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t id="lfruo"><noscript id="lfruo"><label id="lfruo"></label></noscript></tt>
      飛天文學網,筆下文學,你永遠的心靈家園! 繁體中文 網站地圖

      您現在的位置:筆下文學 >> 大家讀文 >> 外國名著 >> 內容

      老人與海(3)

      作者:海明威 時間:2013-4-22 22:26:45 點擊:7645


      老人憑著觀察天上的星斗,看出那魚整整一夜始終沒有改變它的路線和方向。太陽下去后,天氣轉涼了,老人的背脊、胳膊和衰老的腿上的汗水都干了,感到發冷。白天里,他曾把蓋在魚餌匣上的麻袋取下,攤在陽光里曬干。太陽下去了,他把麻袋系在脖子上,讓它披在背上,他并且小心地把它塞在如今正掛在肩上的釣索下面。有麻袋墊著釣索,他就可以彎腰向船頭靠去,這樣簡直可說很舒服了。這姿勢實在只能說是多少叫人好受一點兒,可是他自以為簡直可說很舒服了。
      我拿它一點沒辦法,它也拿我一點沒辦法,他想。只要它老是這樣干下去,雙方都一點沒辦法。
      他有一回站起身來,隔著船舷撒尿,然后抬眼望著星斗,核對他的航向。釣索從他肩上一直鉆進水里,看來象一道磷光。魚和船此刻行動放慢了。哈瓦那的燈火也不大輝煌,他于是明白,海流準是在把他們雙方帶向東方。如果我就此看不見哈瓦那炫目的燈光,我們一定是到了更東的地方,他想。因為,如果這魚的路線沒有變的話,我準會好幾個鐘點看得見燈光。不知今天的棒球大聯賽結果如何,他想。干這行當有臺收音機才美哪。接著他想,老是惦記著這玩意兒。想想你正在干的事情吧。你哪能干蠢事啊。
      然后他說出聲來:"但愿孩子在就好了。可以幫我一手,讓他見識見識這種光景。"
      誰也不該上了年紀獨個兒待著,他想。不過這也是避免不了的。為了保養體力,我一定要記住趁金槍魚沒壞時就吃。記住了,哪怕你只想吃一點點,也必須在早上吃。記住了,他對自己說。
      夜間,兩條海豚游到小船邊來,他聽見它們翻騰和噴水的聲音。他能辯別出那雄的發出的喧鬧的噴水聲和那雌的發出的喘息般的噴水聲。
      "它們都是好樣的,"他說。"它們嬉耍,打鬧,相親相愛。它們是我們的兄弟,就象飛魚一樣。"
      跟著他憐憫起這條被他釣住的大魚來了。它真出色,真奇特,而且有誰知道它年齡多大呢,他想。我從沒釣到過這樣強大的魚,也沒見過行動這樣奇特的魚。也許它太機靈,不愿跳出水來。它可以跳出水來,或者來個猛沖,把我搞垮。不過,也許它曾上鉤過好多次,所以知道應該如何搏斗。它哪會知道它的對手只有一個人,而且是個老頭兒。不過它是條多大的魚啊,如果魚肉良好的話,在市場上能賣多大一筆錢啊,它咬起餌來象條雄魚,拉起釣索來也象雄魚,搏斗起來一點也不驚慌。不知道它有沒有什么打算,還是就跟我一樣地不顧死活?
