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t id="lfruo"><noscript id="lfruo"><label id="lfruo"></label></noscript></tt>
      飛天文學網,筆下文學,你永遠的心靈家園! 繁體中文 網站地圖

      您現在的位置:筆下文學 >> 大家讀文 >> 外國名著 >> 內容

      雪國(5)

      作者:川端康成 時間:2013-4-22 22:26:45 點擊:8023


        “行了,你睡吧。我就這樣。”
        “為什么要回去呢?”
        “不回去了,就在這里等到天亮。”
        “沒意思。不要鬧別扭了。”
        “誰鬧別扭了?我才不鬧別扭呢。”
        “那么……”
        “哎,人家難受著呢。”
        “哦,原來是這么回事。沒什么關系嘛。”島村笑了,“又不把你怎么樣。”
        “討厭!”
        “你也真傻,還那么亂跑一氣。”
        “我要回去啦。”
        “何必回去呢。”
        “心里難過。哦,你還是回東京去吧。我心里真難過啊。”
        駒子悄悄地把臉伏在被爐上。
        所謂“難過”,可能是擔心跟旅客的關系陷得更深吧?或是在這種時候她極力控制自己郁郁不樂的心情而說的?她對自己的感情竟發展到這個地步了嗎?島村沉思了好一陣子。
        “你回東京去吧。”
        “我本來準備明兒就回去。”
        “喲,為什么要回去呢?”駒子若有所悟似地揚起臉來說。
        “就是呆下去,我也幫不上你什么忙呀。”
        她羞答答地望著島村,忽然帶著激昂的語調說:“你就是這點不好,你就是這點不好!”
        駒子焦急地站起來,冷不防地摟住島村的脖子,她簡直方寸已亂,順嘴說了一句:“你不該說這種話呀。起來,叫你起來嘛。”說著她自己卻躺了下來,狂熱得不能自己了。過了片刻,她睜開了溫柔而濕潤的眼睛:“真的,你明天就回去吧。”她平靜地說過之后,撿起了脫落的發絲。島村決定第二天下午三點動身。正在換裝的時候,客棧掌柜悄悄地把駒子叫到走廊上。島村聽到駒子回答說:“是啊,你就算十一個鐘頭好了。”大概是掌柜認為算十六七個小時太長了。
        一看帳單,才曉得一切均按時間計算:早晨五點以前走的,算到五點;第二天十二點以前走的,就算到十二點。駒子在大衣外面圍上一條白圍巾,把島村一直送到車站。島村為了打發時間,去買了些木天蓼醬菜和香蘑罐頭一類土特產,還富余二十分鐘,便走到站前稍高的廣場上散步,一邊眺望著周圍的景色,一邊想道:“這是布滿雪山的狹窄地帶啊!”
        駒子濃密的黑發在陰暗山谷的寂靜中,反而顯得更加凄愴了。
        在這條河流下游的山腰,不知怎地,有個地方投下了一束淡淡的陽光。
        “我來了之后,雪不是融化得差不多了嗎?”
        “可是,只要一連下兩天雪,馬上就積上六尺厚。倘使連著下,那邊電線桿的燈也要埋在雪里羅。若是我一邊走一邊想你什么的,沒準會把頭碰在電線桿上受傷呢。”
        “能積那么厚嗎?”
        “聽說前面那條街的中學,學生們在下大雪的時候,一大早就裸著身子從宿舍二樓的窗口跳到雪地里。身體一下子完全沒進雪中,看不見了。他們像游泳似地在雪中劃著走。喏,那邊也停著一輛掃雪車呢。”
        “我倒是想來賞雪的,可正月里客棧會很擠吧?火車會不會被雪崩埋掉呢?”
        “你這個人多悠閑自在,凈是這樣打發日子嗎?”駒子望著島村的臉說,“為什么你不留胡子呢?”
        “唔,想留來著。”島村一邊撫摸剛剃過胡須的青色胡茬,一邊思忖著:在自己的嘴角上掠過一道漂亮的皺紋,使平和的臉顯得更加雋秀英俊,說不定駒子正是看中了這一點?“你真是,一除去脂粉,你的臉看上去就像用剃刀刮過一樣。”
        “烏鴉叫得討厭,也不知是在哪兒叫的。真冷啊!”
