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t id="lfruo"><noscript id="lfruo"><label id="lfruo"></label></noscript></tt>
      飛天文學網,筆下文學,你永遠的心靈家園! 繁體中文 網站地圖

      您現在的位置:筆下文學 >> 大家讀文 >> 外國名著 >> 內容

      老人與海(5)

      作者:海明威 時間:2013-4-22 22:26:45 點擊:7648


      "這圈子可真大,"他說。"它可總算在打轉啦。"
      跟著釣索就此收不回來了,他緊緊拉著,竟看見水珠兒在陽光里從釣索上迸出來。隨后釣索開始往外溜了,老人跪下了,老大不愿地讓它又漸漸回進深暗的水中。
      "它正繞到圈子的對面去了,"他說。我一定要拚命拉緊,他想。拉緊了,它兜的圈子就會一次比一次小。也許一個鐘點內我就能見到它。我眼下一定要穩住它,過后我一定要弄死它。
      但是這魚只顧慢慢地打著轉,兩小時后,老人渾身汗濕,疲乏得入骨了。不過這時圈子已經小得多了,而且根據釣索的斜度,他能看出魚一邊游一邊在不斷地上升。
      老人看見眼前有些黑點子,已經有一個鐘點了,汗水中的鹽份漚著他的眼睛,漚著眼睛上方和腦門上的傷口。他不怕那些黑點子。他這么緊張地拉著釣索,出現黑點子是正常的現象。但是他已有兩回感到頭昏目眩,這叫他擔心。
      "我不能讓自己垮下去,就這樣死在一條魚的手里,"他說。"既然我已經叫它這樣漂亮地過來了,求天主幫助我熬下去吧。我要念一百遍《天主經》和一百遍《圣母經》。不過眼下還不能念。"
      就算這些已經念過了吧,他想。我過后會念的。
      就在這當兒,他覺得自己雙手攥住的釣索突然給撞擊、拉扯了一下。來勢很猛,有一種強勁的感覺,很是沉重。
      它正用它的長嘴撞擊著鐵絲導線,他想。這是免不了的。它不能不這樣干。然而這一來也許會使它跳起來,我可是情愿它眼下繼續打轉的。它必須跳出水面來呼吸空氣。但是每跳一次,釣鉤造成的傷口就會裂得大一些,它可能把釣鉤甩掉。
      "別跳,魚啊,"他說。"別跳啦。"
      魚又撞擊了鐵絲導線好幾次,它每次一甩頭,老人就放出一些釣索。
      我必須讓它的疼痛老是在一處地方,他想。我的疼痛不要緊。我能控制。但是它的疼痛能使它發瘋。
      過了片刻,魚不再撞擊鐵絲,又慢慢地打起轉來。老人這時正不停地收進釣索。可是他又感到頭暈了。他用左手舀了些海水,灑在腦袋上。然后他再灑了點,在脖頸上揉擦著。
      "我沒抽筋,"他說。"它馬上就會冒出水來,我熬得住。你非熬下去不可。連提也別再提了吧。"
      他靠著船頭跪下,暫時又把釣索挎在背上。我眼下要趁它朝外兜圈子的時候歇一下,等它兜回來的時候再站起身來對付它,他這樣下了決心。