      他想起有一回釣到了一對大馬林魚中的一條。雄魚總是讓雌的先吃,那條上了鉤的正是雌魚,它發了狂,驚慌失措而絕望地掙扎著,不久就筋疲力盡了,那條雄魚始終待在它身邊,在釣索下竄來竄去,陪著它在水面上一起打轉。這雄魚離釣索好近,老人生怕它會用它的尾巴把釣索割斷,這尾巴象大鐮刀般鋒利,大小和形狀都和大鐮刀差不多。老人用魚鉤把雌魚鉤上來,用棍子揍它,握住了那邊緣如沙紙似的輕劍般的長嘴,連連朝它頭頂打去,直打得它的顏色變成和鏡子背面的紅色差不多,然后由孩子幫忙,把它拖上船去,這當兒,雄魚一直待在船舷邊。跟著,當老人忙著解下釣索、拿起魚叉的時候,雄魚在船邊高高地跳到空中,看看雌魚在哪里,然后掉下去,鉆進深水里,它那淡紫色的翅膀,實在正是它的胸鰭,大大地張開來,于是它身上所有的淡紫色的寬條紋都露出來了。它是美麗的,老人想起,而它始終待在那兒不走。
      它們這情景是我看到的最傷心的了,老人想。孩子也很傷心,因此我們請求這條雌魚原諒,馬上把它宰了。
      "但愿孩子在這兒就好了,"他說出聲來,把身子安靠在船頭的邊緣已被磨圓的木板上,通過勒在肩上的釣索,感到這條大魚的力量,它正朝著它所選擇的方向穩穩地游去。
      由于我干下了欺騙它的勾當,它不得不作出選擇了,老人想。
      它選擇的是待在黑暗的深水里,遠遠地避開一切圈套、羅網和詭計。我選擇的是趕到誰也沒到過的地方去找它。到世界上沒人去過的地方。現在我跟它給拴在一起了,從中午起就是如此。而且我和它都沒有誰來幫忙。
      也許我不該當漁夫,他想。然而這正是我生來該干的行當。我一定要記住,天亮后就吃那條金槍魚。
      離天亮還有點時候,有什么東西咬住了他背后的一個魚餌。他聽見釣竿啪的折斷了,于是那根釣索越過船舷朝外直溜。他摸黑拔出鞘中的刀子,用左肩承擔著大魚所有的拉力,身子朝后靠,就著木頭的船舷,把那根釣索割斷了。然后把另一根離他最近的釣索也割斷了,摸黑把這兩個沒有放出去的釣索卷兒的斷頭系在一起。他用一只手熟練地干著,在牢牢地打結時,一只腳踩住了釣索卷兒,免得移動。他現在有六卷備用釣索了。他剛才割斷的那兩根有魚餌的釣索各有兩卷備用釣索,加上被大魚咬住魚餌的那根上的兩卷,它們全都接在一起了。
      等天亮了,他想,我要好歹回到那根把魚餌放在水下四十英尋深處的釣索邊,把它也割斷了,連結在那些備用釣索卷兒上。我將丟掉兩百英尋出色的卡塔盧尼亞①釣索,還有釣鉤和導線。這些都是能再置備的。萬一釣上了別的魚,把這條大魚倒搞丟了,那再往哪兒去找呢?我不知道剛才咬餌的是什么魚。很可能是條大馬林魚,或者劍魚,或者鯊魚。我根本來不及琢磨。我不得不趕快把它擺脫掉。
      他說出聲來:"但愿那孩子在這里。"
      可是孩子并不在這里,他想。你只有你自己一個人,你還是好歹回到最末的那根釣索邊,不管天黑不黑,把它割斷了,系上那兩卷備用釣索。
      他就這樣做了。摸黑干很困難,有一回,那條大魚掀動了一下,把他拖倒在地,臉朝下,眼睛下劃破了一道口子。鮮血從他臉頰上淌下來。但還沒流到下巴上就凝固了,干掉了,于是他挪動身子回到船頭,靠在木船舷上歇息。他拉好麻袋,把釣索小心地挪到肩上另一個地方,用肩膀把它固定住,握住了小心地試試那魚拉曳的份量,然后伸手到水里測度小船航行的速度。
