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t id="lfruo"><noscript id="lfruo"><label id="lfruo"></label></noscript></tt>
      飛天文學網,筆下文學,你永遠的心靈家園! 繁體中文 網站地圖

      您現在的位置:筆下文學 >> 大家讀文 >> 外國名著 >> 內容

      雪國(2)

      作者:川端康成 時間:2013-4-22 22:26:45 點擊:8029


        島村認為這話不可靠,根本沒有把它放在心上。約莫過了一個鐘頭,女傭把女子領來,島村不禁一愣,正了正坐姿。女子拉住站起來就要走的女傭的袖子,讓她依舊坐下。
        女子給人的印象潔凈得出奇,甚至令人想到她的腳趾彎里大概也是干凈的。島村不禁懷疑起自己的眼睛,是不是由于剛看過初夏群山的緣故。
        她的衣著雖帶幾分藝〖妓〗的打扮,可是衣服下擺并沒有拖在地上,而且只穿一件合身的柔軟的單衣。唯有腰帶很不相稱,顯得很昂貴。這副樣子,看起來反而使人覺得有點可憐。
        女傭趁他們倆談起山里的事,站起來就走了。然而就連從這個村子也可以望見的幾座山的名字,那女子也說不齊全。島村提不起酒興,女子卻意外坦率地談起自己也是生長在這個雪國,在東京的酒館當女侍時被人贖身出來,本打算將來做個日本舞蹈師傅用以維持生計,可是剛剛過了一年半,她的恩主就與世長辭了。也許從那人死后到今天的這段經歷,才是她的真正身世吧。這些她是不想馬上坦白出來的。她說是十九歲。果真如此,這十九歲的人看起來倒像有二十一二歲了。島村這才得到一點寬慰,開始談起歌舞伎之類的事來。她比他更了解演員的藝術風格和逸事。也許她正渴望著有這樣一個話伴吧,所以津津樂道。談著談著,露出了煙花巷出身的女人的坦率天性。她似乎很能掌握男人的心理。盡管如此,島村一開頭就把她看作是良家閨秀。加上他快一個星期沒跟別人好好閑談了,內心自然熱情洋溢,首先對她流露出一種依戀之情。他從山上帶來的感傷,也浸染到了女子的身上。
        翌日下午,女子把浴具放在過道里,順便跑到他的房間去玩。
        她正要坐下,島村突然叫她幫忙找個藝〖妓〗來。
        “你說是幫忙?”
        “還用問嗎?”
        “真討厭!我做夢也沒想到你會托我干這種事!”
        她漠然地站在窗前,眺望著縣界上的重山疊巒,不覺臉頰緋紅了。
        “這里可沒有那種人。”
        “說謊。”
        “這是真的嘛。”說著,她突然轉過身子,坐在窗臺上,
        “這可絕對不能強迫命令啊。一切得聽隨藝〖妓〗的方便。說真的,我們這個客棧一概不幫這種忙。你不信,找人直接問問就知道了。”
        “你替我找找看吧。”
        “我為什么一定要幫你干這種事呢?”
        “因為我把你當做朋友嘛。以朋友相待,不向你求歡。”
        “這就叫做朋友?”女子終于被激出這句帶稚氣的話來。接著又冒了一句:“你真了不起,居然托我辦這種事。”
        “這有什么關系呢?在山上身體是好起來了。可腦子還是迷迷糊糊,就是同你說話吧,心情也還不是那么痛快。”
        女子垂下眼睛,默不作聲。這么一來,島村干脆露出男人那副無恥相來。她對此大概已經養成了一種通情達理、百依百順的習慣。由于睫眉深黛,她那雙垂下的眼睛,顯得更加溫順,更加嬌艷了。島村望著望著,女子的臉向左右微微地搖了搖,又泛起了一抹紅暈。


      02

        “就叫個你喜歡的嘛。”
        “我不是在問你嗎?我初來乍到的,哪里知道誰漂亮。”
        “你是說要漂亮的?”
        “年輕就可以。年輕姑娘嘛,各方面都會少出差錯。不要嘮叨得令人討厭就行。迷糊一點也不要緊,潔凈就行了。等我想聊天的時候,就去找你。”
        “我不再來了。”
        “胡說。”
        “真的,不來了。干么要來呢?”