      他巴不得在船頭上歇一下,讓魚自顧自兜一個圈子,并不回收一點釣索。但是等到釣索松動了一點,表明魚已經轉身在朝小船游回來,老人就站起身來,開始那種左右轉動交替拉曳的動作,他的釣索全是這樣收回來的。
      我從來沒有這樣疲乏過,他想,而現在刮起貿易風來了。但是正好靠它來把這魚拖回去。我多需要這風啊。
      "等它下一趟朝外兜圈子的時候,我要歇一下,"他說。
      "我覺得好過多了。再兜兩三圈,我就能逮住它。"他的草帽被推到后腦勺上去了,他感到魚在轉身,隨著釣索一扯,他在船頭上一起股坐下了。
      你現在忙你的吧,魚啊,他想。你轉身時我再來對付你。海浪大了不少。不過這是晴天吹的微風,他得靠它才能回去。
      "我只消朝西南航行就成,"他說。"人在海上是決不會迷路的,何況這是個長長的島嶼。"①
      魚兜到第三圈,他才第一次看見它。
      他起先看見的是一個黑乎乎的影子,它需要那么長的時間從船底下經過,他簡直不相信它有這么長。
      ①指古巴這個東西向的大島。
      "不能,"他說。"它哪能這么大啊。"
      但是它當真有這么大,這一圈兜到末了,它冒出水來,只有三十碼遠,老人看見它的尾巴露出在水面上。這尾巴比一把大鐮刀的刀刃更高,是極淡的淺紫色,豎在深藍色的海面上。它朝后傾斜著,魚在水面下游的時候,老人看得見它龐大的身軀和周身的紫色條紋。它的脊鰭朝下耷拉著,巨大的胸鰭大張著。
      這回魚兜圈子回來時,老人看見它的眼睛和繞著它游的兩條灰色的乳魚。它們有時候依附在它身上。有時候倏地游開去。有時候會在它的陰影里自在地游著。它們每條都有三英尺多長,游得快時全身猛烈地甩動著,象鰻魚一般。
      老人這時在冒汗,但不光是因為曬了太陽,還有別的原因。魚每回沉著、平靜地拐回來時,他總收回一點釣索,所以他確信再兜上兩個圈子,就能有機會把魚叉扎進去了。
      可是我必須把它拉得極近,極近,極近,他想。我千萬不能扎它的腦袋。我該扎進它的心臟。
      "要沉著,要有力,老頭兒,"他說。
      又兜了一圈,魚的背脊露出來了,不過它離小船還是太遠了一點。再兜了一圈,還是太遠,但是它露出在水面上比較高些了,老人深信,再收回一些釣索,就可以把它拉到船邊來。
      他早就把魚叉準備停當,叉上的那卷細繩子給擱在一只圓筐內,一端緊系在船頭的系纜柱上。
      這時魚正兜了一個圈子回來,既沉著又美麗,只有它的大尾巴在動。老人竭盡全力把它拉得近些。有那么一會兒,魚的身子傾斜了一點兒。然后它豎直了身子,又兜起圈子來。
      "我把它拉動了,"老人說。"我剛才把它拉動了。"
      他又感到頭暈,可是他竭盡全力拽住了那條大魚。我把它拉動了,他想。也許這一回我能把它拉過來。拉呀,手啊,他想。站穩了,腿兒。為了我熬下去吧,頭。為了我熬下去吧。你從沒暈倒過。這一回我要把它拉過來。
      但是,等他把渾身的力氣都使出來,趁魚還沒來到船邊,還很遠時就動手,使出全力拉著,那魚卻側過一半身子,然后豎直了身子游開去。
      "魚啊,"老人說。"魚,你反正是死定了。難道你非得把我也害死嗎?"