      不知道這魚為什么剛才突然搖晃了一下,他想。敢情是釣索在它高高隆起的背脊上滑動了一下。它的背脊當然痛得及不上我的。然而不管它力氣多大,總不能永遠拖著這條小船跑吧。眼下凡是會惹出亂子來的東西都除掉了,我卻還有好多備用的釣索,一個人還能有什么要求呢。
      ①西班牙古地區名,包括今東北部四省。
      "魚啊,"他輕輕地說出聲來,"我跟你奉陪到死。"依我看,它也要跟我奉陪到死的,老人想,他等待著天明。眼下正當破曉前的時分,天氣很冷,他把身子緊貼著木船舷來取暖。它能熬多久,我也能熬多久,他想。天色微明中,釣索伸展著,朝下通到水中。小船平穩地移動著,初升的太陽一露邊兒,陽光直射在老人的右肩上。
      "它在朝北走啊,"老人說。海流會把我們遠遠地向東方送去,他想。但愿它會隨著海流拐彎。這樣可以說明它越來越疲乏了。
      等太陽升得更高了,老人發覺這魚并不越來越疲乏。只有一個有利的征兆。釣索的斜度說明它正在較淺的地方游著。這不一定表示它會躍出水來。但它也許會這樣。
      "天主啊,叫它跳躍吧,"老人說。"我的釣索夠長,可以對付它。"
      也許我把釣索稍微拉緊一點兒,讓它覺得痛,它就會跳躍了,他想。既然是白天了,就讓它跳躍吧,這樣它會把沿著背脊的那些液囊裝滿了空氣,它就沒法沉到海底去死了。
      他動手拉緊釣索,可是自從他釣上這條魚以來,釣索已經繃緊到快要迸斷的地步,他向后仰著身子來拉,感到它硬邦邦的,就知道沒法拉得更緊了。我千萬不能猛地一拉,他想。每猛拉一次,會把釣鉤劃出的口子弄得更寬些,等它當真跳躍起來,它也許會把釣鉤甩掉。反正太陽出了,我覺得好過些,這一回我不用盯著太陽看了。
      釣索上粘著‖黃‖色‖的海藻,可是老人知道這只會給魚增加一些拉力,所以很高興。正是這種‖黃‖色‖的果囊馬尾藻在夜間發出很強的磷光。
      "魚啊,"他說,"我愛你,非常尊敬你。不過今天無論如何要把你殺死。"
      但愿如此,他想。一只小鳥從北方朝小船飛來。那是只鳴禽,在水面上飛得很低。老人看出它非常疲乏了。
      鳥兒飛到船梢上,在那兒歇一口氣。然后它繞著老人的頭飛了一圈,落在那根釣索上,在那兒它覺得比較舒服。"你多大了?"老人問鳥兒。"你這是第一次出門嗎?"
      他說話的時候,鳥兒望著他。它太疲乏了,竟沒有細看這釣索,就用小巧的雙腳緊抓住了釣索,在上面搖啊晃的。"這釣索很穩當,"老人對它說。"太穩當啦。夜里風息全無,你怎么會這樣疲乏啊。鳥兒都怎么啦?"
      因為有老鷹,他想,飛到海上來追捕它們。但是這話他沒跟這鳥兒說,反正它也不懂他的話,而且很快就會知道老鷹的厲害。
      "好好兒歇歇吧,小鳥,"他說。"然后投身進去,碰碰運氣,象任何人或者鳥或者魚那樣。"
      他靠說話來鼓勁,因為他的背脊在夜里變得僵直,眼下真痛得厲害。
      "鳥兒,樂意的話就住在我家吧,"他說。"很抱歉,我不能趁眼下刮起小風的當兒,扯起帆來把你帶回去。可是我總算有個朋友在一起了。"
      就在這當兒,那魚陡地一歪,把老人拖倒在船頭上,要不是他撐住了身子,放出一段釣索,早把他拖到海里去了。釣索猛地一抽時,鳥兒飛走了,老人竟沒有看到它飛走。
      他用右手小心地摸摸釣索,發現手上正在淌血。
      "這么說這魚給什么東西弄傷了,"他說出聲來,把釣索往回拉,看能不能叫魚轉回來。但是拉到快繃斷的當兒,他就握穩了釣索,身子朝后倒,來抵消釣索上的那股拉力。
