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t id="lfruo"><noscript id="lfruo"><label id="lfruo"></label></noscript></tt>
      飛天文學網,筆下文學,你永遠的心靈家園! 繁體中文 網站地圖

      您現在的位置:筆下文學 >> 大家讀文 >> 外國名著 >> 內容

      老人與海(4)

      作者:海明威 時間:2013-4-22 22:26:45 點擊:7647


      但愿它睡去,這樣我也能睡去,夢見獅子,他想。為什么如今夢中主要只剩下了獅子?別想了,老頭兒,他對自己說。眼下且輕輕地靠著木船舷歇息,什么都不要想。它正忙碌著。你越少忙碌越好。
      時間已是下午,船依舊緩慢而穩定地移動著。不過這時東風給船增加了一份阻力,老人隨著不大的海浪緩緩漂流,釣索勒在他背上的感覺變得舒適而溫和些了。
      下午有一回,釣索又升上來了。可是那魚不過是在稍微高一點的平面上繼續游著。太陽曬在老人的左胳臂和左肩和背脊上。所以他知道這魚轉向東北方了。
      既然這魚他看見過一回,他就能想象它在水里游的樣子,它那翅膀般的胸鰭大張著,直豎的大尾巴劃破黝黑的海水。不知道它在那樣深的海里能看見多少東西,老人想。它的眼睛真大,馬的眼睛要小得多,但在黑暗里看得見東西。從前我在黑暗里能看得很清楚。可不是在烏漆麻黑的地方。不過簡直能象貓一樣看東西。
      陽光和他手指不斷的活動,使他那抽筋的左手這時完全復原了,他就著手讓它多負擔一點拉力,并且聳聳背上的肌肉,使釣索挪開一點兒,把痛處換個地方。
      "你要是沒累乏的話,魚啊,"他說出聲來,"那你真是不可思議啦。"
      他這時感到非常疲乏,他知道夜色就要降臨,所以竭力想些別的事兒。他想到棒球的兩大聯賽,就是他用西班牙語所說的granligas ,他知道紐約市的揚基隊正在迎戰底特律的老虎隊。
      這是聯賽的第二天,可我不知道比賽的結果如何。但是我一定要有信心,一定要對得起那了不起的迪馬吉奧,他即使腳后跟長了骨刺,在疼痛,也能把一切做得十全十美。骨①刺是什么玩意兒?他問自己。西班牙語叫做unespuela - dehueso 。我們沒有這玩意兒。它痛起來跟斗雞腳上裝的距鐵刺扎進人的腳后跟時一樣厲害嗎?我想我是忍受不了這種痛苦的,也不能象斗雞那樣,一只眼睛或兩只被啄瞎后仍舊戰斗下去。人跟偉大的鳥獸相比,真算不上什么。我還是情愿做那只待在黑暗的深水里的動物。
      "除非有鯊魚來,"他說出聲來。"如果有鯊魚來,愿天主憐憫它和我吧。"
      你以為那了不起的迪馬吉奧能守著一條魚,象我守著這一條一樣長久嗎?他想。我相信他能,而且更長久,因為他年輕力壯。加上他父親當過漁夫。不過骨刺會不會使他痛得太厲害?