      照這樣下去是會一事無成的,他想。他嘴里干得說不出話來,但是此刻他不能伸手去拿水來喝。我這一回必須把它拉到船邊來,他想。它再多兜幾圈,我就不行了。不,你是行的,他對自己說。你永遠行的。
      在兜下一圈時,他差一點把它拉了過來。可是這魚又豎直了身子,慢慢地游走了。
      你要把我害死啦,魚啊,老人想。不過你有權利這樣做。我從沒見過比你更龐大、更美麗、更沉著或更崇高的東西,老弟。來,把我害死吧。我不在乎誰害死誰。
      你現在頭腦糊涂起來啦,他想。你必須保持頭腦清醒。保持頭腦清醒,要象個男子漢,懂得怎樣忍受痛苦。或者象一條魚那樣,他想。
      "清醒過來吧,頭,"他用自己也簡直聽不見的聲音說。"清醒過來吧。"
      魚又兜了兩圈,還是老樣子。
      我弄不懂,老人想。每一回他都覺得自己快要垮了。我弄不懂。但我還要試一下。
      他又試了一下,等他把魚拉得轉過來時,他感到自己要垮了。那魚豎直了身子,又慢慢地游開去,大尾巴在海面上搖擺著。
      我還要試一下,老人對自己許愿,盡管他的雙手這時已經軟弱無力,眼睛也不好使,只看得見間歇的一起。
      他又試了一下,又是同樣情形。原來如此,他想,還沒動手就感到要垮下來了,我還要再試一下。
      他忍住了一切痛楚,拿出剩余的力氣和喪失已久的自傲,用來對付這魚的痛苦掙扎,于是它游到了他的身邊,在他身邊斯文地游著,它的嘴幾乎碰著了小船的船殼板,它開始在船邊游過去,身子又長,又高,又寬,銀色底上有著紫色條紋,在水里看來長得無窮無盡。
      老人放下釣索,一腳踩住了,把魚叉舉得盡可能地高,使出全身的力氣,加上他剛才鼓起的力氣,把它朝下直扎進魚身的一邊,就在大胸鰭后面一點兒的地方,這胸鰭高高地豎立著,高齊老人的胸膛。他感到那鐵叉扎了進去,就把身子倚在上面,把它扎得更深一點,再用全身的重量把它壓下去。
      于是那魚鬧騰起來,盡管死到臨頭了,它仍從水中高高跳起,把它那驚人的長度和寬度,它的力量和美,全都暴露無遺。它仿佛懸在空中,就在小船中老人的頭頂上空。然后,它砰的一聲掉在水里,浪花濺了老人一身,濺了一船。
      老人感到頭暈,惡心,看不大清楚東西。然而他放松了魚叉上的繩子,讓它從他劃破了皮的雙手之間慢慢地溜出去,等他的眼睛好使了,他看見那魚仰天躺著,銀色的肚皮朝上。魚叉的柄從魚的肩部斜截出來,海水被它心臟里流出的鮮血染紅了。起先,這攤血黑魆魆的,如同這一英里多深的藍色海水中的一塊礁石。然后它象云彩般擴散開來。那魚是銀色的,一動不動地隨著波浪浮動著。
      老人用他偶爾著得清的眼睛仔細望著。接著他把魚叉上的繩子在船頭的系纜柱上繞了兩圈,然后把腦袋擱在雙手上。
      "讓我的頭腦保持清醒吧,"他靠在船頭的木板上說。"我是個疲乏的老頭兒。可是我殺死了這條魚,它是我的兄弟,現在我得去干辛苦的活兒了。"
      現在我得準備好套索和繩子,把它綁在船邊,他想。即使我這里有兩個人,把船裝滿了水來把它拉上船,然后把水舀掉,這條小船也絕對容不下它。我得做好一切準備,然后把拖過來,好好綁住,豎起桅桿,張起帆駛回去。
      他動手把魚拖到船邊,這樣可以用一根繩子穿進它的鰓,從嘴里拉出來,把它的腦袋緊綁在船頭邊。我想看看它,他想,碰碰它,摸摸它。它是我的財產,他想。然而我想摸摸它倒不是為了這個。我以為剛才已經碰到了它的心臟,他想。那是在我第二次握著魚叉的柄扎進去的時候。現在得把它拖過來,牢牢綁住,用一根套索拴住它的尾巴,另一根拴住它的腰部,把它綁牢在這小船上。
      "動手干活吧,老頭兒,"他說。他喝了很少的一口水。
      "戰斗既然結束了,就有好多辛苦的活兒要干呢。"
      他抬頭望望天空,然后望望船外的魚。他仔細望望太陽。晌午才過了沒多少時候,他想。而貿易風刮起來了。這些釣索現在都用不著了。回家以后,那孩子和我要把它們捻接起來。
      "過來吧,魚,"他說。可是這魚不過來。它反而躺在海面上翻滾著,老人只得把小船駛到它的身邊。
      等他跟它并攏了,并把魚的頭靠在船頭邊,他簡直無法相信它竟這么大。他從系纜柱上解下魚叉柄上的繩子,穿進魚鰓,從嘴里拉出來,在它那劍似的長上顎上繞了一圈,然后穿過另一個魚鰓,在劍嘴上繞了一圈,把這雙股繩子挽了個結,緊系在船頭的系纜柱上。然后他割下一截繩子,走到船梢去套住魚尾巴。魚已經從原來的紫銀兩色變成了純銀色,條紋和尾巴顯出同樣的淡紫色。這些條紋比一個人揸開五指的手更寬,它的眼睛看上去冷漠得象潛望鏡中的反射鏡,或者迎神行列中的圣徒像。
      "要殺死它只有用這個辦法,"老人說。他喝了水,覺得好過些了,知道自己不會垮,頭腦很清醒。看樣子它不止一千五百磅重,他想。也許還要重得多。如果去掉了頭尾和下腳,肉有三分之二的重量,照三角錢一磅計算,該是多少?