        駒子望了望天空,把兩只手交叉在胸前,抱住了雙臂。
        “去候車室烤烤火吧。”
        這時候,穿著雪褲的葉子打由小街拐到火車站的大路上,急匆匆地跑了過來。
        “啊,駒姐,行男哥他……駒姐!”葉子喘著粗氣,好像小孩子要躲避可怕的東西而摟住母親一般,抓住了駒子的雙肩:“快回去!情況不好了。快!”
        駒子忍受著肩頭的疼痛,閉上了眼睛,臉色刷地變白了。但是想不到她斷然搖頭說:
        “我在送客人,我不能回去。”
        島村吃驚地說:
        “還送什么呢,這就行啦。”
        “不行!我不知道你還來不來。”
        “會來的,會來的。”
        葉子什么也沒聽見似的,焦急地拉住駒子說:
        “剛才給客棧掛電話,說你到了車站,我就趕來了。行男哥在找你吶。”
        駒子一動不動地忍耐著,突然把她甩開,說:“不!”
        這時候,駒子踉踉蹌蹌地走了兩三步,就哇哇地想要嘔吐,但什么也沒吐出來,眼睛濕潤,臉上起了雞皮疙瘩。葉子緊張起來,木呆呆地望著駒子。但是,由于那副表情過分認真,不知是怒是驚,還是悲傷!像假面具一樣,顯得非常單純。
        她掉過臉來,冷不防抓住島村的手,一味提高嗓門連求帶逼地說:
        “哦,對不起,請你讓她回去吧,讓她回去吧!”
        “好,我叫她回去!”島村大聲說,“快回去吧!傻瓜。”
        “有你說的嗎!”駒子一邊對島村說,一邊把葉子從島村身邊推開。
        島村正想舉手指指站前那輛汽車,可是被葉子用力抓過的手指,有點麻木了。
        “我馬上讓她乘那輛車子回去,你先走一步好嗎?在這里,這樣不好,人家會瞧見的呀!”
        葉子連連點頭:“快點呀,快點呀!”她說著轉身就跑,快得簡直令人難以置信。目送著葉子漸漸遠去的背影,島村的心頭掠過了這種場合不應有的疑團:那位姑娘的表情為什么總是那么認真呢?
        葉子近乎悲戚的優美的聲音,仿佛是某座雪山的回音,至今仍然在島村的耳邊縈繞。
        “上哪兒去?”駒子看見島村要去找汽車司機,就一把將他拽回來,“不,我不回去啊!”
        島村突然對駒子感到一種生理上的厭惡。
        “我不曉得你們三人之間有什么關系,但少爺眼下不是快死了嗎!所以他想見見你,才讓人叫你的嘛。乖乖回去吧。不然會后悔一輩子的。說不定在我們說話之間,他就斷氣了。那怎么辦呢?別固執了,干脆讓一切都付諸東流吧。”
        “不,你誤解了。”
        “你給賣到東京去的時候,不是只有他一個人給你送行嗎?你最早的日記本開頭不就是記他的嗎?難道有什么理由不去給他送終?去把你記在他那生命的最后一頁上吧。”
        “不,我不愿看一個人的死,我怕。”
        聽起來這好似冷酷無情,又好似過分多情,島村有點迷惑不解了。
        “什么日記,我已經不記了。我要把它全燒掉。”駒子喃喃自語,無緣無故地臉紅起來了。“啊,你是個老實人。要真是老實人的話,我可以把日記全都給你。你不會笑話我吧。我認為你是個老實人。”
        島村不由得深受感動,覺得確實是這樣,再沒有人像自己這樣老實的了。于是,他不再勉強駒子回去。駒子也緘口不言了。
        掌柜從客棧派駐車站的接客處走出來,通知開始剪票了。只有四五個身穿灰色冬裝的本地人在默默地上下車。
        “我不進站臺了。再見。”駒子站在候車室的窗邊。玻璃窗緊閉著。從火車上望去,她好像一個在荒村的水果店里的奇怪的水果,獨自被遺棄在煤煙熏黑了的玻璃箱內似的。
        火車開動之后,候車室里的玻璃窗豁然明亮了,駒子的臉在亮光中閃閃浮現,眼看著又消失了。這張臉同早晨雪天映在鏡中的那張臉一樣,紅撲撲的。在島村看來,這又是介于夢幻同現實之間的另一種顏色。
        火車從北面爬上縣界的山,穿過長長的隧道,只見冬日下午淡淡的陽光像被地底下的黑暗所吞噬,又像那陳舊的火車把明亮的外殼脫落在隧道里,在重重疊疊的山巒之間,向暮色蒼茫的峽谷駛去。山的這一側還沒有下雪。
