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t id="lfruo"><noscript id="lfruo"><label id="lfruo"></label></noscript></tt>
      飛天文學網,筆下文學,你永遠的心靈家園! 繁體中文 網站地圖

      您現在的位置:筆下文學 >> 大家讀文 >> 外國名著 >> 內容

      雪國(3)

      作者:川端康成 時間:2013-4-22 22:26:45 點擊:8019


        “你那時候雖是那么說,但畢竟不是真心話,要不然誰會在年終歲暮跑到這樣寒冷的地方來呢?后來我也沒笑你嘛。”
        女子陡地抬起頭來。她那貼在島村掌心上的眼瞼和顴骨上飛起的紅潮透過了濃濃的白粉。這固然令人想到雪國之夜的寒峭,但是她那濃密的黑發卻給人帶來一股暖流。
        她臉上泛起了一絲迷人的淺笑。也許這時她想起“那時候”了么?好像島村的話逐漸把她的身體浸染紅了。女子懊惱地低下頭,和服后領敞開,可以望到脊背也變得紅殷殷的,宛如袒露著水靈靈的‖裸‖體‖。也許是發色的襯托,更使人有這種感覺吧。額發不太細密,發絲有男人頭發粗,沒有一根茸發,像黑色金屬礦一樣烏亮發光。


      03

        島村頭一次觸到這么冰涼的頭發,不覺吃了一驚。他覺得也許這不是由于天氣寒冷,而是這類頭發本身就是這樣的緣故,所以也就不由得定睛細細打量一番。女子卻在被爐支架上屈指數起數來,數個沒完沒了。
        “你在數什么?”
        他問過之后,女子仍舊默默地屈指數了好一陣子。
        “那是五月二十三日。”
        “是嗎,你是在數日子吶?七、八月連著都是大月嘛。”
        “哦,第一百九十九天。正好是第一百九十九天。”
        “你怎能記得那么清楚是五月二十三日呢?”
        “只要翻翻日記就知道了。”
        “日記?你記日記?”
        “嗯。翻閱舊日記是我的樂趣啊。不論什么都不加隱瞞地如實記載下來,連自己讀起來都覺得難為情哩。”
        “什么時候開始的?”
        “去東京陪酒前不久。那陣子手頭錢不富裕,自己買不起日記本,只好花兩三分錢買來一本雜記本,然后用規尺劃上細格,也許是鉛筆削得很尖,劃出來的線整齊美觀極了。所以從本子上角到下角,密密麻麻地寫滿了小字。等到自己買得起日記本,反而不行了,用起來很浪費。就說練字吧,本來常在舊報紙上寫,現在就直接在成卷的信紙上寫羅。”
        “沒有間斷過嗎?”
        “嗯。十六歲記的和今年記的最有意思。每次赴宴回來,換上睡衣就記。不是回來得很晚嗎,每每寫到一半就睡著了,有些地方現在還看得出來。”
        “是嗎?”
        “不過,不是天天都記,也有間歇的時候。在這山溝溝里,所謂出席宴會,還不是老一套?今年只買到那種每頁都帶年月日的,不合適。因為有時一下筆就寫得很長。”
        比起日記來,島村格外感動的是:她從十六歲起就把讀過的小說一一做了筆記,因此雜記本已經有十冊之多。
        “把感想都寫下來了嗎?”
        “我寫不了什么感想,只是記記標題、作者和書中人物,以及這些人物之間的關系。”
        “光記這些有什么意思呢?”