      "我說不上來,"他說出聲來。"我從來沒有長過骨刺。"
      太陽落下去的時候,為了給自己增強信心,他回想起那回在卡薩布蘭卡的一家酒店里,跟那個碼頭上力氣最大的人,
      ①迪馬吉奧腳踵上的骨刺在年通過手術割去,但后來有時仍有疼痛的感覺。
      從西恩富戈斯①來的大個子黑人比手勁的光景。整整一天一夜,他們把手拐兒擱在桌面一道粉筆線上,胳膊朝上伸直,兩只手緊握著。雙方都竭力將對方的手使勁朝下壓到桌面上。好多人在賭誰勝誰負,人們在室內的煤油燈下走出走進,他打量著黑人的胳膊和手,還有這黑人的臉。最初的八小時過后,他們每四小時換一個裁判員,好讓裁判員輪流睡覺。他和黑人手上的指甲縫里都滲出血來,他們倆正視著彼此的眼睛,望著手和胳膊,打賭的人在屋里走出走進,坐在靠墻的高椅子上旁觀。四壁漆著明亮的藍色,是木制的板壁,幾盞燈把他們的影子投射在墻上。黑人的影子非常大,隨著微風吹動掛燈,這影子也在墻上移動著。
      一整夜,賭注的比例來回變換著,人們把朗姆酒送到黑人嘴邊,還替他點燃香煙。黑人喝了朗姆酒,就拚命地使出勁兒來,有一回把老人的手(他當時還不是個老人,而是"冠軍"圣地亞哥)扳下去將近三英寸。但老人又把手扳回來,恢復勢均力敵的局面。他當時確信自己能戰勝這黑人,這黑人是個好樣的,偉大的運動家。天亮時,打賭的人們要求當和局算了,裁判員搖頭不同意,老人卻使出渾身的力氣來,硬是把黑人的手一點點朝下扳,直到壓在桌面上。這場比賽是在一個禮拜天的早上開始的,直到禮拜一早上才結束。好多打賭的人要求算是和局,因為他們得上碼頭去干活,把麻袋裝的糖裝上船,或者上哈瓦那煤行去工作。要不然人人都會要求比賽到底的。但是他反正把它結束了,而且趕在任何人
      ①位于哈瓦那東南,是古巴中部濱加勒比海的一良港。
      上工之前。
      此后好一陣子,人人都管他叫"冠軍",第二年春天又舉行了一場比賽。不過打賭的數目不大,他很容易就贏了,因為他在第一場比賽中打垮了那個西恩富戈斯來的黑人的自信心。此后,他又比賽過幾次,以后就此不比賽了。他認為如果一心想要做到的話,他能夠打敗任何人,他還認為,這對他要用來釣魚的右手有害。他曾嘗試用左手作了幾次練習賽。但是他的左手一向背叛他,不愿聽他的吩咐行動,他不信任它。
      這會兒太陽就會把手好好曬干的,他想。它不會再抽筋了,除非夜里太冷。不知道這一夜會發生什么事。
      一架飛機在他頭上飛過,正循著航線飛向邁阿密,他看著它的影子驚起成群成群的飛魚。
      "有這么多的飛魚,這里該有鲯鰍,"他說,帶著釣索倒身向后靠,看能不能把那魚拉過來一點兒。但是不行,釣索照樣緊繃著,上面抖動著水珠,都快迸斷了。船緩緩地前進,他緊盯著飛機,直到看不見為止。
      坐在飛機里一定感覺很怪,他想。不知道從那么高的地方朝下望,海是什么樣子?要不是飛得太高,他們一定能清楚地看到這條魚。我希望在兩百英尋的高度飛得極慢極慢,從空中看魚。在捕海龜的船上,我待在桅頂橫桁上,即使從那樣的高度也能看到不少東西。從那里朝下望,鲯鰍的顏色更綠,你能看清它們身上的條紋和紫色斑點,你可以看見它們整整一群在游水。怎么搞的,凡是在深暗的水流中游得很快的魚都有紫色的背脊,一般還有紫色條紋或斑點?鲯鰍在水里當然看上去是綠色的,因為它們實在是金‖黃‖色‖的。但是當它們餓得慌,想吃東西的時候,身子兩側就會出現紫色條紋,象大馬林魚那樣。是因為憤怒,還是游得太快,才使這些條紋顯露出來的呢?