      "你現在覺得痛了吧,魚,"他說。"老實說,我也是如此啊。"
      他掉頭尋找那只小鳥,因為很樂意有它來作伴。鳥兒飛走了。
      你沒有待多久,老人想。但是你去的地方風浪較大,要飛到了岸上才平安。我怎么會讓那魚猛地一拉,劃破了手?我一定是越來越笨了。要不,也許是因為只顧望著那只小鳥,想著它的事兒。現在我要關心自己的活兒,過后得把那金槍魚吃下去,這樣才不致沒力氣。
      "但愿那孩子在這兒,并且我手邊有點兒鹽就好了,"他說出聲來。
      他把沉甸甸的釣索挪到左肩上,小心地跪下,在海水里洗手,把手在水里浸了一分多鐘,注視著血液在水中漂開去,海水隨著船的移動在他手上平穩地拍打著。
      "它游得慢多了,"他說。
      老人巴不得讓他的手在這鹽水中多浸一會兒,但害怕那魚又陡地一歪,于是站起身,打疊起精神,舉起那只手,朝著太陽。左不過被釣索勒了一下,割破了肉。然而正是手上最得用的地方。他知道需要這雙手來干成這樁事,不喜歡還沒動手就讓手給割破。
      "現在,"等手曬干了,他說,"我該吃小金槍魚了。我可以用魚鉤把它釣過來,在這兒舒舒服服地吃。"
      他跪下來,用魚鉤在船梢下找到了那條金槍魚,小心不讓它碰著那幾卷釣索,把它鉤到自己身邊來。他又用左肩挎住了釣索,把左手和胳臂撐在座板上,從魚鉤上取下金槍魚,再把魚鉤放回原處。他把一膝壓在魚身上,從它的脖頸豎割到尾部,割下一條條深紅色的魚肉。這些肉條的斷面是楔形的,他從脊骨邊開始割,直割到肚子邊,他割下了六條,把它們攤在船頭的木板上,在褲子上擦擦刀子,拎起魚尾巴,把骨頭扔在海里。
      "我想我是吃不下一整條的,"他說,用刀子把一條魚肉一切為二。他感到那釣索一直緊拉著,他的左手抽起筋來。這左手緊緊握住了粗釣索,他厭惡地朝它看著。
      "這算什么手啊,"他說。"隨你去抽筋吧。變成一只鳥爪吧。對你可不會有好處。"
      快點,他想,望著斜向黑暗的深水里的釣索。快把它吃了,會使手有力氣的。不能怪這只手不好,你跟這魚已經打了好幾個鐘點的交道啦。不過你是能跟它周旋到底的。馬上把金槍魚吃了。
      他拿起半條魚肉,放在嘴里,慢慢地咀嚼。倒并不難吃。好好兒咀嚼,他想,把汁水都咽下去。如果加上一點兒酸橙或者檸檬或者鹽,味道可不會壞。
      "手啊,你感覺怎么樣?"他問那只抽筋的手,它僵直得幾乎跟死尸一般。"我為了你再吃一點兒。"他吃著他切成兩段的那條魚肉的另外一半。他細細地咀嚼,然后把魚皮吐出來。
      "覺得怎么樣,手?或者現在還答不上來?"他拿起一整條魚肉,咀嚼起來。
      "這是條壯實而血氣旺盛的魚。"他想。"我運氣好,捉到了它,而不是條鲯鰍。鲯鰍太甜了。這魚簡直一點也不甜,元氣還都保存著。"
      然而最有道理的還是講究實用,他想。但愿我有點兒鹽。我還不知道太陽會不會把剩下的魚肉給曬壞或者曬干,所以最好把它們都吃了,盡管我并不餓。那魚現在又平靜又安穩。我把這些魚肉統統吃了,就有充足的準備啦。
      "耐心點吧,手,"他說。"我這樣吃東西是為了你啊。"我巴望也能喂那條大魚,他想。它是我的兄弟。可是我不得不把它弄死,我得保持精力來這樣做。他認真地慢慢兒把那些楔形的魚肉條全都吃了。