        “我想清清白白地跟你交個朋友,才不向你求歡呢。”
        “你這種人真少見啊。”
        “要是發生那種事,明天也許就不想再見到你了。也不會有興致跟你聊天了。我從山上來到這個村子,難得見人就感到親熱。我不向你求歡,要知道我是個游客啊。”
        “嗯,這倒是真的。”
        “是啊,就說你吧,假如我物色的,是你討厭的女人,以后你見到我也會感到心里不痛快的。若是你給我挑選,總會好些吧?”
        “我才不管呢!”她使勁地說了一句。掉轉臉又說:“這倒也是。”
        “要是同女人過夜,那才掃興哩。感情也不會持久的吧。”
        “是啊。的確是那么一回事。我出生在港市,可這里是溫泉浴場。”姑娘出乎意外地用坦率的口吻說,“客人大多是游客,雖然我還是個孩子,聽過形形色色的人說,那些人心里十分喜歡你而當面又不說,總使你依依不舍,流連忘返。即使分別之后,也還是那個樣。對方有時想起你,給你寫信的,大體都是屬于這類人。”
        女子從窗臺上站起來,又輕柔地坐在窗前的鋪席上。她那副樣子,好像是在回顧遙遠的往昔,才忽然坐到島村身邊的。
        女子的聲音充滿了真摯的感情,反倒使島村覺得這樣輕易地欺騙了她,心里有點內疚。
        但是,他并不是想要說謊。不管怎么說,這個女子總是個良家閨秀。即使他想女人,也不至有求于這個女子。這種事,他滿可以毫不作孽地輕易了結它。她過于潔凈了。初見之下,他就把這種事同她區分開來了。
        而且,當時他還沒決定夏季到哪兒去避暑,才想起是否要把家屬帶到這個溫泉浴場來。幸好她是個良家女子,如果能來,還可以給夫人作個好導游,說不定還可以向她學點舞蹈,借以消愁解悶。他確實這樣認真考慮過。盡管他感到對女子存在著一種友情,他還是渡過了這友情的淺灘。
        當然,這里或許也有一面島村觀看暮景的鏡子。他不僅忌諱同眼前這個不正經的女人糾纏,而且更重要的也許是他抱有一種非現實的看法,如同傍晚看到映在車窗玻璃上的女子的臉一樣。
        他對西方舞蹈的興趣也是如此。島村生長在東京鬧市區,從小熟悉歌舞伎,學生時代偏愛傳統舞蹈和舞劇。他天性固執,只要摸上哪一門,就非要徹底學到手不可。所以他廣泛涉獵古代的記載,走訪各流派的師傅,后來還結識了日本舞蹈的新秀,甚至還寫起研究和評論文章來。而且對傳統日本舞蹈的停滯狀態,以及對自以為是的新嘗試,自然也感到強烈的不滿。一種急切的心情促使他思考:事態已經如此,自己除了投身到實際運動中去,別無他途。當受到年輕的日本舞蹈家的吸引時,他突然改行搞西方舞蹈,根本不去看日本舞蹈了。相反地,他收集有關西方舞蹈的書籍和圖片,甚至煞費苦心地從外國搞來海報和節目單之類的東西。這絕非僅僅出于對異國和未知境界的好奇。在這里,他新發現的喜悅,就在于他沒能親眼看到西方人的舞蹈。從島村向來不看日本人跳西方舞就足以證明這一點。沒有什么比憑借西方印刷品來寫有關西方舞蹈的文章更輕松的了。描寫沒有看過的舞蹈,實屬無稽之談。再沒有比這個更“紙上談兵”的了。可是,那是天堂的詩。雖美其名曰研究,其實是任意想象,不是欣賞舞蹈家栩栩如生的肉體舞蹈藝術,而是欣賞他自己空想的舞蹈幻影,這種空想是由西方的文字和圖片產生的,仿佛憧憬那不曾見過的愛情一樣。因為他不時寫些介紹西方舞蹈的文章,也勉強算是個文人墨客。他雖以此自嘲,但對沒有職業的他來說,有時也會得到一種心靈上的慰藉。
        他這一番關心日本舞蹈的談話,之所以有助于促使她去親近他,應該說這是由于他的這些知識在事隔多年之后,又在現實中起了作用。可說不定還是島村在不知不覺中把她當作了西方舞蹈呢。
        因此,他覺得自己旅途中這番淡淡哀愁的談話,仿佛觸動了她生活中的創傷,不免后悔不已,就好像自己欺騙了她似的。
        “要是這樣說定了,下次我就是帶家屬來,也能同你盡情玩的啊。”
        “嗯。這件事我已經非常明白了。”女子壓低了聲音,嫣然一笑,然后帶著幾分藝〖妓〗的風采打鬧著說:“我也很喜歡那樣,平淡些才可以持久啊。”
        “所以你就幫我叫一個來嘛。”
        “現在?”