      就在斷黑之前,老人和船經過好大一起馬尾藻,它在風浪很小的海面上動蕩著,仿佛海洋正同什么東西在一條‖黃‖色‖的毯子下〖做‖愛〗,這時候,他那根細釣絲給一條鲯鰍咬住了。他第一次看見它是在它躍出水面的當兒,在最后一線陽光中確實象金子一般,在空中彎起身子,瘋狂地撲打著。它驚慌得一次次躍出水面,象在做雜技表演,他呢,慢慢地挪動身子,回到船梢蹲下,用右手和右胳臂攥住那根粗釣索,用左手把鲯鰍往回拉,每收回一段釣絲,就用光著的左腳踩住。等到這條帶紫色斑點的金光燦爛的魚給拉到了船梢邊,絕望地左右亂竄亂跳時,老人探出身去,把它拎到船梢上。它的嘴被釣鉤掛住了,抽搐地動著,急促地連連咬著釣鉤,還用它那長而扁的身體、尾巴和腦袋拍打著船底,直到他用木棍打了一下它的金光閃亮的腦袋,它才抖了一下,不動了。
      老人把釣鉤從魚嘴里拔出來,重新安上一條沙丁魚作餌,把它甩進海里。然后他挪動身子慢慢地回到船頭。他洗了左手,在褲腿上擦干。然后他把那根粗釣索從右手挪到左手,在海里洗著右手,同時望著太陽沉到海里,還望著那根斜入水中的粗釣索。
      "那魚還是老樣子,一點兒也沒變,"他說。但是他注視著海水如何拍打在他手上,發覺船走得顯然慢些了。
      "我來把這兩支槳交叉綁在船梢,這樣在夜里能使它慢下來,"他說。"它能熬夜,我也能。"
      最好稍等一會兒再把這鲯鰍開腸剖肚,這樣可以讓鮮血留在魚肉里,他想。我可以遲一會兒再干,眼下且把槳扎起來,在水里拖著,增加阻力。眼下還是讓魚安靜些的好,在日落時分別去過分驚動它。對所有的魚來說,太陽落下去的時分都是難熬的。
      他把手舉起來晾干了,然后攥住釣索,盡量放松身子,聽任自己被拖向前去,身子貼在木船舷上,這樣船承擔的拉力和他自己承擔的一樣大,或者更大些。
      我漸漸學會該怎么做了,他想。反正至少在這一方面是如此。再說,別忘了它咬餌以來還沒吃過東西,而且它身子龐大,需要很多的食物。我已經把這整條金槍魚吃了。明天我將吃那條鲯鰍。他管它叫"黃金魚"。也許我該在把它開膛時吃上一點兒。它比那條金槍魚要難吃些。不過話得說回來,沒有一樁事是容易的。
      "你覺得怎么樣,魚?"他開口問。"我覺得很好過,我左手已經好轉了,我有夠一夜和一個白天吃的食物。拖著這船吧,魚。"
      他并不真的覺得好過,因為釣索勒在背上疼痛得幾乎超出了能忍痛的極限,進入了一種使他不放心的麻木狀態。不過,比這更糟的事兒我也曾碰到過,他想。我一只手僅僅割破了一點兒,另一只手的抽筋已經好了。我的兩腿都很管用。再說,眼下在食物方面我也比它占優勢。
      這時天黑了,因為在九月里,太陽一落,天馬上就黑下來。他背靠者船頭上給磨損的木板,盡量休息個夠。第一批星星露面了,他不知道獵戶座左腳那顆星的名字,但是看到①了它,就知道其他星星不久都要露面,他又有這些遙遠的朋友來做伴了。
      "這條魚也是我的朋友,"他說出聲來。"我從沒看見過或聽說過這樣的魚。不過我必須把它弄死。我很高興,我們不必去弄死那些星星。"
      想想看,如果人必須每天去弄死月亮,那該多糟,他想。月亮會逃走的。不過想想看,如果人必須每天去弄死太陽,那又怎么樣?我們總算生來是幸運的,他想。
      于是他替這條沒東西吃的大魚感到傷心,但是要殺死它的決心絕對沒有因為替它傷心而減弱。它能供多少人吃啊 他想。可是他們配吃它嗎?不配,當然不配。憑它的舉止風度和它的高度的尊嚴來看,誰也不配吃它。