      "我需要一支鉛筆來計算,"他說。"我的頭腦并不清醒到這個程度啊。不過,我想那了不起的迪馬吉奧今天會替我感到驕傲。我沒有長骨刺。可是雙手和背脊實在痛得厲害。"不知道骨刺是什么玩意兒,他想。也許我們都長著它,自己不知道。
      他把魚緊系在船頭、船梢和中央的座板上。它真大,簡直象在船邊綁上了另一只大得多的船。他割下一段釣索,把魚的下頜和它的長上顎扎在一起,使它的嘴不能張開,船就可以盡可能干凈利落地行駛了。然后他豎起桅桿,裝上那根當魚鉤用的棍子和下桁,張起帶補丁的帆,船開始移動,他半躺在船梢,向西南方駛去。
      他不需要羅盤來告訴他西南方在哪里。他只消憑貿易風吹在身上的感覺和帆的動向就能知道。我還是放一根系著匙形假餌的細釣絲到水里去,釣些什么東西來吃吃吧,也可以潤潤嘴。可是他找不到匙形假餌,他的沙丁魚也都腐臭了。所以他趁船經過的時候用魚鉤鉤上了一簇‖黃‖色‖的馬尾藻,把它抖抖,使里面的小蝦掉在小船船板上。小蝦總共有一打以上,蹦跳著,甩著腳,象沙蚤一般。老人用拇指和食指掐去它們的頭,連殼帶尾巴嚼著吃下去。它們很小,可是他知道它們富有營養,而且味道也好。
      老人瓶中還有兩口水,他吃了蝦以后,喝了半口。考慮到這小船的不利條件,它行駛得可算好了,他把舵柄挾在胳肢窩里,掌著舵。他看得見魚,他只消看看自己的雙手,感覺到背脊靠在船梢上,就能知道這是確實發生的事兒,不是一場夢。有一個時期,眼看事情要告吹了,他感到非常難受,以為這也許是一場夢。等他后來看到魚躍出水面,在落下前一動不動地懸在半空中的那一剎那,他確信此中準有什么莫大的奧秘,使他無法相信。當時他看不大清楚,盡管眼下他又象往常那樣看得很清楚了。
      現在他知道這魚就在這里,他的雙手和背脊都不是夢中的東西。這雙手很快就會痊愈的,他想。它們出血出得很多,海水會把它們治好的。這真正的海灣中的深暗的水是世上最佳的治療劑。我只消保持頭腦清醒就行。這兩只手已經盡了自己的本份,我們航行得很好。魚閉著嘴,尾巴直上直下地豎著,我們象親兄弟一樣航行著。接著他的頭腦有點兒不清楚了,他竟然想起,是它在帶我回家,還是我在帶它回家呢?如果我把它拖在船后,那就毫無疑問了。如果這魚丟盡了面子,給放在這小船上,那么也不會有什么疑問。可是他們是并排地拴在一起航行的,所以老人想,只要它高興,讓它把我帶回家去得了。我不過靠了詭計才比它強的,可它對我并無惡意。
      他們航行得很好,老人把手浸在鹽水里,努力保持頭腦清醒。積云堆聚得很高,上空還有相當多的卷云,因此老人看出這風將刮上整整一夜。老人時常對魚望望,好確定真有這么回事。這時候是第一條鯊魚來襲擊它的前一個鐘點。
      這條鯊魚的出現不是偶然的。當那一大片暗紅的血朝一英里深的海里下沉并擴散的時候,它從水底深處上來了。它竄上來得那么快,全然不顧一切,竟然沖破了藍色的水面,來到了陽光里。跟著它又掉回海里,嗅到了血腥氣的蹤跡,就順著小船和那魚所走的路線游去。