        沿著河流行駛不多久,來到了遼闊的原野,山巔好像精工的雕刻,從那里浮現出一道柔和的斜線,一直延伸到山腳下。山頭上罩滿了月色。這是原野盡頭唯一的景色。淡淡的晚霞把整個山容映成深寶藍色,輪廓分明地浮現出來。月色雖已漸漸淡去,但余韻無窮,并不使人產生冬夜寒峭的感覺。天空沒有一只飛鳥。山麓的原野,一望無垠,遠遠地向左右伸展,快到河邊的地方,聳立著一座好像是水電站的白色建筑物。那是透過車窗望見的、在一片冬日蕭瑟的暮色中僅留下來的景物。
        由于放了暖氣,車窗開始蒙上一層水蒸汽,窗外流動的原野漸漸暗淡下來,在窗玻璃上又半透明地映現出乘客的影像。這就是在夕陽映照的鏡面上變幻無窮的景色。舊得褪了色的老式客車,只掛上三四節車廂,好像不是東海道線上,而是別的地方的火車。燈光也很暗淡。
        島村仿佛坐上了某種非現實的東西,失去了時間和距離的概念,陷入了迷離恍惚之中,徒然地讓它載著自己的身軀奔馳。單調的車輪聲,開始聽的時候像是女子的絮絮話語。
        這話語斷斷續續,而且相當簡短,但它卻是女子竭力爭取生存的象征。他聽了十分難過,以至難以忘懷。然而,對漸漸遠去的島村來說,它現在已經是徒增幾許旅愁的遙遠的聲音了。
        行男正好在這個時候斷氣了吧?駒子為什么堅持不回去?
        會不會因此未能給行男送終?
        乘客少得令人生畏。
        只有一個五十開外的男人,與一個紅臉蛋的姑娘相對而坐,兩人只顧談話。姑娘渾圓的肩膀上披著一條黑色的圍由,臉頰嫣紅似火,漂亮極了。她探出上身專心傾聽,愉快地對答著。看兩人的樣子,是作長途旅行的。
        可是,到了有個紡織廠煙囪的火車站,老人急忙從行李架上取下柳條箱,從窗口卸到站臺上,對姑娘留下一句“那么,有緣還會相逢的”,就下車走了。
        島村情不自禁,眼淚都快奪眶而出,就連他自己也驚愕不已。此情此景,越發使他覺得這位老人是在同女子告別回家的。
        做夢也沒想到他們兩人只是偶然同車相遇。男的大概是跑單幫什么的。
        離開東京的老家時,妻子吩咐過:現在正是飛蛾產卵的季節,西服不要掛在衣架或墻壁上。來了以后,果然發現吊在客棧房檐下的裝飾燈上落著六七只黃褐色的大飛蛾。隔壁三鋪席房間的衣架也落了一只,它雖小,但軀干卻很粗壯。
        窗戶依然張掛著夏天防蟲的紗窗。還有一只飛蛾,好像貼在紗窗上,靜靜地一動也不動,伸出了它那像小羽毛似的黃褐色的觸角。但翅膀是透明的淡綠色,有女人的手指一般長。對面縣界上連綿的群山,在夕暉晚照下,已經披上了秋色,這一點淡綠反而給人一種死的感覺。只有前后翅膀重疊的部分是深綠色。秋風吹來,它的翅膀就像薄紙一樣輕輕地飄動。
        飛蛾是不是還活著呢?島村站起身來,走了過去,隔著紗窗用手指彈了彈。它一動不動。用拳頭使勁敲打,它就像一片樹葉似地飄然落下,半途又翩翩飛舞起來。
        仔細一看,對過杉林那邊,飄浮著不計其數的蜻蜓。活像蒲公英的絨毛在飛舞。
        山腳下的河流,仿佛是從杉樹頂梢流出來的。
        丘陵上盛開著像是白胡枝子似的花朵,閃爍著一片銀光。島村貪婪地眺望著。
        從室內溫泉出來,只見一個叫賣的俄國女人坐在大門口。她為什么竟會到這樣的窮鄉僻壤來呢?島村走過去一看,盡是些常見的日本化妝品和發飾一類的東西。


      06

        她好像已有四十出頭,臉上也起了皺紋,而且十分骯臟,但脖頸露出部分卻是白白胖胖的。
        “你是打哪兒來的?”島村問道。
        “打哪兒來?你是問我打哪兒來?”俄國女人不知怎樣回答,一邊收拾貨攤,一邊思忖著。
        她穿的裙子,已經不像是西裝,而像是在身上纏上一塊不干凈的布。她就像一個地道的日本人,背著一個大包袱回去了。不過,腳上還穿著皮靴。
        在一同目送俄國女人的內掌柜的邀請之下,島村走到了帳房,看見一個身材高大的女子背向他坐在爐邊。女子撩起衣服下擺站了起來。她穿著一身帶家徽的黑禮服。
        島村覺得很面熟,原來就是在滑雪場的宣傳照片上看到過的那個藝〖妓〗,她身穿赴宴服,下套雪褲,同駒子并肩坐在滑雪板上。她是個豐滿而落落大方的中年女人。
        客棧老板把火筷子放在爐子上,烤著橢圓形的大豆餡包子。
        “這東西,吃一個怎么樣?是人家辦喜事的,嘗一口試試吧?”