      我不懂這些事兒,他想。可是我們不必去弄死太陽或月亮或星星,這是好事。在海上過日子,弄死我們自己真正的兄弟,已經夠我們受的了。
      現在,他想,我該考慮考慮那在水里拖著的障礙物了。這玩意兒有它的危險,也有它的好處。如果魚使勁地拉,造成阻力的那兩把槳在原處不動,船不象從前那樣輕的話,我可能會被魚拖走好長的釣索,結果會讓它跑了。保持船身輕,會延長我們雙方的痛苦,但這是我的安全所在,因為這魚能游得很快,這本領至今尚未使出過。不管出什么事,我必須把這鲯鰍開膛剖肚,免得壞掉,并且吃一點長長力氣。
      ①原文為rigel,我國天文學稱之為參宿七,光度極亮。
      現在我要再歇一個鐘點,等我感到魚穩定了下來,才回到船梢去干這事,并決定對策。在這段時間里,我可以看它怎樣行動,是否有什么變化。把那兩把槳放在那兒是個好計策;不過已經到了該安全行事的時候。這魚依舊很厲害。我看見過釣鉤掛在它的嘴角,它把嘴閉得緊緊的。釣鉤的折磨算不上什么。饑餓的折磨,加上還得對付它不了解的對手,才是天大的麻煩。歇歇吧,老家伙,讓它去干它的事,等輪到該你干的時候再說。
      他認為自己已經歇了兩個鐘點。月亮要等到很晚才爬上來,他沒法判斷時間。實在他并沒有好好休息,只能說是多少歇了一會兒。他肩上依舊承受著魚的拉力,不過他把左手按在船頭的舷上,把對抗魚的拉力的任務越來越讓小船本身來承擔了。
      要是能把釣索栓住,那事情會變得多簡單啊,他想。可是只消魚稍微歪一歪,就能把釣索繃斷。我必須用自己的身子來緩沖這釣索的拉力,隨時準備用雙手放出釣索。
      "不過你還沒睡覺呢,老頭兒,"他說出聲來。"已經熬過了半個白天和一夜,現在又是一個白天,可你一直沒睡覺。你必須想個辦法,趁魚安靜穩定的時候睡上一會兒。如果你不睡覺,你會搞得腦筋糊涂起來。"
      我腦筋夠清醒的,他想。太清醒啦。我跟星星一樣清醒,它們是我的兄弟。不過我還是必須睡覺。它們睡覺,月亮和太陽都睡覺,連海洋有時候也睡覺,那是在某些沒有激浪,平靜無波的日子里。
      可別忘了睡覺,他想。強迫你自己睡覺,想出些簡單而穩妥的辦法來安排那根釣索。現在回到船梢去處理那條鲯鰍吧。如果你一定要睡覺的話,把槳綁起來拖在水里可就太危險啦。
      我不睡覺也能行,他對自己說。不過這太危險啦。他用雙手雙膝爬回船梢,小心避免猛地驚動那條魚。它也許正半睡半醒的,他想。可是我不想讓它休息。必須要它拖曳著一直到死去。
      回到了船梢,他轉身讓左手攥住緊勒在肩上的釣索,用右手從刀鞘中拔出刀子。星星這時很明亮,他清楚地看見那條鲯鰍,就把刀刃扎進它的頭部,把它從船梢下拉出來。他用一只腳踩在魚身上,從〖屏蔽***〗朝上,倏的一刀直剖到它下頜的尖端。然后他放下刀子,用右手掏出內臟,掏干凈了,把鰓也干脆拉下了。他覺得魚胃在手里重甸甸、滑溜溜的,就把它剖開來。里面有兩條小飛魚。它們還很新鮮、堅實,他把它們并排放下,把內臟和魚鰓從船梢扔進水中。它們沉下去時,在水中拖著一道磷光。鲯鰍是冰冷的,這時在星光里顯得象麻風病患者般灰白,老人用右腳踩住魚頭,剝下魚身上一邊的皮。他然后把魚翻轉過來,剝掉另一邊的皮,把魚身兩邊的肉從頭到尾割下來。
      他把魚骨悄悄地丟到舷外,注意看它是不是在水里打轉。但是只看到它慢慢沉下時的磷光。跟著他轉過身來,把兩條飛魚夾在那兩爿魚肉中間,把刀子插進刀鞘,慢慢兒挪動身子,回到船頭。他被釣索上的分量拉得彎了腰,右手拿著魚肉。