      他直起腰來,把手在褲子上擦了擦。
      "行了,"他說。"你可以放掉釣索了,手啊,我要單單用右臂來對付它,直到你不再胡鬧。"他把左腳踩住剛才用左手攥著的粗釣索,身子朝后倒,用背部來承受那股拉力。"天主幫助我,讓這抽筋快好吧,"他說。"因為我不知道這條魚還要怎么著。"
      不過它似乎很鎮靜,他想,而且在按著它的計劃行動。可是它的計劃是什么,他想。我的又是什么?我必須隨機應變,拿我的計劃來對付它的,因為它個兒這么大。如果它跳出水來,我能弄死它。但是它始終待在下面不上來。那我也就跟它奉陪到底。
      他把那只抽筋的手在褲子上擦擦,想使手指松動松動。可是手張不開來。也許隨著太陽出來它能張開,他想。也許等那些養人的生金槍魚肉消化后,它能張開。如果我非靠這只手不可,我要不惜任何代價把它張開。但是我眼下不愿硬把它張開。讓它自行張開,自動恢復過來吧。我畢竟在昨夜把它使用得過度了,那時候不得不把各條釣索解開,系在一起。
      他眺望著海面,發覺他此刻是多么孤單。但是他可以看見漆黑的海水深處的彩虹七色、面前伸展著的釣索和那平靜的海面上的微妙的波動。由于貿易風的吹刮,這時云塊正在積聚起來,他朝前望去,見到一群野鴨在水面上飛,在天空的襯托下,身影刻劃得很清楚,然后模糊起來,然后又清楚地刻劃出來,于是他發覺,一個人在海上是永遠不會感到孤單的。
      他想到有些人乘小船駛到了望不見陸地的地方,會覺得害怕,他明白在天氣會突然變壞的那幾月里,他們是有理由害怕的。可是如今正當刮颶風的月份,而在不刮的時候,這些月份正是一年中天氣最佳的時候。
      如果將刮颶風,而你正在海上的話,你總能在好幾天前就看見天上有種種跡象。人們在岸上可看不見,因為他們不知道該找什么,他想。陸地上一定也看得見異常的現象,那就是云的式樣不同。但是眼前不會刮颶風。
      他望望天空,看見一團團白色的積云,形狀象一堆堆可人心意的冰淇淋,而在高高的上空,高爽的九月的天空襯托著一團團羽毛般的卷云。
      "輕風,"他說。"這天氣對我比對你更有利,魚啊。"他的左手依然在抽筋,但他正在慢慢地把它張開。
      我恨抽筋,他想。這是對自己身體的背叛行為。由于食物中毒而腹瀉或者嘔吐,是在別人面前丟臉。但是抽筋,在西班牙語中叫calambre,是丟自己的臉,尤其是一個人獨自待著的時候。
      要是那孩子在這兒,他可以給我揉揉胳臂,從前臂一直往下揉,他想。不過這手總會松開的。
      隨后,他用右手去摸釣索,感到上面的份量變了,這才看見在水里的斜度也變了。跟著,他俯身朝著釣索,把左手啪地緊按在大腿上,看見傾斜的釣索在慢慢地向上升起。"它上來啦,"他說。"手啊,快點。請快一點。"
      釣索慢慢兒穩穩上升,接著小船前面的海面鼓起來了,魚出水了。它不停地往上冒,水從它身上向兩邊直瀉。它在陽光里亮光光的,腦袋和背部呈深紫色,兩側的條紋在陽光里顯得寬闊,帶著淡紫色。它的長嘴象棒球棒那樣長,逐漸變細,象一把輕劍,它把全身從頭到尾都露出水面,然后象潛水員般滑溜地又鉆進水去,老人看見它那大鐮刀般的尾巴沒入水里,釣索開始往外飛速溜去。
      "它比這小船還長兩英尺,"老人說。釣索朝水中溜得既快又穩,說明這魚并沒有受驚。老人設法用雙手拉住釣索,用的力氣剛好不致被魚扯斷。他明白,要是他沒法用穩定的勁兒使魚慢下來,它就會把釣索全部拖走,并且繃斷。