        “剛才那個人已經不再操舊業了?”
        “是啊。”
        “是一位好藝〖妓〗啊!”
        “到期來辭行了。雖然她曾是個紅人兒,可是……”
        島村拿起熱乎乎的豆餡包子,一邊吹著,一邊咬了一口,硬皮帶點陳味,有幾分發酸。
        窗外,夕陽灑在熟透了的紅柿子上,光線一直照射到吊鉤[原文“自在鉤”,爐上用以吊鍋壺,可以自由伸縮的鉤子]的竹筒上。
        “那么長,是狗尾草吧?”島村驚訝地看了看坡道那邊。一個老太婆背著一捆草走過去,草捆足比她身量高兩倍。是長穗子。
        “是啊。那是芭茅。”
        “芭茅?是芭茅嗎?”
        “在鐵道省舉辦溫泉展覽會的時候,蓋了個休息室或者建了間茶室,屋頂就是用這兒的芭茅草蓋的。據說東京來人把整座茶室都買下來了。”
        “是芭茅嗎?”島村又自言自語地嘟噥,“山上都綻開著芭茅?我以為是胡枝子花呢。”
        島村下了火車,最先映入眼簾的便是這山上的白花。從陡削的山腰到山頂一帶,遍地盛開著這種花,白花花地一片銀色,好像傾瀉在山上的秋陽一般。啊!島村不由得動了感情,把漫山的白花當作是白胡枝子了。
        但是,近處看芭茅,蒼勁挺拔,與仰望遠山的感傷的花迥然不同。
        一大捆一大捆的草,把背著它的婦女們的身子全給遮住了。走過去時,草捆劃著坡道的石崖,沙沙作響。那穗子十分茁壯。
        回到房間,看見那只身軀粗大的飛蛾,在隔壁那間點著十支光燈泡的昏暗房子里,把卵產在黑色衣架上,然后飛走了。檐前的飛蛾吧嗒吧嗒地撲在裝飾燈上。
        秋蟲白天不停地啁啾啼叫。
        駒子稍后來了。
        她站在走廊上直勾勾地望著島村說:
        “你來干什么?到這種地方來干什么?”
        “看你來了。”
        “這不是真心話吧。東京人愛撒謊,討厭!”說罷,她一邊坐下來,一邊又放柔聲音說,“我不再給你送行啦,真說不上是什么滋味!”
        “行啊。這次我一聲不響就走。”
        “瞧你說的,我只是說不去火車站嘛。”
        “他怎么樣啦?”
        “還用說嗎,已經死了。”
        “是在你出來送我的時候?”
        “不過,這是兩碼事。我沒想到送行竟會那么難受啊。”
        “嗯。”
        “你二月十四日干什么啦?騙人。讓我等了好久。以后你說什么我都不相信了。”
        二月十四日是趕鳥節[日本農村每年農歷二月十四夜到十五日晨舉行祭典,禱告豐收]。這是雪國的孩子們每年照例舉行的節日。十天以前,村里的孩子們就穿上草鞋[原文藁沓,一種雪地用的草鞋]把積雪踩實,然后切成約莫兩尺見方的雪板,并把它們壘成一間殿堂,大小丈八見方,足有一丈多高。十四日晚上,把家家戶戶的稻草繩[日本風俗,在新年掛在門前的一種稻草繩,取意吉利]收集起來,堆在殿堂前熊熊地焚燒起來。
        這個村子是在二月一日過新年,所以還留下稻草繩。于是,孩子們爬上雪殿堂的屋頂,你推我擠,亂作一團地唱起趕鳥歌。然后,擁進雪殿堂里,點上明燈,在那兒過夜。直到十五日黎明時分,又一次爬上雪殿堂的屋頂,唱起趕鳥歌。那時正是積雪最厚的時分,島村同駒子相約來看趕鳥節。
        “我二月回了老家,歇了幾天。想你一定會來,所以十四日才趕回來的。早知你沒來,我多護理幾天再來就好了。”
        “誰生病了?”