      回到船頭后,他把兩爿魚肉攤在船板上,旁邊擱著飛魚。然后他把勒在肩上的釣索換一個地方,又用左手攥住了釣索,手擱在船舷上。接著他靠在船舷上,把飛魚在水里洗洗,留意著水沖擊在他手上的速度。他的手因為剝了魚皮而發出磷光,他仔細察看水流怎樣沖擊他的手。水流并不那么有力了,當他把手的側面在小船船板上擦著的時候,星星點點的磷質漂浮開去,慢慢朝船梢漂去。
      "它越來越累了,要不就是在休息,"老人說。"現在我來把這鲯鰍全吃了,休息一下,睡一會兒吧。"
      在星光下,在越來越冷的夜色里,他把一爿魚肉吃了一半,還吃了一條已經挖去了內臟、切掉了腦袋的飛魚。"鲯鰍煮熟了吃味道多鮮美啊,"他說。“生吃可難吃死了。以后不帶鹽或酸橙,我絕對不再乘船了。"
      如果我有頭腦,我會整天把海水瓶在船頭上,等它干了就會有鹽了,他想。不過話得說回來,我是直到太陽快落山時才釣到這條鲯鰍的。但畢竟是準備工作做得不足。然而我把它全細細咀嚼后吃下去了,沒有惡心作嘔。
      東方天空中云越來越多,他認識的星星一顆顆地不見了。眼下仿佛他正駛進一個云彩的大峽谷,風已經停了。
      "三四天內會有壞天氣,"他說。"但是今晚和明天還不要緊。現在來安排一下,老家伙,睡它一會兒,趁這魚正安靜而穩定的時候。"
      他把釣索緊握在右手里,然后拿大腿抵住了右手,把全身的重量壓在船頭的木板上。跟著他把勒在肩上的釣索移下一點兒,用左手撐住了釣索。
      只要釣索給撐緊著,我的右手就能握住它,他想。如果我睡著時它松了,朝外溜去,我的左手會把我弄醒的。這對右手是很吃重的。但是它是吃慣了苦的。哪怕我能睡上二十分鐘或者半個鐘點,也是好的。他朝前把整個身子夾住釣索,把全身的重量放在右手上,于是他入睡了。
      他沒有夢見獅子,卻夢見了一大群海豚,伸展八到十英里長,這時正是它們交配的季節,它們會高高地跳到半空中,然后掉回到它們跳躍時在水里形成的水渦里。
      接著他夢見他在村子里,躺在自己的床上,正在刮北風,他感到很冷,他的右臂麻木了,因為他的頭枕在它上面,而不是枕頭上。
      在這以后,他夢見那道長長的‖黃‖色‖海灘,看見第一頭獅子在傍晚時分來到海灘上,接著其他獅子也來了,于是他把下巴擱在船頭的木板上,船拋下了錨停泊在那里,晚風吹向海面,他等著看有沒有更多的獅子來,感到很快樂。
      月亮升起有好久了,可他只顧睡著,魚平穩地向前拖著,船駛進云彩的峽谷里。
      他的右拳猛的朝他的臉撞去,釣索火辣辣地從他右手里溜出去,他驚醒過來了。他的左手失去了知覺,他就用右手拚命拉住了釣索,但它還是一個勁兒地朝外溜。他的左手終于抓住了釣索,他仰著身子把釣索朝后拉,這一來釣索火辣辣地勒著他的背脊和左手,這左手承受了全部的拉力,給勒得好痛。他回頭望望那些釣索卷兒,它們正在滑溜地放出釣索。正在這當兒,魚跳起來了,使海面大大地迸裂開來,然后沉重地掉下去。接著它跳了一次又一次,船走得很快,然而釣索依舊飛也似地向外溜,老人把它拉緊到就快繃斷的程度,他一次次把它拉緊到就快繃斷的程度。他被拉得緊靠在船頭上,臉龐貼在那爿切下的鲯鰍肉上,他沒法動彈。我們等著的事兒發生啦,他想。我們來對付它吧。
      讓它為了拖釣索付出代價吧,他想。讓它為了這個付出代價吧。
      他看不見魚的跳躍,只聽得見海面的迸裂聲,和魚掉下時沉重的水花飛濺聲。飛快地朝外溜的釣索把他的手勒得好痛,但是他一直知道這事遲早會發生,就設法讓釣索勒在起老繭的部位,不讓它滑到掌心或者勒在手指頭上。