        “沒法子呀。”
        “完全是一種徒勞嘛。”
        “是啊。”女子滿不在乎地朗聲回答,然后直勾勾地望著島村。
        島村不知為什么,很想再強調一聲“完全是一種徒勞嘛”,就在此時,雪夜的寧靜沁人肺腑,那是因為被女子吸引住了。
        他明知對于這女子來說不會是徒勞的,卻劈頭給她一句“徒勞”。這樣說過之后,反而覺得她的存在變得更加純真了。
        這個女子談到小說的事,聽起來仿佛同日常所用的“文學”兩字毫不相關。看來這村莊人們之間的情誼,也只是交換著看看婦女雜志而已,除此之外,就完全是孤孤單單地各看各的書了。沒有選擇,也不求甚解,只要在客棧的客廳等處發現小說或雜志,借來就翻閱。她憑記憶所列舉的新作家的名字,有不少是島村所不知道的。聽她的口氣,像是在談論遙遠的外國文學,帶著一種凄涼的調子,同毫無貪欲的叫化子一樣。島村心想:這恐怕同自己憑借洋書上的圖片和文字,幻想出遙遠的西方舞蹈的情況差不多吧。
        她好像幾個月才盼來了這樣的話伴,又饒有興味地談起不曾看過的電影和戲劇。一百九十九天以前,那時她也熱衷過這類談話,難道她忘記了自己曾情不自禁地投到島村懷里的那股勁頭了嗎?此時此刻她仿佛又因自己所描述的事物而連身體都變得熱乎起來了。
        但是,看上去她那種對城市事物的憧憬,現在已隱藏在純樸的絕望之中,變成一種天真的夢想。他強烈地感到:她這種情感與其說帶有城市敗北者的那種傲慢的不滿,不如說是一種單純的徒勞。她自己沒有顯露出落寞的樣子,然而在島村的眼里,卻成了難以想象的哀愁。如果一味沉溺在這種思緒里,連島村自己恐怕也要陷入縹緲的感傷之中,以為生存本身就是一種徒勞。但是,山中的冷空氣,把眼前這個女子臉上的紅暈浸染得更加艷麗了。
        不管怎樣,島村總算是重新評價了她。然而今天對方已當了藝〖妓〗,他反倒難以啟齒了。
        那時她酩酊大醉,懊悔自己的胳臂麻木不仁,下死勁地咬住胳膊肘,嚷道:
        “這是什么玩意兒!〖文明用語〗,媽的!我累極了,這是什么玩意兒!”
        她腳跟站不穩,搖晃兩下便栽倒在地上了。
        “決不可惜啊。不過,我不是那種女人。不是那種女人啊!”島村想起這句話,踟躕不前了。女子敏感地覺察到,條件反射似地站立起來。這時正好傳來了汽笛聲,她說了聲“是零點的上行車”,然后猛一下拉開紙窗,然后推開玻璃窗,一屁股坐上窗臺,身體倚在窗欄上。
        一股冷空氣颼地卷進室內。火車漸漸遠去,聽來像是夜晚的風聲。
        “喂,不冷嗎?傻瓜。”
        島村也站起來,走過去,倒是沒有風。
        這是一幅嚴寒的夜景,仿佛可以聽到整個冰封雪凍的地殼深處響起冰裂聲。沒有月亮。抬頭仰望,滿天星斗,多得令人難以置信。星辰閃閃競耀,好像以虛幻的速度慢慢墜落下來似的。繁星移近眼前,把夜空越推越遠,夜色也越來越深沉了。縣界的山巒已經層次不清,顯得更加黑蒼蒼的,沉重地垂在星空的邊際。這是一片清寒、靜謐的和諧氣氛。
        女子發現島村走近,就把胸脯伏在窗欄上。這種姿態,不是怯懦,相反地,在這種夜色映襯下,顯得無比堅強。島村暗自思忖:又來了。
        然而,盡管山巒是黑壓壓的,但不知為什么看上去卻像茫茫的白色。這樣一來,令人感到山巒仿佛是透明而冰涼的。天空和山巒的色調并不協調。
        島村捏著女子的喉節,一邊說“天這么冷,要感冒的!”一邊使勁把她往后拽。女子一把抱住窗欄,啞著嗓子說:“我要回去啦!”