        “師傅到港市以后得了肺炎。正好我在老家,接到電報,我就去護理了。”
        “好了嗎?”
        “沒好。”
        “那太不好了。”島村像抱歉自己失約,又像哀悼師傅的死。
        “嗯。”駒子馬上溫存地搖搖頭,用手帕拂了拂桌子,“蟲子真厲害啊。”
        從矮桌到鋪席落滿了小羽虱。幾只小飛蛾圍著電燈飛來飛去。
        紗窗外面也星星點點地落上了數不清的各種各樣的飛蛾,在明澈的月光底下浮現出來。
        “胃痛,胃痛啊!”駒子把兩手猛地插進腰帶,伏在島村的膝上。
        轉眼之間,一群比蚊子還小的飛蟲,落在她那從空開的后領露出來的、抹了濃重白粉的脖頸上。有的蟲子眼看著就死去,在那兒一動不動了。
        她脖根比去年胖了些,顯得比較豐滿。島村心想:她已經二十一歲了。
        一股溫熱傳到他的膝上。
        “帳房有人嬉笑著告訴我說:‘小駒,到山茶廳去看看吧。’真討厭啊!剛送阿姐上了火車,本想回來舒舒服服地睡它一覺,可是她們說這兒來過電話。我已經很困乏了,真不想來了。昨晚為阿姐餞行,喝多了。在帳房那兒她們一個勁地取笑我。來的原來是你。又過一年了,這人是一年才來一次嗎?”“我也吃過那種豆餡包子哩。”
        “是嗎?”駒子抬起臉來,伏在島村膝上的地方留下了一片紅暈,她忽地顯出幾分稚氣。
        她說,是把那個中年女子一直送到下下一個站才回來的。“真沒意思。從前無論辦什么事都很齊心,可是如今個人主義漸漸抬頭,各干各的,意見總是統一不了。這兒也變化很大,性格合不來的人越來越多了。菊勇姐不在,我就寂寞了。因為過去什么事都是由她拿主意的。她最叫座,沒少過六百枝[藝〖妓〗陪酒是按點香數來計算時間的]的。她在我們這兒最受器重啦。”
        島村問:“那個菊勇到了期限,回到老家,是結婚還是繼續操她的舊業?”
        “阿姐這個人真可憐,以前的婚事吹了才來這兒的。”駒子把后面的話咽了回去,猶豫了半晌,望著沐浴在月光底下的梯田,然后又說,“那坡道半路上有間新蓋的房子,是吧?”
        “你是指那間叫菊村的小飯鋪?”
        “是啊。阿姐本來是要嫁到那家店鋪去的,后來她改變了主意,突然吹了,鬧了好一陣子。人家好容易特地為她蓋了房子,臨要出嫁時她就把人家甩掉了。因為她另有所愛,并打算同那人結婚呢。可是,她受騙了。一個人一著了迷,就會弄成那個樣子嗎?據說,對方已經逃跑,如今她又不能破鏡重圓,把那間店鋪要回來,也不好意思再呆在那里,所以只好到別的地方另起爐灶了。想起來也真可憐啊。我們雖然知道得不多,可是她的確也碰到過形形色色的人啊。”
        “男人?跟她好過的就有五個嗎?”
        “是啊。”駒子抿嘴笑了笑,突然扭過頭去,“阿姐也夠懦弱的。太懦弱了。”
        “那是沒法子啊。”
        “可不是。招人喜歡嘛,有什么法子呢!”她說著低下頭,用發簪搔了搔頭,“今兒給阿姐送行,難過極了。”
        “那么,那間新蓋的店鋪怎么辦?”
        “由那人的原配來料理唄。”
        “由原配來料理?真有意思。”
        “可不是。開張的事,一切都籌劃好了。也只好這個樣子,沒有別的辦法了。原配帶著她所有的孩子搬來了。”
        “家里怎么辦?”