      如果那孩子在這兒,他會用水打濕這些釣索卷兒,他想。是啊。如果孩子在這兒。如果孩子在這兒。
      釣索朝外溜著,溜著,溜著,不過這時越來越慢了,他正在讓魚每拖走一英寸都得付出代價。現在他從木船板上抬起頭來,不再貼在那爿被他臉頰壓爛的魚肉上了。然后他跪著,然后慢慢兒站起身來。他正在放出釣索,然而越來越慢了。他把身子慢慢挪到可以用腳碰到那一卷卷他看不見的釣索的地方。釣索還有很多,現在這魚不得不在水里拖著這許多摩擦力大的新釣索了。
      是啊,他想。到這時它已經跳了不止十二次,把沿著背脊的那些液囊裝滿了空氣,所以沒法沉到深水中,在那兒死去,使我沒法把它撈上來。它不久就會轉起圈子來,那時我一定想法對付它。不知道它怎么會這么突然地跳起來的。敢情饑餓使它不顧死活了,還是在夜間被什么東西嚇著了?也許它突然感到害怕了。不過它是一條那樣沉著、健壯的魚,似乎是毫無畏懼而信心十足的。這很奇怪。
      "你最好自己也毫無畏懼而信心十足,老家伙,"他說。
      "你又把它拖住了,可是你沒法收回釣索。不過它馬上就得打轉了。"
      老人這時用他的左手和肩膀拽住了它,彎下身去,用右手舀水洗掉粘在臉上的壓爛的鲯鰍肉。他怕這肉會使他惡心,弄得他嘔吐,喪失力氣。擦干凈了臉,他把右手在船舷外的水里洗洗,然后讓它泡在這鹽水里,一面注視著日出前的第一線曙光。它幾乎是朝正東方走的,他想。這表明它疲乏了,隨著潮流走。它馬上就得打轉了。那時我們才真正開始干啦。等他覺得把右手在水里泡的時間夠長了,他把它拿出水來,朝它瞧著。
      "情況不壞,"他說。“疼痛對一條漢子來說,算不上什么。"
      他小心地攥著釣索,使它不致嵌進新勒破的任何一道傷痕,把身子挪到小船的另一邊,這樣他能把左手伸進海里。
      "你這沒用的東西,總算干得還不壞,"他對他的左手說。
      "可是曾經有一會兒,我得不到你的幫助。"
      為什么我不生下來就有兩只好手呢?他想。也許是我自己的過錯,沒有好好兒訓練這只手。可是天知道它曾有過夠多的學習機會。然而它今天夜里干得還不錯,僅僅抽了一回筋。要是它再抽筋,就讓這釣索把它勒斷吧。
      他想到這里,明白自己的頭腦不怎么清醒了,他想起應該再吃一點鲯鰍。可是我不能,他對自己說。情愿頭昏目眩,也不能因惡心欲吐而喪失力氣。我還知道吃了胃里也擱不住,因為我的臉曾經壓在它上面。我要把它留下以防萬一,直到它腐臭了為止。不過要想靠營養來增強力氣,如今已經太晚了。你真蠢,他對自己說。把另外那條飛魚吃了吧。
      它就在那兒,已經洗干凈,就可以吃了,他就用左手把它撿起,吃起來,細細咀嚼著魚骨,從頭到尾全都吃了。
      它幾乎比什么魚都更富有營養,他想。至少能給我所需要的那種力氣。我如今已經做到了我能做到的一切,他想。讓這魚打起轉來,就來交鋒吧。
      自從他出海以來,這是第三次出太陽,這時魚打起轉來了。
      他根據釣索的斜度還看不出魚在打轉。這為時尚早。他僅僅感覺到釣索上的拉力微微減少了一些,就開始用右手輕輕朝里拉。釣索象往常那樣繃緊了,可是拉到快迸斷的當兒,卻漸漸可以回收了。他把釣索從肩膀和頭上卸下來,動手平穩而和緩地回收釣索。他用兩只手大幅度地一把把拉著,盡量使出全身和雙腿的力氣來拉。他一把把地拉著,兩條老邁的腿兒和肩膀跟著轉動。

      .

