兩人也不過是奔向火場的人群當中的成員罷了。
        “你也來了?真好奇。”
        “嗯。這水泵老掉牙了,怕是明治以前的家伙了。”
        “是啊。別絆倒羅。”
        “真滑啊。”
        “是啊。往后要是刮上一夜大風雪,你再來瞧瞧,恐怕你來不了了吧?那種時候,野雞和兔子都逃到人家家里哩。”駒子雖然這么說,然而聲音卻顯得快活、響亮,也許是消防隊員的吆喝聲和人們的腳步聲使她振奮吧。島村也覺得渾身輕松了。
        火焰爆發出一陣陣聲音,火舌就在眼前躥起。駒子抓住島村的胳膊肘。馬路上低矮的黑色屋頂,在火光中有節奏地浮現出來,爾后漸漸淡去。水泵的水,向腳底下的馬路流淌過來。島村和駒子也自然被人墻擋住,停住了腳步。火場的焦糊氣味里,夾雜著一股像是煮蠶蛹的腥氣。
        起先人們到處高聲談論:火災是因為電影膠片著火引起的啦,把看電影的小孩一個個從二樓扔下來啦,沒人受傷啦,幸虧現在沒把村里的蠶蛹和大米放進去啦,如此等等。然而,如今大家面對大火,卻默然無言。失火現場無論遠近,都統一在一片寂靜的氣氛之中。只聽見燃燒聲和水泵聲。
        不時有些來晚了的村民,到處呼喚著親人的名字。若有人答應,就歡欣若狂,互相呼喚。只有這種聲音才顯出一點生機。警鐘已經不響了。
        島村顧慮有旁人看見,就悄悄地離開了駒子,站在一群孩子的后面。火光灼人,孩子們向后倒退了幾步。腳底下的積雪也有點松軟了。人墻前面的雪被水和火融化,雪地上踏著雜亂的腳印,變得泥濘不堪了。
        這里是挨著蠶房的旱田。同島村他們一起趕來的村民,大都闖到這里來了。
        火苗是從安放電影機的入口處冒出來的,幾乎大半個蠶房的房頂和墻壁都燒坍了,而柱子和房梁的骨架仍然冒著煙。木板屋頂、木板墻和木板地都蕩然無存。屋內不見怎么冒煙了。屋頂被噴上大量的水,看樣子再燃燒不起來了。可是火苗仍在蔓延不止,有時還從意想不到的地方冒出火焰來。三臺水泵的水連忙噴射過去,那火苗就撲地噴出火星子,冒起黑煙來。
        這些火星子迸散到銀河中,然后擴展開去,島村覺得自己仿佛又被托起漂到銀河中去。黑煙沖上銀河,相反地,銀河倏然傾瀉下來。噴射在屋頂以外的水柱,搖搖曳曳,變成了朦朦的水霧,也映著銀河的亮光。
        不知什么時候,駒子靠了過來,握住島村的手。島村回過頭來,但沒有作聲。駒子仍舊望著失火的方向,火光在她那張有點發燙的一本正經的臉上,有節奏地搖曳。一股‖激‖情‖涌上了島村的心頭。駒子的發髻松散了,她伸長了脖頸。島村正想出其不意地將手伸過去,可是指頭顫抖起來。島村的手也暖和了。駒子的手更加發燙。不知怎的,島村感到離別已經迫近。
        入口處的柱子什么的,又冒出火舌,燃燒起來。水泵的水柱直射過去,棟梁吱吱地冒出熱氣,眼看著要傾坍下來。人群“啊”地一聲倒抽了一口氣,只見有個女人從上面掉落下來。
        由于蠶房兼作戲棚,所以二樓設有不怎么樣的觀眾席。雖說是二樓,但很低矮。從這二樓掉落到地面只是一瞬間的事,可是卻讓人有足夠的時間可以用肉眼清楚地捕捉到她落下時的樣子。也許這落下時的奇怪樣子,就像個玩偶的緣故吧,一看就曉得她已經不省人事了。落下來沒有發出聲響。這地方凈是水,沒有揚起塵埃。正好落在剛蔓延開的火苗和死灰復燃的火苗中間。
        消防隊員把一臺水泵向著死灰復燃的火苗,噴射出弧形的水柱。在那水柱前面突然出現一個女人的身體。她就是這樣掉下來的。女人的身體,在空中挺成水平的姿勢。島村心頭猛然一震,他似乎沒有立刻感到危險和恐懼,就好像那是非現實世界的幻影一般。僵直了的身體在半空中落下,變得柔軟了。然而,她那副樣子卻像玩偶似地毫無反抗,由于失去生命而顯得自由了。在這瞬間,生與死仿佛都停歇了。如果說島村腦中也閃過什么不安的念頭,那就是他曾擔心那副挺直了的女人的身軀,頭部會不會朝下,腰身或膝頭會不會折曲。看上去好像有那種動作,但是她終究還是直挺挺的掉落下來了。
        “啊!”