      有時候它迷失了那氣味。但是它總會重新嗅到,或者就嗅到那么一點兒,它就飛快地使勁跟上。它是條很大的灰鯖鯊,生就一副好體格,能游得跟海里最快的魚一般快,周身的一切都很美,除了它的上下顎。它的背部和劍魚的一般藍,肚子是銀色的,魚皮光滑而漂亮。它長得和劍魚一般,除了它那張正緊閉著的大嘴,它眼下就在水面下迅速地游著,高聳的脊鰭象刀子般劃破水面,一點也不抖動。在這緊閉著的雙唇里面,八排牙齒全都朝里傾斜著。它們和大多數鯊魚的不同,不是一般的金字塔形的。它們象爪子般蜷曲起來的人的手指。它們幾乎跟這老人的手指一般長,兩邊都有刀片般鋒利的快口。這種魚生就拿海里所有的魚當食料,它們游得那么快,那么壯健,武器齊備,以致所向無敵。它聞到了這新鮮的血腥氣,此刻正加快了速度,藍色的脊鰭劃破了水面。老人看見它在游來,看出這是條毫無畏懼而堅決為所欲為的鯊魚。他準備好了魚叉,系緊了繩子,一面注視著鯊魚向前游來。繩子短了,缺了他割下用來綁魚的那一截。老人此刻頭腦清醒,正常,充滿了決心,但并不抱著多少希望。光景太好了,不可能持久的,他想。他注視著鯊魚在逼近,抽空朝那條大魚望上一眼。這簡直等于是一場夢,他想。我沒法阻止它來襲擊我,但是也許我能弄死它。登多索鯊,他想。你它媽交上壞運啦。①
      鯊魚飛速地逼近船梢,它襲擊那魚的時候,老人看見它張開了嘴,看見它那雙奇異的眼睛,它咬住魚尾巴上面一點兒的地方,牙齒咬得嘎吱嘎吱地響。鯊魚的頭露出在水面上,背部正在出水,老人聽見那條大魚的皮肉被撕裂的聲音,這時候,他用魚叉朝下猛地扎進鯊魚的腦袋,正扎在它兩眼之間的那條線和從鼻子筆直通到腦后的那條線的交叉點上。這兩條線實在是并不存在的。只有那沉重、尖銳的藍色腦袋,兩只大眼睛和那嘎吱作響、吞噬一切的突出的兩顎。可是那兒
      ①原文為dentuso,以西班牙語,意為"牙齒鋒利的",這是當地對灰鯖鯊的俗稱。
      正是腦子的所在,老人直朝它扎去。他使出全身的力氣,用糊著鮮血的雙手,把一支好魚叉向它扎去。他扎它,并不抱著希望,但是帶著決心和十足的惡意。
      鯊魚翻了個身,老人看出它眼睛里已經沒有生氣了,跟著它又翻了個身,自行纏上了兩道繩子。老人知道這鯊魚快死了,但它還是不肯認輸。它這時肚皮朝上,尾巴撲打著,兩顎嘎吱作響,象一條快艇般劃奇水面。它的尾巴把水拍打得泛出白色,四分之三的身體露出在水面上,這時繩子給繃緊了,抖了一下,啪地斷了。鯊魚在水面上靜靜地躺了片刻,老人緊盯著它。然后它慢慢地沉下去了。
      "它吃掉了約莫四十磅肉,"老人說出聲來。它把我的魚叉也帶走了,還有那么許多繩子,他想,而且現在我這條魚又在淌血,其他鯊魚也會來的。
      他不忍心再朝這死魚看上一眼,因為它已經被咬得殘缺不全了。魚挨到襲擊的時候,他感到就象自己挨到襲擊一樣。可是我殺死了這條襲擊我的魚的鯊魚,他想。而它是我見到過的最大的登多索鯊。天知道,我見過一些大的。