        “嗯。”
        “真叫人吃驚啊!這樣大白天,怎么好意思開口呢?”
        “我不愿意要人家挑剩下的。”
        “瞧你說這種話!你想錯了,你以為這個溫泉浴場是淘金的地方?光瞧村里的情況,你還不明白嗎?”
        女子以一種遺憾而嚴肅的口吻,反復強調這里沒有干那種行當的女人。島村表示懷疑。女子認真起來,但她退讓一步說:想怎么干,全看藝〖妓〗自己,只是預先沒向主家打招呼就外宿,得由藝〖妓〗本人負責。后果如何,主家可就不管了。但是,如果事先向主家關照過,那就是主家的責任,他得管你一輩子,就是這點不同。
        “所謂責任是指什么?”
        “就是說有了孩子,或是搞壞了身子唄。”
        島村對自己這種傻里傻氣的提問,不禁苦笑起來,又想:也許在這個山村里還真有那種事呢。
        他百無聊賴,也許會自然而然地要去尋找保護色吧,所以他對途中每個地方的風土人情,都有一種本能的敏感,打山上下來,從這個鄉村十分樸實的景致中,馬上領略到一種悠閑寧靜的氣氛。在客棧里一打聽,果然,這里是雪國生活最舒適的村莊之一。據說幾年前還沒通鐵路的時候,這里主要是農民的溫泉療養地。有藝〖妓〗的家,都掛著印有飯館或紅豆湯館字號的褪了色的門簾。人們看到那扇被煤煙熏黑的舊式拉門,一定懷疑這種地方居然還會有客上門。日用雜貨鋪或粗點心鋪也大都只雇傭一個人,這些雇主除了經營店鋪外,似乎還兼干莊稼活。大約她是師傅家的姑娘——一個沒有執照的女子,偶爾到宴會上幫幫忙,不會有哪個藝〖妓〗挑眼吧。
        “那么,究竟有幾個呢?”
        “你問藝〖妓〗嗎?大約有十二三個。”
        “哪個比較好?”島村說著,站起來去撳電鈴。
        “讓我回去吧?”
        “你可不能回去。”
        “我不愿意。”女子仿佛要擺脫屈辱似地說,“我回去了。沒關系,我不計較這些。以后還會再來的。”
        但是,當看見女傭時,她又若無其事地重新坐好。女傭問了好幾遍要找誰,她也不指名。
        過了片刻,一個十七八歲的藝〖妓〗走了進來。島村一見到她,下山進村時那種思念女人的情趣就很快消失,頓覺索然寡歡了。藝〖妓〗那兩只黝黑的胳膊,瘦嶙嶙的,看上去還帶幾分稚氣。人倒老實。島村也就盡量不露出掃興的神色,朝藝〖妓〗那邊望去。其實是她背后窗外那片嫩綠的群山在吸引著他。他連話也懶得說了。這女子實在像山村藝〖妓〗。她看見島村繃著臉不說話,就默默地站起身來有意走了出去。這樣就顯得更加掃興了。這樣約莫過了個把鐘頭。他在想:有什么法子把藝〖妓〗打發走呢?他忽然想起有張電匯單已經送到,于是就借口趕鐘點上郵局,便同藝〖妓〗一起走出房間。
        然而,島村來到客棧門口,抬眼一望散發出濃烈嫩葉氣息的后山,就被吸引住了,隨即冒冒失失地只顧自己登山去了。
        有什么值得好笑呢?他卻獨自笑個不停。
        這時,他恰巧覺得倦乏,便轉身撩起浴衣后襟,一溜煙跑下山去。從他腳下飛起兩只黃蝴蝶。
        蝶兒翩翩飛舞,一忽兒飛得比縣界的山還高,隨著‖黃‖色‖漸漸變白,就越飛越遠了。
        “你怎么啦?”女子站在杉樹林蔭下,“你笑得真歡呀。”
        “不要了呀。”島村無端地又笑起來,“不要了!”
        “是嗎?”
        女子突然轉過身子,慢步走進杉樹叢中。他默默地跟在后頭。
        那邊是神社。女子在布滿青苔的石獅子狗旁的一塊平坦的巖石上坐了下來。
        “這里最涼快啦。即使是三伏天,也是涼風習習的。”
        “這里的藝〖妓〗都是那個樣子嗎?”