        駒子尖叫一聲,用手掩住了兩只眼睛。島村的眼睛卻一眨不眨地凝望著。
        島村什么時候才知道掉落下來的女人就是葉子呢?
        實際上,人們“啊”地一聲倒抽一口冷氣和駒子“啊”地一聲驚叫,都是在同一瞬間發生的。葉子的腿肚子在地上痙攣,似乎也是在這同一剎那。
        駒子的驚叫聲傳遍了島村全身。葉子的腿肚子在抽搐。與此同時,島村的腳尖也冰涼得痙攣起來。一種無以名狀的痛苦和悲哀向他襲來,使得他的心房激烈地跳動著。
        葉子的痙攣輕微得幾乎看不出來,而且很快就停止了。
        在葉子痙攣之前,島村首先看見的是她的臉和她的紅色箭翎花紋布和服。葉子是仰臉掉落下來的。衣服的下擺掀到一只膝頭上。落到地面時,只有腿肚子痙攣,整個人仍然處在昏迷狀態。不知為什么,島村總覺得葉子并沒有死。她內在的生命在變形,變成另一種東西。
        葉子落下來的二樓臨時看臺上,斜著掉下來兩三根架子上的木頭,打在葉子的臉上,燃燒起來。葉子緊閉著那雙迷人的美麗眼睛,突出下巴頦兒,伸長了脖頸。火光在她那張慘白的臉上搖曳著。
        島村忽然想起了幾年前自己到這個溫泉浴場同駒子相會、在火車上山野的燈火映在葉子臉上時的情景,心房又撲撲地跳動起來。仿佛在這一瞬間,火光也照亮了他同駒子共同度過的歲月。這當中也充滿一種說不出的苦痛和悲哀。
        駒子從島村身旁飛奔出來。這與她捂住眼睛驚叫差不多在同一瞬間。也正是人們“啊”地一聲倒抽一口冷氣的時候。
        駒子拖著藝〖妓〗那長長的衣服下擺,在被水沖過的瓦礫堆上,踉踉蹌蹌地走過去,把葉子抱回來。葉子露出拼命掙扎的神情,耷拉著她那臨終時呆滯的臉。駒子仿佛抱著自己的犧牲和罪孽一樣。
        人群的喧囂聲漸漸消失,他們蜂擁上來,包圍住駒子她們兩人。
        “讓開,請讓開!”
        島村聽見了駒子的喊聲。
        “這孩子瘋了,她瘋了!”
        駒子發出瘋狂的叫喊,島村企圖靠近她,不料被一群漢子連推帶搡地撞到一邊去。這些漢子是想從駒子手里接過葉子抱走。待島村站穩了腳跟,抬頭望去,銀河好像嘩啦一聲,向他的心坎上傾瀉了下來。
                               (1935—1948)
                       (全書完


      .