        “你就走吧。”
        “讓我就這樣再坐一會兒。”
        “那么我洗澡去。”
        “不,你留在這兒。”
        “把窗關上吧。”
        “讓我就這樣再坐一會兒。”
        村莊半隱在有守護神的杉林后邊。乘汽車不用十分鐘就可以到達火車站。那里的燈火在寒峭中閃爍著,好像在啪啪作響,快要繃裂似的。
        女子的臉頰,窗上的玻璃,自己的棉袍袖子,凡是手觸到的東西,都使島村頭一回感到是那樣的冰冷。
        連腳下的鋪席也是冷冰冰的。他正要獨自去洗澡時,女子這回卻溫順地跟上來,說:“請等一下,我也去。”
        女子正要把他脫下的散亂的衣裳收拾到籃子里去,一個投宿的男客走了進來,發現女子畏縮地把臉藏在島村懷里,就說:“啊,對不起。”
        “沒什么,請進。我們要到那邊去。”
        島村連忙說了一句。然后就那么光著膀子,抱起籃子走進了旁邊的女澡堂。女子當然是裝成夫妻的樣子跟了上去。島村默默地頭也不回就跳進了溫泉。他放心了,正要放聲大笑,又急忙把嘴湊到泉口,胡亂地漱了漱口。
        回到房間,女子輕輕地抬起仰著的頭,用小拇指把鬢發撩上去,只說了一聲:“多悲傷啊!”
        女子像是半睜著黑眸子。可是,湊近一看,原來那是她的睫毛。
        這個神經質的女子徹夜未眠。
        窸窸窣窣的腰帶聲把島村驚醒了。
        “那么早把你吵醒,真對不起。天還沒亮吶。我說,請你看看我好嗎?”女子關上了電燈,“看見我的臉嗎?看不見?”
        “看不見,天還沒亮嘛。”
        “胡說。你好好看看,怎么樣?”女子說著,把窗子全推開了,“看見了吧?不行啊,我回去啦。”
        黎明時分這么寒峭,島村有點意外。他從枕邊抬起頭,望見天空仍是一片夜色,可是山巒已經微微發白了。
        “對了,沒關系,現在是農閑,一早不會有行人的。不過,會不會有人上山呢?”女子喃喃自語,拖著系了半截的腰帶來回走動。
        “剛才五點鐘的那趟下行車好像沒有下來客人。客棧里的人起床還早吶。”
        女子系好腰帶,還是時而站起,時而坐下,然后又踱來踱去。這種坐立不安的樣子,像是夜間動物害怕黎明,焦灼地來回轉悠似的。這種奇異的野性使她興奮起來了。
        這時間,可能室內已經明亮,女子緋紅的臉頰也看得很清楚了。島村對這醉人的鮮艷的紅色,看得出了神。
        “瞧你這臉蛋,都凍得通紅啦!”
        “不是凍的,是卸去了白粉。我一鉆進被窩,馬上就感到一股暖流直竄腳尖。”說著,她面對著枕旁的梳妝臺照了照鏡子。
        “天到底亮了。我要回去了。”
        島村朝她望去,突然縮了縮脖子。鏡子里白花花閃爍著的原來是雪。在鏡中的雪里現出了女子通紅的臉頰。這是一種無法形容的純潔的美。
        也許是旭日東升了,鏡中的雪愈發耀眼,活像燃燒的火焰。浮現在雪上的女子的頭發,也閃爍著紫色的光,更增添了烏亮的色澤。
        大概為了避免積雪,順著客棧的墻臨時挖了一條小溝,將浴池溢出的熱水引到大門口,匯成一個淺淺的水潭。一只壯碩的黑色秋田狗蹲在那里的一塊踏石上,久久地舔著熱水。門口晾曬著成排客用滑雪板,那是從庫房里剛搬出來的,還發出輕微的霉味。這種霉味也被蒸氣沖淡了。就連從杉樹枝頭掉落下來的雪,在公共浴池房頂上遇到熱氣,也融化變形了。
        女子從山上客棧的窗口俯視過黎明前的坡道。過些時候,從年底到正月這段日子,這條坡道將會被暴風雪埋沒。那時赴宴就得穿雪褲[冬天套在和服外面穿的一種褲子。]、長統膠靴,還得披斗篷,戴頭巾呢。到了那時節,積雪會有丈把厚。島村現在正下這條坡道。不過,他從路旁高高地晾曬著的尿布下面,倒是可以望見縣境的山巒,上面的積雪熠熠生輝,顯得格外晴朗。綠色的蔥還沒被雪埋掉。
        村里的孩子正在田間滑雪。
        一走進村里的街道,就聽到從屋檐滴落下來的輕輕的滴水聲。
        檐前的小冰柱閃著可愛的亮光。
        一個從浴池回來的女人,仰頭望著在屋頂掃雪的漢子說:“喂,請你順便掃一掃我們的屋頂好嗎?”