        “都差不多吧。在中年人里倒有一個長得挺標致的。”她低下頭冷淡地說。
        在她的脖頸上淡淡地映上一抹杉林的暗綠。
        島村抬頭望著杉樹的枝梢。
        “這就夠啦!體力一下子消耗盡了,真奇怪啊。”
        杉樹亭亭如蓋,不把雙手撐著背后的巖石,向后仰著身子,是望不見樹梢的。而且樹干挺拔,暗綠的葉子遮蔽了蒼穹,四周顯得深沉而靜謐。島村靠著的這株樹干,是其中最古老的。不知為什么,只是北面的枝椏一直枯到了頂,光禿禿的樹枝,像是倒栽在樹干上的尖樁,有些似兇神的兵器。
        “也許是我想錯啦。從山上下來第一個看到你,無意中以為這里的藝〖妓〗都很漂亮。”島村帶笑地說。
        島村以為在山上呆了七天,只是為了恢復恢復健康,如今才發覺實際上是由于頭一回遇見了這樣一個雋秀婀娜的女子。
        女子目不轉睛地望著遠方夕暉晚照的河流。閑極無聊,覺著有些別扭了。
        “喲,差點忘了,是您的香煙吧。”女子盡量用輕松的口氣說,“方才我折回房間,看見您已經不在,正想著是怎么回事,就看到您獨自興沖沖地登山去了。我是從窗口看見的。真好笑啊。您忘記帶煙了吧,我給送來啦。”
        于是她從衣袖兜里掏出他的香煙,給他點上了火。
        “我很對不起那個孩子。”
        “那有什么呢。什么時候讓她走,還不是隨客人的方便嗎?”
        溪中多石,流水的潺潺聲,給人以甜美圓潤的感覺。從杉樹透縫的地方,可以望見對面山上的皺襞已經陰沉下來。
        “除非找個與你不相上下的,要不,日后見到你,是會遺憾的。”
        “這與我不相干。你真逞能呀。”
        女子不高興地嘲諷了一句。不過,他倆之間已經交融著一種與未喚藝〖妓〗之前迥然不同的情感。
        島村明白,自己從一開頭就是想找這個女子,可自己偏偏和平常一樣拐彎抹角,不免討厭起自己來。與此同時,越發覺得這個女子格外的美了。從剛才她站在杉樹背后喊他之后,他感到這個女子的倩影是多么裊娜多姿啊。
        玲瓏而懸直的鼻梁雖嫌單薄些,在下方搭配著的小巧的閉上的柔唇卻宛如美極了的水蛭環節,光滑而伸縮自如,在默默無言的時候也有一種動的感覺。如果嘴唇起了皺紋,或者色澤不好,就會顯得不潔凈。她的嘴唇卻不是這樣,而是滋潤光澤的。兩只眼睛,眼梢不翹起也不垂下,簡直像有意描直了似的,雖有些逗人發笑,卻恰到好處地鑲嵌在兩道微微下彎的短而密的眉毛下。顴骨稍聳的圓臉,輪廓一般,但膚色恰似在白陶瓷上抹了一層淡淡的胭脂。脖頸底下的肌肉尚未豐滿。她雖算不上是個美人,但她比誰都要顯得潔凈。
        在一個陪過酒的女子來說,她的胸脯算是有點挺起來的了。
        “瞧,不知什么時候飛來這么些蚋子。”女子抖了抖衣裳下擺,站起身來。
        就這樣在寂靜中呆下去,兩人的表情會變得更加不自在,以至掃興的。
        當天夜里十點光景,女子從走廊上大聲呼喊著島村的名字,吧噠一聲栽進他的房間里。她猛然趴到桌面上,醉醺醺地用手亂抓上面的東西,然后咕嘟咕嘟地喝起水來。
        據她說:今冬在滑雪場上,結識了一幫子男人,他們傍晚翻山越嶺來到這里,彼此相遇,他們邀她上了客棧,還叫來藝〖妓〗,狂歡一場,被他們灌醉了。
        她搖頭晃腦,不著邊際地獨白了一通。
        “這樣不好,我還是走吧。他們還以為我怎么樣了,正在找我吶。回頭我再來。”她說著踉踉蹌蹌地走了。
        約莫過了一個鐘頭,長廊上又響起了凌亂的腳步聲。像是一路上跌跌撞撞走過來的。
        “島村先生!島村先生!”女子尖聲喊道,“啊,不見了,島村先生!”