        【申明】飛天文學網,筆下文學,許多資源來自網上,供廣大同好欣賞學習,并不代表本站觀點,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權利,敬請告知。
       內容來自:網絡
    2. 上一篇:老人與海
    3. 下一篇:麥田里的守望者
    4. 共有評論 相關評論
      發表我的評論
      • 大名: 登陸后顯示大名
      • 內容:
      • 驗證碼: 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5. 飛天文學網 筆下文學(www.ss-shop.org) ©2004-2021
    6. 本站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長: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備12001531號
    7. 一分快3 www.hyperprosales.com:柘城县| www.tinytoonkidswear.com:定结县| www.gamezhuan8.com:登封市| www.resetv.com:平武县| www.orchardbeachcarshow.com:柏乡县| www.ypqkw.cn:华蓥市| www.fjfl.org:淳安县| www.dlhypc.com:横山县| www.cctvecoplus.com:兴国县| www.yingchuanglaw.com:南涧| www.aiellocalabro.org:金山区| www.hxmsk.com:黔西县| www.healthyrootcanal.org:白山市| www.ztxx.com.cn:富源县| www.jillian-redosendo.com:右玉县| www.chenxuan88.com:阳山县| www.arnatour.com:敦煌市| www.lalshahbaz.com:永春县| www.cigdemyartasi.com:商城县| www.gear168.com:日照市| www.hzjjqp.com:昭平县| www.goodgirltoys.com:江门市| www.mu997.com:宁波市| www.floridahospitaldls.com:舞钢市| www.quangninhtoday.com:民县| www.justintoy.com:杂多县| www.qxtongbeng.com:绵阳市| www.mobkar.com:马尔康县| www.caitaocongtrinh.com:大邑县| www.shanghai-limo.com:阿拉善右旗| www.teksasbahis.com:乌苏市| www.cdkemu.com:达拉特旗| www.caesgatos.com:老河口市| www.mofo-nyc.com:临泽县| www.bulkemailonline.com:县级市| www.chengyuzs.com:万全县| www.foxconn371.com:原阳县| www.themusicherald.com:泾川县| www.zhengdayy.com:康乐县| www.uniquemicrofinance.com:闵行区| www.fuzhuang1717.com:奉化市| www.1000bugu.com:巴彦县| www.3gsands.com:沛县| www.ehsggs.com:阿鲁科尔沁旗| www.mfggn.com:阳泉市| www.jnshengping.com:双辽市| www.webyinfo.com:新源县| www.lgmedicine.com:安龙县| www.3182114.com:长岭县| www.sifancn.com:夏河县| www.hjhyw.cn:阳信县| www.good1580.com:承德县| www.cfzqq.com:攀枝花市| www.sc7556.com:北辰区| www.heeeun.com:浮梁县| www.xpj88658.com:甘泉县| www.galynka.com:辉南县| www.arabianpunchfront.com:犍为县| www.buchuebersetzungen.com:桓仁| www.amirtarabarasia.com:南宫市| www.fionatate.com:岳普湖县| www.936729.com:山西省| www.zrh6.com:专栏| www.foxbreaks.com:桐梓县| www.hougangopenmri.com:卢氏县| www.ahycny.com:同江市| www.hg50345.com:南投县| www.mydzs.com:木兰县| www.abouthorses.net:神池县| www.yourlifebar.com:县级市| www.mftyd.com:扶余县| www.guggamugga.com:涿州市| www.dantealighieribsb.com:拜城县| www.corsidilinguaitaliana.com:江口县| www.ningmengwl.com:西丰县| www.tagged-login.com:韶关市| www.cdtnjx.com:梁平县| www.3hjapanese.com:嘉定区| www.therapy-space.com:博爱县| www.yt9168.com:临沭县| www.concreteinanyform.com:营山县| www.gf665.com:宝丰县| www.escenamobile.com:白城市| www.70088g.com:墨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