        女人感到有點晃眼,用濕手巾揩了揩額頭。她大概是個女侍,趁著滑雪季節早早趕來的吧。隔壁是一家茶館,玻璃窗上的彩色畫已經陳舊不堪,屋頂也傾斜了。
        一般人家的屋頂都葺上細木板,鋪上石子。那些圓圓的石子,只有陽光照到的一面,在雪中露出黑糊糊的表層。那不是潮濕的顏色,而是久經風雪剝蝕,像墨一般黑。一排排低矮的房子靜靜地伏臥在大地上,給人這樣的感覺:家家戶戶好像那些石子一樣。真是一派北國的風光。
        一群孩子將小溝里的冰塊抱起來扔在路上,嬉戲打鬧。大概是冰塊碎裂飛濺起來的時候發出閃光非常有趣吧。站在陽光底下,覺得那些冰塊厚得令人難以置信。島村繼續看了好一陣子。
        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女獨自靠在石墻上打毛線。她穿著雪褲,還穿上高齒木屐,卻沒有穿襪子,可以看得見在凍紅了的赤腳板上長著的凍瘡。坐在旁邊柴標上的一個約莫三歲的小女孩,心不在焉地拿著毛線團。從小女孩這邊牽到大女孩那邊的一根灰色舊毛線,發出了柔和的光。
        從相隔七八家的一所滑雪板工廠傳來了刨木的聲音。另一邊的屋檐下,有五六個藝〖妓〗站著聊天。那個女子可能也站在那里。直到今晨才從客棧女侍那里打聽到她的藝名叫駒子。果然女子一本正經地瞧著他走過來。女子必定滿臉通紅,佯裝若無其事的樣子,島村還沒這么想,駒子已經連脖子都漲紅了。她本可以背過臉去,但卻窘得垂下了視線。而且,當他走近時,她慢慢地把臉移向他那邊去。
        島村感到自己的臉頰好像也在發燒了,正要急步走過去,駒子卻立刻追趕上來。
        “到這種地方,真難為情啊!”
        “要說難為情,我才難為情呢!你們那么一大堆人,嚇得我不敢過去。你們經常是這樣的嗎?”
        “是啊,過了晌午飯常常是這樣。”
        “你這樣紅著臉,嘎達嘎達地追上來,不是更難為情嗎?”
        “那倒無所謂。”
        駒子斷然說過之后,臉頰又飛紅起來,就地停下腳步,攀住路旁的柿子樹。
        “想請你到我家來坐坐,才跑過來的啊。”
        “你家就在這里嗎?”
        “嗯。”
        “要是讓我看看日記,去坐坐也不妨。”
        “我要把那些東西燒掉再死。”
        “可是,你家里不是有病人嗎?”
        “哦?你了解得這么詳細呀!”