      它是條大魚,我一定要制服它,他想。我一定不能讓它明白它有多大的力氣,明白如果飛逃的話,它能干出什么來。我要是它,我眼下就要使出渾身的力氣,一直飛逃到什么東西繃斷為止。但是感謝上帝它們沒有我們這些要殺害它們的人聰明,盡管它們比我們高尚,更有能耐。
      老人見過許多大魚。他見過許多超過一千磅的,前半輩子也曾逮住過兩條這么大的,不過從未獨自一個人逮住過。現在正是獨自一個人,看不見陸地的影子,卻在跟一條比他曾見過、曾聽說過的更大的魚緊拴在一起,而他的左手依舊拳曲著,象緊抓著的鷹爪。
      可是它就會復原的,他想。它當然會復原,來幫助我的右手。有三樣東西是兄弟:那條魚和我的兩只手。這手一定會復原的。真可恥,它竟會抽筋。魚又慢下來了,正用它慣常的速度游著。
      弄不懂它為什么跳出水來,老人想。簡直象是為了讓我看看它個兒有多大才跳的。反正我現在是知道了,他想。但愿我也能讓它看看我是個什么樣的人。不過這一來它會看到這只抽筋的手了。讓它以為我是個比現在的我更富有男子漢氣概的人,我就能做到這一點。但愿我就是這條魚,他想,使出它所有的力量,而要對付的僅僅是我的意志和我的智慧。
      他舒舒服服地靠在木船舷上,忍受著襲來的痛楚感,那魚穩定地游著,小船穿過深色的海水緩緩前進。隨著東方吹來的風,海上起了小浪,到中午時分,老人那抽筋的左手復原了。
      "這對你是壞消息,魚啊,"他說,把釣索從披在他肩上的麻袋上挪了一下位置。
      他感到舒服,但也很痛苦,然而他根本不承認是痛苦。
      "我并不虔誠,"他說。"但是我愿意念十遍《天主經》和十遍《圣母經》,使我能逮住這條魚,我還許下心愿,如果逮住了它,一定去朝拜科布萊的圣母。這是我許下的心愿。"
      他機械地念起祈禱文來。有些時候他太倦了,竟背不出祈禱文,他就念得特別快,使字句能順口念出來。《圣母經》要比《天主經》容易念,他想。
      "萬福瑪利亞,滿被圣寵者,主與爾偕焉。女中爾為贊美,爾胎子耶穌,并為贊美。天主圣母瑪利亞,為我等罪人,今祈天主,及我等死候。阿們。"然后他加上了兩句:"萬福童貞圣母,請您祈禱叫這魚死去。雖然它是那么了不起。"
      念完了祈禱文,他覺得舒坦多了,但依舊象剛才一樣地痛,也許更厲害一點兒,于是他背靠在船頭的木舷上,機械地活動起左手的手指。
      此刻陽光很熱了,盡管微風正在柔和地吹起。
      "我還是把挑出在船梢的細釣絲重新裝上釣餌的好,"他說。“如果那魚打算在這里再過上一夜,我就需要再吃點東西,再說,水瓶里的水也不多了。我看這兒除了鲯鰍,也逮不到什么別的東西。但是,如果趁它新鮮的時候吃,味道不會差。我希望今夜有條飛魚跳到船上來。可惜我沒有燈光來引誘它。飛魚生吃味道是呱呱叫的,而且不用把它切成小塊。我眼下必須保存所有的精力。天啊,我當初不知道這魚竟這么大。""可是我要把它宰了,"他說。"不管它多么了不起,多么神氣。"
      然而這是不公平的,他想。不過我要讓它知道人有多少能耐,人能忍受多少磨難。
      "我跟那孩子說過來著,我是個不同尋常的老頭兒,"他說。"現在是證實這話的時候了。"
      他已經證實過上千回了,這算不上什么。眼下他正要再證實一回。每一回都是重新開始,他這樣做的時候,從來不去想過去。

      .