        “據說留下一個老太婆。雖說是鄉下人,可是她的老頭子卻喜歡這行當。這個人真有意思。”
        “大概是個浪蕩人。年紀恐怕也夠大的吧?”
        “還年輕呢。才三十二三歲。”
        “哦?那么,姨太太比正室年紀還大羅?”
        “是同年,二十七歲。”
        “菊村是菊勇的菊字吧。那人的原配竟然把這店鋪接管下來了。”
        “大概是招牌一打出去,也不好再改了吧。”
        島村把衣領攏了攏。駒子站起來去把窗戶關上。

      .

        【申明】飛天文學網,筆下文學,許多資源來自網上,供廣大同好欣賞學習,并不代表本站觀點,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權利,敬請告知。
       內容來自:網絡
    2. 上一篇:老人與海
    3. 下一篇:麥田里的守望者
    4. 共有評論 相關評論
      發表我的評論
      • 大名: 登陸后顯示大名
      • 內容:
      • 驗證碼: 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5. 飛天文學網 筆下文學(www.ss-shop.org) ©2004-2021
    6. 本站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長: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備12001531號
    7. 一分快3 www.twosojourners.com:杭锦旗| www.didacticosedima.com:滦平县| www.ynlcdcj.com:乃东县| www.g2775.com:永靖县| www.xiechangcable.com:同心县| www.xajsmy.com:阳信县| www.crystaltunisia.com:沛县| www.hnhuidasw.com:太白县| www.jrjhl.com.cn:桐城市| www.dlhxsk.com:保亭| www.sharebd.net:通榆县| www.qdsej.com:老河口市| www.flooringhelper.com:方城县| www.kjjdyp.com:金门县| www.reitzhausproductions.com:维西| www.mei-le-jia.com:西峡县| www.princesstickets.com:乌恰县| www.leying234.com:连云港市| www.5niu5.com:青浦区| www.shluma.cn:稷山县| www.fs-olk.com:和平区| www.ljseducation.com:城步| www.maltavizesi.net:临潭县| www.dachadian.com:东莞市| www.campch.com:凤山县| www.curlytoppipeco.com:台州市| www.capsule-toys-hk.com:朝阳县| www.griffithinstituteprints.com:鹿邑县| www.petethesweet.com:伊通| www.lomachihuahuas.com:惠安县| www.mmm522.com:威信县| www.cnkaidajixie.com:平潭县| www.izltech.com:叙永县| www.qfaqs.com:清水县| www.lecadeauenligne.com:阳高县| www.leijindianqi.com:三穗县| www.sl869.com:通海县| www.africanshawlsupplier.com:德清县| www.mikeharris-em.com:宁海县| www.creativegroupbd.com:武冈市| www.showproducer.net:万源市| www.wdzx88.com:南陵县| www.zipcodeme.com:南和县| www.dasantrola.com:西乌| www.voltthemes.com:色达县| www.expressdomestic.net:五华县| www.alamat-sekolah.com:商河县| www.x5china.com:太保市| www.teknikellermakina.com:潼南县| www.playmarket-androids.net:吉水县| www.ramexrentacar.com:霸州市| www.singlemotorcycle.com:龙州县| www.usedpresses.org:耿马| www.cedarcoverentals.com:普陀区| www.moneykoo.com:兴山县| www.uzunmusa.com:大新县| www.lmfbw.cn:红原县| www.fw776.com:平舆县| www.firewateroside.com:蓬安县| www.prosiectgwyrdd.com:华阴市| www.wearetsk.com:屏山县| www.52syn.com:衡阳县| www.ermanufacture.com:清新县| www.bestpicsforyou.com:荣成市| www.nettensatis.com:托克托县| www.jbenet.com:民丰县| www.christianvoices.net:托里县| www.qiaotaitai-bj.com:沂南县| www.378dan.com:微博| www.3d-chain.com:花垣县| www.arab-link.com:五峰| www.598729.com:海门市| www.fmars2007.org:自贡市| www.vicomech.com:巴楚县| www.nq779.com:海伦市| www.creativeshoponline.com:晴隆县| www.lnwgx.cn:特克斯县| www.mmn2015.org:库伦旗| www.guxingrun.com:集安市| www.moutevenceras.com:徐闻县| www.kangyuehuanbao.com:华宁县| www.sixsecondad.com:汶川县| www.yujiangquan.com:上犹县| www.emedicalweb.com:苏尼特右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