        “昨晚你不也到車站去接了嗎,是不是披著一件深藍色斗篷?我也是乘那趟火車來的,就坐在病人的附近。那位姑娘侍候病人真認真,真親切啊。是他的妻子吧?是從這里去接,還是從東京來的?簡直像慈母一樣,我看了很受感動啊!”
        “這件事你昨晚為什么不告訴我?為什么不說一聲?”駒子變了臉色。
        “是他的妻子吧?”
        但是,駒子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卻又問道:“為什么昨晚不告訴我?你這個人真奇怪!”
        島村不喜歡女人家這樣厲害。但是使她這么厲害的,倒不是島村或是駒子本人有什么道理,這也許可以看作是駒子性格的一種表現吧。總之,在她這樣反復追問之下,他好像覺得敲擊中要害似的。今晨看見映著山上積雪的鏡中的駒子時,島村自然想起映在暮靄中的火車玻璃窗上的姑娘,但他為什么沒把這件事告訴駒子呢?
        “有病人也沒關系,不會有人到我房間里來的。”
        駒子說著,走進了低矮的石墻后面。
        右邊是覆蓋著白雪的田野,左邊沿著鄰居的墻根種滿了柿子樹。房前像個花壇。正中央有個小荷花池,池中的冰塊已經被撈到池邊,紅鯉在池里游來游去。房子也像柿子樹干一樣,枯朽不堪了。積雪斑斑的屋頂,木板已經陳腐,屋檐也歪七扭八了。
        一進土間[過去日本式房子進門入口處為土地,叫作土間],覺得靜悄悄,冷颼颼的,什么也看不見,島村就被領著登上了梯子。這是名副其實的梯子。上面的房子也是名副其實的頂樓。
        “這里本來是放蠶的房間,你嚇了一跳吧?”
        “醉醺醺地回來,爬這種梯子,多虧你沒摔下來。”
        “摔過哩!不過,這種時候多半一鉆進樓下的被爐里就睡著了。”
        駒子說著,把手伸進被爐支架上的被子里試了試,然后站起來取火去了。
        島村把這間奇特的房子掃視了一圈。只有南面開了一個低矮的窗,但細格的紙門卻是新糊的,光線很充足。墻壁也精心地貼上了毛邊紙,使人覺得恍如鉆進了一個舊紙箱。不過頭上的屋頂全露出來,連接著窗子,房子顯得很矮,黑壓壓的,籠罩著一種冷冷清清的氣氛。一想起墻壁那邊不知是個什么樣子,也就感到這房子仿佛懸在半空中,心里總是不安穩。墻壁和鋪席雖舊,卻非常干凈。
        他想:駒子大概也像蠶蛹那樣,讓透明的身軀棲居在這里吧。
        被爐支架上蓋著一床同雪褲一樣的條紋棉被。衣柜雖舊,卻是上等直紋桐木造的,這是駒子在東京生活的一個痕跡吧。梳妝臺非常粗糙,同衣柜很不相稱。朱漆的針線盒閃閃發亮,顯得十分奢華。釘在墻壁上的一層層木板,也許是書架吧,上面垂掛著一塊薄薄的毛織簾子。
        昨晚赴宴的衣裳還掛在墻上,露出了襯衫的紅里子。駒子拿著火鏟輕巧地登上了梯子。
        “雖是從病人房間里拿來的,但據說火是干凈的。”
        駒子說著,俯下剛梳理好的頭,去撥弄被爐里的炭火。她還告訴島村:病人患腸結核,是回家鄉等死的。
        說是“家鄉”,其實他并不是在這個地方出生。這里是他母親的老家。母親在港市不當藝〖妓〗之后,就留在這里當了舞蹈師傅。她還不到五十歲得了中風癥,就回到這個溫泉來療養了。他則自幼愛擺弄機器,特意留在這個港市,進了一家鐘表店。不久,好像到東京上夜校去了。也許是積勞成疾吧,今年才二十六歲。
        駒子一口氣說了這么許多,但是陪他回來的那位姑娘是誰?她為什么住在這人家里?對于這些,駒子卻依然只字未提。在像是懸在半空中的這間房子里,駒子即便只說了這些,她的聲音也會在每個角落里旋蕩。島村有點不安了。
        正要走出房門,他眼里閃現一件微微發白的東西,回頭看去,原來是一個桐木造的三弦琴盒。看起來要比實際的三弦琴盒大而長,簡直無法令人相信,她竟背著這個赴宴。這么想著的時候,被煙熏黑了的隔扇門開了。
        “駒姐,可以從它上面跨過去嗎?”