        這純粹是女子純潔的心靈在呼喚自己男人的聲音。島村出乎意外。可是她的尖聲無疑已響徹整個客棧。島村有點迷惑,剛想站起身來,女子就用指頭戳進紙拉門,抓住格欞,順勢倒在島村的懷里了。
        “啊,你在呀!”
        女子纏著他坐下,偎依著他。
        “沒醉嘛。嗯,誰醉啦?難受,我只覺得難受。腦子清醒著吶。啊,想喝水。壞在摻威士忌喝。那玩意兒上腦,頭痛得厲害。那幫子人買的是廉價酒,我不知道……”
        她如此這般地說了一通,然后不停地用掌心撫揉著臉兒。
        外面的雨聲驟然大起來。
        稍松開手,女子就癱軟下來。他摟著她的脖子,她的發髻差點兒被他的臉頰壓散了。他順勢將手探入她的懷里。
        女子沒有答應他的要求,兩臂交叉壓在他所要求的東西上,像上了門閂似的。也許因為酩酊大醉,她已經使不上勁兒了。
        “這是什么玩意兒!〖文明用語〗,媽的!我累極了,這是什么玩意兒!”她說著突然咬住了自己的胳膊肘兒。
        他大吃一驚,連忙撥開她的胳膊肘兒,只見上面留下了深深的牙痕。
        但是,她已經聽任他的擺布了。她自己只顧亂寫起來。說是要寫自己喜歡的人的名字,于是一連寫了二三十個戲劇演員和電影演員的名字,然后把“島村”二字連續寫了無數遍。島村掌心里那難得的豐滿的東西,漸漸地熱起來了。
        “啊,放心了。我這就放心了。”他溫存地說,甚至有一種母性般的感覺。
        女子忽然覺得難受,拼命地掙扎著站起來,伏倒在房間另一個角落里。
        “不行,不行。我要回去,我回去啦!”
        “走得了嗎?下著大雨吶。”
        “光腳回去,爬著也要回去!”
        “危險呀!你要回去,我來送你。”
        客棧在小山岡上,有一段陡坡。
        “松松腰帶稍躺一會兒,醒醒酒好嗎?”
        “那樣不好,這樣就行了,我習慣了。”她說著端端正正地坐起來,挺著胸脯,只覺得憋得慌。推開窗扇,想吐又吐不出來。她本想扭動身子翻滾幾下,可是咬緊牙關強忍住了。這樣持續了好一陣子。有時又振作起精神,連連嚷著要回去。不知不覺間已過深夜兩點。
        “你睡吧。喂,叫你睡嘛。”
        “那你怎么辦?”
        “我就這樣,等醒醒酒就走,得趁天亮以前趕回去。”女子膝行過去拉住島村:“不要管我,叫你睡嘛。”
        島村鉆進被窩,女子便趴在桌上喝了幾口水。
        “起來。喏,叫你起來嘛。”
        “你到底要我做什么?”
        “還是躺下吧。”
        “你這是什么話!”
        島村爬了起來,一把將女子拖了過去。
        于是,左右閃躲著臉的女子倏地伸出了嘴唇。
        這之后,她又夢囈般地傾訴著苦衷:
        “不行,不行呀!你不是說只交個朋友嗎?”
        這句話她不知道重復了多少遍。
        島村被她那真摯的聲音打動了。他鎖緊雙眉,哭喪著臉,強壓住自己那股子強烈的沖動,已經感到索然寡味了。他甚至在想是否還要遵守向她許過的諾言。
        “我沒有什么可惋惜的。決沒有什么可惋惜的啊。不過,我不是那種女人,不是那種女人啊!你自己不是說過一定不能持久嗎?”
        她醉得幾乎麻木不仁了。
        “不能怪我不好呀。是你不好嘛。你輸了。是你懦弱,不是我。”
        她說漏了嘴,為了拂除心頭的愛欲,連忙咬住了衣袖。
        她好像掉了魂,沉默了好一陣子,突然又想起來似地尖聲說道:
        “你在笑吶。在笑我是不是?”