      光景太好了,不可能持久的,他想。但愿這是一場夢,我根本沒有釣到這條魚,正獨自躺在床上鋪的舊報紙上。
      "不過人不是為失敗而生的,"他說。“一個人可以被毀滅,但不能給打敗。"不過我很痛心,把這魚給殺了,他想。現在倒霉的時刻要來了,可我連魚叉也沒有。這條登多索鯊是殘忍、能干、強壯而聰明的。但是我比它更聰明。也許并不,他想。也許我僅僅是武器比它強。
      "別想啦,老家伙,"他說出聲來。"順著這航線行駛,事到臨頭再對付吧。"
      但是我一定要想,他想。因為我只剩下這個了。這個,還有棒球。不知道那了不起的迪馬吉奧可會喜歡我那樣擊中它的腦子?這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兒,他想。任何人都做得到。但是,你可以為,我這雙受傷的手跟骨刺一樣是個很大的不利條件?我沒法知道。我的腳后跟從沒出過毛病,除了有一次在游水時踩著了一條海鰩魚,被它扎了一下,小腿麻痹了,痛得真受不了。
      "想點開心的事兒吧,老家伙,"他說。"每過一分鐘,你就離家近一步。丟了四十磅魚肉,你航行起來更輕快了。"他很清楚,等他駛進了海流的中部,會發生什么事。可是眼下一點辦法也沒有。
      "不,有辦法,"他說出聲來。"我可以把刀子綁在一支槳的把子上。"
      于是他胳肢窩里挾著舵柄,一只腳踩住了帆腳索,就這樣辦了。
      "行了,"他說。"我照舊是個老頭兒。不過我不是沒有武器的了。"
      這時風刮得強勁些了,他順利地航行著。他只顧盯著魚的上半身,恢復了一點兒希望。
      不抱希望才蠢哪,他想。再說,我認為這是一樁罪過。別想罪過了,他想。麻煩已經夠多了,還想什么罪過。何況我根本不懂這個。
      我根本不懂這個,也說不準我是不是相信。也許殺死這條魚是一樁罪過。我看該是的,盡管我是為了養活自己并且給許多人吃用才這樣干的。不過話得說回來,什么事都是罪過啊。別想罪過了吧。現在想它也實在太遲了,而且有些人是拿了錢來干這個的。讓他們去考慮吧。你天生是個漁夫,正如那魚天生就是一條魚一樣。圣彼德羅①是個漁夫,跟那了不起的迪馬吉奧的父親一樣。
      但是他喜歡去想一切他給卷在里頭的事,而且因為沒有書報可看,又沒有收音機,他就想得很多,只顧想著罪過。你不光是為了養活自己、把魚賣了買食品才殺死它的,他想。你殺死它是為了自尊心,因為你是個漁夫。它活著的時候你愛它,它死了你還是愛它。如果你愛它,殺死它就不是罪過。也許是更大的罪過吧?
      "你想得太多了,老家伙,"他說出聲來。但是你很樂意殺死那條登多索鯊,他想。它跟你一樣,靠吃活魚維持生命。它不是食腐動物,也不象有些鯊魚那樣,只知道游來游去滿足食欲。它是美麗而崇高的,見什么都不怕。"我殺死它是為了自衛,"老人說出聲來。"殺得也很利索。"

      .