        這是清徹得近乎悲戚的優美的聲音。像是從什么地方傳來的一種回響。
        島村曾聽過這種聲音。這是那位在雪夜中探出窗外呼喊站長的葉子的聲音。
        “行啊。”駒子答應了一聲,葉子穿著雪褲輕盈地跨過了三弦琴盒。她手里提著一個夜壺。
        無論從她昨晚同站長談話時那種親昵的口氣,還是從她身上穿的雪褲來看,葉子顯然是這附近地方的姑娘。那條花哨的腰帶在雪褲上露出了一半,所以雪褲紅‖黃‖色‖和黑色相間的寬條紋非常顯眼,因而毛料和服的長袖子也顯得更加鮮艷了。褲腿膝頭稍上的地方開了叉,看起來有點臃腫,然而卻特別硬挺,十分服帖,給人一種安穩的感覺。
        但是,葉子只尖利地瞅了島村一眼,就一聲不吭地走過了土間。


      04

        島村走到外面,可是葉子那雙眼神依然在他的眼睛里閃耀。宛如遠處的燈光,冷凄凄的。為什么會這樣呢?大概是回憶起了昨晚的印象吧。昨晚島村望著葉子映在窗玻璃上的臉,山野的燈火在她的臉上閃過,燈火同她的眼睛重疊,微微閃亮,美得無法形容,島村的心也被牽動了。想起這些,不禁又浮現出駒子映在鏡中的在茫茫白雪襯托下的紅臉來。
        于是,島村加快了腳步。盡管是潔白的小腳,可是愛好登山的島村,一邊走著一邊欣賞山景,心情不由地變得茫然若失,不知不覺間腳步也就加快了。對經常容易突然迷離恍惚的他來說,不能相信那面映著黃昏景致和早晨雪景的鏡子是人工制造的。那是屬于自然的東西。而且是屬于遙遠的世界。
        就連剛剛離開的駒子的房間,也好像已經屬于很遙遠的世界。對于這種茫然的狀態,連島村也覺得愕然。他爬到山坡上,一個按摩女就走了過來。島村好像抓住了什么東西似地喊道:
        “按摩姐,可以給我按摩嗎?”
        “嗯。現在幾點鐘啦?”按摩女胳肢窩里夾著一根竹杖,用右手從腰帶里取出一只帶蓋的懷表,用左手指尖摸了摸字盤,說:“兩點三十五分了。三點半還得上車站去,不過晚一點也沒關系。”
        “你還能知道表上的鐘點啊?”
        “嗯,我把玻璃表面取下來了。”
        “一摸就摸出表盤上的字?”
        “雖然摸不出來,但是……”說著,她再次拿出那只女人使用嫌大了點的銀表,打開蓋子,用手指按著讓島村看:這里是十二點,這里是六點,它們中間是三點。“然后推算,雖然不能一分鐘不差,但也錯不了兩分鐘。”
        “是嗎。你走這樣的坡道,不會滑倒嗎?”
        “要是下雨,女兒來接。晚上給村里人按摩,不會上這里來。客棧女侍常揶揄說,我老頭子不讓我出來,真沒法子啊!”“孩子都大了?”

      .