        【申明】飛天文學網,筆下文學,許多資源來自網上,供廣大同好欣賞學習,并不代表本站觀點,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權利,敬請告知。
       內容來自:網絡
    2. 上一篇:小王子
    3. 下一篇:雪國
    4. 共有評論 相關評論
      發表我的評論
      • 大名: 登陸后顯示大名
      • 內容:
      • 驗證碼: 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5. 飛天文學網 筆下文學(www.ss-shop.org) ©2004-2021
    6. 本站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長: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備12001531號
    7. 一分快3 www.possn.com:兰州市| www.phldb.com:珠海市| www.cp6335.com:营口市| www.socialbookmarking-mar.com:乐业县| www.2dfloorplan.com:琼结县| www.018448.com:枣阳市| www.theraputty.net:额济纳旗| www.xnxqw.cn:建水县| www.valentinesday-poems.com:独山县| www.damasio34.com:池州市| www.q9878.com:海原县| www.teatreeoilusage.com:始兴县| www.piranhacrunch.com:米泉市| www.trinhtuyetlinh.com:宁德市| www.ranwenshu.com:隆回县| www.lzmlh.com:渝中区| www.frommybedtoyours.com:原平市| www.ontwolegs.com:临城县| www.ideabridgepromos.com:海宁市| www.animerica-extra.com:广饶县| www.blueknightspavi.com:噶尔县| www.ggnotes.com:项城市| www.szmlde.com:信阳市| www.nawalodge.com:大洼县| www.aolcoaches.com:麦盖提县| www.ps3usbjailbreak.com:合阳县| www.alpacascanada.com:静宁县| www.hoian-tailors.com:淮滨县| www.ledlightdiecasting.com:尚志市| www.nnljhp.com:墨竹工卡县| www.jiahaoco.com:宝山区| www.canproimmigration.com:同仁县| www.ivtvalvesindia.com:平潭县| www.ef787.com:项城市| www.legallois-ycymro.com:广灵县| www.dickalerts.com:张北县| www.carandpetspa.com:盱眙县| www.netjetmarketing.com:兖州市| www.msplg.com:休宁县| www.jinglongbj.com:四平市| www.zn677.com:南宫市| www.cbearings.com:龙游县| www.ynggy.com:阿鲁科尔沁旗| www.yarnundyedusa.com:奉贤区| www.netepan.com:舟山市| www.rpgint.com:尼勒克县| www.hiitblog.com:红原县| www.spicythaievans.com:嘉禾县| www.ljseducation.com:大庆市| www.faisltd.com:桃江县| www.americanestatebrokers.com:瓦房店市| www.67ban.com:思南县| www.hnbdfw.com:涞水县| www.wwwhg6722.com:慈利县| www.pj88852.com:定边县| www.hammerheadradio.com:云霄县| www.samsungsdsu.com:潮安县| www.elbertcastaneda.com:化德县| www.gordon-hippo.com:鱼台县| www.lumuse.com:安庆市| www.lishurong.com:饶平县| www.ehsggs.com:沾化县| www.bdyjxm.com:扶绥县| www.mehmet-ali.net:章丘市| www.jinlanwanmuye.com:建宁县| www.focusmedia-zh.com:青浦区| www.apjiahaisw.com:东乌珠穆沁旗| www.kinostream.net:高尔夫| www.myearnedincome.com:嘉黎县| www.czjyhl-sy.com:苏尼特左旗| www.oltreilmarmo.com:旅游| www.xirunjiaoyu.com:剑阁县| www.zgkzjz.com:甘肃省| www.sharebearapp.com:巴林右旗| www.jsccdt.com:郓城县| www.cp9663.com:安岳县| www.albatrosrugbyclub.com:峨边| www.dragonsbloodstudios.com:永丰县| www.jnlezuo.com:荣昌县| www.alamtareque.com:达拉特旗| www.cp1696.com:惠安县| www.inkedcreatively.com:长沙市| www.bloghomedepot.com:凤冈县| www.gz-goodhappy.com:鄄城县|