        【申明】飛天文學網,筆下文學,許多資源來自網上,供廣大同好欣賞學習,并不代表本站觀點,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權利,敬請告知。
       內容來自:網絡
    2. 上一篇:小王子
    3. 下一篇:雪國
    4. 共有評論 相關評論
      發表我的評論
      • 大名: 登陸后顯示大名
      • 內容:
      • 驗證碼: 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5. 飛天文學網 筆下文學(www.ss-shop.org) ©2004-2021
    6. 本站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長: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備12001531號
    7. 一分快3 www.52syn.com:茶陵县| www.hotmusicpick.com:通许县| www.zuluanimazione.com:克拉玛依市| www.urbanistablog.com:卫辉市| www.xskongtiao.com:鄄城县| www.elbertcastaneda.com:津市市| www.lixiaoqiu.com:犍为县| www.sihaicsw.com:永康市| www.therapy-space.com:调兵山市| www.cp3989.com:吐鲁番市| www.brochesyalfileres.com:东源县| www.jlkyp.com:缙云县| www.bisutekirevere.com:萨迦县| www.cgkdw.cn:灯塔市| www.maxxsaccessoires.com:东源县| www.monkeyresorts.com:石河子市| www.italianfashionllc.com:京山县| www.gd5156.com:尼木县| www.easterlingtribe.com:朝阳市| www.songzhixiang.com:灵山县| www.zsjgt.com:盈江县| www.sunmastering.com:乐山市| www.androidanalyze.com:洱源县| www.bifeixini.com:榕江县| www.springersjourney.com:泾阳县| www.wewworld.com:东阿县| www.cgkdw.cn:长春市| www.weieixuan.com:广河县| www.bungalowsturismar.com:水城县| www.sunn99.com:灵丘县| www.99533b.com:施秉县| www.snuhctc.com:安吉县| www.phoenix-nr.com:泸溪县| www.purefitnessoc.com:班玛县| www.lnwnk.com:藁城市| www.jnlezuo.com:榆社县| www.leying234.com:连城县| www.artearredofiorita.com:水城县| www.nbtbf.com:大荔县| www.kyoteam.com:淳化县| www.modernimagelisam.com:高陵县| www.teddyoung.org:马关县| www.christarobillard.com:勐海县| www.wugongjie.com:日土县| www.ontwolegs.com:工布江达县| www.jnzwt.cn:贵南县| www.plan-a-3.com:华坪县| www.yugmk.com:阿鲁科尔沁旗| www.no-flash.com:板桥市| www.miguelduhamel.com:霍城县| www.atcdhaka.com:永春县| www.lucky-sevens.com:汾西县| www.tranoweb.com:渑池县| www.mytrendwatch.com:漳浦县| www.zslicaixd.com:永福县| www.gutajiao.com:新巴尔虎右旗| www.ynggy.com:平塘县| www.ontwolegs.com:陈巴尔虎旗| www.ssxnsy.com:南昌县| www.web24studios.com:阳朔县| www.lavicardesigne.com:双柏县| www.tintasetinteiros.com:宣武区| www.sacnakil.com:山西省| www.bjyxyrw.com:洛川县| www.yixingjiaoyu.com:安康市| www.v88v99.com:金川县| www.aureliogonzalez.com:蒲江县| www.charlescountytoday.com:万盛区| www.pentucketpride5k.com:靖西县| www.hongliansy.com:固始县| www.xskongtiao.com:忻城县| www.competitorurl.com:林州市| www.shopthapcam.com:永仁县| www.crystec.cn:鄂伦春自治旗| www.china-3f.com:澎湖县| www.wedding-invites.net:颍上县| www.yk326.com:丹江口市| www.holytemplenc.org:大化| www.20105129.com:台南县| www.dwcb2b.com:富裕县| www.nebraskaairshow.com:仙居县| www.913820.com:诸暨市| www.altinfircareklam.com:金溪县| www.02art.com:同心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