        【申明】飛天文學網,筆下文學,許多資源來自網上,供廣大同好欣賞學習,并不代表本站觀點,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權利,敬請告知。
       內容來自:網絡
    2. 上一篇:老人與海
    3. 下一篇:麥田里的守望者
    4. 共有評論 相關評論
      發表我的評論
      • 大名: 登陸后顯示大名
      • 內容:
      • 驗證碼: 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5. 飛天文學網 筆下文學(www.ss-shop.org) ©2004-2021
    6. 本站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長: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備12001531號
    7. 一分快3 www.hg94678.com:扬州市| www.nt755.com:昌邑市| www.brokenpipeproductions.com:永仁县| www.gandjarexe.com:赣州市| www.berniewolfsdorf.com:天等县| www.logosheji8.com:大田县| www.bjdkth.com:咸阳市| www.shufanqie.com:余庆县| www.cheapcialisnow.net:砀山县| www.migliorecoffee.com:溧水县| www.yakkk.com:西华县| www.excelsisairways.com:长岭县| www.565783.com:惠来县| www.uniquemicrofinance.com:马龙县| www.devrealem.com:抚顺市| www.teeshirtyeswekahn.com:南雄市| www.f8r8.com:昭通市| www.sweetandnastyburlesque.com:山西省| www.xashanjia.com:吴江市| www.oranjebastion.org:浮梁县| www.good1580.com:罗田县| www.carahedgepeth.com:宁陕县| www.guokejx.com:蕲春县| www.xinyuezuche.com:来凤县| www.tudoparacelular.com:许昌市| www.7654666.com:东乌珠穆沁旗| www.lumicphoto.com:滁州市| www.allsatonline.com:离岛区| www.tusbolsaspublicitarias.com:达日县| www.oxycodonestore.com:兴文县| www.110df.com:阿坝| www.arabianpunchfront.com:天峻县| www.n9568.com:新绛县| www.zhouluopiaoliu.com:永德县| www.nkshbd.com:宁晋县| www.kootenaylodge.com:平潭县| www.massage-to-heal.com:吴堡县| www.qingqier.com:冀州市| www.foodboxmenu.com:诸暨市| www.21wangmi.com:绥化市| www.xipica.com:石楼县| www.g3g2.com:博客| www.sms624.com:正安县| www.bebeksekeri-tr.com:北碚区| www.ligu-coating.com:湖南省| www.kkfma.com:侯马市| www.silverspoonhoney.com:平山县| www.laproducers.net:丹巴县| www.fangfoto.com:通河县| www.mashrou3ak.org:贡嘎县| www.ipcstz-africa.org:高青县| www.mermecinc.com:罗源县| www.sensationsporthorses.com:桃园市| www.ledwallwasher.org:潮州市| www.whagy.com:麻栗坡县| www.doulasconciencia.com:新源县| www.inkedcreatively.com:诸城市| www.shaltiv.com:天等县| www.mfnnf.com:宜宾市| www.hbstzt.com:施甸县| www.denimrecords.com:徐水县| www.corpicontusi.com:瓦房店市| www.riseaboveself.org:松溪县| www.goldenliongames.com:蚌埠市| www.xtrunchang.com:牡丹江市| www.mfnnf.com:永康市| www.zn677.com:白山市| www.soulshakti.org:边坝县| www.seafishingtackle.net:谢通门县| www.leicestercityjersey.com:黔西| www.564rr.com:泉州市| www.rq6.net:云南省| www.gz-goodhappy.com:淮南市| www.sjhrjzfs.com:江川县| www.ylzttgbus.com:阿拉善左旗| www.421zj.com:奉化市| www.ssmoban.com:鹤庆县| www.abouthorses.net:天水市| www.qdxzk.com:沙田区| www.hg41678.com:株洲市| www.jatsgreenpower.com:成都市| www.wwwhg8194.com:乌恰县| www.bungalowsvicksol.com:巴楚县| www.658peizi.com:雅江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