        【申明】飛天文學網,筆下文學,許多資源來自網上,供廣大同好欣賞學習,并不代表本站觀點,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權利,敬請告知。
       內容來自:網絡
    2. 上一篇:小王子
    3. 下一篇:雪國
    4. 共有評論 相關評論
      發表我的評論
      • 大名: 登陸后顯示大名
      • 內容:
      • 驗證碼: 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5. 飛天文學網 筆下文學(www.ss-shop.org) ©2004-2021
    6. 本站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長: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備12001531號
    7. 一分快3 www.w6882.com:二连浩特市| www.omegastresser.com:镇平县| www.dcgrill18st.com:湖州市| www.iikkee.com:南漳县| www.maritimelawyer-china.com:皮山县| www.sihushiping.com:乐亭县| www.bzwanhe.com:体育| www.waunakeeyoga.com:太康县| www.vibgyorhr.com:静安区| www.fabkarts.com:务川| www.taian720.com:福州市| www.choraliter.com:平武县| www.wearetsk.com:突泉县| www.mcmhonmono.com:高安市| www.920suncity.com:措勤县| www.allsignsbycos.com:宜兰市| www.cbyco.com:西宁市| www.postcanal.com:扎兰屯市| www.asenim.org:邢台市| www.n8785.com:丽江市| www.mocle360.com:阿克苏市| www.chansamabut.com:两当县| www.ph337.com:河池市| www.chqdfd.com:韶山市| www.greatlivecds.com:定远县| www.thebasketgourmet.com:阿巴嘎旗| www.dgjljx.com:太仆寺旗| www.yfsco.com:贵阳市| www.mofo-nyc.com:抚顺市| www.tianluzaojia.com:钦州市| www.gutbrodpackaging.com:浙江省| www.rcybgg.com:若尔盖县| www.cxpzc.cn:当雄县| www.pzbxyx.com:肃北| www.glitznglow.com:镇平县| www.sz-jinxuan.com:香河县| www.tianluzaojia.com:吉安市| www.witbankguesthouseaccommodation.com:土默特左旗| www.zyjymy.com:台前县| www.847602.com:襄城县| www.wm-176.com:阜南县| www.lrrsw.cn:磴口县| www.13425690000.com:梁山县| www.r-bowlder.com:北安市| www.gjjjsq.com:报价| www.ahlikartu.com:宾阳县| www.primal2.com:平潭县| www.royal-factory.com:太和县| www.ymt-tea.com:仲巴县| www.12580lv.com:禹城市| www.huidenhd.com:栾城县| www.jnjfk.cn:亳州市| www.felixcaneinc.com:娄烦县| www.hireandrental.com:连平县| www.hireandrental.com:莆田市| www.hse6.com:祁东县| www.xyt888.com:哈密市| www.global-b2b-market.com:古蔺县| www.phoneitipad.com:外汇| www.blainebandboosters.org:满洲里市| www.orchardbeachcarshow.com:章丘市| www.crecerjuntosmex.com:赣州市| www.pengxing18.com:全椒县| www.gearsexporters.com:定南县| www.capsule-toys-hk.com:淮北市| www.damnkidbrand.org:根河市| www.zrvzsv.com:马公市| www.akazib.com:马关县| www.m7559.com:休宁县| www.mcmhonmono.com:邢台市| www.wzktly.com:定陶县| www.ph337.com:正镶白旗| www.therobleys.com:小金县| www.dayurexian.com:偏关县| www.dom19.com:汶上县| www.gzylflzx.com:美姑县| www.wonderfuldealspot.com:永定县| www.posthostelprague.com:略阳县| www.friesenabmeyer.com:牡丹江市| www.onlinesocialnetworkingsite.com:墨玉县| www.qyxc188.com:玛多县| www.faribaba.com:德令哈市| www.5i7du.com:渝北区| www.berthonkravtsova.com:田阳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