        “我沒笑啊。”
        “在偷笑我吧。現在就是不笑,以后也一定會笑的。”女子說著伏下身子,抽抽嗒嗒地哭起來。
        但是,她很快停止抽泣,緊貼著他,溫柔、和藹地細說起自己的身世來。她似乎完全忘掉了醉后的痛苦,只字不提剛才的事。
        “哎喲,只顧說話,把時間都給忘了。”這回她臉上飛起一片紅潮,微微地笑了。
        她說:“得在天亮之前趕回去。”
        “天還很黑。附近的人都起得早。”她說著,好幾次站起來,推開窗扇看了看。
        “還不見行人呢。今早下雨,誰也沒下地。”
        對面的層巒和山麓的屋頂在迷濛的雨中浮現出來,女子仍依依難舍,不忍離去。但她還是趕在客棧的人起床之前梳理好頭發,生怕島村送到大門口會被人發現,于是她慌慌張張跑也似地獨自溜走了。而島村也在當天回到了東京。

      .

        【申明】飛天文學網,筆下文學,許多資源來自網上,供廣大同好欣賞學習,并不代表本站觀點,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權利,敬請告知。
       內容來自:網絡
    2. 上一篇:老人與海
    3. 下一篇:麥田里的守望者
    4. 共有評論 相關評論
      發表我的評論
      • 大名: 登陸后顯示大名
      • 內容:
      • 驗證碼: 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5. 飛天文學網 筆下文學(www.ss-shop.org) ©2004-2021
    6. 本站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長: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備12001531號
    7. 一分快3 www.brochesyalfileres.com:正蓝旗| www.braedenarnold.com:大新县| www.sandillc.com:泰安市| www.83-bits.com:贵州省| www.weiyanwangluo.com:安龙县| www.lihaotech.com:抚州市| www.story-of-us.com:兴国县| www.608755.com:西吉县| www.telepoisson.com:崇义县| www.mfnfp.com:资讯| www.wughsc.com:巴彦淖尔市| www.kma209.com:九龙城区| www.wh-tattoo.com:拜泉县| www.oasis-labs.com:简阳市| www.open82.com:道孚县| www.mahomesearcher.com:逊克县| www.thisisbookshelf.com:万安县| www.juanchinchoncha.com:思南县| www.101ci.com:甘洛县| www.urethritis.org:桂林市| www.bjahwt.com:高要市| www.tootoomarket.com:常德市| www.xnguopin.com:清新县| www.jiaanhb.com:嵊泗县| www.cssmuseum.com:固镇县| www.taxi053.com:新昌县| www.elalumbramiento.org:石楼县| www.f9963.com:马山县| www.iamreviewing.com:惠安县| www.himanidalmia.com:弥渡县| www.bishuikuai.com:沁源县| www.futurecitieschina.com:营山县| www.926379.com:宝应县| www.edunestinstitute.com:华池县| www.benhvienungthu.com:霍林郭勒市| www.meimeihaose.com:大新县| www.lool82.com:重庆市| www.sqyztzzxyxgs.com:澎湖县| www.alfahadtiles.com:南开区| www.prosiectgwyrdd.com:杭州市| www.vsassociatesbiz.com:五大连池市| www.clarebirth.com:灵丘县| www.shanghai-limo.com:渭源县| www.plastic-films.com:永川市| www.bajulu.com:泉州市| www.mzsgs.com:乌什县| www.qyjmgg.com:田阳县| www.cp7579.com:克什克腾旗| www.cp2205.com:城固县| www.zk597.com:慈溪市| www.rssjw.com:贵定县| www.myqxw.com:娄烦县| www.qz557.com:永安市| www.anilius.com:凤山县| www.songzhixiang.com:贵德县| www.thegioiphim.net:大宁县| www.lsyqsm.com:旅游| www.wow-bakes.com:本溪| www.xinyuezuche.com:青浦区| www.dcbaowencp.com:洪泽县| www.amdc49.com:星子县| www.findnewyorkmuseums.com:百色市| www.warnarumah.net:阜南县| www.tlhsny.com:商南县| www.ycjzsy.com:孟州市| www.zzzsd.com:南宫市| www.rxsm999.com:迁安市| www.daotaolaptop.com:习水县| www.waizit.com:南通市| www.jwnal.cn:马尔康县| www.lovejaniethien.com:巴楚县| www.tjgcwy.com:如皋市| www.expressdomestic.net:固原市| www.victorhugor.com:武城县| www.swaggjewels.com:广南县| www.ds1980.com:孟村| www.cp6783.com:荃湾区| www.adocweb-bourgogne.org:保靖县| www.karakitap.com:楚雄市| www.z9698.com:图片| www.cleanhouselimpeza.com:涪陵区| www.chaningtech.com:罗定市| www.curlytoppipeco.com:惠州市| www.cp55511.com:泗洪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